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245节 精兵强将

    十位身穿红色紧身劲装的秦王府近卫上了跑道,这步障碍跑,尉迟恭的记录是,铜沙漏两格半,这已经是所有人中的限。十位秦王府近卫,都是精心挑选,全部可以在格以内。

    这一格差不多就是现代时间十五秒左右,格的时间,就是现代的一分四十五秒,可是这难却比现代的大了一些。

    头五十步,平急速狂奔,第一道就是拒马。想要快,必须跳过去,就算差一些也要手扶脚踢的瞬间翻过去,绝对不能减速,因为紧接着就是一道深壕,壕宽二步,身手好的可以跳过去,也就是现代二米八至米的宽。在加速跑的情况下,是可以跑过去的。

    所以,第一道拒马绝对不能减速。

    翻过壕,就是一道一丈的木头墙,原本这个只有米左右,可尉迟恭硬是又加了尺,想一伸手抓住墙头,就必须第一步踏墙的动作,否则就这一墙就挡下了。

    再下来,独木桥、七步桩、七尺深坑、丈高绳墙、五步长倒吊绳、跑云梯、高低台。到达终点之后,还要转身从一侧的平狂奔回到起点。

    当初这个被设计出来之后,李元兴相信放在现代,能达到二分钟内的,都是高手了。

    可让李元兴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短短一个月时间。秦王庄一千六近卫,全部都低于格半,有一半人接近格,有一多人低于格。只是可惜,就是没有出一个超越尉迟恭的,这真正让李元兴遗憾。

    军士们明白,这一跑就决定着前程。

    他们是真正的拼了命了,有几个翻拒马不利,加速已经不够的掉入壕中自然是受伤了。不到半个时辰,军医官那里就收容了好几人。真正过关的。却才不到五人。

    围观的姓大声的在欢呼着,有看热闹的,也有自己家人来助威的。

    “让,让让!让本少来看看热闹!”看热闹的人群之后。几个五大粗的仆役硬是给挤出一条来。当中一少年大步走到前面。

    这少年。头戴银丝金玉冠……

    错了,这是银丝金玉冠,可这少年却将金叶取掉。改成两只花插在了上面,然后那玉也没有了,换成了一块花圆石。

    再看这身上,上身穿着一件灰色发蓝的书生长袍,可却在袍角系在腰带上。腿上一条劲装长裤,脚上鹿皮软靴,还加了一条铁链绑在软靴之上。

    左手一只鸟笼,里装着的一只黑鸭。右手拿着一份报纸,正是大唐报!

    这是谁?

    杜陵杜家,人送外号混世小岁,杜双鱼

    岁背下论语,七岁熟读孙,十岁敢和杜如晦斗诗,十岁就在青楼和人打架,而且打的还程怀亮,并且打胜了,让程怀亮回家之后被程魔头狠狠又暴打了一次,理由不是逛青楼,而是因为程怀亮打架竟然输了。

    杜双鱼这个混世小岁可不是白号的。

    入酒肆不喝酒、入青楼不招蝶、入赌场不玩钱、入书院不读书!

    说武,遇强则更强,遇弱则更弱。论,写读只有上半句,写狂草无人识。

    此乃杜氏杜双鱼,唯一的朋友就是杜家旁支杜壹叶。因为杜双鱼八年的私塾作业,全是杜壹叶帮着写的,这份感情足够深厚。

    杜双鱼咧着嘴,斜着眼睛看了一小会,突然伸手高举报纸:“秦王殿下说了,勇者为军!”

    混帐!竟然敢有人在这里捣乱,当下就有七个军士冲了过来。

    杜双鱼却是不怕,迎上前去:“报纸上说,秦王殿下有令,优秀者可入天策四卫,却并没有说只限于各卫府军士参加。”

    卫兵正要赶人,尉迟恭却站了起来:“有种,跑一个!”

    李靖不在,秦琼不在,还有几个身份不低全都领兵在外,黑炭哥在这里身份可不是普通的高,因为他是最早的一位秦王府护卫将军。现在也是天策上将府能排进前五的将军,他一开口,就等于是结论了。

    为什么?理由简单了,因为程怀默把尉迟宝林打成了猪头。

    而这个杜双鱼却把程怀亮打成了猪头,虽然打的不是一个人,但是很好,非常好!

    这算不算以权谋私呢!

    去他娘的,这里是大唐,身份高一等,说话硬十分。

    “跑就跑!”杜双鱼将鸟笼扔在一旁,将那报纸插头衣领之上,由军士领着他到了起跑线前。那里负责的军士说道:“第一遍试跑,小心伤到!”

    “这个,很有趣!”杜双鱼轻蔑的笑了笑,很随意的活动几下脖。

    一声令下,杜双鱼如灵猴出洞,奔、钻、腾、跃、翻、滚、跑!

    不用去问,黑炭哥心中有数,接近格,就算低于格也不会让人意外。

    重新站在起跑线上的杜双鱼一边脱衣服,一边将身上挂的那些铁链扔在地上,减轻了这些重量,他将会跑的更快。

    “你以为,大唐军士上战争,都是光着身吗?”牛进达开口了。

    不为别的,至少能让一个小家伙在这里炫耀,那怕你是天才,在军营之中你也不能狂,你可以战场之上展露你的才华,军营之中绝对不行。

    杜双鱼想反驳,可却无法反驳,因为其他几条跑道上,那些军士是穿着皮甲,带着腰刀的。这是最低标准的武器,但却是相比他要脱衣服减轻重量强多了。

    “哈!给本少一套军甲!”杜双鱼大声喊着。

    牛进达回头看了黑炭哥一眼,黑炭哥点了点头。

    越是狂,就越是要打压你的狂傲,这是军营的铁律,那怕黑炭哥看到杜双鱼也是一样的。

    在得到黑炭哥的允许,牛进达的视线转向了席君买,算年龄,席君买与杜双鱼一样大。让他们两人交手,应该合适。

    可转念一想。

    却也不合适,席君买在战场上练出来的是杀人的本事,不是比武的。

    视线再转,牛进达选中一人:“校尉伍斌出例!”

    独臂伍斌从秦王近卫的队伍中走了出来,来到牛进达面前:“伍斌在!”

    牛进达这时对杜双鱼说道:“接他招,允你入天策四卫!”

    独臂!杜双鱼倒吸一口寒气,秦王府近卫代表个个都是精锐,独臂人能在这些精锐当中有一席之地,这就已经证明了此人绝对不普通。

    而且杜双鱼隐约间听过一个传闻。

    那就是秦王殿下的贴身亲卫白二娃,曾经与一个独臂军士比武,一招就让手中刀脱手了。如果就是眼前这位的话,怕是自己有麻烦了。

    杜双鱼,自认才智高绝、武艺惊人、兵法神妙。可却无用武之地。

    秦王殿下如天策上将府四卫,挑选精简,宁缺勿滥,这是一个天大的机会。军士两考,一考就是这跑道。跑过一次的杜双鱼丝毫不敢小看这跑道,普通人能否跑下来都是未知数,更何况还要求在特定的时间内。

    刚才一跑,杜双鱼已经是尽了会力。

    军士另一考,那就是武艺,或者有特殊技能的人。

    如果想成为校尉,就要进行考,杜双鱼的目标是校尉,而且还想要一个至少八上,甚至是从七的校尉。

    眼下就是一道难前,独臂军士,绝对是一个强敌。

    杜双鱼解开了自己的头冠,将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扔到一旁。将书生长衫脱掉,里面是身劲装,那些多余的东西,比如铁链自然也扔到地上。

    接过军士递来了木刀,杜双鱼迎上前去。

    “某,伍斌!”伍斌将自己的配刀解下,双手放在旁边的刀架之上。

    看到这把刀,杜双鱼的表情更加的凝重了。传闻之中,秦王刃。刀柄、刀鞘都是钢制成,刀不出鞘就可伤人,刀出鞘必见血,不见血不回鞘。有资格拥有这刀的,无一例外都是有着相当实力的高手。

    秦王刃。上了战场,人人都是人斩!

    怕,杜双鱼握着木刀的双手都是汗,怎么可能不怕。但越是怕,越要战。如果此时不敢战,曰后便再没有机会了。

    “杀!”杜双鱼双手握刀冲了上来。

    伍斌闭着眼睛,木刀就插在自己左侧的腰带上。

    伍斌可以从杜双鱼的脚步声中听出来,此练过武,而且苦练过。只是可惜,没有真正与人实战,上一次战场活下来,或许会是一个半高手。

    根本不需要睁眼,可以从对方的脚步声中听出节奏来。

    突然,伍斌右手握住刀柄,非常随意的一扬,击中杜双鱼斩下的木刀。杜双鱼连着后退了四五步,握着木刀的双手已经是青筋暴起,颤抖不止,他更是全身大汗!

    仅仅一击,杜双鱼领教了什么是高手。

    真正的高手,身上没有半点杀气。如果自己闭上眼睛怕是根本感觉不到对方的存在。这个独臂伍斌,在面对自己的时候却还是闭着眼睛的。那一刀,怕只是用了五成的力气。

    想来如果换成真刀,一刀就要能了敌人的命。(未完待续……)

    ps:今天真正是各种事多,回到这里已经六点多,却是一直静不下心来。

    没有存稿的作者,绝对是苦逼呀。

    还会再有一更多,加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