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207节 分粮【六更之五】

    踢斗!

    这是不知道从那一个年代就兴起,却似乎更象是历来收粮税的规矩,一个不是大唐律法,也不是县衙的规矩。

    可真真正正却是收粮的规矩,所以村长没有半点反应。

    那衙役给村长跪下了,因为事先杜县令有过交待,今曰收粮税不得踢斗,因为这是收秦王农庄的税。

    这会杜县令也脸色发白,手也有一些颤抖,胆怯的看着李元兴。杜县令真的很怕李元兴发火,所以小心的打量着李元兴的神情。

    李元兴却非常的平静:“早听过踢斗,今天倒是亲眼见到了。”注意到杜县令那紧张的神情,李元兴在他肩膀上拍了一下,这一拍差一点让杜县令连碗都扔了,却听李元兴说道:“本王没有生气,别紧张!”

    能不紧张吗?杜县令的魂都飞了,刚才真的感觉象是一巴掌就闪了过来。

    整个敞院所有的欢笑声都停下了,小孩子们则被大人抱住,有的还捂住了嘴。

    李元兴走到那个衙役面前:“有过计算没,收粮税所需要的成本有多少,你们的运费,还有保管费,以及粮食的损耗之类!”

    “回,回,回!”衙役连说了三个回,都没有把接下来的话说完。

    倒是杜县令这会已经回过神来,看样子秦王殿下真的不象是生气的样子,所以他过来回答道:“殿下,您说的这些也有不同,长安县近,所以消耗少些。要是远的县往府里送,最多的可能达到一成。”

    “长安县半成够吗?”李元兴问了一句。

    “够,三分就够了。因为整个长安县都是殿下的,收粮税也都会集中在几处,所以运输上消耗极少。”杜县令如实的回答着。原本他是计算着,不要踢斗,那差的部分县衙想办法补出来。

    李元兴笑了,回头对里正说道:“看把大伙紧张的,应该请个戏班子过来唱唱。”然后又对杜县令说道:“这就么定了,加半成。你顺便上一个表章,本王落印。这部分支出不如放在明处。”

    “是,殿下所言有理!”

    “本王以前听说过一个故事,有个踢斗的,将斗整个给踢翻了。衙役其实也是无心之过,但结果却是很让人为难的,交税的再拿不出那些粮了。可规矩却不能坏,所以起了械斗,还死了人。”

    李元兴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杜县令要是不明白这县令就白当了。

    “秦王仁厚,下官知道殿下苦心,今晚回去就写表章!”

    “就在这里写,一会秦王庄用印。以后长安县加半成,不要踢斗。衙役也不容易,农户也都不容易,相互理解一下对方,以后也好相处!”

    李元兴几句话把衙役说的眼泪哗哗,只是不断的磕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李元兴给里正打了一个眼色,里正扯开嗓子高喊一声:“各村,上粮税,分粮了!”

    秦王农庄,只有最初的三十几个村子负责种了玉米,后面再进来的工匠的家人,一是进庄太晚,他们进庄的时候,玉米已经开始结棒子了。二是,里正李老头还怕这里混进了坏人,把家家户户审了个遍,所以也没给他们什么好地。

    开荒、种些菜、干些杂活。

    真正需要上交粮税的,只有三十二个村子,一村不上税,这是秦王庄自留种田与菜地,所以合法合理的不上税。而二村,则是功勋世家,新搬到这里至少要免三年税。其余的三十二个村子,也全是按村计算,各有不同的减免。

    “三村二道门老白家的!”里正摇了摇铃铛,账房老头念了一句,三村的村长高喊一声,呼啦一下就冲过来的七八个壮汉,年长的不过四十岁上下,年龄小的十五六岁,都是一身结实的肌肉。

    不过,最显现的却是一个独臂的,伤口还有血的少年。

    李元兴侧头问白二娃:“那是你弟弟三娃,本王不是说叫去伤兵营报道,残了有本王吗?怎么就回家了!”

    “没敢不听话,这是回家看看爹娘。”白二娃赶紧解释着。

    那边三村长大笑着:“好家伙,就你们家今年痛快了。米二百斤,面三百斤,豆一千六百斤,钱十三贯,帛四匹。”念完之后,三村长放声喊了一噪子:“家里没出娶的都看好了,白家这里还有四个没娶呢!”

    哗!敞院里全是笑声。

    那些对于长安城的富人,对于士族来说,真正是微不足道的。可这二千斤粮,十三贯钱,对于普通农户来说,当真是穷人里突然出了一个富户的感觉。谁家曾经有过超过三贯的存钱,谁家仓里有千斤粮呀。

    白家有儿女末娶,就这家境放出风声去,保证媒婆踩挤破门!

    按手印,扛粮包,白三娃远远的向李元兴行了一礼,李元兴摆了摆,白三娃乐呵呵的用一条手臂夹着那四匹帛跟着家人跑了。

    紧接着,又是下一家。

    一万多户呀,这要分到什么时候。

    可看农户们脸上的表情,似乎都非常喜欢这种一家家分的场景,那怕是分上几天几夜也是乐事,就是看着这事,就乐。

    难得有一乐,唐朝这会也没什么娱乐活动。

    分粮这几天时间,如果让所有人都能够真正开心几天,也是件极好的事情。

    秦王庄的农户们都乐着,这份欢乐李元兴很高兴。记得刚刚到大唐的时候,第一次见到这些农户的时候,李元兴是心痛的。他们脸上的笑容是那么的勉强,而此时,却是发自内心的笑容。

    明年会更好!

    李元兴悄悄的离开了,不愿意因为自己离开而影响到这份欢乐。

    回到庄子的时候,去长安城送信的快马也回来了,只有四十里路,秦王的一流骑士一个时辰能打一个半来回,这会李元兴在农庄都耽误了两个时辰了,送信的人自然是连回信都带回来了。

    秦琼的信中只有一句话,老狼与李常可信。

    李靖的信说的就多了,足足写了一百多个字。在大唐一个百字以上的书信,需要五张纸,要知道大唐的人节约呀。很会省纸与省墨水的,所以一百多个字表达的意思,绝对超过现代一千多字。

    李元兴很惭愧,因为有一半以上的语句他还是看不懂。

    引经据典,李元兴根本就不知道引的是什么。

    可李元兴会猜,根据信的语气,再加上大概的意思,李元兴猜测李靖的意思就是。李元兴这是一种改变,既然忠于秦王府,将身家姓命都交给了秦王府,那么相应的身份,地位都应该拥有。

    然后,李元兴感觉到还有一层意思。

    那就是,你五郎先来,扛过御史那些铁嘴之后,我李靖也试试给家臣提升身份。

    “二娃呀,去叫咱秦王府的那些会写的准备请柬,秦王庄后天有一个重要的仪式。本王招收家臣,这个让他们来观礼。具体要请谁,让那些会动脑子的人去想吧。然后请柬怎么写,也不要来问本王!”

    白二娃点了点头,亲自去了。

    秦王庄,也是有一个完整的官职体系的,最高有长史,接下来各种管事的,有品阶的官员二十好几位,到现在李元兴都没有分清这些官具体都管什么。

    这一点,李元兴自认还不如白二娃。

    每次让安排什么事,白二娃肯定能找到专管这种事情的正主。

    李元兴回到了自己的书房,还有剧本要写呢,原先的剧本李元兴其实认为也不错。可是正如柜爷说的,难道要在脸上刻一个大唐二字出来吗?

    少的是什么,是大唐的风土人情。

    农庄就是风土人情,老狼也是,过几天完成了家臣的仪式,给老狼风光的办一场婚礼。

    与此同时,赵言德正在经历着生不如死的训练,李常只说了一句话:“连杀人都不会的,有什么资格当密探。还敢说自己心够黑,这只能说是脸皮厚,什么假话都敢说。”李常曾经身为天策内卫密探头子,自然有其专业姓。

    武曌绝对相信,李常的专业姓。

    反正被整的又不是她,看着赵言德就在那临时的牢房外,被十几个军士轮流艹练着。艹练的内容只有一个,就是能握住刀,十几个军士用短棍,赵言德握不住会被打,没挡下短棍也会被打,握刀手法不对还是会被打。

    反应慢了会被打,装可怜叫苦更是被打的极惨。

    不过,赵言德可怜,还有一个更可怜的。那小道士吓的全身发抖呀,他真心不知道那胖子是什么来头,可这里就两个犯人了。

    那胖子生不如死,那换成他成,怕是生死不能呀。

    小道士那双小眼睛以不断的观察着,他克制着心中强烈的恐惧感,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很快他就发现,坐在古怪椅子上那位,在这里有权力。

    可那个三岁的小丫头,似乎来头更大。因那椅子上那位下命令的时候,都不自觉看一眼那个三岁的小丫头。

    “某忠心,聪明,会办事。”小道士鬼叫着,试图引起武曌的注意。(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