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393节 金瓜,金瓜【第二更】

    如果一个人永远的消失了,因为他的消失整个社会都感觉到轻松,连他的家人都松一口气的话,那么这个人可以说坏到一种境界了。

    当然,如果说这个人连他的家人都想把他切成一段又一段的。

    那么,这个人已经是坏到经典了。

    历史上有这么一段记载,唐皇李世民这样说:“禽兽调伏,可以驯扰于人;铁石镌炼,可为方圆之器。至如愔者,曾不如禽兽铁石乎!”

    历史上另一位皇帝,唐高宗李治这样说过:“蜀王畋猎无度,侵扰黎庶,县令、典军,无罪被罚。阿谀即喜,忤意便嗔,如此居官,何以共理百姓?历观古来诸王,若能动遵礼度,则庆流子孙;违越条章,则诛不旋踵。愔为法司所劾,朕实耻之。”

    这是谁?

    李愔!

    李愔已经坏到极致了,在初唐的历史上,他坏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李二贵为天子,不可能亲自去教导自己的儿子,而且他的儿子也不少,根本就顾不过来。杨妃作为一个妃子,能教导的有限,皇子们的教导还是在侍读或者教书的大臣们身上。

    武曌在李愔被送到秦王庄的第一天,就对李元兴说过。

    一个孩子,他叛逆,因为他想被人重视,因为他希望得到观注。可长期以来,他什么也得不到,而且在他的胡作非为又没有得到惩罚的情况下,他的坏,不是他的错,李二有错,杨妃有错,大唐皇室都有错。

    还好,李愔还小!

    李二哭了,泪水顺着脸颊流下,他不想让李愔看到,因为他是皇帝。他在大唐帝国最伟大的皇帝,他不能在人前哭泣。

    李二背过身去,轻轻的挥了挥手:“都退下吧,明曰秦王庄议事!”

    “是!”高俭看到了,轻轻的一拉李愔示意是退下的时候了,出了李二书房,李愔以弟子礼:“两位先生,愔告退,探望母妃之后就赶回秦王庄!”说罢,长身一礼以后,退三步,这才转身。

    王及善教过李愔千字文,高俭又在三字经出现之后,教过李愔三字经。

    以弟子礼,并不为过。

    两臣对礼一眼,表情却是极复杂的。

    “不知秦王殿下那位大唐皇家大学何时开学?”高俭很随意的问了一句。

    王及善是礼部尚书,礼部就管考学这类的事情,回答道:“按计划,应该在是夏收之后,只是这洛阳大灾肯定影响不小,某反倒认为这个大学是一事,秦王庄蒙学幼教之书,不知可否求得一套?”

    “听闻,秦王农庄有配发,但不全。功勋军士之子在秦王庄学堂却是全本,只是所教繁杂,四书五经只是赏读,并不要求背过!”

    四书五经只是赏读这一点,让王及善的眉头皱起来了。

    在他的心中,四书五经那就是圣典,别说是应该一字不差的背下,更应该字字理解才对。

    李愔见到杨妃,却并没有在李二那里说的多,只是规矩的请安问好。

    杨妃说道:“在秦王庄要虚心学习,秦王殿下是天纵之才,些许苦头也是为你好。不得心有怨恨,我儿高了,却瘦了,也黑了些,但是健壮了许多。为娘给你准备了一些银钱,切记要听你五皇叔的话!”

    李愔跪下,重重的磕了一头,拿起装有银子的包布走了。

    李愔可以听到母亲在自己离开之后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走到御花园的时候,李愔躲在假山后面失声痛哭着,越哭越是伤心。

    正好长孙皇后与李二回后宫路过这里,听到哭声后,长孙皇后打算去看看,能在皇宫之中有半大孩子的哭声,有九成可能是某位皇子。

    “别去!”李二挡住了长孙皇后,然后说道:“想成为五郎那样顶天立地的人,有过事情要他自己面对,有些难关要他自己过。朕已欣慰!”

    “是李愔!”长孙皇后惊呼一声。

    李二点了点头:“明曰,随朕一起去秦王庄,皇宫允许十四位妃去。”

    “是!”长孙皇后笑着点了点头,轻声说道:“秦王庄是一处妙地,无论是谁去了秦王庄都会心情变好,一定会有让人开心的事情发生。”

    李二作了一个禁声的手势,拉着长孙皇后离开了。

    天色渐晚的时候,李愔回到了秦王庄,就在庄门口他看到武曌坐在小车上。

    “明月皇姑!”李愔赶紧行礼。

    说到怕,武曌比李元兴可怕十倍,别说是李愔了,就是李承乾与李恪见了武曌都心虚。

    武曌示意李愔坐在自己的车上。

    这车子,等同于出自李愔之手,大唐第一辆人力三轮车,轻便,快捷,而且还加上一条钢板作的减震,唯一可惜的就是没有橡胶轮胎,所以用的是麻与竹编制而成,再加了一层木圈。

    就是这简单的一个轻便的人力三轮车,也是大唐工艺的极致了。

    “你知道,你娘是前朝公主吗?”武曌铁着脸问道。

    “知道!”李愔声音很低,不知道为何,他很是心虚,特别是面对武曌的时候。

    武曌语气缓和了一些:“一个前朝公主,在宫外没有亲人,而且因为她特殊的身份,在宫内也会被人排挤,而且又没有什么产业。你说,你娘亲的银钱都是从那里来的,存下一百两银子需要多久,你娘亲这些年添了几件新衣,有几件首饰。”

    李愔低着头,他能听懂武曌的意思。

    驾着三轮车的水思远刚开始的时候还感觉有趣,一个四岁的孩子教训着一个九岁的孩子。可听到后面,他的心也沉下来了。

    “可怜天下父母心!”武曌说完,正好到了工坊门口。

    李愔下车,武曌又说了一句:“圣上四妃、九嫔当中,你娘亲是唯一没有云锦的!”说罢,武曌示意水思远可以带她离开了。

    这时,李愔却突然大声说道:“明月皇姑您是女财神,教愔挣钱!”

    武曌拿起放要手边的小竹板,啪!就在李愔的脸上打了一记,这一记武曌就算没有用尽全身力气,也是下了重手的。

    四岁,力气不会太大,但武曌的灵魂叶秋霜却是练过武的,很懂发力的技巧。

    一竹板打下去,李愔脸上立即就见血了,嘴角有血流出来。武曌狠狠的瞪了李愔一眼后,对水思远说道:“走!”

    李愔蒙了!不知道自己为何被打。

    这时,秦王庄仙工坊的老管事出现在了李愔的身旁,他知道李愔的身份,也听武曌提到过,而且李元兴还在他面前也聊到过。

    “嘿,七娃子,拿伤药来!”老管事对一个护卫说道。

    那护卫笑着摸出一盒药膏来:“咱明月公主的手法更加的厉害了,这竹板打的,真是一流,就是一刀都要说个服字。就算不上药,明天也保证就消肿了,而且不会受伤。但疼却是要疼上三五天的!””

    “废话真多!”老管事笑骂一句。

    “我不明白!”李愔呆呆的说了一句。

    老管工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娃子,你是圣上的龙子,但秦王殿下说了,进了工坊你就是一个徒工。眼下,却是四等匠了,老头子有几句话按说是冲撞了,进了工坊咱敢说,这还是门外呢!”

    李愔也不顾脸上的伤,大步走进工坊之内,长身一礼:“请长者赐教!”

    “赐教不敢说,老头卖个老问愔哥儿一句。十多天前,殿下在洛阳。庄子里都在为洛阳忙着,大管事忙晕了头,咱工坊之中料没了,大管事让咱工坊休息三天,当时大伙凑钱,愔哥儿你当时把自己所有值钱都东西都拿出来,是为何?”

    老管事很严肃的问着。

    这个问题李愔不用考虑。

    立即回答道:“那板车就是咱们的命,不吃不喝,也要板车!”

    “你就是你娘亲的命!”老管事说到这里,背着手进工坊了。

    李愔似乎懂了,却并不完全懂。

    那守着仙工坊的亲卫这时靠近李愔:“六哥儿,你照看的那片田里,出了一个宝。”

    因为李愔排行老六,所有亲卫们许多人为了回避皇子这个称呼,叫就他六哥儿。

    “宝?”李愔很惊讶的问着。

    “这么大的金瓜,算不算是宝!”亲卫用手比划了一个非常大的样子。

    李愔立即就要往外跑:“我要去看看?我记得,前些天去上肥的时候,最多的才这么大!”李愔也比了一个大小出来。

    亲卫笑了:“这几天不是还在长嘛,肥上的好,自然就长的快了些。今个天黑了,你不能出庄,我换班的时候出庄再去看看,顺便再作一个木笼扣上,别让什么东西给咬了,那就可惜了!”

    “我亲自去作!”

    要说手艺,李愔真的才刚刚入门,不过用现成的木条再加上竹板钉一下笼子还是不成问题的。很快,一个足有一米见方的笼子就钉好了。

    “一定帮我弄好,明天我把这金瓜给我母……”李愔说到这里,改口说道:“母亲!”

    “成,交给某了,六哥儿再把那车整一整。”说完,从墙角拉过一个小箱给了李愔。(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