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277节 换防令【第二更】

    有人竟然直呼秦王殿下名讳,而且还敢说秦王混蛋的。

    那甜美而尖利的声音,只出自一人,那就是武曌了,除了还在梦中的崔燕燕之外,另外六女都严令各自院中的人不得多言。

    武曌用力的踢了李元兴几下,宣布今天她要罢工,然后要亲自去调戏李元兴的七位老婆。

    “好吧,你去吧!”李元兴放下了武曌。

    “你等着!”武曌邪邪的笑着,然后飞快的向院内跑去。

    出了七星院,郑和在门外站着,持到李元兴出来,赶紧迎了上去。

    “殿下,李河间求见!”

    “小会客厅!”李元兴轻轻一挥手,郑和立即跑着去接待客人了。

    李河间,就是指河间郡公李孝恭,此时他还没有被封王。

    小会客厅之中,李孝恭身上穿的是正式的朝服,看到李元兴进来起身一礼:“孝恭兄免礼,今曰前来已经有了主意?”

    “军驻玉门关内,请殿下授权建一个马场。不出三年,将会有十万匹战马,两万精骑。某带新兵一军,老兵六千,骑兵六千。可驻守!陇西李氏派人前来,向某保证四万军士的粮草运输。并且在三年内,提供五千奴隶让某作为杂役之用!”

    “很好!”李元兴用力一拍手:“好好合作,三年之内,不要一兵一卒。吞下伊吾,压制高昌,与西突厥建立长期的合作关系,至少要让西突厥为我大唐,种下五百万亩棉田!”

    李元兴说完,快速的走到书案前写下正式的文书:“新年之前你整军,明年二月,西突厥开荒,随便先种些什么。再有一年,五十万亩棉花一定要种上!”

    “领命!”

    李孝恭接过文书,长长的松了一口气,施礼之后离开了。

    李元兴坐下之后,命令将魏征、崔孰礼叫来,然后让崔壹叶来作记录。

    很快,三人就被叫来。

    坐定之后,李元兴说道:“本王思考了近一个月的时间。对于秦王府各将军有一个调整。”

    李元兴说完,崔壹叶立即开始记录。

    黑炭哥是勇将,自然负责新兵训练,新兵要的就是能打。所以黑炭哥驻留长安。

    所有武官也接受训练,但他们必须同时接受识字,与兵法、战术的训练。八品上以下的武官由苏定方为主,选择优秀的将军配合,进行训练。

    八品之上,五品以下。则是由李绩来负责训练。

    五品以上的武官,则每旬两次,采用自由学习的方式,请兵部选择合适的教材,由李靖来负责指点。

    苏定方训练的武官放在长安城外军营之中。五品以下,八品之上放在秦王庄。五品之上则在长安城中天策上将府中。

    李元兴说完,魏征与崔敦礼都认同,既然是职业兵了,自然应该加强训练。而武官们也应该受训,一定会有提高。选择的这几个人当中,无论身份还是能力,两位长史也算是认同了,而且也没有更好的人选。

    “接下来,就是战略层面了。如果本王的安排有问题,你们提出来!”

    “是!”魏征与崔敦礼齐声说道。

    柴绍调幽州,配两万军力。骑、陌、步、弓的配置,请兵部考虑。候君集调平州,三千骑,两千步。张亮调云州,三千骑,两兵步!

    李元兴说这个只是战兵,辅兵另外计算。

    这三路人马,自然是保证了对高句丽的战略需要,候君集主战,柴绍镇守大本营,而张亮则是保证东突厥那边不会有人在捣乱。

    “殿下,人数是应该有所调整,幽州两万军力,弱了些!”魏征提出了意见,因为他清楚的知道这里将会有多少利益,所以难免不会有什么意外的冲突。一但东突厥与大唐反目,一次抢劫成功就顶过以往东突厥一年的收获,甚至更多。

    “你们考虑吧,钱粮的供给也要计算在内!”李元兴自然不是独断专行的。

    魏征与崔孰礼对礼一眼,同时点了点头。

    “再下来,就是羊奶的生意了。这个可是重点,段志玄三万……”说到这里,李元兴笑了,轻轻的摇了摇头:“不要写兵力了,兵力你们再议一议,也请李尚书拿出一个意见来,仅说安排!”

    “是!”

    李元兴继续说道:

    段志玄安排在丰州,这里就是大本营。朔方城加一个后援,让刘宏基去。文官的部分,请史部拿个主意。灵凉州很重要,同时负责了李孝恭一部的支援与丰州的支援,安排张公谨去,此人稳重些!

    李元兴这一次没有提到兵力,自然是交由讨论了。

    “关于盐场,放在莱州。李道宗去管,但是青州必须要有后续的人员。本王原本的想法是安排重兵,可现在想来,青州那里有世家的力量,所以安全不成问题。但有一干吏自然是必要的,人选两位长吏考虑考虑!”

    “是,殿下!”两位长史齐声回应。

    李元兴站了起来:“盐的事情,听说参谋院打架了。两位长史怎么看!”

    “自然是年轻人情绪激动了些!本就不是大事,今曰依然还在讨论当中。下臣听过他们的讨论,自然是有些道理的。但,毕竟年轻,还是经验不足。多讨论,多思考,自然会有进步的。殿下说打架之事,对事不对人!”

    崔孰礼这是在和泥呀。

    李元兴笑着点了点头:“盐之事,本王认为还是需要一个章程的。”

    “交由下臣,下臣新年前会拿出一个合理的方案。至于调兵之事,有劳魏长史辛苦。下臣从旁配合。”崔孰礼很快就把自己从军务上摘了出来。

    天策上将府长史管军务,其余的事情才归他。

    魏征也满意这个分配,表示自然要好好配合。

    “那好,新年之前这些事情要完成。腊月十八号开始,本王要调集所有力量为新年庆典。老狼不要派任务了,本王有任务给他。”

    李元兴吩咐完,示意魏征与崔敦礼可以离开了。

    这个时候,魏征却拿出一份文书来,双手递在李元兴面前:“殿下,下臣身为天策上将府长史,有义务劝谏殿下。”

    “劝谏!”李元兴头皮一麻。

    历史上,魏征可是谏书狂人,十几年来,给李二的谏书过万份,这是什么境界。

    现在,这个历史改变了,魏征的劝谏不在李二身上,而是到了李元兴身上了。

    “殿下,大婚之时,按礼法应该当上谢天地,下谢高堂。殿下勤政虽然是大唐之福,但殿下可有考虑过百姓,百姓如听闻殿下大婚之事还惦记着政务,一但有人传言时局不稳,秦王殿下大婚都不得不处理政务,就非大唐之福了!”

    魏征长篇大论,说了好半天。

    李元兴服了,向着魏征长身一礼:“长史所言极是,本王自当改过!”

    “殿下为大唐计,下臣失礼了。”魏征又还了一礼。

    魏征终于走了,李元兴长长的松了一口气。看来魏征已经习惯秦王府了,要不要把魏征调走换掉呢?他要是天天都有劝谏,那曰子就不用过了。

    换走,理由呢!

    李元兴有些苦恼,一想到后世历史上记载的魏征,李元兴真心是怕了。

    李元兴不知道,还有人正在准备劝谏他。

    七星院内,七女又坐在一起了,而且还多了一个武曌。崔莹莹先是感谢武曌的点心,那真的是甜到心里去了,里面的果子也是从来没有吃过的神奇之物。却是美味至极。

    “雪糖,以后会有的。”武曌知道,想要有蔗糖,至少还需要三五年时间。首先生长的环境就决定了这种糖不可能那么快就会有。甜菜糖还是作红糖好些。

    崔莹莹与另外六女相互看了看,然后对武曌说道:“公主殿下,您在清晨的时候直呼殿下名讳,就算殿下不怪罪,可要是让御史知道怕就是大麻烦。”

    “我是为您们叫屈。都是自家人,还叫什么殿下,至少可以叫一声五郎。再说,昨夜那家伙冷落了燕燕,这也是极大的错误。想一想,你们七个人这等来等去,要是好不容易等到一夜,可他却冷落了,你们会怎么办?”

    七女的脸全都红了,可心里却是明白,被冷落自然是很不好的事情,谁也不愿意发生。

    武曌接着说道:“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要让他太累,吃的好些,平曰多作些动作。比如,每天大清晨起床,让老狼陪他练练刀法什么的。那个近卫军的障碍跑也可以试一试,将来要上战场的,有点防身的技能还是不错的。”

    七女听着连连点头。武曌的话她们听懂了大半,自然是为秦王殿下好的话。

    身体强壮了,自然也不会生病,也有些力气疼爱她们。

    武曌却有着自己的心思,李元兴最近发褔了,还不如他当小混混的时候,整天打架也是要锻炼身体的。现在李元兴在秦王庄内,走路远一些就有小轿坐,自然是越来越懒了。

    一定要阵谏,请殿下爱护身体什么的,七女已经准备写谏表了。(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