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291节 大阅兵 上【第二更】

    “平阳呀!”李渊一声悲伤至极的高呼,让刚刚被救醒的柴绍泣不成声。

    如果说,在人口相传之中,去感悟一个英雄,人可有许多想像。可却没有那种最直接的冲击与刺激。

    娘子关血战,一位女将,一位身份高贵的公主,为家国天下而战。

    那鲜血,那视觉上的冲击,让近二十万长安百姓落泪,平阳公主身中三箭而不退,更是让引得百姓们连声高呼!

    假的!

    李渊很清楚的知道娘子关一战没有这么惨烈,更是知道自己的女儿在此战没有受过伤。

    可他却听到长安百姓的欢呼与称赞。

    大唐,唯一一个以武将礼安葬的女子,而且还是大唐皇族嫡女,与大唐皇帝李世民一母同胞的亲姐姐。平阳为大唐立下远无数奇功,在李渊还在苦战的时候,平阳公主在关中却招募私兵,打下非常大一片领地,当时有精锐二万,战兵七万人。

    可以说,打下长安城,平阳至少占了三成功劳。

    “谁说女子不如男!”李渊大声的高呼着,就在最高那平台上挥舞着手中的长刀。

    “儿臣请旨,加封皇姐,谥号:昭!”李世民身为皇帝,他下个圣旨就了事了。就是典型的哄老头高兴了。

    昭,在谥号之中就是明德有功的意思。

    影片结束,百姓们高呼。李二下旨,加封平阳公主之子柴哲威、柴令武。七女巴陵公主赐婚柴令武,待巴陵公主年满十五正式成亲。大唐秦王为大媒!

    李元兴根本不知道这个巴陵公主是谁?

    问过长孙皇后才知道,武德三年才出生,今年才六岁。是一个妃所生。

    好吧,这就是皇家的恩泽了。

    柴绍一家上来谢恩,按常理来说,各国使节应该前来道贺的,可却没有一个人动。李元兴派人去暗中查看,得到了回答是,使节们看着那幕布都呆住了,象是傻了。

    傻了,傻了好。李元兴打了一个响指,心说明天本王才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是大唐!

    什么是大唐!

    李元兴可以说倾尽所能了,大婚之后李元兴大半的精力都花在这个上面。

    “皇兄,夜宴臣弟就不参加了!”李元兴站在平台的最前方,一边看着缓缓落下的巨大热气球,一边对李二说道。

    “给为兄一个理由!”

    “明天,大唐需要让天下震惊!”李元兴表情平静,心中却已经如狂涛巨浪一样,他激动,他甚至有一种狂热。

    李二指着那正在缓缓落下的热气球问道:“飞在空中的影画,这还不足以让天下震惊吗?”

    “不,他们会说这是臣弟的法术,难道皇兄不打算让天下人看到大唐的威武吗?”李元兴笑着说道。

    李二说话的语气一直都不平静,带着轻微的颤抖,他激动,可他身为皇帝却要强行压制这种激动,他不能欢呼,他不能放声大叫。他唯一可以作的就是保持大唐皇帝的威严,看着欢呼的臣子,欢呼的百姓,他只有在心中欢呼。

    但不这代表李二就不喜欢惊喜。

    李二伸手一指第二层:“看看那几个老家伙,连如此古板的人都在手舞足蹈。为兄很期待,明天会有什么?”李二手指方向,是几位大儒,他们为大唐而狂喜。

    “明天,长安禁军守住朱雀大街,清空,两旁列队。”李元兴提着出自己的要求。

    李二没有回答这个要求,而是说道:“为兄会传令,家宴退后到明夜!”

    深夜之时,李元兴进入了戒备森严的长安西南军营,这里原是右武卫的营区。右武卫调耀州,这里就被李元兴征用了。

    四道关卡之后,李元兴进入了中心区域。

    “各位将军,辛苦了。”李元兴出现,将军们上前见礼。

    赤着上身的尉迟恭一脸的刚毅,从来没有什么事情让他如此用心,从来没有什么事情让他整整一个月都揪着心,就是唐初大战之时,都没有这样的紧张过。

    老狼、牛进达、苏定方都是一样赤着上身。

    李元兴扫一眼那里列阵的军士,尉迟恭大喊一声:“演武,列阵!”

    一百零八人方阵,横十二人,九列。再加上两名将官,一名旗手,两名护旗。

    牛进达与老狼亲自拉出着绳子让李元兴看那笔直的队列。

    “传令,各营回去睡觉,二个时辰之后吃饭,然后整装!”李元兴很紧张。

    毕竟他不是军人,他并不知道这些军士应该如何训练。尉迟恭用了最残酷的手法,死练,往死里练,坚持下来的才能够留下来。每天除了吃饭、睡觉,连续四十天,每天六个时辰的苦练。

    这时,一个年轻的将军站在距离李元兴三十步的距离。

    没有传召,他没有资格靠近。

    在得到李元兴允许之后,那位年轻的将军来到近前,行了一个单膝跪礼:“末将,阿史那杜尔向大唐秦王殿下问安!”

    “大唐军礼不兴跪礼。起来说话。”李元兴轻轻一抬手,然后又说道:“你有一个错误,现在的你不是俘虏,也不再是奴隶。你要称呼本王秦王殿下,或者是天策上将。你忘记了,你是大唐的将军!”

    “末将知错!甘愿受罚!”

    李元兴靠近阿史那杜尔:“你的父亲死在颉利手上,你心中有仇恨。但身为汗王之子,你不应该有私仇,你应该有的是让你的子民过的富足。你是第一个突厥族的大唐人,你有义务让你突厥族兴盛起来!”

    “是!末将谨记!”阿史那杜尔行了一个大唐军礼。

    “去休息吧,本王希望明天,你的突厥骑阵可以比尉迟将军亲自训练的骑阵更好!”

    阿史那杜尔重重的行了一个军礼,后退三步转身离开了。

    尉迟恭站在李元兴身旁:“突厥精锐,不比咱大唐精骑弱,而且这小子挑选的全是精锐中的精锐。而且马都是千里名驹,怕是明曰会出名头。”

    “他们现在是唐人,大唐要允许多民族出现。”李元兴解释了一句。

    阿史那杜尔,突厥处罗可汗的次子,突厥王子。论身份不比颉利低,肯定高于突利小可汗。因为他特殊的贵族身份,就算在奴隶营也受到了良好的照顾。

    当李元兴找到他,希望他可以成为大唐的一员之时,他没有犹豫就答应了。

    理由他没有说,也从来没有和任何人提及过。

    夜深了,李元兴睡不着,明天的大阅兵是他的计划,完整的计划整个大唐只有他一人知道。每个将军知道的只是其中很小的一部分,就是为了保密。

    百姓们所知道的,也仅仅只有大阅兵三个字罢了。

    大阅兵是什么?当真无人知道!

    在昏昏陈陈之中睡着,又在迷迷糊糊之中被人叫醒,李元兴的心一直是揪着的。

    李元兴用冰冷的井水洗了一把脸,然后在亲卫的帮助之下,穿上了自己的战铠!

    “五郎,长安城禁军已经列阵了,朱雀大街天不亮就已经围满了人。”尉迟恭急急的跑了进来,手中还拿着一捆报纸:“昨夜的庆典,实在是气势十足,真正镇住了那些异邦人,五郎批准的四家报馆,今天都加印许多,全写的是昨夜!”

    “昨夜!”李元兴冷冷一笑:“今天才是向天下人展示大唐的时候!”

    尉迟恭愣了一下,立即站直了身体:“请上将军下令!”

    “整装!”李元兴感觉胸口的血都开始在燃烧了。

    封存的铠甲开始由辅兵搬了出来,给一个营房都开始分发铠甲,一百多个工匠紧张的在检查着那些可能会出问题的部件,大量的备件就摆在校场之上。

    李元兴站上了点将台:“大唐的将士们,四十天,你们辛苦了四十天。昨天的庆典你们也没有机会参加。但今天,你们会更辛苦,因为你们代表的是大唐,我大唐的荣耀,辛苦这一天,撑下来,本王谢你们!今天的你们,将会让所有人永世难忘。”

    李元兴的军礼,简单而坚决!李元兴心中知道,明曰当真会非常辛苦,明德门到朱雀门整整十四里,这个长度对于保持队列来说难度有多大。军士们付出会有多少辛苦!

    台下没有人说话,只有静默与整齐的军礼。

    “各队主将,最后检查一次,准备出发!”

    大唐正面门,朱雀门仅是城门内外就有上万人聚集在这里,所有人都在焦急的等待着,因为报纸上说,贞观元年元月元曰巳时,大唐秦王殿下将会亲自指挥大阅兵。

    昨天的震惊让整个长安城整夜无眠,不仅仅是酒楼暴满。但凡是有些家资的富户就会招待街坊邻居,那如神化一样的娘子关影画,就算是讨论三天三夜也不过瘾呀。

    大唐秦王亲自指挥的大阅兵,无论是什么,如果不能亲眼看到可能就是终身的遗憾。

    不仅仅是百姓,坐在内城朱雀门城楼上的李二也是心中紧张又期待,提前就来到了城楼上,已经问过高公公十多次时辰了。

    鼓声隐隐响声,脚步声也开始出现。

    整个长安城在一瞬间沸腾了!(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