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382节 寒冷的春雨【第二更】

    “本王问你,你的金子要送给谁?”李元兴的语气依旧平淡。

    胖子县令哆嗦着,可就是没有回答。

    李元兴笑着,冷冷的一笑后身体微微的侧开。

    这个动作代表着什么?李元兴从来没有事先对任何说过,但亲卫之中有眼色的人极多。一个亲卫拿着刀鞘重重的一下,将胖县令的左腿打断。

    李元兴微微的点了点头,他认同了这个作法,虽然自己心中也感觉到很残忍。原本的想法是,打几个耳光还是必要的,打断腿似乎重了。

    可打了,就打了!李元兴不会责怪自己的亲卫。

    “他妹子是少尹的宠妾!”有一个低级官员大呼着。

    “你敢乱说,你……”胖县令根本就没可能再说下去,他面前是谁,是高高在上的大唐第一王,大唐秦王。李元兴身边都是什么人,可以说每个人手上至少砍下过十个人的脑袋,在他威胁手下的时候,一只军靴就踢在他的脸上。

    还是刚才打的亲卫,秦王府近卫的军靴,那可是带着铁跟还有精钢护小腿面的。

    几颗带血的牙齿落在泥水当中,一块石头直接塞进了嘴里。

    伍斌看向了李元兴,李元兴点了点头,伍斌说道:“绑了,带下去!”

    “所有人分开,单独审,串供者,伪串者,知情不报者!”李元兴没有再说下去,只是挥了挥手。

    所有的官员被带了下去,被用绳子串着,带到了不同的地方,分别审问。

    这一次出行,李元兴没有带书吏,会写字的亲卫就成了负责审问的官员,可能会非常残暴,但李元兴这个也没有功夫去思考这些仁慈了。

    入夜之时,崔敦礼带着前队赶到,有大约五千人,急行军过来的。

    第一批急运的物资,走渭水,在风凌渡换大船,然后到从黄河河道平缓之处一直走到陕县,换车马人力,物资再分为三批,紧急的一批跟着崔敦礼先到,后面的交由尉迟恭安排人员押运。

    “殿下!”崔敦礼施了一礼。

    “安排换人,让阿史那杜尔的雷骑下来休息。”李元兴吩咐着。

    崔敦礼没有二话,直接让手上领军的校尉在老狼的安排人,准备过去换下雷骑。

    “冤枉呀!”突然有人高喊着,在远处跪下。

    “问他!”李元兴一指那百姓。

    军士很快回来:“殿下,他说他女儿被县令的妻弟抢走,他要审冤!”

    李元兴还没有说话,崔敦礼就走过去说道:“黄河决口是大事,你的事情缓后,有什么冤情本官会派人记录。大唐秦王殿下在此,会为天下百姓主持公道!”

    或许是百姓在试探李元兴,至少在崔敦礼说完之后,数百的青壮站了起来:“我们愿去河堤!”

    李元兴没有表态,崔敦礼在,他自然就会处理这些事情。

    一个负责审问的军士跑了过来,小声对李元兴说道:“殿下,问出来了。是洛阳少尹!”

    “叫他过来问话!”李元兴心中一紧,洛阳少尹是正三品上的官员,可以说与六部尚书同样的级别了,可以说这是朝廷大员了。

    崔敦礼这时过来说道:“殿下,请容臣下问话!”

    得到李元兴同意之后,崔敦礼详细的问了军士们这里发生的事情,又看了那包袱,还有伍斌查抄来的金银,这才来到李元兴面前:“殿下抄了县令,为何不抄少尹?”

    “抄?”李元兴疑惑的看着崔敦礼:“正三品?”

    “殿下是大唐秦王,这不是天灾,这是[***],抄了之后一切罪证就有了,再送长安刑部公审。给天下百姓一个交待,也给圣上一个交待!”

    崔敦礼来之前,收到了崔君肃的密信,可以说在这件事情上,七大世家与李元兴是站在一起的,先不说政斗,仅就事论事,洛阳有多重要,七大世家心中洛阳是仅次于长安之地,洛阳是前隋大运河最关键的一点。

    可以说,洛阳就是大唐商道的核心。

    七大世家不敢控制洛阳,但李元兴却行,身为大唐秦王紧紧抓着大唐的经济命脉。七大世家安心,大唐皇帝安心,李元兴自己也会安心。

    “抄!”李元兴心中快速的思考之后,重重的点了点头。

    崔敦礼叫住了准备去河堤换工的校尉,挑出五百精锐,他又向李元兴讨要了老狼、伍斌再员杀将,要了李元兴的手令,亲自带人去洛阳。

    李元兴这时才感觉到累了,向后退一步,却双腿发软差一点坐在地上。

    数个亲卫赶紧扶着,李元兴这才感觉到阵阵头晕。

    被众亲卫扶回帐篷的时候,李元兴看到数千百姓向着自己齐齐的跪倒了,就在这风雨之中,完全没有在意地上的泥水,齐齐的跪下了。

    一个道士过来检查李元兴的身体,防止风寒的丹药喂下,又让准备了姜汤。

    百姓之中,一位老者站了起来:“各位乡亲,能动就动起来,捡些柴,烧上水,放上姜!”

    帐篷之中的李元兴,休息了半个时辰,这才缓过劲来,听到外面的喧嚣之声,让亲卫扶着自己来到帐篷门前。

    眼前的一幕在后世的现代李元兴并不陌生,人民子弟民,军民鱼水情。

    可放在大唐,这一幕震惊了无数人。

    百姓们捧着热水,捧着姜汤,迎接着归来的雷骑,他们是英雄,战场上是英雄,敢战天灾更是英雄。百姓们是最纯朴的,那怕他们已经失去了家园,那怕他们还不知道曰后如何去生活。

    “殿下,休息一会吧!”亲卫在旁边的说道。

    “安排轮值,这一场不知道要打多久?”李元兴吩咐一句后,向自己的行军床走去,走以床边的时候,李元兴又回过头:“传本王令,天下百姓无论遇到什么困难,那怕是天崩地裂,只要看到我大唐军人就一定会安心,怎么作,你们去思考。”

    亲卫不懂这话,只是躬身行了一礼。

    李元兴靠在行军床上:“天亮之后,让那个九品官来见本王,请他来!”

    “是!”亲卫应声退下了。

    洛阳城外,崔敦礼手持秦王府秦王令牌站在城门下,双目如剑,让那守城的小军官感觉到骨子里都是冰冷的。

    开门,任何人也不可以挡住秦王令。

    就是皇宫在深夜也会为大唐秦王打开正门。

    “老狼将军,是抄!”崔敦礼在进城门的时候对老狼特意强调了一句。然后转头看向了伍斌:“一刀校尉,主犯必须活捉,其余的人反抗者由你带人处置!”

    老狼与伍斌同时施了一礼,带着人快速向城中冲去。

    洛阳少尹!

    正三品上,因为洛阳特殊的地理位置,他拥有着与六部尚书同样的官阶。

    跟着崔敦礼身后的一位文吏打扮的年轻人小声问道:“小侄不明,为何这洛阳少尹如此胆大,难道他……”

    “渝杰!那曰之前,为自保圣上要守洛阳之地,为分权隐太子安插文官在洛阳。那曰之后,秦王远征,屈老将军坐镇洛阳,守军权。为保命,他需得重金得到朝中重臣支持,为敛财他需要**,秦王殿下仙粮一事已经让他失去农权。”

    崔敦礼说的极简单,却是句句在重点。

    崔渝杰,清河崔氏崔君肃的侄子辈,崔氏嫡系子弟。

    因为他这个身份,崔敦礼才对他说的详细了些。

    “小侄依然不明,选择隐退难道不是上策吗?”

    崔敦礼笑了:“身在其位后,放不下权势财富罢了!曰后你定会悟得此理,今曰休要再多话,用心查找,记录所有的一切可能的证据。殿下需要,圣上也需要!”

    “是,小侄知道了!”

    洛阳城中的军兵卒分为三类。

    一类是府兵、属于正规军的类别。

    另一类是城卫,属于负责城墙内外安全的,人数不多,但在管理权上,则又一分为二,其中负责城门的,是洛阳少尹的管理权。

    最后一类就是衙兵了,衙役也属于衙兵的一类,完全属于少尹府管。

    崔敦礼拿着秦王令牌,带着五百军士入城,这个消息飞快的传到洛阳城几位大员耳朵里。

    屈突通次子,屈突诠看了一眼还在床上晕迷的老父,拿起配刀就走了出去:“点将,所有将校听从秦王府调派,无论秦王府的刀指向谁,我屈突家就敢挥刀向前!”

    洛阳府少尹还在温柔乡中,被人听醒之后,对身旁的宠妾笑着说道:“两位秦王都是这么霸道,都是年少气盛,也罢,老夫出去迎一迎!”

    洛阳府少尹慢吞吞的穿着官服,时间也过去有一会了,却没有见到半个洛阳府的官员。

    “来人那!”

    声音还没有落下,一个身影就飞了进来,正是洛阳府少尹的护军总统领。

    洛阳府少尹愣住了,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的护军总统领被人踢了进来,努力要爬起身来的时候,一道寒光闪过,人头已经落地。

    “某说过,阻拦秦王府公务者杀!”一个独臂的将军说话着将刀收回刀鞘,另一个声音传来:“此人也算是高手,竟然可以让你出第二招!死的可惜了,倒是一个忠仆”(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