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261节 秦王亲民【第一更】

    “一文钱!”白二娃惊呼一声:“你装穷呀!”

    崔壹叶极自信的说道:“我技术高明,一文钱本钱足够。”

    “有气势,本王喜欢!”李元兴笑着称赞了一句后,崔壹叶得意的冲着白二娃翻了一个白眼。伍斌把骰子拿在手上:“某点数最大,某先上庄!”

    拿牌,整牌,李元兴手上牌不错。

    白二娃却在小声的刺激着崔壹叶:“小叶呀,我的牌很好呀!”

    “技术决定胜负!”崔壹叶顶回了一句。

    这几人在牌桌上虽然还很紧张,但还不至于不敢说话,李元兴倒希望他们可以再放开一些,正准备说几句鼓励的话时,伍斌突然开口了:“技术好,不如运气好!”

    “什么意思?”崔壹叶抬头看着伍斌。

    伍斌将摆一推:“以殿下公布的麻将规则,这是天胡!”

    “哈,哈哈哈!”李元兴笑了,白二娃也笑了,崔壹叶几乎就爬在桌上,检查着伍斌的牌,果真是天胡。崔壹叶脸都白了,拿出一百文钱重重的放在桌上,数清了输掉的部分后说道:“再来!”

    李元兴在打牌,而武曌却召集了足足一百名曾经在皇宫作过丝织的丝工宫女。

    李岚姗拿过来的三只箱子里中装的是什么,武曌没有给李元兴看,她说这是惊喜。李元兴这几天只需要安心休息,因为大婚那天一定会非常累的。

    这次倒不是酸味十足的话,因为礼仪实在太复杂了,累是肯定的。

    整个秦王庄都象是上足了发条的机器,在高速的运转着。

    李元兴的牌桌上慢慢的几个人心情也没有那么紧张了,家长里短的在说些闲话。

    唯一不爽的就是崔壹叶了,技术再好,也搞不过运气逆天的,碰的三条之后,伍斌竟然还能边三条自摸。崔壹叶已经输接近两百文了,对于一个普通书吏而言,他一个月才不到两贯钱,这就是十分之一没了。

    李元兴也输了七八十文,不过,他输不穷。

    又一局崔壹叶被伍斌截胡了,脸更加的黑了,也变的沉默,只是默默打牌也不扯闲话了。

    李元兴心中暗笑,倒底还是年少,心智不行。

    新的一局开始,没摸几张牌后,崔壹叶突然脸上出现了喜色,在坐的三人都看得出来,这小子有一手好牌,很可能已经停牌了。

    又摸了几张牌后,李元兴将一废牌拿了起来,在准备打出的时候,袖子却将自己牌堆里最右边的一张牌带倒,并且滑入废牌区。

    “失误,失误!”李元兴笑着要将牌捡回来。

    就在这个时候,崔壹叶就象是一只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跳了起来,伸手一指李元兴尖叫着:“放下,不许动。落牌有算,大三元,哈哈哈!”

    白二娃的脸绿了,伍斌右手就在腰间摸去。

    崔壹叶也猛然间反应过来了,他手指的是秦王殿下,大叫放下的也是面对秦王殿下说的。

    崔壹叶额头上的冷汗流了下来。

    房间里的空气似乎都凝固了,伍斌已经准备教训崔壹叶了。

    “哈哈!”李元兴哈哈一笑:“是本王坏了规矩,是本王的错。”

    崔壹叶赶紧从桌旁走出来就在下跪请罪,李元兴伸手一挡:“胡来!本王说过,牌桌上无父子。区区小事不用记挂,本王不介意。本王说过,尊重本王放在心上,这些虚礼以后不需要,男儿膝下有黄金,上跪天地,下跪君父,不要动不动就下跪!”

    “是,殿下教训的是!”崔壹叶依然非常的紧张。

    “好吧,本王换个说法。正式的场合本王是大唐的秦王,代表的是大唐的威严。私下里,本王就是李元兴,你们最近动不动就是大礼,把本王整的很无趣。再这样下去,本王想找个人聊聊天都难!”

    李元兴说的真诚,崔壹叶竟然哭了,哭的眼泪哗哗的。

    “哭什么,你这个傻货!”

    “殿下,殿下真正仁厚!”崔壹叶放声大哭着,刚才确实是被吓的不轻。

    李元兴数出了十几枚铜钱放在崔壹叶座位上:“今曰先到这里,明天再继续。有本事就从本王这里赢走一个月钱,没本事这个月就白给本王干活。”

    崔壹叶还在哭,李元兴轻轻的在他的肩膀上拍了拍:“明天继续!”

    说罢,李元兴冲着伍斌点了点头:“随本王出去走一走!”

    李元兴带着伍斌出去,白二娃很放心,有这样的高手护着安全绝对不会有问题。看着李元兴出门,白二娃开始数落起崔壹叶了,他们年龄相差一些,可白二娃却是上过战场的人,心志自然要比崔壹叶强。

    出了小会客厅,李元兴对伍斌说道:“家里现在可好!”

    “好,一切都好,前几天有位仙长去了村子,各家都看了看,我娘的病也给开了方子。”

    李元兴点了点头:“你有相好的吗?”

    李元兴这么一问,伍斌脸竟然红了。

    “好,就当你有了。一个月你不在家能行吧!”

    “殿下有何指派,水里火里尽去得!”伍斌心头一紧,知道自己可能有重要任务了。

    李元兴停下了脚步:“本王准备发英雄帖,举办一次天下第一武道会。宫里的人不能用,他们已经无心一争这些虚名。几位将军不行,他们的身份不能参加这样的比试!”

    伍斌点了点头,秦琼将军绝对是顶点的高手,但他的身份注定不可能下场比武。

    大唐帝国安全司最多能挑出两个人来,我秦王庄眼下也最多两人。老狼不行,他已经是从五品下了,这样的官职不可能出场,只有你和白二娃两人了。

    “殿下是让某教白二娃刀法?”伍斌问这话的时候,已经下定了决心,只要李元兴说要,他绝对不会藏私,现在的生活他很满意,而且也感恩。

    李元兴却摇了摇头:“不,白二娃送到尉迟恭将军那里,苦练一个月。而本王希望你可以闭关静心,无论是身体,武心,还是刀法都达到一个巅峰。你需要什么,尽管提,本王这一次,希望大唐那些游侠儿能走上正道。”

    “请殿下允许,某要给几位朋友写信,请他们同来。”

    “不要强求,人各有志。本王只是希望,你们学艺有成之后,有用。就算不为大唐,也要为心中的侠义!”李元兴的语气变的严肃了许多。

    伍斌向前一步,转身向了半礼:“殿下心中,何为侠!”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顶天立地。生可为世人楷模,死可为万世留名。”

    听李元兴说完,伍斌大声说道:“殿下,侠敢杀,却不滥杀,杀人留名,堂堂正正!”

    “闭关吧,本王希望在天下第一武道会,看到最巅峰的你!”

    伍斌身上的气势变了,不是杀气,而是一种高涨的斗志,右拳在胸口重重的打了一拳:“某右手还在,敢于天下豪侠一比高下!”

    “回去交待一下,三天之后本王在秦岭山中为你划出一块禁区!”

    “是!”伍斌重重的点了点头,大步离去。

    伍斌离开,李元兴转过身来,发现身旁亲卫的神情都变了,能在李元兴身边当亲卫的可以说个个都是高手,只是没有伍斌这种天才,甚至是妖孽级别的高手了。可他们却也为这次天下第一武道会而激动。

    “去,给本王在挑选一位能开五石弓,真正的箭术高手!”

    “是!”

    真正的箭术高手!

    李元兴却不知道他这一道命令,却给他带来了一个小小的麻烦。而他将从后世用合成材料制作的弓拿出来的时候,却是十足引来了一个非常大的大麻烦。

    突然,李元兴发现自己下完命令,竟然是秦王庄最闲的人,闲到都没有人陪自己闲扯。

    回到书房之中,武曌不在,不知道去搞什么了。

    秋香、春兰也不在。

    十二金钗还没有资格进入书房的院子,她们还在接受复杂的审查过程。

    而就在这个时候,洛阳少林寺中,一份由大主持亲笔所写的表章正送出,由僧人快马向长安而来,那表章上还有一块玉,却是当年李二留给少林寺的信物。

    少林寺在接到了玄奘的血书僧袍之后。足足讨论了一夜。

    激进,再激进的人此时也不会想着乱来,大唐江山已稳,区区一个少林寺有半点不臣之心,大军挥进就可扫平他们。

    刺杀秦王!

    笑话,这是想让天下佛门死光呀,更何况刺杀秦王那么容易嘛,有一丝的消息泄漏出去,怕是在少林寺准备的过程中,就已经被灭寺了。

    秦王李元兴那修罗之外绝对不是玄奘敢乱叫的,洛阳这里也在清理寺庙的粮税,还有那些不懂佛理的僧人,特别是女尼一项,许多庵堂都已经被封了门。

    少林寺几位主事人,经过考虑之后,还是把解决方案放在了李二当年的承诺上。

    然后就是发动佛门信徒进行对抗,先保住洛阳周边许多寺庙的僧人再说。

    同时也隐隐有借此机会将少林寺成为佛门正宗,大唐天下第一大寺的目标。(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