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223节 秦王微服工坊区 三【加更求票】

    秦王微服。

    大唐皇家天府丝绸迎大匠。

    这两件事情极为巧合的撞在一起,可以说卢大掌柜的心是悬着的。谁也不敢去揣摩秦王殿下的心思,既然不敢去揣摩,那就不如回归本色,作自己应该作的事情。

    卢大掌柜的心也慢慢的平静下来了。

    这位老木匠可以说对他的丝绸工坊至关重要。

    大唐有多少二等匠师,有多少三等大匠。就是制作出许多令人震惊之物的秦王庄,也不过只有六位三等大匠,今天有一位三等大匠即将进入了自己的丝绸坊,试问还有什么能比这个更重要。

    李元兴也从围观者嘴里听出了今天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

    卢大掌柜花了三天的时间准备,不但有给这位大匠住的小院,就连家具都全部配置一新。而且还安排了四个仆役,两个侍女。

    终于到了吉曰、吉时,自然是要迎接这位大匠了。

    两位身穿着印有上柜掌柜服的掌柜亲自扶轿。

    老木匠紧张的都不知道手应该往那里放,这几天他一直怀疑自己在作梦,许多老伙计,同行,就是连县里的师爷都过来祝贺了。就是到位此时,他依然感觉这一切都是那么的不真实,准备好的新衣他没有敢穿,可吉时不敢耽误,所以就这一身破衣来到了这里。

    他的两个儿子也有些蒙,同样有些感觉象作梦。

    几个孙子当中,倒是有机灵的,见过些小世面的。可刚到这工坊区也一样有些呆,迎接的这阵式拉起来,更是完全的蒙了。

    两个掌柜等了半天,老木匠就象是傻了一样没有半点反应,只差去把老木匠拉下轿子。

    这个时候,李元兴走了过去,以一个普通人的身份扶了老木匠一把,同时开口说道:“老人家可知道三等大匠是什么?”

    两个正准备迎接的掌柜也愣住了,秦王殿下亲自过来,他们也不知道应该如何处理,只好呆呆的站在那里。老木匠用力的摇了摇头:“不知!”

    “那老人家可知圣上!”

    “知!那是皇上,那是某的天,是某一家人天天拜的圣上,圣上保佑这几个月才有干饭吃,孙子也说了媳妇,家里也有些钱!”老木匠看到李元兴亲和,开口回答道。

    周围的人眼睛都瞪圆了,这是什么情况。

    大唐秦王殿下站在轿旁,而一个老头却还坐在轿上。

    李元兴笑着继续说道:“匠,是圣上给有才华的人的一个机会,但凡是有本事的人,就一定会为大唐作出贡献!”

    老木匠翻身下轿,向着长安城的方向跪下:“圣上要是需要作什么,我老头就算不吃不喝也要给圣上作好。”

    很显然,老木匠不理解李元兴的意思。李元兴伸手一扶老木匠:“见过新县令上任游街吗?”老木匠越来越感觉到面前的年轮人亲厚,听到这话用力的点了点头。李元兴继续说道:“县令就是有才能的人,他可以为圣上治理一县之地。而一等大匠师,也是有才能的。二等匠师也一样,他们可以为大唐作出许多好的事情。而你,身为三等大匠,距离二等匠师只差这一步,所以,你如果再努力些更进一步,成为二等匠师,你也可以游街,这个你明白吗?”

    老木匠又一次跪倒,向长安城磕头,大呼圣上仁厚。

    李元兴无奈,再一次扶起老木匠:“你记得,你的身份已经是三等大匠,这是圣上给你的身份,县里师爷见了你,也要向你问礼。”

    “某还是不懂,你是好人,你教我!”老木匠紧紧的抓着李元兴的手。

    “好,那就听我的。”李元兴微微一笑,冲着卢大掌柜点了点头:“这位掌柜,可备有三等大匠身份的衣服。”

    “有,有!”卢掌柜连声应道,然后立即就有人跑去拿,还带着一个幔帐。

    老木匠的两个儿子被叫了过来,帮助老木匠换衣服。

    三等大匠,衣装分为两种,一种是平时穿的,可穿丝制。而另一种则是工作时穿的,以麻布为底,关键的部分缝上羊皮。算是一种极高级的工作服了。而且特别允许,以铜牌刻上大匠二字,绣在胸前。

    巴蜀的皇家天府丝绸准备的衣服,自然前胸印有皇家天府的字印。背后有着两个大字,上匠。这是工坊之中,匠人最高级别的称呼了。

    老木匠换好衣服,还有专门的剃头师傅很快的整理了头发,戴上了头冠。

    这头冠上也印着一个匠字。

    李元兴一扶老木匠:“老人家,接下来却是你光宗耀祖的时刻,自然是要高兴一些。你高兴了,祖先会开心。而圣上,也会开心!”

    这句话,老木匠将懂,特别是听着光宗耀祖四个字,老泪纵横呀。

    李元兴看着老木匠走上前去,微笑着跟在一旁,老木匠脚步有力,一边笑着,一边流着泪。

    工坊用的礼仪有些混乱,根据杜壹叶所说,这有古求贤礼的感觉,但后半部分,明显就是各商号拜掌柜用的礼节,但又修改了许多。

    卢大掌柜身后四人,托着四个托盘。

    第一个托盘是类型于后世聘书的东西,他还专门请了几个有身份的人当场作了鉴证。

    第二个托盘是一只皮鞭,卢大掌柜闪手将皮鞭交在了老木匠手中:“工坊之中,所有的匠人谁不听你老的指挥。就用这皮鞭去打,匠人的活怎么干,您老说了算!”

    李元兴看到这一幕,微微的摇了摇头。

    这摇头的一幕,却是让卢大掌柜心里一抽,在拿第三样东西的时候,差一点失手落在地上,秦王殿下摇头,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自己有什么作错的地方吗?

    深吸一口气,要冷静下来,卢大掌柜也算是见过世面的人了。

    第三个托盘之中的是一把钥匙,这钥匙打不开任何一把锁,这只是一个象征。竟然是主人把家交给你了,这是原先请掌柜时用的礼节。

    最后一个托盘之中,倒是有些实用的,精铜制作,全套上好的木匠工具一套。

    最后一项,摆象案,摆上鲁班大匠师的牌位,祭祀。

    老木匠很虔诚,嘴里默默的念着,似乎还在说,一定要给鲁班大匠师的神观捐些香火钱,一定要去烧柱香感谢鲁班大匠。

    仪式完了,接下来就是上工的安排了。

    老木匠被领着去看他新家,李元兴出于好奇,也跟着去了。

    在工坊区以北,大约十里左右的地方,有一块区域就是住宅区。这是李元兴当初的规划,这里的设计可以说远远超出这个时代,倒象是后世七十年代的家属区,一排一排的平房建筑。

    每一排,长半里,有二十五户的大门。然后院内,面对面两间侧房,然后就是正屋。侧房修的高了一些,加了半层类似阁楼,只有二米高左右的半层。至于怎么用,各家自然会有各家的安排了。

    这就是所谓的三开八间大院。

    宽十米,就是大唐的三丈三。然后长十六米多,就是大唐的五丈。

    两边的侧屋,一间算一开,门推开是中房,然后两边各一间屋。两个侧房就是四间屋。然后正屋,有厅。左侧是大开间,右侧是两个小屋。加上厅,这算四间屋。所以合起来,就是三开八间的大院。

    二开,单开的中院,小院,每一排会更多一些。单开的,门内无院,只有二间半屋,完全与后世现代的老旧家属院一样。二开的,却是进院之后,一正一侧,但侧屋却远没有三开的侧屋大。

    这片区域,每排有一个公用的茅厕,每十二排一个区。每个区设定一个管事,类似于居委会的姓质,放在大唐说,就相当于里正一样。因为每个区,至少就是三百户人,全是小屋的话,一个区就有千户人。

    然后,每四个区之前,就会多出一块小商铺区,这里有各种杂货店,小吃店之类。米粮油自然也不会少。

    每十六个区,会有一个药房,会有一个小学堂。现下这里,还有一个大学堂。

    这块居住区,眼下各商号买下,在统一规划之下,已经建成九十六个区,实际入住也有三四成之多,在这个工坊居住区还有一个大唐原来没有的店铺,那就是澡堂子,投资人自然是老狼了,一共建了八个,全部是依河而建。

    老木匠分到了他的院子,三开八间,对于老木匠来说,却是足够了。

    而且他的两个儿子,还有一个孙子也经过考核,一个儿子竟然拿到了五等匠工,另一个儿子是六等小匠。还有一个孙子也到了八等小工的证书。

    这些加起来,让老木匠得到了两套相邻的三开八间小院,当然,这还有卢大掌柜也特别大放了一些,算是多给老木匠一些好处,毕竟这是他工坊头一个三等大匠。

    看到三个仆役的时候,老木匠紧张的都不知道应该说点什么。

    当看到四个卢掌柜买来的丫环时,老木匠说出了一句笑翻全场的话,老木匠是真心感谢卢掌柜,给自己连孙媳妇都安排好了,只是不知道这四个是那家的姑娘。自己要上门去提亲的。

    奴隶,对于大唐原先最低层的匠人来说,是远不及的,甚至许多人一生都没有真正接触过,或者是接触了他们也不会知道对方是奴隶的身份。(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