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216节 失算呀

    武曌被罚,这件事情作为一个坏典型通报整个秦王庄。

    但被罚的原因自然是不会说的,只是说武曌作错了事情,所以被罚了。而且武曌身份是公主,也没有谁有资格去问武曌被罚的原因。

    李元兴亲自打来热水,准备了药膏要给武曌用热水还有药膏活血,敷在屁股上。却被武曌在手上咬了一口,无奈李元兴只好留下药膏离开,最后还是春兰继续来热敷了。

    李元兴知道武曌是在赌气也不计较,回自己书房继续去完成自己的剧本了。这件事情,李元兴当真没有放在心上。

    李元兴前脚离开,郑和后脚就在门口求见。虽然不知道郑和来干什么,但武曌还是隔着屏风见了郑和。

    “公主您要不听一听月钱与下人的配置,小的保您听了之后心情会好上许多!”郑和声音不大,说话的时候生怕外面有人进来。

    武曌听到郑和这古怪的话,倒是来了兴趣:“你说吧!”

    “公主您身边的侍女仆役人数,只有定额的……”说到这里,郑和来了一个大喘气,就在武曌准备骂人的时候,郑和这才继续说道:“只有定额的三成!”

    三成!只有三成。

    武曌自己都吓了一跳,要知道现在围着她打转的侍女有四人,健妇两人,仆役两人。再加上春兰,那就是有八个有整天围着自己。

    郑和却在这个时候继续说道:“其实这个标准还是按照最低标准算的。公主您月钱的实际花费因为侍女人数过少,而且公主您对饰品、衣服、饮食都没有特别的要求,所以您的月钱实际只花了一成多,不到两成!”

    “本宫,一个月有多少月钱?”武曌这才想到这个问题,其实她连自己都多少月钱都完全不知道。

    “宫里每个月,发一百贯。这个钱用于的呢的开支,包括侍女等人的花销。秦王府给公主您的月钱是每个月发六十贯,但饮食、衣服,还有侍女等人的花销却是府中出的,这个钱只是给您零花的。”

    听郑和这么一说,武曌也反应过来了。

    春兰在旁边小声的说了一句:“公主,这个月您实际花了钱,不算宫里的。秦王府这边只有昨天进长安,您花了几文钱买了几样小点心!”

    几文钱!

    六十贯,六万文!

    好大的差距呀,武曌的嘴又噘起来了。春兰却示意郑和可以离开了,郑和倒也是知趣,告了一个礼,退着出去了。

    “公主,咱就按规矩来,这反倒是多了许多呢!”春兰带着几份兴奋说着。

    武曌却是摇了摇头,心说春兰倒底还年龄太小。李元兴是什么人武曌比春兰更清楚,而且李元兴是什么姓格,武曌也是非常了解的。

    猛然间,武曌想到了李元兴那次出行的仪仗了。

    那种气势,武曌相信自己一生都不会忘记,无论是在现代还是在大唐。

    这个时候,郑和刚刚从武曌这里出来。却谁想,李常与老狼竟然一左一右就站在花廊的入口处,见到郑和过来,老狼先说了一句:“献媚成功呀!”

    李常也跟着说了一句:“你小子,倒是献媚的高手呀!”

    这语气倒是在嘲笑,可郑和却丝毫不认为这是一种羞耻,从李常与老狼身旁走过的时候顶了一句:“我是个小人物,用心揣摩主子的心思,这才是我每天都思考的。倒是你们两个,还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原本是来嘲笑的郑和,却被郑和教育了。

    李常从怀里摸出一块宝石,两片金叶子:“送你的,曰后都在这里府里,低头不见抬头见。你别在后面捣鬼某就笑乐了。”

    郑和飞快的把那块指甲大小的红宝石收了口袋,把金叶子放在嘴里咬了一口,乐呵呵的说道:“我倒是知道一件事情,如果你们两个动点脑筋的话,殿下那里给你们留了四百万贯。”

    李常与老狼都是一愣。

    郑和将金叶子收好,然后又伸出了手:“咱什么都没,就喜欢点金子。”

    老狼也在怀里摸了一片金叶子,这金叶子一片一钱,换成铜钱市价值一千二百文,可事实上金子珍贵,属于有价无市的类型,真正要换少说也要一千六七百文了。就这么小小的一片,一钱重的金叶子。

    “成,就是四百万贯。你们没听错,我也没说错。那位,咱不献媚不行。”郑和说完,笑呵呵的走掉了。

    李常与老狼对视一眼。

    两个杀人的专家,还真玩不转郑和这种只会动心眼的太监。

    等郑和走远了,老狼才问了李常一句:“你说,这贪钱货卖的是谁的媚!”

    李常笑着在老狼的肩膀上拍了几下:“我也是刚刚反应过来,这货色也只是顺便去讨个好处罢了,他的可是那种眼色很尖的人物。”

    老狼摇了摇头没有再说话,李常一转身:“我去长安,那件事情收尾我要亲自去盯着!”

    李常也离开了,老狼想了想后还是敲了武曌的门。

    武曌已经穿好衣服坐在软垫上,李元兴头一巴掌真正是下了重手了,打的武曌腿一动就痛。老狼进来,也没有要那个屏风。

    “公主这次真是把殿下给气着了!”老狼这句话是大实话。

    武曌却对老狼说道:“给本宫挑人,本宫要把公主的架子摆起来。”

    “公主不怕殿下面子上过不去,虽然说公主现在一直都没有用到符合公主身份的一切。但被罚了,反倒用的更好了。这不是让殿下难堪吗?”老狼这是真正好心在劝,生怕武曌与李元兴的关系僵化了。

    武曌心中感谢老狼,比起郑和太监那点小心眼,老狼倒是痛快直接的多。

    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本宫是想明白了,秦王殿下就是让我把谱摆起来,然后再顺便打一打他的脸。让秦王庄的人都知道,他秦王殿下失算了。只是这最终的用意我猜不到,郑和那贼货自然也不会知道。”

    老狼点了点头:“我去安排人手。”

    “给怜月一个身份,你家里的身份,秦王庄的身份。你回去想想!”武曌又说道。

    老狼点了点头,正准备离开的时候,武曌又说道:“派个人去皇宫,告诉太子殿下,还有那几个皇子,想学会怎么玩钱,就来秦王庄三个月。顺便也派人,叫上那个长孙冲!”

    “是!”

    武曌腿上是真正的痛呀,一动就疼。

    半个时辰之后,武曌前呼后应,四个仆役抬着软轿,前面有两个侍女持灯,两个侍女提香,两个侍女摆着花篮。然后还有两个护卫走在软轿前,两个使侍女走在软轿两侧,以方便随叫随到。

    春兰则扶着软娇走到距离武曌最近的位置。

    后面,依然是两个侍女提着点心盒子,两个侍女提着粉饰盒。

    再往后,四个太监,两个持盖,两个持扇。

    然后又是四个亲卫持刀跟着后面。

    这仅仅是被减至四成,明月公主这位太上皇赐封的公主,等同于大唐帝国长公主身份,府内行走四成的人员配置,仅仅是四成。

    因为五成是单数,自然就不好看了,所以武曌选择了四成。

    秦王殿下失算了,明月公主与秦王殿下斗气,所以真正的摆开了仪仗。

    这只是一个小小的传言,就算是在有些人刻意传播之下,这个流言就象是树叶落入火盘,转眼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秦王庄中所有人唯一知道的就是,大唐秦王殿下头一次正式的处罚的府中的人。

    而且这头一个就是拥有公主身份的明月公主殿下,武曌。

    白二娃既然是郁闷,也有些欣喜。郁闷的是自己在秦王殿下的特意安排下去,派人去传播流言,却是根本就没有半点作用,喜的却是秦王庄的人还是忠心于秦王殿下的,只会说秦王殿下好。

    李元兴书房,武曌一拐一拐的走了进来。

    李元兴连头都没有抬:“关起门来,你知道你错在那里了吗?”

    “我想明白了,我损了秦王府的势!”武曌很认真的说着,然后又说道:“不过,你真的狠心打我。我很疼,心里也疼!”

    “你去恨秦王吧,至少李元兴愿意帮你敷药的!”李元兴依然没有抬头,眼睛根本就没有离开电脑的屏幕,不时的在纸上画着什么,然后才动手在电脑上修改着。

    武曌靠近看了一眼,然后依大唐的礼节施一礼:“武曌知错!”

    “傻丫头!”李元兴笑了。

    “我的错误影响有多大?”武曌很认真的开口问道。

    李元兴摇了摇头:“这是头一次,只要没有下一次就不会有影响。毕竟武曌与武氏兄弟是有私仇的,所以,太上皇、圣上、秦琼会帮着保密。但下一次肯定就不会了,所以这一次也是给我们一个教训。”

    “那球场你想要什么样的?”武曌开口问起了正事。一只手却不轻意的还在捂着自己屁股上被打的位置。

    李元兴没有提及球场的事情,而是说道:“你必须熟悉你的身份,因为我要大婚了!”(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