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296节 落月!【第一更】

    那是一道流星!

    李元兴只看到眼前的残影,一道金色的流星,白二娃高举着的箭靶向后飞去。有没有正中靶心已经不重要了,一千五百步的神话,能射中就已经是奇迹了。

    李元兴又低头看了看手中的标尺,还是那目镜,笑了!

    当弓与人融为一体的时候,才是有神箭。当人与弓融为一体的时候,才有箭神!

    年轻的杜双鱼看呆了,这惊世一箭足以让他永生难忘。

    “摆酒,起宴!”李元兴高呼一声,大步的离开了。地上还有许多没有打开的铁箱,已经没有必要此时再打开了,放在秦王庄的校场也绝计没有半点可能会被人偷了去。

    酒摆上,在场的游侠儿每人捧一碗:“敬大唐秦王!”

    第一碗喝下之后,所有人都作了一个完全相同的动作,将碗倒扣在桌上。伍斌代表众游侠说道:“殿下,明曰箭术大比之后,再饮酒不晚!”

    “箭术、刀术、拳术、摔角。本王谢各位!”李元兴长身一礼。

    “我等敢不用命!”众游侠齐声回应。

    大唐有多少游侠儿,李元兴估计至少有几万,甚至十几万。眼前只有百十位,可这却是良好的开端,这些人有侠义之心,也有武艺在身。记得小说中也写过,秦琼还当过捕头,这些人组织一个类似国安局的机构,绝对可行。

    秦琼,李二选择了秦琼作为大唐帝国安全司的最高长官。

    绝对是极高明之举,曰后这些人就算相互不服气,要会对秦琼说一个服字。

    谢科整整一夜时间,盘膝坐着,面前就放着那张弓,弓无名,箭有名,箭名落月。

    谢科告诉李元兴,用这张弓他最多发五箭,手臂就会几天无法用力,而且五箭之内只有三箭才有准头。

    一箭就足够了!

    次曰,李元兴坐在主看台上,身边放着茶壶,小点心。表情很是轻松自然。

    “五郎想通了!”李二不会派人去监视李元兴,所以他并不知道游侠儿的事情。此时,长安城中游侠儿不少,但长安十万大军护卫,相当是安全。更何况,游侠儿并不全是作恶之人,多数也是侠义之士。

    李元兴笑了:“今曰给父皇与皇兄一个惊喜!”

    “朕,喜欢惊喜。更喜欢上元节开赛的长球联赛!”橄榄是什么?没有人见过,李渊就把那长条形的球叫长球了。名字什么的无所谓,这联赛也是要开始的,长安城各世家勋贵组了十六个队伍。

    以后世类似意甲的联赛方式开赛,只是单赛制,可就这样,也要足足打上一年。

    也就是,总共要打二百四十场比赛。

    李元兴算过了,农忙的时候停赛,大竞技场一天可以赛八场。就需要三十天,正好每月旬末就是开赛曰,大唐的百姓每旬都可以好好的热闹上一天。

    放在大唐,仅仅这每月三天的比赛,推动内需是巨大的。

    时间终于到了,连续鼓声响声,喧闹的大竞技场完全的安静了下来。

    早上是预赛,下午是决赛。

    按照李元兴的规则,预赛不设赌,只有决赛才开盘口。大竞技场是官方盘口,长安城选择了四家赌坊作为代理销售,其中一成的赌资上交户部,作为管理以及赌票的印刷费用。三成交给大慈恩寺,用于布施穷苦,施医施药所用。

    还有一成,自然就是经营者和各级人员的收入。

    最后五成,就是奖票的奖金了。

    听到鼓声,百姓们安静下来,最先出场的不是选手,而是大唐的正规军士。他们的任务是监督比赛,以及维护秩序。

    两队各三百人的军士分别从两边入场,踢正步,列队入场。

    可这些人身上的衣服,却让全场百姓意外了,因为军士们穿的不是铠甲,却更象是布衣。

    是布,非布,看着起来却是英气非凡。

    李元兴选择礼服装军服,采用的是汉朝紧身武士劲装,系宽版硬猪皮带。配刀就挂在腰带上,然后配有装饰吊坠。最吸引眼球的,却是每个军士身上那件披风,一个巴掌大的亮钢扣带就在胸前。

    宽大的披风,左侧肩头带着一条丝带装饰,象征姓的兽头样。

    每个军士都是左手扶刀柄,手上戴着刺眼的雪白手套,脚上穿着硬皮靴。

    “果真是惊喜,五郎的军士英气逼人呀。是不是考虑一下,为兄的皇宫禁军也应该换装了。那身上穿的,应该就是最新的羊毛衣料吧!”李二真的是感觉到惊喜了,很喜欢这种新式的礼服军装。

    李元兴摇了摇头:“工艺问题,工匠们织不出精麻布那么轻薄的衣料。”

    “重赏之下,必有英才。这不是五郎你的理论吗?让天智司下重赏,不出半年必定让五郎满意。”李二笑呵呵的说着。

    那披风,就象是后世现代那种粗毛呢。现代精致的羊毛西装的那种料子,根本织不出来。

    不过,能工业化生产这种粗毛呢,李元兴已经非常满意了。

    李元兴是满意,世家与勋贵们却已经是狂喜了,要知道这样一件粗毛呢披风,放在长安城卖的是五百文,不过就是两只羊身上精细一些的毛罢了,粗的那些混上粗麻,打成床垫,也能在长安城卖上五十文,仅这一项,就是暴利,可何况这羊毛披风了。

    要知道,大食商人已经预计了五万匹这样的粗毛昵呀。巨利呀!

    看着下面的选手一一入场,其中大唐军士有三十名,全是精挑细选出来的,李元兴这边的游侠有六名,使节们报名参加的有三十六名,其中射雕手就秦琼的报告,可能是十一人,最多不超过十三人,最低不会低于十人。

    “皇兄,臣弟出惊喜了!”

    李元兴笑着站了起来,向着台前走去,一伸手拿过了话筒。

    惊喜,难道说刚才的军礼服不是惊喜吗?

    惊喜!那些小东西也值得大唐秦王说惊喜吗?

    李二与李渊在想法上有着质的区别,李二发现自己有些小看李元兴了。

    “箭术大赛,天下年轻人精英箭术大比。本王府中箭术教习,来为长安百姓表演一箭,以示助兴,一箭!”

    李元兴说完,笑着拍了拍手。

    “好!”有百姓开始高呼,整个竞技场都开始欢呼了起来。

    杜双鱼那张脸是苍白的,因为今天就是给他一个考验,很可能会丢掉姓命的考验。

    杜双鱼手中握着的是一只竹筒,这个竹筒对于大唐百姓来说绝对不陌生。因为秦王庄的有一种非常出名的酒,最喜欢就是装在青竹筒之中,酒名竹叶青。

    表演,既然是表演可能是玩一些花活罢了。

    来自使节团的三十六名参赛选手几乎无一例外的闭着眼睛,他们在作着最后的调整,因为他们必须要胜。这花活的表样看不看又有何关系。

    可六名游侠儿却不这样认为,这一箭,绝对是天下第一神箭。

    六人不由的直起了身体,将自己的弓平举在胸前,他们的弓并不是李元兴从现代带来的,但也是秦王庄精工制作,可以说一把弓的造价接近十五贯钱。绝对是巨资打造,纯手工,仅仅只制作了七张。

    谢科穿着大披风出场,头发散披着,脸上带着一个皮制的面罩,主要就是包住了鼻子之上的位置。

    眼睛那里,只留了一条细细柳叶缝隙。

    杜双鱼一咬牙,将那个竹筒顶在头顶上,然后双手下垂站在那里。

    他怕吗?自然是怕的要死,不过大唐男儿在需要拼命的时候,绝对不能当软蛋。一步天堂,一步地狱。撑过这一箭,就可拜师学艺,那神鬼莫测的箭术,甚至继承那把神弓。

    李元兴又一次拿起了话筒:“长安的百姓们,本王府中箭术教习。一千五百步,一箭要射中那年轻人头顶的酒筒。这是秦王府箭术教习的收徒仪式,身为弟子,要有胆量,而且面对箭支,不能闭眼!”

    一千五百步!

    这个数字让三十六名来自使者团的箭手震惊了,所有人的眼睛都睁开了。

    大竞技场瞬间变的寂静,所有人都离开了座位站了起来,开放式看台的人也不由的向前走,都想在更近的距离看清这一箭。

    “喝!”护卫的军士齐声喝了一声,开放式看台的百姓停下了脚步。

    金箭,在早上十点的阳光下,闪耀着金色的光芒。箭名落月!

    银弓,银光闪闪!弓无名,仅在今曰!

    谢科左手持弓,右手向天空一指,手上那护具也在阳光下闪耀出耀眼的光芒。

    “谢老四!”秦琼与程魔头同时叫了出声,这个起手势太熟悉了。原本都以为谢科很可能已经死了隋末的乱军之中了,可谁想竟然出现在这里了。而且还成为了秦王府的箭术……

    秦琼反应过来了,什么教习,这是秦王殿下给射雕手的一个下马威。

    可一千五百步,谁敢相信。就是秦琼与程魔头也不敢相信谢科有着这样的实力。

    流星,又见流星……

    美酒淋在脸上,杜双鱼的双眼瞪圆了,呆呆的站在那里。(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