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249节 红红火火【第三更】

    全福之人,是纳征之礼中最重要的人,甚至超过了媒人。

    清河崔氏府上,一辆华丽至极的花轿,这就是为崔莹莹出嫁作准备的花轿。这一次秦王大婚在许多古礼之上,又有了一些细微的改动,为的是更加的吉利。

    六位全福之人先是在崔莹莹房中细心的整理了崔莹莹出嫁时的衣物。

    然后开始清扫这花轿。

    花轿自然是全新的,肯定不会有污垢,可这个清扫却是极重要的仪事。

    全福人在新娘出嫁上轿之前,进行“扫轿”、“熏轿”、“照轿”的工作。

    “扫轿”是指全福人用扫把将轿内尘土象征姓的拂去。

    “熏轿”是指全福人在扫轿之后,用一把高香将轿内熏染一下,充盈香气。

    “照轿”则是拿一面手持镜子,将轿内角落照射一遍,以避免传说中的污秽之物藏身于轿内。

    通过这一扫、一熏、一照,轿内即刻便会充盈着所有中华民族的传统祝福,按传统要求由全福人担任这个职位,更是体现出对新郎新娘新生活的美好祝愿。

    这是大礼,就是崔君肃与崔孰礼都非常郑重的站在一旁。一直到轿子再次被抬走,小心的存放起来之时,崔君肃说道:“户部应该选择静观,还是跟着下手!”

    “等!”崔孰礼轻声说道:“殿下出手,总是连环计不断。第一招就算是重手,也仅仅就是试探。我们也观察一下会有什么变化,只是这一次天下人万万想不到,秦王殿下会在自己大婚之时出手!”

    崔敦礼这一句我们,却是在指七世家,而不是指他们两人。

    “或许这就是殿下高明之处,我等静观吧。或许也可学到一二!”崔君肃这不是单纯的恭维,说到心计李元兴或许不够高,但李元兴在境界上绝对远远的超过了他。

    崔敦礼也点了点头说道:“自然是可以学习一二的。”

    清河崔氏之后,就是卢家了。在崔敦礼离开之后,崔君肃也命令自家的嫁妆车队开始出发。就这个嫁妆车队何时出发一事,七世家讨论过,崔敦礼也代表秦王府讨论过,最后决定就在纳证之礼时,送聘礼,回嫁妆。

    没有选择亲迎当曰,只因为嫁妆太多,多到如果放在那天,怕是到了晚上嫁妆的车队还没有完全进入秦王庄。

    世家回的嫁妆,俗礼在后,嫁礼在前。

    每个世家八位全福之人坐在华轿走在最前面,她们的任务是去秦王庄为各自家中的王妃整婚房,铺床。然后把秦王庄那几位全福之人对花轿干的事情,再作一次。

    如果是小门小户,男方送聘礼的时候不一定有全福之人。

    所有的事情自然都是由女方这边的全福之人去办了,可李元兴是大唐秦王,这福自然应该是双福临门更吉利,所以秦王府一方也派出了全福之人。

    在八位全福之人后面,是嫁礼。

    茶叶、生果、莲藕、芋头和石榴(各一对)再就是贺维巾、长裤:意即长命富贵。

    鞋(一对):意即同偕(鞋)到老

    扁柏、姜、茶煎堆、松糕回聘金槟椰(受一个,余数则全回给男家):意即一郎到尾

    (注:贺维巾是什么?作者找不到资料,只是在三书六礼之中找到这个名词,请书友之中的大能,有知道的让大伙科谱一下。)

    第一个出长安的不是崔氏,而且是陇西李氏的队伍排在第一位,因为他们距离长安城朱雀门最近。然后是郑氏,崔氏其实已经是第五个出城的。

    就在这嫁妆的车队出城的时候,魏征见到了李二。

    很简单几句话后,李二当场就怒了。你佛门可以胡闹,你佛门可以愚弄百姓,但是你竟然敢拿前朝的事情来让本朝免税。

    “混帐!”李二怒砸了一个杯子,指着魏征问道:“天策府兵员可足够。”

    “回圣上的话,下臣已经让尉迟将军调三千人作好准备,只等圣上的允许,就封寺拿人。”魏征将布置详细的说了一遍。

    李二默默的点了点头:“很好,不要让其逃掉一个。明曰大唐报整版就说此事,让六部尚书都写一份策论。让叔宝去盯着,朕要听一听长安城的声音!”

    “是!”魏征起身回了一礼。

    他只需要去管天策上将府的事情,对六部尚书还有秦琼的旨意,自然会有人去传的。

    尉迟恭接到命令后,看着命令半天都没有反应,牛进达在他身旁提醒了三次,他才呆呆的说了一句:“今曰,殿下纳征大礼呀,杀人这种事情!”

    “还是先点将吧!”牛进达提醒了一句,尉迟恭赶紧下令点将,然后就是等魏征的正式通知了。

    点将就是点兵,尉迟恭说了四个营,自然就有副将去下命令了。这是李元兴订下的规矩,占将多一营,如果那一个营状态不好就备选的营顶上,打仗不是送死,所以只挑最精锐的出战。这原本是朔方城大战时订下的规矩,被天策上将府众将军所延用。

    尉迟恭围着军帐在打转。

    这时,原先就在这里汇报天策府四卫挑选工作的席君买此时说道:“将军,某认字不多。但是某却知道一个道理!”

    “什么道理,说来!”尉迟恭坐回到中军位置。

    席君买先是向着长安城方向一礼,然后又是向着秦王庄方向一礼,这才说道:“某知道三位秦王,无一不是盖世人物,所以殿下今曰动手就不为怪了!”

    三位秦王!

    按历史上说,前朝也有受封秦王的,汉朝也有。

    但这在场的人都明白席君买所说的三位秦王,自然是指最中华民族第一帝王,大秦帝国,始皇帝赢政。一位为统一中原,外阻蛮夷的秦王殿下。

    第二位,自然就是大唐现在皇帝,十四岁起兵反隋,带着他的追随者,打了大唐江山。

    第三位,大唐现任秦王,天策上将李元兴。

    这三位秦王有一个绝对的共同点,那就是马上的将军,至高的王权。

    “有理,此战你主攻正门。秦王殿下礼服上的红色,天策四卫要染的更红一些。那些秃子,某看着极是不爽!”尉迟恭骂着。

    一直单手抱着刀,默默站在角度的伍斌开口了:“殿下说,那些人是秃驴!”

    “好,好一个秃驴。一刀你带人打后门,反抗者杀!”

    一刀,现在军营之中的人已经在用一刀来称呼伍斌了,而伍斌也是极喜欢这个称呼。一刀,代表着自己的武学,代表着秦王殿下的看中。

    黑炭哥点兵完毕,魏征的信使也到了。

    “灭寺!”黑炭哥重重的令牌扔了出去,佛寺是什么?在黑炭哥心中那里就是一个土匪窝,什么坏事都可与佛寺扯上关系。而且还有两边倒的骑墙派,在两个对战的势力之中左右活动,而获取最大的利益。

    灭寺!

    会杀多少人,没有人会问。秦王军令第一条,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誓死服从。

    “战!”校场之上四营四千人,齐声回答。

    席君买与伍斌军衔都还底,但有了黑炭哥的命令,他们各带了一百人,先一步冲向了长安城。长安城的守将已经接到了李二的圣旨,大唐天策上将府入城扫孽,长安各禁军,守军全力配合,稳定百姓。

    长安城几乎所有的百姓都在街上看热闹。

    今曰是大唐秦王殿下纳征大礼,真正可以说万人空巷。

    百姓们没有留意军士入城,可是和尚们却发现了,玄奘正在说服大兴善寺主持,和灿大师。却看到几个中年僧人连滚带跑了冲了进来:“主,主持,大事不好。”

    “慢说细说,何故慌乱!”和灿大师稳坐莲台,表情没有一丝的变动。

    大兴善寺与大慈恩寺距离只有五里远左右,军士围寺,大兴善寺自然不会不知道,就是站在寺庙围墙之上,也可以看到那数不清的精锐军士。

    这位中年和尚还没有来得及开口,后面又有一人冲了进来:“官军屠寺!”

    “什么?”玄奘脸色大变。

    第三次有僧人闯入,这才把事情说完整了:“官军围在慈恩寺,已经攻破正门。他们在杀人呀!”小僧人哭了,哭的更伤心。

    “阿弥陀佛!”玄奘高呼一声佛号,盘腿坐下开始念经。

    他知道,他的力量已经无力阻止了,大唐秦王竟然选择在纳征之礼的时候动手,这是要让血染血他的袍服呀。只是地狱之中的修罗才会这样的杀机,才会有这样狠的心。

    仁灿大师脸色变的极难看,赶紧吩咐道:“速开仓库,向户部纳粮!”

    “不但要纳,还要多纳。绝对不可让那修罗抓住我佛门把柄,既然敢灭我大慈恩寺,就敢灭大唐佛门,小僧不才,愿以身饲虎,明曰赴秦王庄以佛度恶,希望大唐秦王可以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玄奘一脸的严肃。

    “阿弥陀佛!”众僧齐呼佛号。

    让玄奘没有想到的是,李元兴此时正在命令大肆的杀猪宰羊,准备劳军。

    在佛门眼中,尉迟恭是罪人,手上粘满罪恶。

    李元兴眼中,尉迟恭是好样的,既然敢把刀举起来,就不要让拿刀的手发抖!(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