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325节 玄武门的真相【第一更】

    李岚姗在旁边听着,偷偷的笑了。

    李元兴是故意的,这就是故意的。李岚姗在偷笑,李元兴明显在卖关子。

    箱子之中是什么?

    李元兴没有回答,而是对李岚姗伸出一只手,手心向上。

    李岚姗微笑着将自己的手放在李元兴的手上,李元兴轻轻一握李岚姗的手,走了!

    有个老教授打算叫住李元兴,却被另一人拉住:“说不说有什么?今天晚上打开看了就知道。着急的是没资格看的人,不是我们。”

    复旦的校长看了看京大的历史系主任,也叹了一口气:“我有一种感觉,李老还不知道这事情,否则……”

    没有错,而且也不会有否则。

    柜爷如果知道的话,是铁定不会让李元兴在这样的场合拿出来的,必须是经过无数的考正,然后才在非常正式的场合拿出来,必须要有足够的身份的记者。

    李元兴还是年轻呀,为了给自己的女人撑脸,这次真的是撑足脸面了。

    “麻烦,我还是去考虑一下,如何给老李打个电话,要是等明天见报了再打。老李可能会骂街!东西不敢出差错,这东西比钱贵重!”

    真正的学术人,看的是意义,不是钱。

    李元兴和李岚姗回到宾馆,根本就没有停留。

    李岚姗收拾东西,李元兴负责订酒店,两个帮忙的人还留在会场,那东西没有一个正式的移交之前,他们还不能离开。

    对于李元兴和李岚姗来说,就一句话,快逃。留在这里会有无尽的麻烦。

    李岚姗要给同学,以前的导师,还有学校一个交待。

    而且很快,记者就会来,到时候想走都晚了。

    更可怕的是,柜爷会不会发火,会不会真的让他们两个人吃上板子,这次还真的猜不准。

    逃!快逃。

    拉着行李箱悄悄的从学校宾馆的后门离开,连退房手续都没有去办。出了后门,叫了一个出租车。

    李元兴将一千元放在出租车前挡风下:“师傅,赶个长路。我们打算明天早上在海边看曰出,订了个酒店,不算太远。”

    司机一听地址,二百多公里,这两人明显就是一对情侣,不多问,钱收下。

    在李元兴坐的出租车刚过高速公路收费站的时候,李元兴所住的那房间门外,已经有聚集了几十个记者。

    连浦海市市长都亲自带着公安与武警的高级官员来到了复旦大学,又是国宝的东西呀,怎么能不让人紧张。

    柜爷接到电话后,沉默良久骂了一句:“这两个混帐东西!”

    “好了,老李你也不要生气了。年轻人是有些胡闹,但毕竟也是件好事。只是没有足够的理论根据,我们是需要接受许多历史学者的质问。眼下,尽快拿出一个最有力的论据,无论结果如何,证明我中华始皇历,有着巨大的民族意义,历史意义。”

    京大的历史系主任很激动,讲了足足半个小时的电话。

    柜爷呢,电话扔在口袋里,一只耳朵上戴的是电话的耳机,另一只耳朵上戴的电脑上的耳机,他正听着李元兴与冯盎、对李春、对李二的对话。不是为了批评,只是为了更了解李元兴在大唐所作的事情。

    至于说中华始皇历,柜爷之前就有预感。

    可谁想到,李元兴竟然选择在这样的一个情况下扔出来。

    听到京大历史系主任的说法,柜爷已经知道,李元兴准备的是极为详细了。

    这种事情肯定会吵上好久,甚至是好几年时间,足够李元兴继续的去准备新的,更加有力的,而且更加让世人震惊的证据了。

    终于,京大的历史系主任把电话挂断了。

    柜爷很开心的大笑着,痛快,这才是真正的痛快。

    从李元兴在大唐作事的风格看来,这才仅仅只是一个开始,仅这一件事情一定还会有后续的发展,而且足够让世人震惊的。

    柜爷拿起电话,李元兴那边却是关心。

    再打李岚姗的,也是关机。

    柜爷又按下了大军的电话,可却没有按通话,看着电话柜爷笑着摇了摇头:“混帐小子。”骂完后,柜爷将电话放在桌上。那个录音也停了,柜爷站起来点了上一袋烟,走到窗口看着远方,自言自语的说道:“鹰大了,是要自己飞的。虎壮了,是要自己呼啸山林的。”

    几个小时之后,晚间新闻就出现了相关的新闻。

    李元兴靠在酒店套间的沙发上,面带笑容的看着新闻上讲的内容。

    李岚姗却是将电视一关:“今天晚上的不会有什么暴料,真正惊人的应该是明天早上的报纸,明天晚上的新闻。跑了一天了,你早点休息吧。”

    “我们什么时候结婚?”李元兴突然问了一句不相关的话题。

    李岚姗一只脚就踩在沙发上,就在李元兴双腿之间,丝毫也不在意自己的裙下春光尽收李元兴的眼底。

    李岚姗注意到李元兴眼神的变化了,心中却有一份小得意。

    “结婚,你不怕被人说,旧爱刚去,就讨新欢吗?我准备让你为那个女人守节一年,怎么样?之后也不会有什么名声上的污点了,毕竟很快你就是名人了。”李岚姗的声音之中,充满了一种调戏的口吻。

    李元兴伸手放在李岚姗的腿上:“皮肤很光滑,以一个正常男人的眼光,你是在挑逗我!”

    李岚姗脸上的笑容更盛:“那么,你准备霸王硬上弓吗?”

    “新年前把婚礼办了,顺便宣传一下新片。这个借口不错,对于我来说,名声这东西由着人去说吧,我不在乎了。你知道第二箱中是什么?”

    “告诉我!”

    “大唐皇帝亲手书写的,玄武门前因后果的真像,真正的真像。是一份用于祭祀祖先的祭文,只因为一句话,事非功过后人评说。”

    “不愧是千古一帝呀!”李岚姗感慨的说了一句,可马上反应过来不对:“李元兴,我发现你打差的本事极高呀,这就能把话题扯开。刚才说结婚,我就和你说结婚。”李岚姗说话的时候,已经不是踩在沙发上,而是跪坐在李元兴的双腿之上。

    李元兴想活动一下身体,被李岚姗压着腿很酸。

    李岚姗却按住了李元兴的肩膀:“从法律上讲,我们是合法的夫妻了。因为我们有结婚证,差的就是一个婚礼。你想要什么?如果是要我,今晚上我就是你的。如果不是,我告诉我,你想要什么?”

    李元兴一张嘴,没经过考虑就回答道:“你知道的,我想要……”

    坏事,好可怕的女人呀。李元兴心里猛的抽了一下,这个问题根本就没有办法回答,无论怎么回答都是死结。如果回答要李岚姗,那就是个急色鬼。如果说要的是别的,那么李岚姗肯定会说,你是不是和我结婚只是义务呀!

    总之,无论怎么回答,都是给自己找麻烦。

    李岚姗眼中都是狡诈,一副歼计得逞的面容。

    “因为,我爱你。”李元兴很严肃,很郑重的回答了一句。

    李岚姗用力的在自己的额头上拍了一下,无耻的提问遇上了更加无耻的回答。不知道应该是庆幸,还是应该担心自己的男人太狡猾。

    “三天!这三天看你的本事了,有本事就让我为你着迷到发狂吧!”李岚姗跳了起来,径直向浴室走去,在浴室门口把衣服扔了出来后,探出脑袋:“要来偷看吗?放开胆量来吧,就象你自己说的,事情没有对错,只需要承担后果就好了。”

    李元兴根本就没有理会李岚姗,自己点上了一支烟,又坐到电脑前。

    一边开着电脑,李元兴一边说道:“你只需要记得,我爱你就够了!”

    “混蛋!”李岚姗将拖鞋砸向了李元兴,然后重重的关上了浴室的门。

    李元兴在看页,先是各新闻,然后才是复旦与京大的官。

    许多站都用了红色的大标题:“华夏会使用中华始皇历吗?”

    此时,已经是晚上十点半了,因为李元兴所谓的胡闹,让许多年龄已经足够老的老头老太太们兴奋的奔向机场,浦海大学的内部宾馆已经不再接待普通的客人,贵宾楼更是完全清空,而且周边的几个宾馆也整层的包下。

    被守的水泄不通的历史研究所主楼之中。

    “确认是真品吗?”浦海市长在外面的休息室已经问了十次这个问题了。

    “真品,肯定是真品。李岚姗虽然年龄小,但名气不小。”有个秘书在旁边小声的说着。

    “不,要正式的鉴定文件!”

    这件事情影响会有多大,除了学术上的影响之外,政治上的影响呢。还有民众的态度,以及民族荣誉感的问题,没有人能够准确的回答这个问题了。

    李元兴看了大半夜的新闻,李元兴在分析这件事情后续还应该有什么样的动作。

    跑了一天,李岚姗也是真的累了,泡了一个热水澡之后,看到李元兴那副认真的样子不忍心去打扰,抱着大毛巾就上床睡了。

    李元兴到了凌晨一点多困的支撑不住,这才准备上床去睡。

    李岚姗真的很美,李岚姗的美与众不同,有一种清新脱俗的美丽。(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