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212节 各种痛快【求月票】

    李元兴心里明白,这只是一个小小的魔术罢了。放在后世,度娘上一搜至少有十种办法来让你去玩这无火自燃的小把戏。

    如果不是大唐这边能找到的材料有限,李元兴还能玩出更多的花招来。

    上前几步,李元兴拿起了香,只是在手上甩了几下,那香也自己燃烧了起来。李元兴又甩了几下让火灭掉,将香分为给了老狼与李常各三支。

    “天地为鉴!”念到这里的时候,李元兴忘词了。

    昨夜还在电脑资料库中查找到的装神弄鬼大全,专门就在搞这种仪式的。

    结果……

    关键的时候,李元兴忘词了,刚才背下的部分,竟然半句也不记得了。

    “娘的!”李元兴骂了一句娘,所有人全愣住了。只见李元兴用力一拍香案:“我李元兴今天要收家臣,从此以后,天地为证。这家臣就是家人,家主的臣子。在家中,身份低于家主,与家中主要的成员平等,高于家族分支。”

    好高的待遇呀!

    李常与老狼惊的都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

    李元兴一手提起鸡,一刀就把鸡头切了下来,挥了挥刀子:“这是给天地的供品,痛快一点给了指示!”

    李元兴一边说着,一边将鸡血倒入几个碗中。

    更加惊人的一幕出现了,那只放着符水的碗突然象爆泉水一样喷了一下,水雾撒到了桌上,那香案之上的黄纸上出现了两行字。

    一边写着,秦王家臣,亦家亦臣!另一写着,忠心护主,主臣护家!

    搞定!李元兴心中松了一口气,接下来就是最后一步了,关键就在那堆米上,米只是一个掩饰,真正的机关却是在米下。

    一点火星溅了上去,哄的一下,一阵火光喷出,那热浪将黄纸吹起,在空中燃烧起来。

    “饮下血酒,你们就是我秦王府的家臣了,亦我李元兴的家人!”酒倒入鸡血碗中。

    这个似乎与想像中的不同,李常与老狼却是已经失去了分析与判断能力,这一切都实在是太震惊了,这是秦王殿下第一次展示法力,第一次当着众人的面与天庭沟通,这才是真正的神仙法术。

    比起那些装神弄鬼的和尚道士,所干的把戏根本就不是一回事。

    “搞定!”李元兴拍了拍手,向天空拱手一礼:“多谢各位,回头天庭见!”李元兴说完,众人都感觉到有一阵风似乎从身边吹过。

    真的,还是假的。

    这自然会是真的了,连李渊都不怀疑,那可能还会有假。

    李元兴却是不给任务人有发问的机会,立即命令撤掉香案,然后请李渊移架西校场。

    香案被撤消,秋香却是极快的将香案上所有的东西都收集了起来,直接拿到后面工匠房找一个大炉子扔进去,全部烧掉。

    李元兴给的解释是,自己这些用过的东西,千万不能再让别人碰了。所以全部烧掉,万一有那个心怀不诡的家伙,用了这些粘上仙气之物,这就是给人间添乱。

    秋香那里有半点怀疑呀。

    最后的证据也被毁了,更何况这是秦王殿下的事情,谁敢多想。

    只会越传越神罢了。

    李元兴心满意足,老狼与李常还在那天地二字前跪着,他们在感谢上苍。听白二娃说,这个感谢少说也要一个时辰,要是长了这到跪到明天的。

    李元兴拉过白二娃:“你去告诉那两个,跪一会就行了。上苍很忙,没功夫去一直盯着他们,重要的是心意,不是形势。回去作几件积德的好事,也就是真正感谢上苍了。所以跪着没什么意思!”

    “什么事积德!”白二娃又问了一句。

    “比如……”李元兴还真不知道,在大唐什么事情积德了。而且这两个家伙的强项是杀人,不是干好事呀。

    杀人!这个技能好呀。李元兴拉过白二娃:“除恶就是积德,比如那些行骗的和尚、或者是打家劫财的强盗。这就是除恶。当然还有,象老狼经常给那些军中伤残的老军钱,也是积德,如果还不懂了,让他们去问袁天罡吧!”

    白二娃听明白了,快步的跑着去了。

    西校场!座木头搭起来阶梯形的看台已经建好,没有上漆,纯原木的。

    李渊的坐位自然要在最高处了。

    “先说两个痛快,喝的痛快,吃的痛快。”李元兴啪啪手,仆役抱着大陶罐就上来了。先是猪蹄,然后是酒。

    李元兴没有解释这猪蹄是什么,一指校场。

    “一会这里有一场球赛,与长安城玩的马球不同,这个球赛更加的有趣一些。”李元兴说完,叫来一名新训练出来的裁判,给所有的勋贵们讲了这球赛的规则。

    李元兴打的这个是橄榄球,但规矩却有所区别,位置的称呼取消,各队自己考虑队形。然后入底三分,入底而且杀入门内四分。将球射入门内二分,射入球门上方加一分。

    李元兴这个球场也比正规的橄榄球场更大,更宽一些。

    长了有大约有三十多米,宽了有十米左右。参加的人数与后世现代的橄榄球也不同,一边有十六人,这个数字是老狼提议的,因为正好符合大唐兵阵配合的数字,所以最终的比赛人数就成为了十六人。

    两边十六人入场,后备人选还有三十六人,与橄榄球相同之处就是,十六个人进攻,十六人防守,攻防可以用两队不同的人。然后有二十个替补。再就是各队各有一名指挥,这个指挥就相当于后世的教练了。

    然后就是六名医官。以及六名裁判,一个主裁判负责中场,四个边裁,再加一个场边助理,就是专门负责翻牌子亮分数,还有换人备案的人物,这人原本是一名军中司马。

    大碗的肉,不知道是什么肉,但就是香。

    大碗的酒,自然是秦王庄的好酒。

    场上似乎是要比武,有酒有肉,有比武看,自然是痛快了。程老魔头笑的合不上嘴。

    “有下注的没有!”一个小太监捧着托盘,一边写着红,一边写着白。

    两队交锋,自然是有胜负之分的。

    李元兴这时对李渊说道:“如果只当是比武,那这个就无趣了。父皇必然喜欢这球赛,远比马球好看多了。”

    在李元兴看来,马球那东西就是很雅的一种比赛,少了竞技的激烈感。

    真正的竞技,就要有男人粗野。足球李元兴喜欢,虽然经常为某球队默哀,但依然还是喜欢。大唐这里,是制作不出可以比赛的足球的,大唐的男人也不可能踢得了足球这种技术姓过强的游戏。

    橄榄球!

    没有比这个更加合适的运动了,特别是场上的队员全是李元兴的亲卫。区别是他们一个是驻扎在秦王庄东侧,被称为东营。而另一个则是驻扎在秦王庄西侧,被称为西营。两边本身就有在相互较劲着。。

    有李渊这位太上皇在,当然是轮不到李靖开赛了。

    李元兴将一面锣亲自拿了起来,小太监双手送上一个小锤。

    当!一声响,两边已经列好阵式的球员全部弯下了腰,这个动作让所有的武将都感觉莫名奇妙。可紧接着,最前面的八人已经急速向前冲,一边八人,两边十六人,对撞。

    这里的服装没有后世那高级的护具,可大唐的工匠有办法。

    皮、竹、加上少量的钢,就制作成了此时用到的护具,特别是肩膀的部分,更是加了五层厚皮,那对撞的瞬间造成的视觉冲击是带着野姓的味道,两方势均立敌,不相上下的开始较力。

    旁边有人开始向前冲,为了护着那拿球的。

    大唐的橄榄球与后世在规则上还有一个不同,那就是允许抱、摔、扑、挡。但不允许用拳头,或者用肘击,腿踢等任何纯攻击姓的动作。

    却见红队这边冲出一位,扯开白队一人,又扔出去一个,然后再抱摔一人,还顺后扯住了一个白衣队员的腰带。他一人暂时对抗了四人,让身后拿球的飞快的冲了出去,旁边一白衣队员过来扑,却被另一个红衣挡下,两个扭在一起。

    一步、两步、五步,一口气冲出了十步。

    却见白衣这边,两人协力,一人将另一人在距离拿球队员还有三步的时候推了起来。

    一招虎扑,那红衣球员被放倒,可球还是紧紧的抱在怀中。

    场边那红队指挥大骂着:“你那脑袋里装的是什么,是粥吗?知道传球不,你这头笨猪,只知道吃和睡的笨猪!”

    另一边,白队指挥也在大骂,意思就是,应该早就分队抄边挡下对方,分得太晚了。

    “好!”程魔头喊一声,直接跳到了桌上。

    尉迟恭正在啃着猪蹄子,可刚才的冲击让他呆了,一只手拿一块骨头,嘴里还塞着猪蹄,呆呆的看着。被程魔头一声喊之后,他也回过神来,指着白队就骂:“一帮傻货呀,分队截击知道不,你们这群傻货!”

    白队这一边,是李元兴最初的那五百亲卫,是和尉迟恭一起相处的,被尉迟恭训练过。这会不管是不是失误,反正没有挡下人,尉迟恭自然是要骂的。(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