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378节 病危的老将【第二更】

    拍了四天的电视,李元兴连续四天没有卸妆,这份敬业精神让剧组所有人都由衷的赞扬。

    回到大唐,书房之中空空的,和自己离开的时候一样。

    没有人来过,也不会有人来。

    这里是大唐第一禁区,也没有人敢随便进来。

    武曌此时还在天池那里,再没有任何人有未经李元兴允许进入书房的资格。李元兴起身,打开灯,却看到门外有一个身影站在那里。

    “是秋香吗?”李元兴坐在书房之中问道。

    “是,殿下!明月公主让奴婢回来伺候殿下,殿下有何吩咐!”秋香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进来吧,屋外凉!”李元兴一边说着,一边坐到沙发上,拿起自己离开时没有看完的一份报告书。

    秋香进屋,将披风挂在衣勾上,坐在李元兴的身旁。看李元兴没有半点说话的意思,乖巧的坐在李元兴身旁,轻轻的给李元兴捶着腿。

    李元兴正读的是辽东战报的细节。

    其中一个名字引起了李元兴的注意,那就是渊盖苏文!

    李元兴一只手指敲着额头,高句丽名臣,名将的名字他都详细的读过,而且深入的读过这些人的生平资料。

    渊盖苏文,往差里评,也是董卓一样的物。往好里说,好有几份阿瞒的才华。

    可惜,被这小子跑了!

    李元兴准备起身去电脑前,却发现秋香靠在自己腿上睡着了。

    还是一个孩子呀!秋香才十六岁,每天要作的事情也不少。秋香似乎是在说梦话,李元兴靠近秋香的嘴边听的清楚,秋香正在与春兰争糕点,似乎是秋香的那份被春兰吃掉了两块,秋香就不愿意了。

    李元兴笑了,想到后世的现代,城里的孩子十六七岁之时,家里糕点只有忘记没吃,或者是有新的旧的放过期的,却很少有满心期待一旬只有一次发糕点的曰子。

    扯过自己的貂皮大衣,李元兴把自己与秋香都盖上了。

    就这样,李元兴与秋香依偎在沙发上睡了一个多时辰,却是急促的铃声吵醒。

    秋香醒来,赶紧跳了起来,一脸的紧张。

    秋香自然会紧张,她只是伺候人的一个奴婢,竟然让秦王殿下照顾自己。要是让主母知道了,就算不打死,也要狠狠的打几十下板子的。

    李元兴伸手制止秋香说话,按下通话按键:“有何急务?”

    “殿下,洛阳急报。屈老将军突发急病,病中血书:河南道连曰大雨,黄河有决堤之危。”

    “血书?”李元兴大喊一声。

    那里沉默了一下,值班的军士立即大声回答:“回殿下,就是血书。送信的军士说,屈将军现在用人参吊命,随时都可能……”

    “秋香,去把那急件取来!”李元兴感觉自己的心象是被刀子狠狠的捅了一刀。

    黄河,历史上决堤过多少次,有多少人死在洪水之下。

    就拿后世的现代来说,李元兴清楚的知道,亮子的爷爷就是从洛阳那里因为黄河大水逃难来到古城的,古城因为二十世纪初,因为黄河决口逃难来的有许多人。

    秋香小跑着,将那急件送了进来。

    血书,这是用血写在内衣的!只有一句话,秦王、救我洛阳十万百姓,百万亩良田!

    李元兴在书房之中来回的度步着,黄河决口会死多少人,李元兴知道,会有多少损失,李元兴也知道。但这里是大唐,不是后世的现代,有些力量是不可能随便动用的。

    秋香这时卟通一下跪下了:“奴婢是前隋的时候被进教司坊的!”

    秋香这个时候说这个话,是什么意思。

    李元兴停下了脚步看着秋香。

    “奴隶全家被斩,后来听教坊的一位姐姐说,我家是替人顶罪的。因为母亲当年怀了我,所以缓斩,待生下我之后,在我三个月大被斩首。我襁褓之中只留有一物,原本是证据,证明我爷爷是清白的,只是现在却已经无用!”

    秋香的话李元兴明白,现在是大唐了,前隋的官员已经没有必要证明清白了。

    秋香又继续说道:“教司坟中,当时有六百多人,听说五百多都因为河南道大水牵连进来的,长安的青楼,一个幼女只卖一斗米,最后只卖一块饼!”

    李元兴坐在椅子上,默默的点了一支烟。

    头一次听秋香说起她的往事。

    “教司坊一位姐姐进来之后就疯了,因为她对打她的女官说了一句,你吃过人吗?”

    李元兴心中发颤,手上的烟也掉在地上。

    “她又说,你们把我吃了吧!”秋香说的很平静,没有哭泣,她只是在讲一个曾经发生过的事实。

    李元兴自语道:“开皇十八年!不,那个时候你父亲都未必出生。仁寿二年,估计也不可能。那就是大业七年了,异子而食。”

    秋香一言不发,咚的一声重重的将头磕在地板上。血当时就染红了地板。

    李元兴默默的站了起来,笑了:“本王竟然被你一个小丫头影响了,也罢,就让本王再胡闹一次吧,无非就是再罚俸几年的事情。”李元兴说着,打开了自己书桌的柜子,然后又用密码打开了密码柜,拿出一个小盒子摆在桌上,将一根线连在电脑上。

    秋香依然跪伏着,她可以听到李元兴在摆弄着什么。

    秋香不为自己,只是她更相信,秦王的仁厚会怜悯天下可怜人。

    打开电源,一切都完全连后,李元兴深吸了一口气,将桌上那个小黑盒的电源开关打开,伸手轻轻的将那红色的按钮按了下去。

    此时,李元兴的手表上显示着,五点二十三分。

    此时,秦王庄许多人才刚刚醒来,更多的人还是梦中。

    刺耳的防空警报声震惊了所有人,深夜之中,连续数百里都可以清楚的听到这警报声。

    第一个作出反应的不是别人,是武曌!

    还在天池的武曌疯了一样冲出房间:“备马,本宫要回秦王庄!”

    刺耳的声音,再加上武曌发疯一样的大叫,长孙皇后都慌了神:“明月,发生什么事情了?速速告诉本宫!”

    “皇嫂,那是秦王庄的十万火急召集令,能让李元兴动用这个,就是天大的事情!”武曌正说着,有亲卫已经牵来一匹马,武曌没有告别的话,也没有施礼,小身板让亲卫扶上了马之后,就飞马向秦王庄奔去。

    武曌的心中如火烧,到底发生了什么,让你李元兴动用了警报!

    李二远远的看着武曌飞马离开,连亲卫都没有来及跟上,立即对身旁的人说道:“速速保护明月公主。”吩咐完,李二这才找到长孙皇后,问明清楚之后,不由分说抢过一匹禁卫军准备去追武曌所用的马,飞马而去。

    天大的事情?

    李二的心也揪住了,李元兴与武曌他还是了解的,这两个人是那种兵临城下也还谈笑风生的主,能让这两人急上火,绝对不是小事。

    李元兴按下警报,却没有立即下令,让警报连响了两次,只是为让所有还睡着的人清醒过来。

    “秋香,起来记录本王的命令!”

    此时的秋香,让李元兴大加称赞,没有少女的泪水,只有坚毅的眼神。用丝帕绑住了受伤的额头,坐在小桌旁,打开台灯拿起了笔,一只手按在纸上。

    此时,距离警报响起已经十分钟过去了。

    秦王庄之中,有身份的职司都来到了大会议室中,秦王府所有近卫,校场列阵。

    “老狼,一号密库中的铁马取出来,带上一桶备用油,现在记录本王命令,耀州城工坊铁匠坊连夜赶工,本王需要十万铁锹、雷管五千、伤药无数、瘟疫用药无数、消毒药粉无数。连续三次下令!老狼立即动身!”

    “得令!”老狼施了一个军礼,立即点出第二批送信的军士十人,第三批三十人。

    三批次下令,就是怕有任何意外,让前面的命令没有传到,一批比一批慢,但却比前一批更稳一些。

    铁马,越野比赛用摩托车,后面加装了副油箱,以及一个工具箱。

    有专门看管的人已经用板车将摩托车拉了过来,给工具箱之中也装上了两个小桶汽油。老狼换上紧身皮衣,戴上头盔,飞驰而去。

    秦王庄的路上,武曌到底是个小丫头,她的骑术不入流。

    没跑多远,李二就追上了她,一伸手将武曌拉到自己马背上,然后加速向秦王庄赶去。

    李元兴的命令是通过发警报用的扩音器传出去的,李二一字不差的清楚听着。武曌这时说道:“怕是那里有大灾,从准备的东西来看,应该是洪水!”

    “黄河!”李二沉声说了一句。

    “命令!”李元兴的声音再次传了出来。

    听到李元兴的声音,李二扬鞭猛催战马加速,此时李二已经没有时间去考虑什么会不伤到马,损伤马力之类的问题了。

    “命令,天策四卫进入一级战备状态,长安十二,各调精壮一千人。天策府准备干粮,向全长安到洛阳周边所有工坊征调麻袋。征调木杆十万条。现在,以我大唐秦王李元兴之名,我大唐秦王府,向天灾宣战!”(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