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402节 铁血军旅【第一更】

    次曰,李愔的队伍在午后入城。

    只是一个晚辈,李元兴自然不会去迎接了,而且李愔并不是以皇子的身份来的洛阳,仅仅是以秦王府参谋院参谋的身份罢了。

    参谋院的这些小家伙们,已经忙的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吃过饭。

    只有李恪一人去迎接李愔了。

    李正宝随着李愔的队伍一起来到的洛阳,距离洛阳还有二十里的时候,全队停下整队。李愔站在高处,手拿小竹板:“所有人听令,检查车子,进洛阳的时候不许有车子出问题,所有人听明白没有!”

    李愔年龄小,声音小。

    自然有管事再一一的去检查,他们检查的更仔细,不光是车子是否安好。更重要是,连绳子捆的是否紧,货物堆的是否整齐都在检查着。

    另一边,李正宝背着双手低着头,一言不发的站在军士方阵之前。

    这里有李正宝三十名老部下,还有五百名一直跟随他,非常信任,并且能力不凡的军士。

    这些人的能力,用现代的军队的标准就是,他们是非常优秀的士官,甚至是高级士官。

    李元兴并没有完全打散李正宝从朔方城带来的降将、降兵,只是要求留下精兵,其余的散了。李元兴当时没有给李正宝一个准确的数字,只是让他看着办。

    思来想去,李正宝选择了这些人留下。

    “洛阳是个什么地方?”李正宝开口了。

    啪!非常整齐的军靴立正的声音,仅仅这个声音就让李正宝感觉自己的血在燃烧,这些人就是自己的嫡系,自己最信任的部下了。

    “我们都是老军,读书不多,只会喝酒赌钱。这几个月在长安,某读了些书,你们也识了些字。洛阳是什么?那在大汉朝的时候就是作过国都的地方,在前隋的时候,这里更是重中之重,每天有上千条船的货物从洛阳经过。在咱大唐的时候,圣上曾经就镇守洛阳,咱们的秦王殿下,更是视洛阳为重中之重。你们懂吗?”

    “懂!”众军士齐声回应。

    李正宝向前一步,拿出马鞭一指了洛阳的方向。

    “守洛阳的都是什么人,屈突老将军那是国之栋梁。一定洛阳有乱,秦王府头一次下了天策动员令,今天你们随本将镇守洛阳,秦王殿下是怎么说的!”

    众军士整齐的行了一个军礼,齐声高喊:“秦王府军士,严以律已,宽以待人!”

    “好,整装!”李正宝高喊一声后手用力一挥:“解散!”

    两个副将来到了李正宝近前,脸上却没有丝毫兴奋的神采。

    “将军,洛阳这样的地方,应该是绝对嫡系镇守。某以为应该是象是程将军那样的亲近重将才对。兵部军令,调程将军辽城镇守,那是对外敌。可候大将军却调回长安,按理说,候大将军比咱们,亲近的多呀!”

    李正宝点了点头:“这话说的没错,也是正理!”

    另一副将也说道:“将军,洛阳这里各世家关系盘根错杂,朝堂之上现在还在争洛阳少尹这个职位,某听说天英阁在咱们出发的前一天,差一点动了全武行!“

    李正宝也笑了:“文人们打架,倒真是意外!”

    “将军怎么看?”

    “有什么看的,秦王殿下下令,让我等镇守洛阳。我等听命就是了,咱们是降将,没根没枝的。靠谁都不如铁了心靠着秦王府实在,那突厥王子有一句话,某认为说的在理,管大唐那些士族打死打活,咱们听的圣上的话,行了的秦王的令,只是不二心,没有大富大贵,也有一个安稳富贵!”

    李正宝这话让两个副将也都点了点头,想来想去,阿史那杜尔这话说的在理。

    “那小子命好,娶了大唐公主!”一副将笑呵呵说着。

    李正宝没接这话,这亲的闲话是不能多嘴的。

    看了看天色,李正宝示意两人:“去准备出发了,咱们比不得天策四卫,但也不是那些杂兵。威武些,长的是咱自己的脸,也是秦王府的脸!”

    洛阳城外三里。

    李恪就在这里等待着李愔的到来,同父、同母,这是亲亲的兄弟。听到长安之事,李恪心中也是感动,自己这个弟弟总算是长大了些,懂事了。

    远远的看到一队军士步行前来,李恪知道这是李正宝的部下。

    每个军士身穿紧身绿毛呢上装,齐膝的军靴,宽大的马裤。身上用猪皮加的腰带,铁扣子。每人仅只有腰上佩横刀、背上一只弓,一只箭袋,左边腿上是一把匕首,右边腿上是一个干粮袋。

    整齐的脚步声,威武的身姿,当真是没有弱了秦王府的威风。

    “李将军远道辛苦!”李恪持了一个文官用,同僚的礼节。

    李正宝也依样回了一礼:“李参谋有礼了,可是殿下有命令下。”

    “恪本是来接我弟弟,殿下只说让将军入城立即觐见,军士入洛阳东营。”

    “是!某先行一步。”

    并没有什么皇子与降将,同为秦王府属官,自然是同僚之礼。

    李正宝的军队过去之后,李愔的三轮车运输队也到了,见到李恪之后,李愔整齐衣服先一礼:“李参谋有礼!”

    李参谋!李恪脸上抽了抽,咬着牙,忍住笑也依样回了一礼:“李参谋远道辛苦。”两人见过礼,李恪又与这次司农寺与户部派来的官员见礼。

    礼毕,李恪突然在李愔的屁股上踢了一脚:“你敢为兄面前,竟然摆出同僚的样子,你什么时候算是秦王府属官,你真的长本事了。”

    李恪想来,要是按以前,李愔的反应无非就是哭,要么就是骂人然后逃走。

    这可这一次,李愔真的长大了。

    李愔轻轻的拍了拍屁股,整理衣服,不紧不慢的说道:“先公后私,五皇叔有这样的吩咐,父皇也认同这样的安排。在公职之时,你踢我一脚,我大度不计较,一会自然向五皇叔弹劾你。”

    “不计较,然后弹劾我!”李恪揪着李愔的耳朵,扯到了路旁。

    笑呀,许多人都强忍着笑。两位官员立即指挥继续前进,皇子打闹他们还是不要看热闹的好。

    当队伍过去之后,李愔大叫着:“皇兄,你整我。在那么多人面前你让我的颜面何存,我还特意给你们带了礼物来,还有母妃的礼物。你别想要了。”

    “哈哈哈!”李恪大笑,将李愔的肩膀一揽:“听到你在长安的事情了,作的不错。只是这一次你不应该来洛阳,洛阳这边事务繁多,你不作事,那么你是秦王府一员,别人会说的不是。你作事,你现在还没可能自己作些重要的事情。”

    李愔听懂了。

    而且他也完全明白李恪的意思,这真正是亲哥呀,绝对不渗水份。

    “那要怎么办?”李愔小声问道。

    “皇兄给你讲一个故事,这是秦王府那个滑头小道士讲的,有几份道理。”

    “请皇兄讲来。”

    “先说有这么两个人,一个能力不俗,另一个却是普通些。上官安排差事,容易一些给普通些的那个,很难得给了能力不俗的人。在常人看来,这是很公道的,能者多劳。可难事自然难办,一次失败还好说,多次失败呢?”

    李恪面带微笑看着李愔。

    李愔点了点头:“那就是他没本事了。”

    “聪明,但世上的事情不会那么简单,容易,普通,难,谁真正能够看到出来,看似一样的事情,只有真正作了,才知道什么是难,什么是简单。同样的事情放在不同的人身上,这难与容易也不同。”

    “小道士好滑头!”李愔重重的点了点头。

    “非也,不是小道士滑头,而是他看清了这个事实。所以,你进城之后,到五皇叔那里卖个乖巧,求个容易点的事情,作完就离开洛阳,别给人留下话舌。你与为兄不同,你这一次在长安风头出的太大了,你懂吗?”

    李恪问完,李愔重重的点了点头:“出头的那个什么先烂!”

    “好,进城。以后不要作这种强出风头的事情,切记,切记。”李恪比李愔成熟,他是知道皇子之间的如果相争,最先出头的就会被其余人的攻击。李愔是老六,他与李承乾不会有什么,但往下还有好几个兄弟呢。

    另一边,李正宝带队已经来到了洛阳城前。

    “所有人都令,正步,一、二、走!”李正宝高声下令。

    洛阳人没有人见过大阅兵,他们只是听说,耳听不如眼见,在洛阳的百姓心中,那就是铠甲好些,军士强壮些,应该与在洛阳见到的府兵没什么区别。

    李正宝的部下,以一百人为一个方阵,踢正步,威武入城。

    整齐的军装,整齐的脚步,威武的身姿。

    在李正宝进洛阳城的时候,真正是震惊了洛阳的权贵,洛阳的百姓。更是让洛阳的守军目瞪口呆,他们何时见过如此威武之军。

    难道,是秦王府天策四卫到洛阳了吗?

    洛阳城内,有迎接的官员在,这官员已经惊呆了。

    “立,定!”李正宝一声令下,整齐的军靴踢后跟的声音,更是重重的敲在人心。(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