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415节 武者之死!【六更之二】

    武曌提议是不是阻止,李元兴想了想之后同意了。

    武曌悄悄的移动到了电源插头的位置,只要一看画面不对,立即就断电。

    而李元兴则将光盘包拿了过来,放在自己的手边。

    画面出现之前,却是悠扬的古琴声,这样古雅的音乐应该不会是那种低俗的片子,可李元兴依然很是紧张。反倒是武曌明显的放松了下来。

    李元兴听不出这段音乐,可不代表武曌听不出来。

    画面终于出现了,李元兴长长的松了一品气。

    梁祝!一个极美丽的爱情故事,而且还是很经典的那个版本的。

    李元兴与武曌对视一眼,都笑了。

    武曌将其余的光盘放在笔记本里一一的查看过,真正是一套梁祝的电视剧罢了。

    暂停!崔莹莹按下了暂停之后站起来:“元春,你们立即去准备点心,水果,饮料。让厨房今天的晚餐准备的简单一些。”说罢,崔莹莹又对自己的侍女说道:“你们立即去,准备唐玉米花,再来几个烧红薯,还有炒豆!”

    这是什么意思?

    李元兴不解,看着武曌,武曌却是知道,靠在李元兴身旁说道:“看电影的时候,也会买零食的。看电视,自然是要享受的。我估计,两个时辰内她们会忘记你这个秦王的存在。”说到这里,武曌诡异的一笑:“今天晚上,我听说,崔莹莹与李长英暗中商量好了,打算一起进你的房,你行不行!”

    这时,李元兴想到房玄齡对自己说过的一句话,这个腰要好。

    腰呀!李元兴突然就感觉有些压力,软软的就准备靠在地毯上,可就在这时,一个软垫立即放在自己的头后,然后李元兴也没有看清是谁,让自己枕在她的腿上,从香水的味道来看,应该是李长英的侍女可能姓大些。

    武曌在李元兴的肚子轻轻的打了一拳,噘着小嘴坐在前排去了。

    金德曼完全的惊呆了,她根本就不理解这是什么东西,为什么那上面会有人在动,难道这是什么仙术吗?

    可看到七位秦王妃那么轻松自然,而且还有一些欢喜的感觉,让她更加的迷惑了。

    新罗太小了,太穷苦了,比起大唐的富足,新罗真正的就象是一个很穷的小渔村!

    两集,只看两集。两集明天可以再看一遍。

    按崔莹莹的说法,人要学会节制,要会克制自己,就算想要看,也不能把时间全部用在这个上面。

    而且关于火车的计划,七女很有兴致的每天都在讨论着,研究着。

    次曰,七位秦王妃精心准备了整整两箱的礼物,秦王府的仓库中宝物是真的不少,挑选什么?七女争论了足足一天时间,但却没有一个人提议去问武曌,似乎都很知趣的在武曌面前回避着李岚姗这个名字。

    李元兴回现代了,这里依然象是被敌人占领了一样。

    李元兴的活动范围只有自己的卧室这一点点了。

    李岚姗坐在床边,看着李元兴自己在傻笑着。

    “你笑什么?”李元兴一边换衣服,一边问着。

    “你以为,那光盘会是什么?你很紧张吧,或者说,叶秋霜也非常的紧张呢!”李岚姗哈哈的笑着。

    李元兴摇了摇头:“我说,你们就斗吧,斗到最后还不是在整我!”

    “就是整你了,怎么样吧。”李岚姗的声音提高了几度,在李元兴惊愕之中,突然语气大变:“你不信任我,你认为我会害你吗?”李岚姗的问题让李元兴有些惭愧,轻声的说了一句:“对不起!”

    “不,因为你还没有完全把我当作你的人。”

    “不是这样的,是我已经开始习惯怀疑一切了,你知道我不可能……”

    李元兴想说什么,却是被李岚姗封住了嘴唇,足足一分钟的长吻之后,李岚姗轻声说道:“我们,作-爱-吧!”李元兴伸手一揽李岚姗的腰,正准备再吻李岚姗的时候却被李岚姗推到了**:“你还是安心等吧,等新婚之夜!”

    李元兴只当作没听到,倒在**呼呼大睡。

    是真睡,还是装的。

    李岚姗竟然没有去查看,只是躺在李元兴的身旁轻声说道:“闷在家里好几天了。”

    “明天出去转转吧!”李元兴没睁眼,只是轻声回答着。

    李岚姗把床头的手机拿在手上,打开电源,在李元兴离开现代的时候,两部手机都是处于关机状态的。

    “城北六叔的!”李岚姗将电话递到了李元兴头边。

    “不看了,明天去六叔那里坐客,顺便品尝一下卫叔烧的鱼!”李元兴还是没有睁眼睛,他倒不是累,只是想安静一会,突然间李元兴感觉自己需要一个完全自我的空间,就是说,应该自己一人去某个没有人的地方安静上几天。

    清晨的时候,李元兴被大型机械的轰响声吵醒了。

    穿着睡衣走下楼,看到正在吃早餐的王大军:“你很闲呀,大军哥!”

    “闲吗?我爷爷告诉我,未来半年时间里,我没有零花钱了。而且我不能离开你这个院子半步,你说这算什么?”王大军把粥全部倒在嘴里后拉着李元兴走到外面:“看到没有,什么是疯子,欧阳姨就是。”

    外面,几十台大型机械,正在挖着坑。

    “我的红薯窑!”李元兴捂着脸大叫一声。

    “扯吧,你就装吧!”王大军根本就没有把李元兴这反应当回事,继续说道:“纯钢结构,叫的是军队的工兵营,要求二十天主体完工,三十天可以正常使用。

    说着,王大军往远处一指:“看到没有,四条专线,两条强电的,两条络的。”

    “我问你,这件事情怎么往上报的?”

    “报?咱赵爷是谁,是将军,上将,他的体测报告就足够了。”

    李元兴大概明白王大军的意思,远远的看着那边的建筑工地:“我的村子,被你们给毁了呀,我原本打算建农家乐的。”

    “怪谁?”王大军笑着反问了一句。

    “不知道,反正不怪我!”李元兴也笑着回了一句。

    李元兴说完,转身回屋准备换衣服出门,王大军突然说了一句:“估计有好事,那个配方很可能会得到一个非常高的级别,我指的保密级别!”

    “这是个好事!”

    李元兴出门了,带着李岚姗出门了。

    车子停在刘名轩家门口的时候,李元兴就感觉到了一种异样的气氛。

    还没有下车,拳虎来到车前:“六哥在医院!”

    “医院?”李元兴正准备发问,拳虎说道:“进屋子,有什么话放在屋里说,下午的时候,对方还会来。我卫哥一定会讨个公道的。”

    这话说的不长不短的,让李元兴有些紧张。

    进了屋之后,李元兴这才听到了详细的经过,然后说道:“我每天晚上都有看邮件的习惯,昨天晚上是个巧合,我关电脑早了些,关手机也早了些!真是没有想到会出这样的事情,实在是让我意外。”

    事情,要说大,真是一件大事。

    因为死人了,至少人现在抢救过来的机率非常的小。要说是小事,这也是小事,因为是一场意外。

    就是那个姓白的刀客,与人比刀,不是死在刀上,而是意外的被尖利的物品从背后刺穿胸口,已经抢救了一夜,生还的可能姓极小。那尖利的物体取不出来,硬取就会失血而死,不取也会死。

    “谁和他比刀?”李元兴开口问道。

    “这事情,六哥不让你插手,这是我们的事情。”卫风从后堂走了出来,看到李元兴微微的点了点头:“这事情,是要死要活的事情,你不合适。”

    “谁!”李元兴轻声的再一次问道,李岚姗注意到李元兴说话的语气变了,也跟着说道:“风叔,你就说吧,只是比刀出了意外的话,你们不会是这样的表情。”

    卫风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对方自称,御刀飞天流!”

    哈,哈哈哈!李元兴放声大笑:“什么飞天流,屁的飞天流。”

    “侮辱我刀魂者,死!”一个怒火十足的声音从门口传来,两个人一左一右的走了进来,刘名轩在左,一个身穿古唐袍的男子在右边,不过,这个已经不能叫作古唐袍,而应该叫作,和服!

    “死,是吗?”李元兴淡淡的笑了,点上一支烟对李岚姗说道:“租用一个场馆,五天之后举办一次华倭武术交流,最后一阵我会出场,上同步,我在至少一百万人面前让你们知道,什么是刀,当然要用命去体会。去把你们最厉害的叫来,你不配,在我的面前你连只蚂蚁都算不上的东西,也敢说我侮辱了你。”

    “八……”

    卟通,那身穿和服的人跪下了,面对李元兴身上的杀气,他感觉到了恐惧。

    一只手缓缓的扶在那跪下的人肩膀上。

    这只手的主人,身穿着灰白色的西装,年龄大约在五十岁上下,一脸的慈祥。看到李元兴也只是微微的点了点头:“阁下的提议,我们接受了。以一个武者的尊严,立下契约,生死不论,但仅限于我们之间这一场!”(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