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399节 重赏之下【第二更】

    李元兴身在温香软玉之中,倒是暂时忘记了心中的烦恼。

    王语烟只是感觉李元兴今天多了一些火气,似乎力气大了许多,倒是有些吃不消。

    不过,没有轮到王语烟的侍女。

    李长英潜入房间,原本准备偷偷的拿一套那只有非常少布料的内衣回去试试,结果却被抱到了床上,还被李元兴扣上了一顶引诱秦王殿下,荒银的恶名。李长英倒是有些来气,准备挑战一下李元兴体力的极限,结果她倒是先败下阵来。

    王语烟抱着被子,只是吃吃的坏笑着。

    此时,在屈突通的将军府,他的长子正坐在床边轻声的说着今天见到秦王之后,给予自己的安排。

    最后,屈突寿说道:“今曰听到一些小话,不是故意偷听。实是手下人偶然听到的,房氏与张氏家主私下讨论时,却是没注意到我手下一人正在树丛后小解。”

    “听到什么?”

    “秦王殿下欲下令,提前夏收。为父亲堆起一座粮山。”

    “粮山!”屈突通想到自己在长安之时李元兴对自己说过的话,要让自己看到堆成山的粮食,要让自己看到大丰收的。

    屈突通缓缓的闭上了眼睛:“这恩情,重!”

    “我屈突家必定记下这恩情,报效皇室,报效秦王殿下。”屈突寿非常郑重的说着。

    “累了!”屈突通有气无力的说了一句。

    屈突寿为父亲盖好被子,然后挥了挥手示意房间之中的侍从与医者退,在门外,屈突寿照例询问着今天屈突通身体的情况。

    屈突通在屈突寿出去之后想努力坐起身体,可身上却使不上力气。向着床头上看了一眼后,屈突通缓缓的合上眼睛,开始调整自己的呼吸,很均匀,很有节奏感。

    此时的洛阳城,城内房、张两世家派出数百家丁,大街小巷之中高呼着重金悬赏。

    洛阳城外,上千人在四处发布的消息,房、张两世家重赏,只求一医。

    提供药方,或者是配药可以延长屈老将军姓命的,一天赏十贯钱。如果可以延长医官所预测的十天之外,达到二十天者,赏钱加到四百贯。

    有可医治者,续命一年,赏金千贯。

    如有医者可以作到秦王殿下的医治之法,赏金两百贯。

    洛阳城中没有任何的反应,这上百家丁放出消息之后,却是没有半点回应。洛阳城中的多富商,他们是商人不是医者。

    而洛阳城的医者们却聚集在一起。

    “屈突老将军的病情,我等可以说都诊过一次了。可以说,我等无力为之。老夫的意思是,各家拿出珍藏的上等药材以示心意。”

    一位老医者缓缓的说道。

    众人齐声称是,另有一个医者说道:“孙神仙都无可奈何,我等才浅,自然是无力!”

    “只是,悬赏中提到。能够完成秦王殿下医治方案的人,亦可得赏。孙神仙作不到,不代表我等作不到,一试也无妨吧。就算是治不了,但秦王殿下传医道,必须有极高明之法,那高明之法,学得皮毛也受益无穷!”

    “胡闹!”最先开口的老医怒喝一句后说道:“你活够?”

    “孙大夫不要动怒,秦王殿下仁厚,不如我等实话实说,先听一听那医治之法是什么?如果我等能够作到,那么也是好事。就算作不到,也当是求学,秦王殿下应该不会怪罪,只是人数不能多。”

    “五人!”老医者表了一个态。

    “甚好!”

    屈突通身份高贵,洛阳的医者几乎无一例外都知道他的病是怎么回事。治是治不了的,只能说尽心了。

    可就在洛阳城外,王屋山旁一处破落的小道观之中,一个全身被斗篷包着的人正进入道观,缓缓的将观门关上之后,才点亮了油灯。

    拿掉斗篷,却是一张清秀美艳的脸,脸无半点妆容,头上戴着女道的头冠!

    这女道手上拿着是一张传单,赶工加印的,有些粗糙,却写的极是清楚,正是房张两家重金悬赏的传单。女道从床下拿出一个药箱,小心的将上面的灰尘擦拭。

    “师傅,徒儿会守着您的传承的!”面对着一个牌位,女道跪下大礼,小声的说着:“师傅,朝廷下令清退道门女道,徒儿不得已封了这观门躲去了山中。徒儿无父无母,也不知身世如何,只记得我雪清观,今曰有大机缘,纵然徒儿可能会被官府抓去,从此断了我雪清观的传承,可也比起总躲在山中强。请师傅保佑!”

    磕了三个头之后,年轻的女道背起药箱,拿着那张悬赏单走出了道观的大门。

    夜深了,洛阳城暗了下来。

    大唐不比后世的现代,深夜还有灯火通明的城市。

    屈突通的房间之中,老将军吃力的撑起身体,努力的伸出手臂。

    武将的床头都会摆在刀剑,这是一种传统,并不是为了防止夜里有人偷袭着,这里的刀更多的是华丽。

    床头的刀架上摆着两把刀,一把横刀、一把障刀。

    这两把刀都来自秦王府,屈突通几乎耗尽了全身力气终于摸到了障刀的刀柄。

    “圣上,秦王,老将谢恩!”屈突通低吼着,用障刀划过了自己的脖子。

    障刀落在地上,清脆的声音惊醒了整个屈突府。

    没多久之后,李元兴所住的洛阳府前后院也变的灯火通明,看到外面的亮光,王语烟的侍女赶紧叫醒了王语烟,王语烟更是不敢怠慢,又叫醒了李元兴:“殿下,殿下!”

    李元兴一看窗外亮了起来,立即翻身下床,赶紧往身上套衣服。

    深夜,突然灯火通明,肯定是出事了。

    推门出去,数个亲卫正在后院门廊处低声讨论着什么,李元兴大步走过去:“出了什么事情,速速报来!”

    “殿下!”两人亲卫同时出来,其一位愣了一下后退后一步,另一位说道:“殿下,出大事了,屈突将军自尽了。”

    “什么?”李元兴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那亲卫还没有来及回答,陆毛锋正带人从外面跑过来,见到李元兴行了礼:“殿下,屈突将军自尽了,刀顺着脖子划了一刀,但人没死,医官们正在救治。只是医官们却没有半点把握,屈突将军可能随时……”

    李元兴用力一握拳头。

    这个意外太突然了,突然到让李元兴有些手足无措的感觉。

    “去备车!”陆毛锋对身旁的一亲卫小声吩咐着。

    陆毛锋的安排是没有错了,这个时候李元兴肯定是会去屈突通府上的。

    李元兴却没有动,指着另一个亲卫问道:“你要报告何事?”

    “殿下,洛阳城门处报告入夜之后有一个女道要求进城,他拿着房、张两家的悬赏。她说她要一试,如果失败任凭处置,是杀头,还是为奴,就是为娼都没有半点怨恨,只求给她机会一试!”

    “什么悬赏?”李元兴有些糊涂了。

    “房、张两家重金悬赏,救治屈突将军!”亲卫如实的回答着。

    李元兴心说,现在可能什么都晚了,或许就是自己害死了屈突将军。

    “去屈突府,派人接那女道,告诉她。她口气不小,本王要看她真本事,有真本事就算救不了,本王也会重赏她。否则……哼!”李元兴冷哼一声,大步往外走去。

    陆毛锋赶紧跟上,一边打手势让人去查看车马是否备好。

    上了马车,李元兴对陆毛锋说道:“你去见那女道,亲自去!然后带她来见本王。”

    “是!”陆毛锋应了一声,要过一匹马向城门而去。

    屈突通失血不少,因为他身体虚弱所以有心自杀,却也力不从心。

    血已经止住了,但人却没有醒来,医官们已经尽了全力,但是却已经喂不进药,就是用针也与事无补。眼下所有人都束手无策,唯一能作的就是看屈突通是否自己可以挺过去。

    李元兴进入屈突府时,屈突通长子屈突寿迎了出来。正要施礼,李元兴开口说道:“是本王的错,是本王逼死了屈突老将军!”

    屈突寿卟通一下就跪下了,一言不发的磕了一个头。

    还有什么可说的。如果这是秦王殿下的错,那屈突寿才是真正的罪人,如果他不那么多嘴怕也不会有老父自杀之事了。

    李元兴坐在屈突通的床边,对屈突通说道:“老将军,你的心意本王收下了。其实从开始就是本王的错,曾经年幼的时候本王有听长辈讲过,好心办坏事。当时并不理解,好心怎么可能还会办坏事呢,现在本王懂了!”

    屈突通能不能听到李元兴不知道,李元兴只是在说自己的心。

    医官们紧张的在发抖,因为他们无能为力了。

    “说吧,什么情况。”李元兴这才转过身来问医官们。

    “殿下,今夜怕是难过,我等无能!”众医官齐齐的跪下了。

    李元兴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突然抬手重重的给了自己一记耳光。

    李元兴一记耳光打在自己的脸上,却也打在无数人的心头。这里不是现代,这里是大唐,大唐有着森严的身份等阶,秦王殿下给了自己一记耳光,打蒙了无数人,也打怕了无数人。(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