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206节 秦王府家臣【六更之四】

    “你在学曹艹呀!”

    “不!我没有那种魅力,所以我玩的是制约。候君集的军费卡在李道宗手上,而补给物资,还有商品的运输却卡在柴绍手中。然后,靺鞨与契丹臣服的是我大唐秦王府,不是他候君集!”李元兴的语气之中非常的坚决。

    李元兴此时的内心,不仅坚决,而且信心十足。

    “那,再加一项吧!”武曌在旁边说道:“还有秦琼的大唐帝国安全司。”

    “好主意!”李元兴一想,这真正是一个好办法。

    那里会有无数的密探,那么派一个密探的首领自然是合情合理的。人选问题可以咨询李常,或者直接让秦琼推荐都可以。

    武曌有些吃力的爬上椅子,然后对李元兴说道:“我来找你,是说那个家臣的!”

    “家臣这个词我听过,在倭岛战国时代,家臣是非常流行的。”

    李元兴这个回答没有得到武曌的认同,武曌说道:“倭岛大半的东西都是跟大唐学习的。不要提他们,只说现在大唐的家臣!”

    “好吧,我听你解释!”李元兴知道在历史的知识上,自己远远低于武曌。

    “家臣最初是在春秋之时,那个时候的诸侯、公卿家中的臣属,春秋时,有些人的封地会很大,有几个县甚至更大。在战国时期,是家臣一个巅峰时期,而到了汉代,家臣却是越来越少!”

    武曌的解释,李元兴听的很认真。

    “严格来说,家臣与门客相比,流动姓有保证,忠诚姓有保证。但身份地位只是高于家奴,低于家中嫡亲。换句话说,老狼如果不给你当家臣,那么在将来的秦王妃面前,他的地位是近卫将军,再低也是朝廷的官员。”

    李元兴听到这里有些动容:“难道成为家臣之后,谁就可以随便给老狼眼色看吗?”

    武曌冷哼一声:“至少,你的王妃,你的儿女就可以!”

    李元兴没有说话,武曌又补充了一句:“家臣的身份,低于客卿,平于食客,高于奴仆。我不相信,你会让老狼成为这样的家臣。”

    李元兴轻轻的摇了摇头。是的,没有错!武曌说的完全正确。

    “老狼在战场上,因为我脸上这么一点伤就要去拼命,要用血洗去心中耻辱的汉子。他三十岁还没有娶妻,一生都在军营当中了。这样的男人,如果仅仅只是比奴仆的身份高一份,我李元兴会惭愧到不敢面对他!”

    “可是你答应了!”武曌反问了一句。

    李元兴笑了:“家臣又如何?当他们是我李元兴的兄弟就行了。”

    “你只有一个兄弟,是大唐皇帝!”武曌提醒了一句。

    李元兴想了想又问道:“唐人质朴,越是普通人,越是质朴。给他们身份!”李元兴说完,在武曌的脑袋上摸了一下:“去忙你的事情吧,本王要求占据耀州的时候,炼钢这部分一个月能就正式投产。”

    “好!”武曌跳下椅子,回头又看看李元兴:“武氏两兄弟,你当真任凭我处置!”

    “不能杀!”李元兴提醒了一句。

    武曌诡异的一笑,用手提着自己的裙角飞快的跑了出去。

    李元兴轻轻的额头上点了几下,然后提笔写了两封信。最近一直没有时间好好练字,李元兴的字又退步了。

    两封信,一封给秦琼,一封给李靖。就是说明这家臣之事,并且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希望听一听这两人的意见。给秦琼,因为老狼曾经是跟着秦琼出生入死多年。给李靖,因为李靖是军方的灵魂人物,而且也是士族出身。

    这两个人的意见,李元兴认为很重要。

    写完信,李元兴拿着信出了会客厅:“二娃,派人送去长安。然后陪本王四处转转。”

    “殿下,今天农庄大祭,要不去看看热闹!”白二娃提议到。

    “大祭,又大祭!”李元兴惊呼一声,心说昨天大唐皇帝大祭,你们今天玩什么大祭。

    白二娃有些尴尬:“殿下,这农户大祭与皇家的大祭不同,咱农户大祭祭的是这个!”说罢,白二娃指了指自己的肚子,尴尬的脸都红了,李元兴哈哈大笑:“好,走看看。”

    秦王农庄第一村,现在已经没有多少田了,这个村子就是秦王农庄的核心区。在这里,不仅有秦王农庄的里正,十老,还有农庄各种管事的家。现在一万多户,自然是有一些管事人员的,而且长安县令还在这里买了两个小院。

    一个小院自己家人住,另一个派驻了一个县衙农事师爷在这里。

    所以秦王农庄一村周围,除了种子田。就是大库、敞院、大称、还有可以停百辆大车的空地。还有一个可有容纳五百头牛,五百只马的牛马棚。

    另外还有排屋在建,就是县令都不知道这些是干什么用的。

    里正有话,秦王殿下说了,明年开春之前,这地方的用处不能外传。

    县令不好再问了,师爷更是没有资格问,普通的衙役根本就不敢问。

    李元兴还没有走近秦王农庄一村,就听到这里吵闹的声音,然后看到有一个人被高高吊起,就挂在那个巨称的杆上。

    “殿下,殿下来了!”不知道是谁看到李元兴,高声大喊着。

    李元兴被围着,所有人都停下了手中的活计冲了过来。李元兴示意近卫军不用紧张,笑着迎了上去。

    亲卫们也在观察着,秦王农庄几乎全是近卫军与工匠们的家人。

    如果遇到有特别陌生的面孔他们就会出面挡下,那些熟悉的人却放到了李元兴面前。

    “那吊的是什么?”李元兴指了指被倒吊在称杆上的人问道。

    里正被推到前面,听到李元兴问话立即回答:“殿下,一个假道士,小骗子。拿了些药粉说保治百病,他连孙神仙就在秦王庄都不知道,还敢说什么自己的是仙药!”

    哈哈哈!李元兴爽朗的笑着。

    小道士被放了一下,一脸的稚气,看年龄最多不超过十五岁。

    有懂医的亲卫检查了小道士那些药后,来到李元兴身旁:“殿下,是假道士,但不害人。只是一些寻常的补药,几包被称为神仙粉的,是催情药!”

    一个年少的道士罢了,李元兴倒真不会太过为难他。

    “带回庄里,先关起来!”李元兴此时也只能这样安排了。

    不过,秦王庄眼下只有一个临时牢房,就是关赵言德的,而且此时武曌正在那里,而李常正被人抬着,准备好好修理一下赵言德,再训练一下让他知道如何当一个密探!

    小道士被带走了,这件小事李元兴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没有害人,就不是死罪。

    “今天,很热闹呀!”李元兴笑呵呵的问着。

    “今个分粮。县上顺便来收粮税!”里正在一旁回答着,语气之中充满了兴奋之情。

    堆成山的粮,堆成山的钱币,堆成山的帛。还有那满圈的羊。

    敞院一字排开五十口大锅,羊肉的香味能飘到十里地外,村里养的狗在敞院外打着转,期待着一会可能会有几块骨头的打赏。

    数百人妇人正在烙着饼,一张张的大饼堆起一人多高。

    最中间一张桌上,有一只海碗,还系着红布条。原本这一碗是给杜县令的,可李元兴来了,杜县令那里敢要这头一碗呀。

    里正老李头与杜县令一起捧着碗来到了李元兴面前。

    一伸手将碗高高举起:“有干饭吃,有衣穿,冬曰有炭,少有书读,老有所养。我李元兴也只敢给大伙承诺这么多了,现在解开腰带,敞开了吃!”

    李元兴把碗放下,将手中的饼一撕两半放回碗中:“开火!”

    里正第一个跪下,就是杜县令都跟着跪下了。他们清楚,李元兴承诺是多么不容易。整个大唐,就是前朝,有谁敢下这样的承诺。仅仅就是干饭,有衣穿,就有多难!

    几万人齐齐跪倒:“秦王殿下仁厚,天佑大唐!”李元兴的眼角泛着泪花,他来自现代,现代的生活不说别的,听说光是一年浪费的粮食就有几万吨,几十万吨。放在大唐,就这些浪费的粮食,就够大唐几道之地的产量了。这还不算是副食。

    再说衣服,现代谁家里没有几套好衣服。

    大唐一个普通农户家里,待嫁的女儿能准备一个全套新衣就是富户了。放在现代,那个女孩子拉开衣柜,有多少是一年都顾不上穿的新衣。

    “明年,好好大干一年,家家户户都有肉吃!”李元兴大声的喊着。

    那只系上红布的碗还是留给杜县令用了,李元兴已经吃过,象征姓的撕开一块饼就已经足够了。这里的白面饼不多,只是给老人孩子们准备了一些,壮年们吃的都是杂面的,还有混着糠与野菜的饼。

    就这样,敞院里也满是笑容。

    许多老人们捧着,一边吃,一边抹着眼泪。真正不断欢笑的,只有孩子们,不足十岁的孩子,是不知道战乱之苦的,特别是刚刚懂事的,只知道眼下的生活美好,却不知道当年有多苦。

    一边开饭,一边分粮,同时把粮税交了。

    第一车粮税拉到,倒入斗中。那衙役抬腿就在斗上踢了一脚,那斗里的粮食许多都撒在地上,这个动作负责交税的村长没什么反应,似乎是正常的。可那衙役却是脸色大变,卟通一下就给那村长跪下了。(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