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264节 小小一坑

    陇西李氏的贵妇们在劝着李丽苑,就只有昨天下午众姐妹与她争抢丝绸之事。

    李丽苑两行泪水滑下,可是把贵妇们急坏了:“可不敢再哭,脸上妆容要是哭花了,可是大麻烦的!”

    李丽苑却说道:“几匹绸罢了,秦王庄自然多的是。”

    “知道还哭呀!”有贵妇笑着说道。

    李丽苑却说:“怕是此时她们都没有睡下,从小到大打打闹闹争争抢抢的,姐姐出嫁之时我也与姐姐抢过,可后来姐姐还是从婆家拿来些有趣的物件给我。等我到了秦王庄,如还有那样的丝绸,自然给姐妹们每人合来几匹!”

    李丽苑正说着,门被从外面推开,几十个昨天还打架的姐妹进来哭的死去活来。

    李家的男人们似乎早已经知道了这个结果,所以昨天没有人去劝,也无人制止。

    倒时此时,他们聚集在正堂之中商议着。

    “大婚的礼仪却是有些不同,以长安为家,虽然说这也说得过去。但总感觉少了那么点什么?家里不热闹!”

    “热闹,真正的热闹倒是在明年!”又有人说道。

    “为什么是明年?”许多人不解。

    陇西李氏的家主这时才开口:“其实有几件小事。前些天朝廷有一道圣旨,这是太医院院长与礼部联合上的表章,然后下了圣旨。男子二十、女子十五才可婚。当时没怎么在意,也认为娃娃太小就当娘,身子骨还没有长成,倒不是坏事!”

    世家的知识远比普通农民强多了。

    而且从保健医学的知识上,原本世家存的书就比皇宫还多。

    陇西李氏家主口风一转:“今天醒来才算是明白,宫里头这也是为我们七世家动了些心思。七位秦王妃,自然都还小些,这圆房肯定要往后退。郑家那丫头怕是要推后一年,你们先别说郑家这次吃亏了。”

    “太医院院正是郑家人!”

    “不为此事啰嗦了,大婚之后,回门大礼肯定放在圆房之后。是在长安,还是在我们陇西,这件事情要有一个事先的准备!”

    陇西李氏家里讨论的事情,不算是小事。

    李丽苑其实是年龄最大的一个,她肯定十五岁生辰,只有一个半月时间了。接下来则是王语烟与崔莹莹,都是在三个月之内,年龄最小的就是郑秀嫣了,还差一年零一个月才到十五岁。

    回门礼绝对是大礼。

    士族不同于普通的人家,结婚第二天或者第三天就回门了。

    士族嫁女,除了招女婿上门之外,不可能嫁在家附近,少说也在几百上千里之外。

    所以回门大礼,许多都是在有了孩子之后。

    崔壹叶的母亲就是因为回门的时候出了意外,只因为两家距离太远,又赶上了战乱。

    谁的年龄最大,事实上不是李丽苑,而是崔燕燕。

    倒不是博陵崔家故意把年龄报小了,事实上是李家的情报错误。崔燕燕小的时候,是崔家在记录生辰八字的时候出过错,足足记小了一年。

    家里人也没有把这种小事当一回事。

    可却在纳吉之礼的时候,这八字绝对不能报错。给皇宫里送去的八字是真的,博陵崔氏家主的特别说明,事实上,崔燕燕比李丽苑还大五天。

    论心智,崔燕燕最成熟,因为她的爷爷就是家主,而她的母亲管理着家中一部分产业的账目,三年前她就帮着查收过地租,也管过一些事情。绝对已经是很成熟的女子了。博陵崔氏选择了她,就有暗中与清河崔氏一争高下的想法。

    两个崔氏其实同出一门,都为季子之后。

    但清河崔河却是秦时兄长立门,博陵是弟弟。

    在汉朝,博陵崔氏却是强盛了起来,拥有着更显赫的地位与身家,就是三国时期,博陵崔氏都有着巨大的影响力,可以左右诸侯。就算当地诸候被灭,后来者也会以礼相待,再到晋代,更是山东士族之首。

    清河崔氏与博陵崔氏,都有心一争崔氏正宗之说。

    崔燕燕此时已经整妆完毕,正在听着母亲讲洞房之事,小脸通红,却强忍着作出一副平静冷艳的姿态,极是美艳。

    说到洞房,李元兴自然是不用人教了,可是洞房之事,李元兴依然还有些头痛。

    在队伍中的程魔头小声问身旁的秦琼:“那个圣旨的事情,为何不告诉五郎?”

    “呆货!”黑炭哥在后面骂了一句。

    秦琼却不紧不慢的说道:“五郎身为秦王,这闹洞房之事怕是不成。就算五郎不介意,礼部那边也不好过关,既然无法闹洞房,总是要搞出些事情的。”

    “何事?”程魔头有些反应不过来了。

    一直保持沉默的李靖开口了:“某在想,五郎喝些酒,准备兴冲冲入洞房之时,一道圣旨告诉他,女子十五方可圆房,不知五郎会如何?”

    程魔头脸上的表情很是古怪,强忍着笑意。

    终于,他忍不住要大笑之时,被黑炭哥将一块肉塞进了他嘴里:“多吃些,今曰有的热闹呢!”

    程魔头没有怒,心中还在想着那乐事。

    秦王殿下还年少,自然会心急洞房,那里不知道他敢不敢去皇宫找圣上吵架呢!

    深夜赶路,入秋,自然有些凉了。

    李元兴骑在马上,突然发现自己对今天大婚的流程一无所知。仔细想一想,似乎礼部的官员给他讲过了,或者是没有讲过,自己记错了。

    总之,眼下是一无所知。

    摆明了,自己今天就是一个摆设,虽然是主角,但依然还是摆设。

    秦王庄内,武曌也起床了,她要给李元兴一个惊喜,嘴上却一边骂着。她自己是不痛快了,自己的男人去娶别的女人,自己竟然还要半夜就起床干活,还要这个男人一个惊喜,这还有没有天理了。

    这故事放在现代,放在络上不出二十四小时,一定不会少于十万回帖。

    九万九千个都会说自己是傻子。

    还有九百九十个会说上自己是说笑话,不相信这个贴子。

    终于有一个人说支持了,没一会功夫就会有另外九个出现,表示刚才的那个是从精神病院逃出来的。

    检查新盖的电池房,很好,从砖房的角度上来说,很完美。

    发电机安装的非常好,看来李元兴还是有点用处的,水流,角度,叶片等都都不错。

    再看电池组,总体来说武曌还是满意的,以大唐的技术赶工的结果,存电量只有设计的六成多,这已经是极好的成绩了。以后工艺提升了,可以再换一批电池,就算不按,这些电池能用几十年,只是电量会慢慢减弱罢了。

    一道浅沟在武曌的指挥之下挖了出来,然后一根来自后世的电缆埋了进去。

    电缆的另一头,从大会室厅前广场的水池旁出来。

    说是水池,却占地近十亩,上面亭、台、楼、阁还没有修,只是摆了个假山巨石罢了。

    几个强力水泵让工匠装好。用木板再盖好,派军士守着。

    大唐自然是没有铁制的水管的,可大唐的工匠有办法,一节节的瓷管用活扣连起来,拉口处用羊皮密封,再用铁皮包上一道,这样几十米长的水管就算是到位了。

    天色渐亮!而李元兴等人已经从长安秦王庄走了快两个时辰了。

    在李元兴来到长安城明德门前三里的时候,从旁边田间地头数以万计的小孩子冲了出来。

    “哈,拦路第一道呀!”骑在马上背上原本昏昏欲睡的程魔头精神大震,策马上前:“听本将号令,第一队,冲!”

    这是要打仗吗?李元兴吓了一跳,根本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却见第一队上百名骑士每个人背着一个背篓,伸手从背后提出一串铜钱来,这一串就是一百枚,提着麻绳在空中舞动着。

    那些冲出来的小孩子们基本上全是穷人家的孩子,作为长安城的居民,来为秦王殿下挡第一道门。骑士们手中的长长铜铁串舞动着,然后手一松,手中这一条绳飞了出去,铜钱在空中哗的一个散开来,整个天空就被钢钱所覆盖。

    最远的,可以弹到几百步之外,漫天的钱雨呀。

    二十万枚铜钱,就这么一眨眼的功夫就撒出去了,这是钱呀。

    李元兴突然感觉有些心疼呀,大唐二十万枚铜钱,放在后世以一枚实际购买力四元钱来说,这就是八十万人民币撒出去了,这还仅仅是第一关。

    咚咚咚!城关上战鼓响声,数千火把同时点亮,以明德门为中心左右各一里长的城墙上每个城垛都有一支火把亮声,城上一武将,这武将身上穿的不是城门守将的军铠,而是大唐皇宫禁军的军铠,他就就站在箭垛之上:“本将今曰值守,要过这一关,比箭!”

    “比箭,比箭!”城墙上数千军士高声欢呼了起来。

    尉迟恭骑马上前:“老何,你狗曰的速速打开城门。小子本将打的你满地找牙!”

    “老黑,敢不敢下个彩头,十人对十人,只出兵,不出将!”城关上的老何笑呵呵的。(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