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389节 一份礼物【第二更】

    看到王语烟红着脸,李元兴笑了。

    有些东西放在现代而言,电视上天天有广告,小孩子们都已经不再回避了。可王语烟说的时候,却是羞涩无比的,脸都红到脖子上了。

    说到礼物,李元兴突然也想给柜爷带一些礼物了。

    叫来陆毛锋,李元兴低声说道:“你知道孟津县那里,有一处丘陵地带,你现在去带人在那里找一个本王留下标志的溶洞,然后……”

    陆毛锋不理解,所以问题:“殿下,这是为什么?”

    “你不要管,就当是本王作游戏了!”李元兴懒得去解释。

    陆毛锋抓了抓头皮:“只要殿下高兴,这些只是小事。不过小的不认识殿下是为了什么游戏,估计是套贼这种事情,只是某不明白,为什么不放些珍贵的东西进去。”

    “废话真多,放后之后用雷管炸掉。”李元兴冷着脸下着命令。

    “得令!”陆毛锋是一头雾水,但李元兴的命令他执行起来是不打折扣的。李元兴又安排了今晚自己书房名的守卫,然后才亲自去了库房,这里是洛阳府大库,原本已经空了大半,现在却是根本就装不下,铜钱之类的东西全部堆在院中。

    少林寺,果真很富有呀。

    看着这些财富,李元兴挥手叫来看管这里的一个书吏。

    “清点完了吗?”

    “回殿下的话,估计再有一个月就能登记告册清点完毕,有五万贯现钱给了商人们采购浙杭的粮食,其余的再没什么支出!”书吏很恭敬的回答着。

    李元兴进入库房,根本就没有选,直接挑了三只箱子:“将这些抬到书房去。”

    亲卫在抬的时候,书吏拿出册子似乎准备划掉这一部分,李元兴看着这动作之后靠近书吏:“记下,本王拿走三箱财宝,就是圣上亲查,也这样应对。要拿,就拿的光明正大,不要把你以前的习惯带到秦王府来!”

    “是!”书吏吓的笔都掉在地上。

    李元兴挑这些东西,只是因为不想空手回现代罢了,是不是值钱,是不是有历史意义他也懒得去分析了。

    三箱东西,一箱首饰,一箱是画卷,还有一箱装的是古董,放在大唐都算是古董的东西,自然放在现代,更是古老了。

    现代,李元兴的新家。

    这里是一座三层小楼,准确的说是六层小楼,地上三层半,地下两层半。

    地下一层,有小型ktv,还有一个台球桌,以及一个麻将室,以及一个写着宝库两个字,装着大铁门的房间。宝库中有什么,这是李岚姗用来放自己收藏品的地方。

    李元兴的东西,自然是放在地下二层了,这里可以比上银行的银库了。

    地下,最后的那个半层,才是真正名贵宝物摆放的地方。

    地上一层,客厅,餐厅,厨房,客房,酒吧。

    地上二层,自然是书房、卧室、内浴室、私人会客厅,加一个步入式更衣间。

    地上三层,同样有书房、卧室,再加一个资料室。

    最上面是半层,健身房,以及屋顶花园。

    屋内有室内电梯,地下二层就是靠这个电梯进入,当然有机关。

    柜爷也搬来了,不为别的,反正他在古城也没有住处,而且研究一下李元兴的收藏,也是极有趣的事情。

    李元兴回来的时候,就在一楼客厅的中间位置。

    柜爷、李岚姗都坐在沙发上等着他。李元兴离开的时候,还是在老虎旁边的那个小院,就在他离开的这四个小时里,李岚姗已经指挥人完成了搬家大事,距离不远,主要搬一些生活用品。

    古董什么的,早就搬到地下室了。

    “你的脸色不好呀!”柜爷看到李元兴后说道。

    李元兴坐在柜爷旁边:“爷爷,屈突通要死了。突然间我感觉很伤感,我和他没有打过太多的交道,但是在我出征突厥的时候,是他坐镇洛阳帮我稳住了大后方,按照历史的记载,他应该在明年才死。”

    “累的!”柜爷轻声说了一句。

    “恩!”李元兴点了点头:“我说有仙粮,让在洛阳种。他是拼了命的,为了保证这仙粮下种,而且洛阳那里有隐太子的残留势力,斗也很累了。总之,他最多只有一个月好活了,没办法,连孙老道都束手无策,我想按照现代的说法就是,全身器官衰竭吧!”

    “生生死死,谁人能够避免,让他笑着走,尽一份心吧!”

    柜爷的话李元兴理解。

    李岚姗正在那里翻着李元兴带回来的东西,突然惊呼一声:“发财了!”

    “你什么时候穷过!”李元兴与柜爷异口同声说道。

    李岚姗笑的很歼,快速的将一个小石头放在口袋里,柜爷立即伸出手来:“拿来,丫头你敢私藏,必然是重宝!”

    李岚姗一脸的委屈,可还是把东西交了出来。

    只是一方印,没什么特别是私印,材料很普通,雕刻也没有什么名家风彩,只是看花纹象是汉代的东西。

    元朔元据,四个字却似乎有什么特别的含义。

    “兴娃子,这不是印章,应该属于一个玉雕。以玉雕为印,然后上面有曰期,征和三年,有署名,父!”

    “父亲给儿子的?”李元兴笑问道。

    李岚姗的小嘴已经噘起来了,嘟囔了一句:“没文化真可怕!”

    柜爷笑着将那块似玉非玉,似石非石的东西扔给了李岚姗:“归你了,收好。这东西要是被常洪看到了,怕是会哭着喊着求你拿出来给他展览呢?”

    让常洪哭,真心不容易,除非……

    李元兴的眼睛绿了,他似乎看到一大堆黄金。李岚姗笑着在李元兴头上敲了一下:“这东西,又叫水沫子。似玉非玉,不是翡翠。这东西,有百分之九十的可能,是汉武大帝在晚年的时候,亲手雕刻,然后陪葬一太子刘据墓中的,根据历史记载……”

    “行了,别历史记载了,没文真可怕,看到宝贝都不知道值钱!”

    “这也是古玩市场中最大的乐趣,眼力,知识,运气,决定着财富的数量。”李岚姗很自信的说道。

    李元兴将箱子盖上:“收拾东西,然后睡觉,明天早上开车去洛阳,我给柜爷了一份礼物,有许多老头最近太闲了,总是要找些事情的,如果我不折腾他们,他们最近几天就会来折腾我。”

    柜爷哈哈的笑着,起身回屋了。

    李岚姗与李元兴拉着小板车,将一只箱子拖入了电梯之中。在按下三楼的同时,又按下了地下一层,然后再按下紧急停止的按键后,李元兴将按键面板打开,在后面按下了负二层的按键。

    一觉睡到快中午,李岚姗亲自下厨作了午餐。四菜一汤。

    “我真不知道,你竟然会作饭!”李元兴很意外。

    李岚姗却说道:“没娘的孩子早当家,我就是一个孤儿,爷爷一年到头能见上三次就算多了,有时候过年的时候,我还要在别人家里过年,要是不会作饭,怕是这会已经饿死了。怎么样,要不要同情我一下。”

    “这个,我要找大军哥落实一下!”

    “聪明!”李岚姗用饭勺在李元兴头上敲了一下:“等你走的时候,我给那女人带了一份礼物。要不要也给你其他的女人,带些礼物呀!”

    李元兴想了想,摇了摇头。李岚姗却笑了:“真虚伪!”

    “好吧,有几样东西,你帮我准备一下,顺便取掉所有的痕迹。”李元兴在李岚姗耳边低语几句后,李岚姗笑着突然出现一个过肩摔,重重的把李元兴摔在地上后拍了拍手:“心情舒服多了,原则是,原谅你了。”

    柜爷似乎当两人是空气,完全没有一点反应,自顾自的倒上一杯酒,品了一口后,满意的点了点头。

    李元兴无奈,只好自己爬起来,坐在椅子上,一碗米饭重重的放在他的面前,李岚姗问道:“电视剧,大约在半个月后开播。你想要拖住那些老家伙们,你是怕他们影响到你吗?”

    “错,拖住他们,是为了本王可以顺利的完成大婚。”

    “聪明娃子!”柜爷举了一下酒杯。

    李元兴在现代的婚礼会有多疯狂,算一算时间,正好是十七天后,就是李元兴再有四次来回大唐之后的次曰,李元兴要借着古式婚礼宣传自己的电视剧。光是临时演员就动用了上千人。

    最重要的是,李岚姗身上那套皇家饰品,当正式在公众面前亮相。

    还会有什么宝物,谁知道?

    柜爷这时突然说道:“兴娃子,你知道推动钢铁大发展的动力是什么?是需求,仅仅作为武器是远远不可能满足需要的,只有将其成为百姓需要的产品,才能够真正推动钢铁产业的大发展。而百姓们采购钢制品,除了必须之外,也需要有钱。产业结构是重点,盲目的单项发展,将来肯定会成为一个巨大的负担,钢铁是战略物资,但也是民生物资!”

    李元兴默默的点了点头,现在的耀州的钢铁产量估计可以突破年产三千吨。(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