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380节 战黄河 二【第二更】

    洛阳,屈突通还是晕迷当中,用现代医学来讲,就是糖尿病引起了的肾衰,进而再进一步出现了一些并发症,身体各器官衰竭的问题。

    脑供血不足等一系列原因,晕迷不醒。

    李元兴的队伍清一色全骑兵,但却没有双马配置,多余的马匹要留下运送物资的。

    一天一百六十里,其中大约有一半路程是牵着马步行的,李元兴知道自己的近卫军可以走的更多,但只有一马的情况下,必须要考虑保证马力,还是人力。

    在李元兴当晚扎营的时候,泾河码头上已经开始装船。

    刚刚从辽东赶回长安的魏征没有休息,就站在泾河码头上。站在魏征旁边的是崔君肃。

    “魏长史,河南道并没有加急公文过来,那就是说,黄河还没有决口。圣上这一次似乎并没有问天自责的意思,某的意思是,如果这一次黄河真的决口了,圣上与秦王不等于是把自己放在火上烤吗?”

    魏征不动声色反问了一句:“在殿下到洛阳之前,还是之后?”

    “之前好说,没有及时赶到。之后就不好说,秦王殿下在朝堂之中竖敌太多,刘政会那老不死的东西已经在联合许多被赶回家的老货们,这个机会他们不会错过,某的意思是,魏长史还是要当心。”

    “多谢提醒,只是他们会搞什么?”魏征反问了一句。

    “明着不敢胡来,但暗地里,某以为他们会收集一些证据,先反驳了秦王的名声,此次秦王要战天灾,圣上都自言,此话他都不敢说。胜则罢,输也好说,只少有战,但就怕这个过程中,有什么话头。”

    崔君肃把话都点到这份上了,魏征要是不明白,他也不配成为贞观能臣了。

    秦琼,这个时候,就需要秦琼的力量了。

    李靖还在辽东没有归来,因为突发事件,换防之事还要推后了。

    “那某去一次长安,这里有劳尚书!”

    “今晚,十万麻袋,一万铁锹,一定会起运!”崔君肃与魏征相互施了一礼,魏征要过一匹马,飞马向长安城而去。

    崔君肃想到的,李二早就想到了,

    秦琼在见魏征的时候,只给魏征看了一份密旨,来自大唐皇帝李二的密旨。

    “魏长史,圣上说了,自己的弟弟在前冲锋,作兄长的自然要把家里的事情办好。”秦琼的话语之中有着一丝杀气,秦琼不害怕这种争斗,他身上百多处伤口就是自己的盾牌,大唐朝廷上下,谁敢攻击自己。

    第三天午时,李元兴赶到了洛阳城。

    “殿下,洛阳城就在眼前。我等已经查明,屈老将军所言之地在这里?似乎那里的官员与屈老将军有过争执。”有来接应的大唐帝国安全司官员给了李元兴一份情报,李元兴翻开一看,地点竟然是在三州交界处。

    郑州、洛阳、许州,三地交界之处的县上。

    上县!正六品下的县令级别,这就代表着这个县的产出,人口,税收都非常高。

    “老孙,带两人入城,屈老将军的命要保下。”李元兴对孙老道说道。

    “贫道尽力!”

    “屈突老将军的命数看来过不了今年,多保一天算一天。顺便问一问,他还有什么没有完成的心愿,本王帮他完成了。”李元兴声音不大,孙老道听完只是点点头,道了一声道号后,带着两个得力的助手进了洛阳城。

    秦王到了,屈突通的长子屈突寿已经接到了情报。

    五十多岁的他,带着亲兵就要出城,却是他弟弟拉住:“秦王殿下不入城,必是怜爱洛阳百姓。你现在提及父亲之事,不好!”

    屈突寿用力一握拳头,重重的砸在柱子上。

    “某不提,秦王殿下到,某不出迎就是大不敬!”

    “兄长切记,不可多提杂事!”

    (这里要说明一下,一直以为屈突通是姓屈的。今天又查了些资料,这位老将军是复姓屈突,屈突为汉字复姓,沿自魏晋南北朝隋唐时期的一个外族姓氏,属于鲜卑宇文部的库莫奚族,与契丹同部。北魏孝文帝时曾将之改为屈姓,到西魏时又恢复为屈突氏。)

    屈突寿出城的时候,正好遇到孙老道进城。

    领着孙老道来了屈突通床前,孙老道一搭脉:“准备老衣吧!”

    准备老衣,在唐长安的风俗当中,一语双关。一则说,人已经支撑不住了,要在人死僵硬之前,换上寿衣。二是冲喜,古长安就是寿衣冲喜一说,买来没有用上自然就是大喜了。

    “老神仙,已经准备好了。晚辈请教,秦王殿下怎么说?”

    屈突寿算年龄,不比孙老道小,还能大上几岁,却自称晚辈。这是对孙思邈的尊敬。

    “命数!”孙老道施了几针后又说道:“不能急着让人醒了,调养几曰,三曰后左右可醒。”

    听到这话,屈突寿一礼:“某去见殿下!”

    屈突寿出城,李元兴的队伍已经绕过洛阳向孟县前进,洛阳城与孟县距离四十三里,孟县属于洛阳管理。

    就在李元兴过洛阳的时候,突然大雨倾盆。

    “殿下,要不在洛阳休息一夜!”陆毛锋在旁边说道。

    “进!”李元兴只说了一个字,陆毛锋一咬牙向着队伍大喊一声:“骑!速进!”下完令,然后对身旁的亲卫说道:“速去队首,如果道路难行,改下马步行。”

    冒着大雨,李元兴的队伍继续前进。

    走了不到十里多远,李元兴的马车车轮陷在泥里,众亲卫下马要来抬车,李元兴在马车上站了起来:“给本王备马。”

    春雨贵如油,可雨太多,这就是灾了。

    李元兴刚刚骑上马,一小队骑士赶到:“殿下,有急报!”

    “讲!”李元兴的体力远不如整天艹练的军士们,更何况是秦王近王军又是唐军精锐中的精锐。李元兴能少说一个字,就少说一个字,能保存一份体力,就保存一份体力。

    “殿下,有人误导了我们的情报。许州那里的是出了水灾,但却是极小。百十人堵了堤就挡住了水,淹了百十亩田,根本就不是个事。孟县那里,也有一区河堤出了问题,但同样不是大问题。”

    “情报是屈突通手下的人送来的,会有误?”李元兴有些不解了。

    “殿下,我们收到这个!”雷骑的军士将一个竹筒交给了李元兴。

    李元兴打开一看,却是吉县县令的手书。

    “好,竟然连本王都不放在眼中,不是孟县,而是孟津县!”李元兴气的脸色发白,仅仅一字之差,相距就是几十里。

    孟县在洛阳东四十三里,孟津县则在洛阳以北不到二十里。

    “改道,孟津县。速叫阿史那杜尔重点巡察,调各县民夫作好准备。”李元兴快速的下令,然后翻身上马,命令加快行军速度。

    李元兴的队伍绕了一个大圈,刚刚来到靠近黄河边的一个小镇。一声炸雷在空中响起,雨更大了,低处的路都已经无法行进,李元兴被几个亲卫拉着,拖着,上了一处高地,只看着低处的路已经被水完全淹没了。

    又是一声炸雷响声,雨如瓢泼!

    “陆毛锋,我要情报。”李元兴大喊一声。陆毛锋应声带人就往下跑。

    天庭没有怜悯过百姓吗?这豪雨难道真的要让河南变成一片汪洋吗?李元兴的心揪住了,人力真的没有办法胜天吗?

    在李元兴揪心的时候,一处河堤垮了,从决口处,水蜂涌而出,让决口瞬间就达到了十五丈,一个身穿九口官员的老者卟通一下就跪在地上,指着天空怒号着:“苍天,你难道就不开眼吗?”

    几个民夫拉起这个九品小官就要逃,数百人已经扔掉了工具。

    河工们知道决题代表着什么?

    “秦王殿下令,战天灾!”一个黑影似从天而降,只见数千身穿军甲的精壮汉子扛着大石块,巨石飞奔而来,一根长达一丈的,一抱粗的尖头巨木从河堤上竖着落下河中,接而连三的木头排列着落下。

    洪水的力量是巨大的,眼看着这些木头就要被冲走,为首那精壮汉子怪号一声跳入水中,硬是以一已之力扛住两根要被冲走的木头。

    “战天灾!”

    数百军士冲入水中,顶住了那些木头,更多的军士将石块就往水中扔。

    “别,别扔,那样扔不行!”九品小官大叫着。

    逃跑的河工们又回来了,数千的麻袋装着碎石很有技巧的开始往水中扔,可河中的臣浪却一浪接一浪的打了过来。军士们咬牙顶着木桩,寸步不退。

    此时,李元兴已经接到了报告:“殿下,河堤垮了。足有十五丈!阿史那将军已经带人在堤上了。”

    河堤一但决堤,那就是连绵不断的决堤,洪水将一泄千里,神仙也难挡了。

    李元兴的心沉下来了。

    屈突寿这时带人赶到,见完礼后,李元兴立即说道:“不管你带了多少人,扔下铠甲兵器,立即赶到堤上去。”

    “得令!”屈空寿没有半句废话,立即带人就跟着李元兴的亲卫跑着向河堤而去。

    这个时候,距离那处决堤之外,大约半里远的一处,又有河堤开始渗水!(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