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268节 洞房小意外【求月票】

    正式的大礼要在第二天白天举行,晚的时候主角们都早一些休息了。

    那个来自后世现代,改编用于演出的唐皇征战舞,就是被李元兴改名《大唐平天下》的那带着强烈现代舞,勉强算是仿古的舞蹈,李渊与李二看了足足十遍,可还是感觉不知足,似乎这舞就应该天天看才对。

    第二天大清晨李元兴就被叫醒了,说什么吉时快到了。

    光是穿衣服整装,李元兴感觉就花了足足一个时辰。

    拜堂,看这架势似乎与现代没什么区别,或者说这拜堂的礼节被传承了下来。

    可当真正开始拜堂的时候,李元兴才发现了与现代不同之处。

    拜天地,是要上香的。

    拜高堂,只拜男方,听说在回门的时候才会再有一次礼节,拜女方长辈。这个高堂,可是父亲,但却没有母亲。甚至是爷爷辈的,最重要是一定要是士族中有身份地位的,拜父亲,只是其次。

    大唐以族为尊,以家为次。

    李渊自然是乐呵呵的坐在高堂的位置上,接受着李元兴的跪拜。

    最后一拜,可是给李元兴上了一课,这才是真正的古礼。

    一根红绳绑在一个被从中间切开的葫芦之上,然后双方各种一半的葫芦,喝下酒之后要将这葫芦合为完整的,再用那根红绳缠在一起。

    最重要是,男的那一半要放在上面。

    这个礼节李元兴要行七次,第一个意外出现了,以年龄顺序,竟然是崔燕燕第一位。这一点让除了郑秀嫣之外的五女都非常的吃惊。可她们却是知道,大唐礼部是不会把这个年龄弄错的,那么就只有一条解释了,她们被误导了。

    “送入洞房!”

    大白天进洞房,李元兴心说有没有搞错呀。

    可这时,程魔头却跳了出来,他等这个时机已经很久了。

    “五郎,哈哈哈!”程魔头跳出来要干什么,在场的可能只有李元兴不知道的了,就是武曌都在清晨的时候得到了消息。

    武曌大清早就安排人在李元兴的新房那里埋火药,显然是要搞破坏。

    结果被崔敦礼发现,武曌一副小可怜样:“不是说,要闹洞房吗?”

    闹洞房!你这是拆屋呀,不过崔敦礼也没当回事,谁让武曌年龄小呢。崔敦礼就告诉武曌:“其实洞房是闹不成的,因为大唐律条……”崔敦礼一解释,武曌表面上是一脸迷惑,可事实上呢,心中却是偷着乐。

    程魔头这个时候跳出来,大声的说道:“大唐律,女子十五方可婚。”

    “什么意思?”李元兴愣住了。

    那表情让所有人都笑了,程魔头哈哈大笑着:“就是说,五郎身为秦王自然要遵守大唐律法,秦王妃年满十五才可圆房,哈哈哈!”

    李元兴脸上抽了抽,心中却是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可表面上,却是不能这样,跳起来大喊:“谁,谁定这个律条?”

    “混帐话,为兄定下的。”李二心说你小子还不感谢朕,要么你一夜七次洞房累死你小子,要么你选一个,可你就等于让秦王庄后院分出主次了,无论如何哥都是在帮你,你不知道感谢,竟然还敢叫骂。

    果真,李二一开口,李元兴就闭嘴了,脸都红了。

    “押入洞房!”李二下完命令,大笑起来。

    接下来,就是连续三天的流水宴了,以李元兴的身份需要出来敬酒的,最多不过十人。就算加上礼遇的,也不会超过百人。

    宴会开始前,两百张麻将桌摆开,这是武曌给李渊的提议。

    每人一百文,以四圈为上限。输光的可以提前滚蛋,一桌上最后手上铜钱最多的进入下一轮,最终得到胜利的,就是长安麻将本年度第一高手。

    话说两头,秦王庄后院,秦王七星院。

    这院落是集袁天罡,李淳风两位风水大能在李元兴原先来自后世设计的院落结构修改而成,取北斗七星阵之法,而李元兴的屋子则位于北极星之位。

    七女被送入各自的房间,送嫁的贵妇退出之后,七星院的门也关上了。

    七女这才由侍女们领着来到了李元兴那位屋。

    一进门,郑秀嫣就自己把盖头扯下来扔在地上:“讨厌的东西,让我都看不到桌上好吃的!”李元兴头皮一阵发麻,这要放在明代,估计就是大失礼了。

    可谁让这是大唐呢,大唐还没有那么多限制妇道的礼节。

    长孙皇后的《女戒》也还没有写出来呢。

    坐在外屋的大圆桌旁,李元兴自然是坐主位,七女依年龄依次坐下,身后站在各自一名贴身侍女,屋内安静的让李元兴都感觉到压抑。

    说点什么好呢?

    现在都是合法的夫妻了,这样冷场总是不好的。

    “这个,本王懂一些医术。女子身体十六才算勉强长大,过早的生孩子会有难产的风险,皇兄这个女十五却是极有道理了,为大唐百姓造福的!”

    李元兴自己都有些说不下去了,这什么跟什么呀。

    李丽苑一伸手把自己的盖头也扯了下来,红着脸对李元兴说道:“就依殿下所说,年龄小的要孩子会有难产的风险。圆房不会吧,我不争头一个,燕燕姐最大,今晚上燕燕姐陪殿下就寝!”

    崔燕燕脸上一红:“我最后才入选,应该让给莹莹妹妹!”

    “让给语烟妹妹好了!”崔莹莹不动声色的拒绝着。

    李元兴满头黑线,这算什么?推来让去的,这感觉很古怪,很不好呀。

    正在李元兴准备说话的时候,郑秀嫣跳了出来:“都推来让去,秀嫣今晚伺候殿下就寝,不过你们可不要去乱说呀,秀嫣还有半个月才到满十四呢!”

    终于,李元兴受不了,一拍桌子站起来,可站起来,却又不知道应该说点什么?总不能说,你们不能把本王当作礼物,推来让去,还有抢的呀。

    看到李元兴站起来,七女心中都是紧张了一下。

    可李元兴站起来却是没有说话,七女心中都是一乐,刚才一直没有开口的王语烟这时开口说道:“殿下,秦王府自然不同于小门小户,姐妹七人谁伺候殿下,也应该有一个规矩,要不殿下拿个主意!”

    “不要一起睡算了,反正那张床够大!”李长英突然冒出来一句。

    屋内所有人都愣住了。

    “胡闹!”李元兴笑着训了一句,可那语气却是没有半天严厉之感。

    七女突然间明白了,这件事情和李元兴讨论是不会有结果的,只有她们自己商量好,想来秦王殿下应该会无条件答应吧。

    可现在僵住了,却需要有一个下台阶的机会,至少有人借口也行。

    “听闻殿下喜竹,秋雨绣了一条汗巾,不知道殿下是否喜欢!”卢秋雨在最合适的时机,选择了一个最合适的话题,而且又借这个时机第一个拿出了礼物。其实七女都准备有礼物,可这一次真正是被卢秋雨占了先。

    李元兴接过汗巾,还没有来及道谢,面前就堆放着七样礼物。

    七女的礼物都不是贵重的那一类,却都是用了心思的。

    “这个,本王其实也有礼物给你们。”李元兴知道武曌有搬一个木箱进这个屋,就说是给七女的礼物,具体是什么?李元兴当真也不知道。

    在角落里找到木箱,打开一看,却是七只直径在半尺的钢球。

    掂一掂重量,似乎是空心的,但却不算轻。

    钢球,这算什么礼物。七女都追过来看,看到箱中的七只钢球,全都愣住了。

    不过,木箱隔板另一侧那些东西她们认得,一宽,二尺高的水晶镜,这东西怕是皇宫都没有,而且里面有七面,应该是每个人都有一面的。七女根本就不等李元兴分配,立即招呼自己的贴身侍女小心的取走一面。

    然后里面,还有七面团镜,十四个盒镜,每人一盒七色人造宝石。

    七女当着李元兴的面快速的分配完毕,东西拿走,然后齐声说道:“谢殿下赏赐!”

    这不是赏赐,这是抢呀!李元兴突然发现,对于这些小丫头放纵的过度就是纵容,可是自己又狠不下心来,算了,由她们高兴吧。

    七女跑掉了,刚才还在讨论着晚上怎么睡李元兴呢,这会光顾着去收拾她们的礼物了。

    李元兴则在屋中研究着那个钢球,李元兴可以肯定,这钢球绝对是所有礼物之中最惊艳的,而且可以看得出,这钢球是可以一分为二的。只是钢球制作的精细,李元兴没有立即找到机关所在,抱着钢球开始研究了起来。

    七女回到各自屋中,先了把自己的礼物收起来,那大镜子自然是要巧手工匠把梳妆台上的钢镜更换掉,甚至重新制作一个新的梳妆台才对。

    打开柜子,七女同时发现,柜子是空的,箱子也是空的,屋内除了必须的被子之外,全是空的。崔莹莹第一个出屋,打算去找李元兴讨些衣料,她至少要多一些衣服才行。

    院中,崔燕燕似乎在等她,见面之后直接说道:“月钱有多少?”(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