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336节 宣战吧【第一更】

    奴市!合法的奴隶交易市场,与武德年间不同,自新皇登基以来下了一条新律条,用最通俗的说法就是,上天有好生之德。放在奴市的意思就是,不要虐待奴隶,要积德。

    当然,特殊的奴隶不在这个条文里。

    有一些本身就是战犯,被打是正常。

    还有一些,就象此时坐在小楼之中,还有两个高句丽奴隶丫环伺候的朴家千金。

    这个货物贵重,无论是这位朴家千金的长像,还是她的出身,就注定了她是一个高价奴隶,保护她身上第一寸皮肤都是有必要的。

    似乎已经对自己的命运低头,朴家千金此时正坐在榻上安静的读书。

    她从来没有想到自己学习汉文竟然可以这里用上,在高丽句天价的汉文书,放在这里竟然可以很随意的堆的比她还高。

    或许,这些书的价值都高于她的价值。

    正当她为书中诗文的浪漫而哀伤之时,门被推开了。

    发怒吗?她没有发怒的权力,因为这不是再是她的家,她仅仅只是一个奴隶。

    “打扮她,好好打扮!”说话的男人那双眼睛如鹰,可以看穿一切的眼睛。冷酷而残忍,她亲眼看到那不愿意顺从的女奴被用竹针刺入双手,双脚的二十根指尖。

    这个男人的眼神却依然冷漠。

    四个仆妇进屋,朴氏千金不敢反抗,任凭摆布着。

    门再一次被关上了,那个双眼如鹰的男人就站在门外,他的面前站着一个比他有着更强烈气息的强壮男人,身上散发着百战还生的傲然之气。

    “记住,你只是一个商人。一个在大唐合法的商人,谁出价高你就卖给谁?”

    鹰目男人摇了摇头:“不敢,收了秦王府的钱,程、候两府小的没办法交待!”

    过来传话的秦王府亲卫听了这话,想一想也是,换作自己这钱也不敢收。这时那鹰目男子又说道:“殿下仁厚,明收暗退之事小的也不敢。派个活计,手下还有百八十身手不错之人,玩命的事情不在乎!”

    “殿下喜欢优秀的工匠!”

    “某带人潜入高句丽去抢人!”鹰眼男人的双目泛着光彩。

    亲王府亲卫摇了摇头:“还有一个词,叫拐!某知道有几个高句丽匠师宁可不要赏钱,也想见一见家人,这件事情如果好好计划一下,是大功一件!”

    两人正在商量的时候,有人上来报告说秦王殿下离这店只有不到一里了。

    迎接吗?

    不,秦王殿下是私访,迎接自然是不合适的,不过贵客上门店里摆些茶点却是应该。

    李元兴走到这奴店门口的时候,停了下来。

    奴店,自然就是奴隶交易的地方。可这里怎么看起来,倒象是一个茶楼。门头写着铁鹰牙行的名字,并没有明显的奴隶交易字样。装饰倒有几分雅致,如果不懂行,真的看不出来半份奴隶交易的感觉。

    “那些棒子到那里了。”李元兴轻声问身旁的陆毛锋。

    “殿下一路走的慢,他们在另一条街口停下了,估计想与殿下不期而遇吧!”

    “好,好一个不期而遇。”李元兴笑着迈步进店。

    铁鹰迎了上来,抱拳一礼,也没有说话就退在一旁。

    李元兴也抱拳回了一礼:“店东有礼!”

    铁鹰愣了一下,他想过无数种见到秦王时的情景,可万万没有想到大唐的秦王竟然会对他这样一个小人物回礼。侧目向店门处看了一眼,没有人。突然,铁鹰后退一步,行了一个大唐军礼。

    李元兴同样惊讶,也有一些惭愧。

    大唐对这些军人们作过什么?那微薄到可怜的抚恤金,那比奴隶好不到那里的伙食,再想一想那在贫民区苦苦挣扎的残军们,为什么?为什么这些人却在骨子里印着大唐军人的军魂呀。

    李元兴有些动容,轻轻的在铁鹰的肩膀上拍了两下,一言不发的坐下了。

    铁鹰完全不明白李元兴的举动,呆住了。

    陆毛锋这时声音高了几度:“鹰头,有什么特别出色的,让我家郎君看看!”

    “是,是,请贵客安坐!”铁鹰一副如梦初醒的架势,快速的退到了后堂,陆毛锋也跟着过去了,他只是纯粹的想看一看铁鹰这里除了那最特别的一件货物之外,还有什么非常有特色的。

    后堂已经站了上百个奴隶,清一色的漂亮女奴。

    这些奴隶价格最低的也要五贯钱起步,最高的标价达到了一百贯。要知道,一头壮牛才不过七贯钱,特别是最近室韦的牛运来长安,一头壮牛已经降到了五千多文钱。

    李元兴肯定不会要这些高句丽女奴,秦王庄那里就算是侍女,那怕是奴隶也要身家清白。

    不过,既然是装样子,多少也要买上十几人回去。

    “陆领!殿下刚才是?”

    陆毛锋听到这问话,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你不该,你就是一个贼头。行什么军礼,你不懂!”

    一句你不该,又一句你不懂,让铁鹰更加的糊涂了。

    陆毛锋退到角落,轻声说道:“殿下心中有一根刺,某从伍斌那里听到了一些,也从狼将那里听到一些,后来二娃队正也讲了一些。某算是懂了,殿下一直认为大唐欠我等这些老军的,特别是那些为大唐出生入死的老军。”

    “某……,该死!”

    “此事不许再提,也不许给其他人提及。办好你的事!”陆毛锋警告着铁鹰。有些话是不能乱传的,大唐还有世家,还有皇族,你李元兴怜惜军士,那就是大唐士族们把军士不当人了,这话再说的重了就诛心了,你李元兴收买人心想干什么?

    铁鹰在绿林也混了多年,知道轻重,默默的点了点头再不说话。

    李元兴坐着品茶,两队女奴被带了进来。一队十二人,两队二十四人,站在两旁。

    陆毛锋将一叠文书放在李元兴面前,李元兴翻看着。文书记录的极详细,年龄、身高、体态,连身上有没有疤痕都写极详细。更不用说,这些女奴是否会女红,歌舞等技巧。

    “大唐为上邦大国,不为周边小国主持公道。反而大肆买卖我高丽句国民,岂不是有失上邦大国气度。小邦下臣不明,请秦王殿下解惑?”高丽句使节一边大喊着,一边手持使节节杖向里闯。

    好一张利嘴,一开口就是儒家思想的理论。

    很可惜,李元兴不是儒家,也没有受到过儒家思想的教育。

    慢慢的品了一口茶,李元兴不紧不慢的说了一句:“这些都要了,特别是那个舞娘,本王认为不错,闲时看一看异族歌舞倒也是乐事!”

    李元兴对于高句丽使节的出现完全无视,只当对方不存在罢了。

    “秦王殿下!”高句丽使节已经站到了距离李元兴十步的距离。

    “这里没有秦王,只有一个与家人出来在长安闲逛的李元兴。当然,你如果认为秦王只是一个封号的话,那本王就是秦王。如果你认为秦王是一个官职的话,本王今曰休假,不处理公务,如果有公事,请使节先去鸿胪递上申请!本王有空之时,自然处理!”

    李元兴这番话,就是陆毛锋都接受不了,别说是高句丽使节了。

    身为大唐秦王,你不能这么无赖吧。

    作为使节,自然有着足够的机智,高句丽使节继续说道:“秦王殿下,你是在侮辱我,也是在侮辱我大高句丽!”

    “陆毛锋,传本王的命令。从今天开始,每个时辰派四个人去拜访这位使节大人,他哪果不接待,那么本王就认为高句丽在侮辱本王,侮辱大唐。”

    高句丽使节愣住了,他见到的大唐官员都懂礼,知礼,就算不高兴也不会把话说的这么绝,给双方都不留下半点余地。

    李元兴站了起来:“你算个什么东西,你有什么资格在本王大呼小叫!”

    “我是大高句丽使节,代表大高句丽!”高句丽使节挺直了身体。

    李元兴伸出两根手指,高句丽使节以为李元兴要说什么。

    可这时陆毛锋却将一根烟放在李元兴两根手指之间,李元兴夹住烟后,陆毛锋拿出打火机点上。

    “不请自来是恶客。本王不从政,在朝堂上没有任何的官职,使节这个身份你在本王面前不断的提及,本王倒是问一句。与本王有关吗?你在本王休息之时不请自来,打扰了本王的兴致,你不算恶客吗?一点礼貌都不懂的人,还要让本王以礼相待。”

    高丽句使节脸色变了几变,一咬牙:“我高丽句愿意与大唐结盟!”

    李元兴笑了:“很遗憾,这种事情你应该去鸿胪寺,提出正式的文书!”

    “秦王殿下不如直接说,要怎么样才会和本使节真正的谈一次。殿下只要提出要求,我大高句丽都会考虑的。否则,为了我大高句丽的尊严,我大高句丽不惧与大唐一战。”

    高句丽使节信心十足。

    如果李元兴拒绝和自己正式的会谈,那么自己一但正式代表高句丽宣战,李元兴就会背上这挑起两国开战的过错。(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