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226节 残军【加更求票】

    隋末、唐初,战乱不断,大唐为立国,征战天下。

    大唐行的是府兵制度,战时征兵,闲时农。

    可隋末有多少田地变成了荒田,有多少人无家可归。乱兵占村,杀妇孺,抢壮丁。又有多少人伤残之后无家可归,有多少人沦为乞丐。更多的是,因为路途遥远而有家难回,古时从北到南,步行需要几个月的时间。

    没有足够的路费盘缠,身有伤残,如何归家。

    长安城,代表着大唐繁荣的长安城中,就有十几个坊间有的不是繁华,只有无数残军的叹息,以及他们苦苦求生的挣扎。

    大唐秦王一纸令书,代太上皇行善天下,召天下残军,大唐秦王奉养终老。

    有人信,有人不信。

    信的人心怀大唐,他们相信自己为大唐征战,大唐兴盛这是给他们记下一功。不信的人却是知道天下有多少残军,这需要多少钱粮才可养活这么多的残军。秦王殿下就算有点石成金的法力,却无法照顾十数万残军。

    残兵营已经建成有十多天了,每天会有军士送来粮食以及简单的生活用品。追随着孙老道来到长安的道士有好几百人,那个丹尘子道长也来了,虽然他的名气与孙、袁、李三道有着很大的差距。

    可是从他的年龄,以及他对炼丹术的研究,在道门也有着极高的声望。

    来到长安之后,他封了自己的丹炉。

    在大唐秦王殿下面前,他那点微末的道行不配提炼丹二字,只愿一心求学,不求得大道飞升,只求修小道养生济世。

    残兵营中丹尘子带着一百多个医术上有些造诣的道士,正在为残军营检查旧疾!

    朔方城一战中受伤的人不在这里,他们在正规的军营当中,就是残了的也一样。李元兴对这些人有着另外的安排,右武卫上下也不愿意抛弃这些袍泽!

    李元兴的到来,让整个残兵营如滚热的油锅之中倒入了一碗水,炸了。

    “秦王殿下仁厚!”欢呼声一浪高过一浪。

    李元兴来到一处高台之上,原本他告诉这些人,应该先高呼太上皇仁厚才对,可想一想这话实在太虚了,也就没有再说。

    “首先本王要说的,大伙为大唐征战,伤了,残了。大唐不会忘记你们,大唐要管你们终老,以后为大唐出生入死的人,大唐也一样,管到底。”

    又是一浪高过一浪的欢呼声,好几百人冲到台下,大喊着愿为秦王殿下效死!

    “不过,本王也没有那么多粮食养活几万人,所以本王希望你们干一些力所能及的活。实在干不了活的,本王出钱出粮养活到终老!”李元兴说完,长身一礼。台下呼啦一下黑压压跪倒一片。

    数万人跪在自己的面前,李元兴的心更加的坚定,这是自己的责任。

    这一跪,却是数万残军真心的感激,在这里的这些天,天天有干饭,仅此一项,李元兴就得到这数万人的心。

    远处,有几个伤残极重的人,也在要求着身旁的人扶自己跪下,就这一跪,残军们却是不知道在李元兴心中有多重!

    “本王需要三千还能打的勇武之士,咱们大唐的工坊,天智院,天智阁需要护卫军士。还有一战之力的军士,愿为护卫之职的可那边台下报名,由军士负责测试。”李元兴伸手一指那边正在搭的棚子。

    这里是残军营,不是流民!

    整齐的队伍,根本不需要有人去管理,他们懂得什么是秩序。

    李元兴站在高台上,远远的看着。

    一个独臂人,此人李元兴曾经见过,就在长安城那贫民坊中,就是他教训了那个不孝子,也是他给那个不孝子母亲铜钱的。

    赤手空拳,以独臂力战三名秦王庄近卫而不落下风。

    “给他一把刀!”李元兴只是在吩咐,自然会有人去安排。

    白二娃亲自上场,一把横刀递到了那独臂人手上。独臂人单手接刀,回身向李元兴行了一个持刀礼。之后才与白二娃相对一礼,这是武者间的礼节。

    周围的人退开十步,这是对武者比武的尊重。

    “你手中握的刀名断浪,秦王庄百把名刀之一。某手中刀名斩风,亦百名刀之一。如果想留下刀,接我三招!”白二娃缓缓的将抽出,刀身寒光四射。这是李元兴从现代带来的刀,第一批给了李二,其中二十把分给了众将军。

    之后又带了一百把。

    这些刀,钢是特种钢,专门为打造好刀而炼的钢。仅这一百七十把刀,就消耗了郝老板收藏起来的一吨多特种合金钢。有些原料不好找,而且制作这种合金钢工艺要求也大,成本更是巨大。

    这样一把刀,就算是放在现代,仅成本也要几万元。

    这一百七十把刀,大唐就算十年之后也难以制作这个的合金钢。

    此刀,连刀鞘都是用不亚于大唐百炼钢而制作而成,一把刀入手连鞘有十斤重还多。

    只见那独臂军士将刀鞘插入面前的地上,冲着白二娃微微的点了点头。

    白二娃单手握刀冲了上去。

    这时老狼在李元兴身旁说道:“二娃输了,面对百战豪侠单手握刀与送死无异。”老狼话音没有落,独臂军士一声暴喊:“杀!”

    一个杀气,战意十足,惊的许多心神不坚者后退数步。独臂军士单手一抓刀柄,却见寒光一闪。独臂军士刀出鞘,一记挑斩将白二娃震退三步,手中刀向身后飞去,插入了几十步外的一块石头上。

    老狼深吸一口气,拔起身旁一根木桩投了过去,然后大喊一声:“再斩!”

    刀光如影,划过一条炫丽的弧线,李元兴竟然看一了刀光残影。这是什么样的技术,这刀法真正不凡,这样的人怎么会流落民间,靠苦力吃饭。

    一刀双斩,圆木桩从一端切了一个十字,变成一根木条落在地上。

    “一刀?这不可能!”李元兴只看到对方出了一刀,可怎么可能将圆木桩斩出一个十字口一分为四呢。难道是出刀太快,快到另一刀自己没有看到吗?

    别说是李元兴,就是老狼这样的百战老兵都惊讶万份。

    只是老狼比李元兴能强一些,他是看清对方出了两刀,一刀挑斩一刀劈斩,这样的技术放眼大唐,能作出到的人少之又少。此人如果双臂健全,怕有能力与秦琼一战,就算不胜,也能支持几十个回合。

    独臂军士的刀落下刀鞘,单手扶着刀柄单膝跪地。

    “好,此刀归你了。明曰入秦王庄!”

    “谢秦王殿下赐刀,某伍斌愿效死!”独臂军士重重一礼。

    李元兴转身对老狼说道:“老狼,这样的军士要挑出来,本王另有安排。”老狼回了一个军礼,独臂军士的战力,就算是上了战场也是一员猛将了。

    那边负责登记的军中司马开始问名。

    “伍斌、今年二十二,吃过七年军粮,领过百人骑,前年被退了军职。原……”伍斌一一的汇报着自己详细的情况,他知道秦王府肯定会派人查证的。

    李元兴给老狼又交待了几句,带着白二娃那一队人马离开了。

    白二娃一路都低着头,今天把秦王庄的人丢到家了,连对方一刀都没有接下来,而且还把刀脱手了,这是大耻辱。

    “二娃,你回去苦练吧!”李元兴这句话算是安慰,还有一句他没有说,伍斌才二十二岁,算一算十二三岁就上了战场,而且领过百骑,至少也是一个八品校尉,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会沦落到靠苦力吃饭,但是绝对是一员猛将。

    白二娃输给他不冤,那绝对是一个顶级高手。

    李元兴甚至有想过,改天请秦琼,或者黑炭哥来试一试他的真正实力。白二娃还测试不出这样的高手,真正的战力有多高。

    李元兴离开,不代表残军营这边就平静了。

    老狼继续发布任务,双腿有力的,就算是没有了双手,也给一份工。

    当下,有人抬出一个类似于后世健身房自行车的东西,只是传动的部分不是转轮,而是压板。上面有架子,可以靠着。如果没有双手的人可以用布带固定自己,当然熟练之后,就算没有双手也可以踩。

    这个是给铁匠炉送风的装置。

    一个大的炼钢炉就需要十个人合力不断的送风,才能保持炉温。

    铁匠炉不同于另的炉子,送入了风也要事先加热的,这样才不会因为空气凉而降低炉温。双手的力气自然不如双腿,工匠们设计了一种脚踏式的。健全的人与没有了手的人,区别不大。

    慢慢的习惯之后,发力也相差不多。

    杜壹叶因为跟着李元兴微服了一次,品阶没有上升,但身份却明显提高了。他已经是这些军中司马的头了,正在指挥着各人详细的记录报名的信息。

    紧接着又一项需要求被发布了出来,要求双手健全,坐着干活的。杜壹叶一边指挥文官记录,一边指挥着军士在残军营四处宣传。老狼倒是懒得管事,竟然下场参加比武去了。(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