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365节 什么是秦王【第一更】

    李元兴离开了,就和柜爷一起离开了。

    没有看货,也没有估价,留给王五他们去艹作了。

    刘名轩亲自给王五与老虎一人发了一支雪茄:“兴子越发的有世外高人的风采了,说不定那天再见他,就是一副仙风道骨的神采。”

    听到仙风道骨,王五立即就兴奋了起来:“六叔,今天你见的还算正常。你不知道,嫂子最近给他穿的衣服就是古装,高仿的汉服。兴哥现在连头发都不剪了,前几天正在对着镜子比划,似乎准备留胡子!”

    “高,果真是高!”刘名轩哈哈的笑着。

    卫风这时带着白大牛、白小冰进来了,兄妹两人是练武世家,老爷子在他们还是孩子的时候和人比武死了,结果两人也没有取大名,就一直用的儿时的小名。

    用大牛的话说,名字是算什么,人有脸了,没名字也有脸。

    “六爷,我们想留在这里!”白大牛很直接的开口说道。

    “都是江湖兄弟,留下就留下了。不过有一句话我要说到头里,别再找兴子比刀,没有理由,如果不同意我这里留不得你!”刘名轩很直接,很干脆的说着。

    白大牛点了点头:“那学刀行不?”

    “行,不过我不负责引路。你也别缠着他,他比我们忙多了。”

    有刘名轩这话,白大牛也就打算留下了。

    王五坐在旁边的椅子上,这时说了一句:“我不关心兴哥的刀法,我只关心那把刀。咱家里也摆一把镇国之宝,脸上有面子。”

    “作梦!”老虎黑着脸看着王五。

    这时,白小冰却说道:“他真的有拍电影吗?”

    “大唐风云,第一部《玄武门》看过之后,你就知道他拍不拍电影了。”刘名轩很认真的回答着:“我看过一段样片,电视中的秦王那种气势,影帝也未必能够演出来。”

    聊到电影,白小冰有些后悔了,她听说过玄武门这片子,史诗级巨片呀。

    可惜了。

    回到家,李岚姗不在,李元兴看到床就想往床上倒。

    柜爷一伸手拉住了李元兴的手臂:“兴子,我问你一个问题。”

    “爷爷你问!”看到柜爷严肃的表情,李元兴也强打精神。

    “我看到你箱子里有一套新罗的刀具,那么我问你,如果你拿到了新罗的王冠后。带回来,那么现在棒子国博物馆那个会如何?你是会改变历史,还是被历史吞没?”柜爷想这个问题,想了很久了。只是借着新罗王冠来问出来。

    李元兴拿过一张纸,画了一个很简单的图形出来。

    “这第直线就是历史,真正的历史。可以说,如果我一直在这条历史的线上,我可以影响历史,但无法改变历史。所以,我在真正历史的线上之时,我是不可能拿到新罗王冠的,因为历史的力量大于我的!”

    “也就是说,不可能出现重复的宝物了?”

    李元兴又画了一支斜线,然后再画出了一条平行线。

    “我没有能力改变历史,历史有着巨大的修复能力。但是,我可以创造历史,我让历史产生了偏差,就象另外出现了一条路,一个新的世界,新的空间,新的未来随之就出现了。那么在这个偏差的过程之中,会有一些与原先历史相同,但又不同的历史事件出现,随着这个偏差越来越大,那么历史事件也会不再出现。”

    听着李元兴的解释,柜爷追问了一句:“比如?”

    “比如,贞观四个,杜如晦病死。我的历史当中,他不会死了,至少不会在贞观四年病死,他可以活的更久!”

    “那么,你的未来与现在,根本就没有半点关系了?”

    李元兴点了点头:“没有关系。但也有关系,比如,我如果拿回来一个真正的岛国皇冠呢?那么两个都是真品,在这两个真品相遇的时候,会出现什么?”

    “会出现什么?”柜爷追问道。

    “我拿那个会化为灰烬,理由很简单,因为我拿回来的,并不属于这个时空。当然,仅限于对历史有意义有影响的物品的,普通的无所谓。”

    李元兴的解释让柜爷若有所思,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背着的出去了。

    门被柜爷从外面关上后又打开:“好好睡一觉,这几天你必须回答我的问题,什么是秦王。你一定要悟了!”

    柜爷出门之后,李元兴重重的倒在床上,一夜没睡,这会感觉有些困了。

    睡了多久?

    李元兴不知道,因为睡下的时候没看表,醒的时候也没有机会看表。衣领子被人揪着,用力的晃了几晃,想不醒也不可能,脖子一定会断的。

    “老婆,你想杀人呀!”

    “老婆你个鬼,你什么时候学的刀?快起来让我看一看你的刀法。”李岚姗骑在李元兴身上用力的摇着,李元兴是哭笑不得:“我这边刀法连门都没有入,连皮毛都没有学到呢,和真正的高手比,我连出刀的机会都没有?”

    李岚姗哈哈一笑,在李元兴胸口拍了两下:“真正的高手,哈哈!”

    “唉……,你怎么这么兴奋呀,到底为了什么?”

    “我有一个高中同学,名字……”李岚姗笑了,然后一字一句的说道:“白,小,冰!”

    “谁,不认识!”

    “你认识,现在说一说你在酒吧里调戏美女的用心何在。你最好老实一点!”

    李元兴一把抱住李岚姗,可他的擒拿功夫当真很差,根本没有得手就被李岚姗再次压倒身子下面,李岚姗没有再用力,轻轻的爬在李元兴背上:“突然感觉,有一个值得骄傲的老公,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说一说你见过的高手吧!”

    “一把刀,杀过几百人,算不算高手?”

    “算!”

    话说到这里,突然两人都不想再说话了,就那些静静的趴着,李元兴趴在床上,李岚姗则趴在李元兴的背上,安静的趴着。

    次曰清晨,李元兴找到了柜爷。

    “想通了?”柜爷问道。

    李元兴点了点头,不知道算不算悟了,但却是有所感觉。

    “说来听一听!”柜爷在泡着茶,示意李元兴坐。

    “秦!战国时期最强的国家,所以秦王是最高贵的王。这是字面上的意思,后世有什么我不知道,也说不清。或许只是一个封地的称呼吧,至少在明朝似乎就是这个意思。但在唐之前,却另有所指!”

    “继续!”柜爷为李元兴倒上了一杯茶。

    李元兴稳定心神,深吸一口气:“秦的意义,代表的是一种精神。秦人自古以来,不是好战,而是敢战。北有蛮夷、南有强敌。老秦人为家园,敢用最简单的工具与魏武卒作战,死战不休。”

    柜爷默默的点了点头,算是认同李元兴的说法。

    “秦自商君变法,成为了一个最守纪律团体,在齐国人欣赏歌舞的时候,秦国人在咬紧牙关为收复失地而备战!在秦一统中华之后,秦人的主力在守边境。”

    “可是秦二世而亡!”柜爷插了一句嘴!

    “秦亡的国,不是人!”李元兴反驳道:“汉朝立,真正的主力兵团还是秦人,秦是一个地名,是一个朝代,更多的则是一种精神。秦王继承的,不是秦地这个封号,而是秦的坚忍不拔、秦的不屈、秦人热血、秦人铁骨。老秦人有着一种狼姓!”

    柜爷的手颤抖了一下,默默的点了点头。

    没有错,秦代表的就是一种狼姓,狼行千里吃肉,狗行千里吃屎!

    宁可死,绝不屈从!

    “太宗受封秦王,因为他征战四方。其他各王代表只是一种封号,我只问你一个问题。唐,在太宗之后无人受封秦王是为什么,是避讳吗?因为唐太宗李世民曾经受封秦王,所以,秦王不再封吗?”

    李元兴轻轻的摇了摇头。

    “那么,晋王呢?齐王呢?都当过皇帝,难道他们的封号也要禁止吗?这是那里的规矩,那里来的邪说。有些文人,为了巴结皇帝说出了那种避讳名字用字,封号用字之类的想法,纯粹就是舔腚之人!”柜爷说的激动了,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兴子,秦王之所以唐时没有再有人受封,不是因为太宗是秦王,而是因为没有人配得上秦王封号。秦王就是要征战四方的,这个传统一直到了唐末。”

    李元兴点了点头:“虽然这是爷爷你一家之言,但我认同。”

    “历史,永远没有正确与不正确的言论。每一个理论都着其论据,所以历史永远没有标准答案,学习历史的人,如果只会背年代表的话,就是可悲的!”

    柜爷有些激动了,他对历史的爱不是用语言可以形容的。

    李元兴用手轻轻的手胸口拍了拍:“其实,秦王还有一种责任,有资格被称为秦王,本就要尽一份义务的!其实大唐不再封秦王,秦地是国都也是原因之一的。”

    “继续悟吧,秦王不仅仅是一个爵位,一个封号!”柜爷在李元兴面前用力一握拳!

    李元兴也抬起手,用拳头与柜爷的拳头碰了一下:“我会领悟的!”(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