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386节 好女不嫁兵【第二更】

    百姓没死,没有失踪一人。

    这是天灾,谁相信天灾会一人不死呢,谁相信天灾之中所有人没安然无恙呢?

    看来,这是大唐军人社会地位提升的一个开始吧。

    连续三天的晴天,让黄河水位落下去了不少,整个河南道全线排查河堤,要知道历史上黄河洪水最伤人的就是河南道了,黄河改过河道,在下游的地方还有大改道,改过入海口,黄河是母亲河,却是历史上水灾最恐怖的大河。

    李元兴已经住进了洛阳城,就在洛阳府邸住下了。

    “传令下去,所以前来觐见本王的人一律推后十天,除非有特别紧急的事情之外。眼下,本王在洛阳只关心三件事情!”李元兴说着,从长安赶来参谋院的年轻人就开始在下面记录着李元兴的命令。

    秦王府参谋院这一次来了四十多人,两位皇子都来了。

    李恪还带着李愔的信,小家伙显然对推后他的板车大赛有些遗憾,但却没有抱怨,只说了希望五皇叔回长安后,可以几位皇兄帮他艹办。

    李元兴扫了一眼众年轻人,轻轻的敲了敲桌子:“河务,农务,商务。这三件事情,你们挑吧!”

    挑!自然是以两位皇子为首一派,以新兴勋贵,比如长孙冲等人的一派,最后一派就是以崔壹叶与崔渝杰两位崔氏子弟为首的一派,其中以崔壹叶退居幕后,因为他已经是秦王府有职司的官员了。

    三派分成三个圈子在讨论着。

    崔壹叶这时说道:“殿下,还有几件小事,似乎也可列为政务与杂务。”

    “说来听听?”

    “吏部大考,洛阳官员的重新考核,虽说是吏部的事情,但秦王府现在却不能不过问,此事不知殿下如何分派!”崔壹叶很恭敬的问着。

    李元兴想了想:“此时,秦王府的原则是不过问。由崔长史负责协同吏部吧。”

    “是!”崔壹叶行了一礼,又说道:“殿下,还有一件好事。下臣来洛阳之后,见过伍斌,他告诉下臣,近三天来,有媒婆达到七百六十三人次去过军营。似乎是洛阳许多百姓的家希望将女儿嫁给秦王府近卫军,以及雷骑,还有十二卫的军士们!”

    李元兴愣了一下,好象没有反应过来。

    崔壹叶看到李元兴的反应,也有一些意外:“殿下您似乎很吃惊?”

    “好男不当兵,好女不嫁兵!这话,不知道你听过没有。”李元兴问道。

    崔壹叶点了点头:“虽然各地说法有所不同,但意思一样。”

    “你怎么看?”

    “回殿下的话,臣下以为。吏治混乱之时,前隋末年赃官遍地,之后战乱之年。兵亦匪、匪亦兵。而且自古,兵源多是强征,自愿当兵我盛世大唐是头一朝,强如汉武大帝,也有强征兵卒之时,战国大秦全国皆兵。所以,兵为贱籍。”

    崔壹叶的学识不错,回答的深入浅出。

    “兵卒们,生,吃不饱,穿不暖。战时,不知道何时会死,随时都把命丢掉的人,有多少人还保持着纯朴,为了生存,或者是抱着过一天算一天的生活,兵亦匪、匪亦兵并不难理解,这也是兵为贱籍的原因!”

    崔壹叶的说法,让李元兴非常的满意。

    “壹叶,此事你去处理吧。一个月内,你拿出一个条陈来。本王想听一听你的意见,如果改变这一切,两句话。一,让军士活的象个人;二,多考虑军属,生有所养、死有所依!”

    “是!”崔壹叶躬身施礼后站在一旁。

    现在,轮到小家伙们。

    “秦王殿下,我们选择河务!”李承乾第一个作出选择。他用了非常正式的称呼。

    李元兴点了点头。

    长孙冲选择了农务,世家子弟选择了商务。

    “都去吧,明天拿出条陈,本王认可后你们就可以执行了!”

    “是!”所有年轻的参谋们站起身来,施礼之后退了出去。

    当会客厅没有其他人的时候,李元兴向陆毛锋招了招手:“陆毛锋,你知道媒婆的事情吗?”陆毛锋一脸坏笑的走了过来:“殿下,某自然是知道的。只当是小事,那帮小子们乐坏了,近千人被打了板子。”

    “打板子?”李元兴失笑,感觉很意外,不知道这是为何。

    “有人愿意嫁,而且还是好人家的女儿,自然乐的睡不安稳,军营之中,夜里静声之后喧哗要被打板子。睡的不安稳,出艹晚了自然也要被打板子。总之,板子都打断了几十根了,这帮小子才算了稳当了些!”

    陆毛锋突然收起了笑容:“殿下,洛阳有一个大户想把自家女儿许给伍斌。伍斌却拒绝了,说他已经有妻了!”

    “这个,随他吧!”李元兴有后世的思想,能够理解伍斌。

    陆毛锋却说道:“殿下,伍斌有情有义没有错,但几年之后他升为将军之时,依然以高句丽奴隶为正妻,怕是会被人嘲笑!”

    李元兴也非常严肃:“伍斌不是孩子,他知道自己在作什么?有情有义不是错,曰后有人敢嘲笑他,本王为他出头!”陆毛锋看李元兴不高兴了,也不敢再多话。李元兴语气放缓了一些:“其实你不知道,崔家,也在安排给壹叶选一个真正的正妻!”

    “那……”陆毛锋一开口,就立即捂住了嘴。

    伍斌的事情他可以随便说,但崔壹叶不同。

    崔壹叶是崔氏嫡孙,身份是士族,而且又有官职在身。不是他可以随意议论的。

    “崔壹叶拒绝了,他也是一个有情有义的人。但本王却不得不劝他,考虑娶一个正妻,否则本王给户部崔尚书都没办法交待。此事,本王已经安排莹王妃去酌情处理了,伍斌之事,你考虑的没有错。”

    “殿下,是小的多嘴了!”

    “这样吧,你去和那个愿意将女儿嫁给伍斌的人家谈一谈。如果可行的话,本王让烟王妃亲自去见一见那个女子,只是希望她眼中不要再有奴隶。高句丽那个女子在伍斌出征之时,是真正用心照顾伍斌老娘的!”

    陆毛锋施了一礼:“那某现在就去!”

    李元兴挥了挥手:“去吧,掌握分寸就好!”

    陆毛锋出去之后,李元兴走到了院中,守在门外的四个亲卫立即靠了过来,他们以为李元兴有事情要吩咐。李元兴随口问道:“有没有媒人上门找你们?”

    “有!”亲卫如何的回答着。

    “怎么想,给本王说说。”李元兴笑着问道。

    年轻的脸上一红,最后年长的那个回答道:“殿下,有几个以前娶不了婆娘回家,买了奴的,倒是想正经的娶一房回去,特别是那些个还没有生下娃娃的。”

    李元兴点了点头,他倒是能够理解。

    特别低贱的军士买奴,能买到什么好奴,很难说之前是什么出身。

    “殿下,倒是有几个有志气,非要说立下军功,将来在长安讨一房媳妇!”

    听到这话,李元兴笑了。没有想到在大唐已经有户籍的观念了,长安是首都,倒也是有志气的想法。

    “以后会越来越好的,你们也多学些,多长进。”

    “谢殿下教诲!”众亲卫施礼。

    李元兴正准备回房去,却看到陆毛锋又跑回来了,李元兴就站在原地没有动,陆毛锋跑近:“殿下,大喜事。屈老将军醒了,孙老神仙派人过来请殿下过去!”

    “走!”李元兴迈开大步就往外走。

    屈突通醒了,这确实是一件极大的好事,李元兴不知道屈突通还能挣多久,还有多少没有完成的心愿,一定要亲自去看望的。

    屈突通是醒了,但身体却是极度虚弱的。

    看到李元兴进屋,屈突通强撑着就要坐起来:“殿下,殿下!”李元兴赶紧快走几步扶住:“老将切不可起身,安心休养,先养好身体再说!”

    “殿下,某这条老命已经活到头了,能再睁眼看到殿下来洛阳,死也瞑目了。秦王神威,就是天灾都可制服,大唐盛世在既,某可以安心闭眼,两个不成器的儿子,殿下不要纵容他们,军功强都爵高,军功弱就让他们安老!”

    屈突通这是在交待后事呀。

    李元兴转头看了一眼孙老道,孙老道轻轻的摇了摇头,暗中用手指比划了一下。那意思就是说,就算强撑最多也就是一个月。

    李元兴笑了,扶着屈突通坐在床边:“老将军现在说死说活太早。本王的仙粮还没有丰收。而且本王还有亩产万斤的粮食,屈老将军如果不看一眼的话,不是可惜。听本王的,安心调养身体,屈老将军你要好好调养身体!”

    “殿下,亩产万斤?”

    “本王可曾说过假话吗?”李元兴笑着反问道。

    屈突通的眼神之中多了几份神采:“拿药来,某要活着看到亩产万斤的仙粮。”

    吃过药,屈突通昏昏睡了过去。

    李元兴这才与孙老道,还有屈突通的两个儿子来到屋外:“老孙,撑一撑吧。至少让老将军看一眼丰收!”(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