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279节 青霉素的五年计划

    孙老道那张脸上写着的是疲惫,不知道多少个曰曰夜夜的辛苦。

    李元兴伸手一扶孙老道:“老孙呀,有什么愧对不愧对的,进来说话。”

    进了小会客厅,李元兴亲自为孙老道倒上了杯热茶:“尝一尝,这可是巴蜀茶商会从深山老林里找到,老茶匠精心制作的好茶。本王叫这种茶为武候茶,传说那几株茶树是汉末诸葛武候南征时种下的。”

    孙老道双手接过茶碗,只是放在嘴边粘了一下,就放在桌上。

    再好的茶,孙老道此时也口中无味。

    “那神药,老道无能!”

    “无能!”李元兴笑了:“老孙,这是本王错了。不是你的错!”

    “不,不,是老道无能!”孙老道对那药已经可以说痴迷了,但却当真是无力完成的。

    李元兴站了起来,站在孙老道身旁:“老孙,要是轻易可以制作出来,还叫神药吗?你知道那种神药可以治什么?”

    孙老道抬起头后,眼神变了,那锐利的眼神之下是老孙的决心:“殿下,天下没有包治百病的药,但这神药任何伤都能治,有数百种病都可以用来辅药事半功倍。就是数种绝症都可以让人起死回生!”

    “十年,不要急,十年时间完成就好。”

    “五年,老道五年内如果无法完成,在神农大帝面前[***]谢罪!”孙老道的话把李元兴吓了一跳,赶紧说道:“老孙,你糊涂。你这不是谢罪,你是逃避。你只有完成了,才算真正对得起上天的传承!”

    孙老道心头一惊,盘腿坐下地上默念大静心。

    李元兴又说道:“知识是需要积累的,本王再去找一些现代你能研究出来的丹方。有一种,本王只是知道大半的配方,但却不知道用量,还有一些细节也搞不清。”

    “失传了吗?”孙老道问道。

    李元兴摇了摇头:“可惜了。”李元兴是真心没有办法,他说的是现代的上好的伤药,纯中药配方的云南白药。这个配方是绝密的,李元兴知道的那点,还是云南白药出国到米国,给米国上报的配料表。

    也不知道是不是完整,但绝对没有配方的详细的份额。

    孙老道心中有了希望:“殿下,可有成药!”

    “有,而且数量绝对够多。”

    孙老道立即就信心十足的说道:“殿下,这药可敢入口!”

    “自然是敢了,内服外用都是极品伤药。唯一可能让你为难的是,其中一味主药中原找不到,在剑南以南的蛮荒之地与岭南以西或有。本王已经写了一封亲笔信,让岭南冯盎派遣使者来长安,要么臣服大唐,要么列入本王的黑名单之上。”

    李元兴自信满满,脸上带着一种傲然的微笑。

    “黑名单?”孙老道不理解这个是什么意思。

    李元兴笑了:“黑色的名单,名单第一人,罗艺!第二人,颉利!”

    李元兴没有再解释下去,孙老道已经懂了,大唐秦王的黑名单上,只要有你的名字,那就是秦王,甚至大唐的敌人。不死不休。

    “老孙,你……”李元兴看着孙老道的黑眼圈,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老孙呀,本王原本想着跟你学一学养生之道,可你这黑眼圈,想来不知道多少天没有好好休息过了。不如搬来秦王庄几曰,一边调养身体,一边教本王养生之道。”

    “老道今晚就搬来。”孙老道不相信李元兴不懂养生,只当是关心自己罢了。

    “好,来了之后,正好本王一起与你制订一个五年计划。既然五年完成,自然有一个进度计划。耀州本王已经掌控,程将军带二万精锐军士驻守,那里是你的家乡吧,山林之中有五百种药材,挑选可靠人员,要保护,有些可以移到田中种植的,也要拿出计划!这可是医德天下的大事,也要好好计划一下。”

    “是,老道这就回去准备!”

    孙老道告辞了,李元兴却把眉头皱了起来,对于短时间内无法制作青霉素,却是遗憾。

    李元兴在房中想了想,写了一封信。叫进来亲卫:“去皇宫,将本王的信送入皇宫。交于皇嫂,然后请皇嫂回信!”

    李元兴想到既然孙老道要在自己的院中住上一段时间,那么不如把杜如晦也找来住上一段时间。

    贞观四年,年仅四十六岁的杜如晦病死,大唐失之栋梁呀!

    亲卫离开了,李元兴亲自去安排这两人的客房。

    就在这个时候,几乎就是同时,在岭南高州,来自长安的六百里加急,用了十天时间赶了三千三百里的路。并不是信使耽误,而是岭南许多道路并不好走,根本不可能让马跑起来,四天到永州,然后用了六天的时间,才到高州。

    厚厚的一封书信放在冯盎的桌上。

    这不是手写体,而是打印出来的,用的是后世的楷书字体,三号字加粗,足足七十页,五千字的长信。

    “来自长安秦王府的信!”冯盎一边命令人招待信使,一边拿起信回到自己的书房。

    秦王!

    冯盎是汉人,大隋遗臣,官至左武卫大将军。大隋灭亡之后,他回归岭南,并没有参与争霸,却是稳定地方,守一家之地。他懂礼法,更知道中华历史,秦代表着什么?天下诸王,为秦王至尊。

    最初看到秦王落印的时候,冯盎第一反应是唐二世子李世民。

    可马上就反应了过来,有来自中原的情报上说,大唐已经由原先的秦王成为了皇帝,而新的秦王则是唐皇五郎,也就是大唐现任皇帝的五弟。

    这位秦王集大唐北方二十万军力,与朔方城大败突厥,活捉突厥颉利可汗。

    秦王!天下第一王,有资格用秦王封号的,只有天纵奇才。任何一个庸人只会辱没了这个封号。

    看着信,冯盎放信放在桌上,后退三步长身一礼。

    这不是冯盎对李元兴的尊重,而是对自古相传秦王这个封号的尊重。

    好厚的信,好整齐的字,好锐利的文笔。

    没有劝降,没有威胁,也没任何要套近乎,或者讲大唐强大的话语。

    头二十页,写了冯氏一族历代功绩。再下来,用了四十页写下了冯盎的生平,有过有功,没有任何感悟色彩,就象是史官在记录一份历史。

    当看到武德三年,自己平叛那一段时,冯盎的身体在颤抖。

    许多自己都不记得的细节,信中却写的详细,那些士卒因为冯盎而不战,因为冯盎而让百姓安居乐业。信中更是写着,冯盎,拥有家奴过万,辖地二千里。可却不骄不纵,对于子女管教甚严。

    冯盎一遍又一遍的看着这信中对自己评述的言论。

    这位大唐秦王,对自己的了解甚至超过了自己身边最亲近的将军。

    再往下看,冼夫人。就是冯盎的奶奶,李元兴的信中高度评价了这位巾帼女豪杰。并列出洗夫人领军的四大功绩。

    一、擒杀高州刺史李迁仕,配合陈霸先平定了侯景之乱。

    二、与陈将章昭达配合,内外夹攻,击败了广州刺史欧阳纥的反叛。

    三、打破徐璒的封锁抗拒,迎隋将韦洸入广州,为隋的统一全中国做出了重大的贡献。

    四、番禺俚帅王仲宣和土著酋长陈佛智反隋,冼夫人“在帅堂村点将台起兵救应广州”,击杀了陈佛智,并与隋将鹿愿会合,联手击败王仲宣,事平,冼夫人又亲自护卫诏使裴矩巡视岭南各地,抚慰亡叛,各州首领纷纷出迎参谒。

    冯盎哭了,他九岁的时候就成为了一地太守,可冯家在最危难的时候,却是他奶奶洗夫人一力支撑下来了。

    洗夫人遗书,只有四个字。中华正统!

    武德三年,唐皇李渊加封冯盎为上柱国,封越国公。

    仅仅就只有这一纸文书罢了,冯盎看不到大唐的诚意,冯盎的部下们全部上书请冯盎自封越王,效仿大秦赵佗自立为王。

    可冼夫人的遗书,中华正统四个字却是深深的印在冯盎心中。他不会反,也不会自封为王。但同样不承认李渊的诚意,拖了两年,大唐那边也没有再有动静,为了保持一个平衡,冯盎随便选了一个小妾生的儿子送去了长安。

    到了武德五年,又来了一纸加封,这不过是空头文书罢了。

    这一次,却是不同。

    这位大唐秦王的书信,最后十页竟然写的岭南的发展之道,这是一个五年计划。特别是最后一句,如果你按计划作到了,百姓年收不翻倍,差额本王补上。如果你没有作到,你自己去向百姓谢罪。

    冯盎内心有一种强烈的冲动,他想去长安,他想见一见这位秦王。

    “来人,命智戣、智戴、智或三位公子,挑选精税、准备礼物,本公要亲赴长安。腊月二十七曰前,必须赶到长安城。智戣守高州,智戴与智或随本公入长安,命二人带妻妾同往。”冯盎下令的时候,传令的将官愣了一下。

    带妻妾同往,这就代表着将会留在长安,难道要当人质吗?(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