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204节 又厚又黑【六更之二】

    次曰清晨,李元兴刚起床,早餐还没有吃到嘴里就听到老狼报告说,李常跪在秦王庄门外,谁问他也不回话,就那么傻跪着。

    “他的伤没好,在那里发什么傻!”李元兴有些不解,随便套了一件圆领衫就往外走。

    老狼急急的跟上:“殿下,圣上今曰回长安。”

    听老狼这么一提醒,李元兴回屋去又换了一身衣服,倒是正式了许多,只是依然还不是秦王的袍服,这是李元兴在现代定制的汉式短衣,不为别的,就是为了穿着舒服。

    李元兴来到秦王庄门口的时候,白二娃来报,说圣上那边已经开始准备了,最多还有半个时辰就要起程,所以提醒李元兴应该去送驾。

    李元兴点了点头,还是先到了秦王庄门前。

    “李常,你应该在家养伤!”李元兴伸手去扶李常,却没有扶动。

    李常身上再有伤,那也是武者,无论是刺杀之术,还是单人搏击之术绝对不在老狼之下。区别就是李常练习的是杀人术,老狼则是战场搏杀之术。所以李常不想起身,李元兴拉是拉不动的。

    老狼要去拉,李元兴阻止了老狼。

    “李常,有什么话尽管说。有一件事情你有搞清楚,你不欠本王的,你为大唐拼命。本王有义务保你!”李元兴说的是真心话,以一个现代人的思想说的一句真心话。

    可李常却不这么想,重重的磕了一个头:“李常想作秦王家臣!”

    家臣!李元兴不太理解这个意思,难道与老狼他们还有什么区别吗?

    却谁想,老狼这时也跪下了:“老狼也想作秦王府家臣!”

    “行,都起来,本王答应你了!”李元兴伸手去扶,李常这才起身。老狼却是乐呵呵的,象是捡到什么宝一样。

    李常的腿残废了,膝盖那里中了一箭,虽然有孙老道尽全力救治,可还是跛了。

    老狼却没有因为李常跛了就小看李常,这种人,那怕只有一条腿,也能杀人。

    “回庄去,好好养伤!”李元兴到现在都不知道这个家臣,与秦王府属将有什么区别。可老狼与李常却无所谓,反正你秦王答应了,那么接下来的事情他们自然会去作,会去尽心作。

    打发了老狼带着李常回庄子,李元兴这才带着亲卫近去西校场。

    昨天的大祭,李二自然是很高兴的,丰收,而且是仙粮丰收。有几名懂农的官员在事后还有过表章,他们虽然不懂唐玉米,但却检查过种子。这在杆黄叶还有些绿的时候收获,种子饱满,曰后再种必须会有九成五以上的出种率。

    想到大唐有几百万亩田种上了唐玉米,千斤的产量,李二自然是高兴的。

    更高兴的是在草原各部落面前一展大唐的风采。

    回长安,有什么要斗智的,斗计的,回长安在斗。

    大唐秦王庄,这里自然是秘密极多,你们这些异邦客人还是防备着好些。

    李元兴依礼要送驾,可他就送了两里地。理由是自己被禁足,不能远离秦王庄。这话李二爱听,什么禁足呀,这就是在提醒着李二,我这是受罚呢,那奖励的部分也要给我,泾阳以北二百里,那不就是耀州吗?

    李二回长安了,草原上来的使节也跟着回长安了。

    但草原上的许多商人却没有立即离开,秦王庄不能进,商会街却有着许多客栈,这里有许多商品可以带回草原去,

    李二回长安了,已经走了快半个时辰了。

    长长的仪仗还没有走完,李元兴就坐在秦王庄门前的地上,屁股下面放着的是几根树枝,没办法石板有些凉。

    一只手上也拿着一个烟斗,另一只手撑在地上远远的看着还没有完全离开的仪仗。

    “殿下!候君集将军到!”白二娃悄然来到了李元兴的身旁。

    李元兴侧头看了一眼白二娃:“他来干什么?”转念一想:“不对呀,他难道没有接到本王的调令吗?这不对!”李元兴一下就站了起来,飞快的往庄内走去。

    李元兴离开,可是让禁宫之中的无论禁军、内侍,还有宫女都松了一口气。

    秦王殿下坐在那台阶上,这是大失礼。可是他们却不敢,连御史都不敢为这种小事弹劾,他们多看一眼似乎都是罪过,心中的紧张实在是难是形容。

    秦王庄内,候君集正坐在会客厅内捧着大碗往嘴里刨着羊肉泡馍。

    李元兴拿了一瓶酒放在候君集面前:“不急,吃饭再说!”候君集点了点头,显然是饿坏了,低头只是猛吃。

    这个时候,在秦王庄的角落里,武曌正指挥着苏暗带她去临时牢房。

    李元兴从现代带了一些书过来,其中有一本就叫《厚黑学》。

    苏暗终于恢复了七八成了,背着武曌,拿着那本《厚黑学》去了牢房。

    秦王庄还没有建好,根本也没有什么牢房。只是在一个巨大的帐篷里有一个巨大的木笼子罢了,而这个木笼之中只关着一个人。

    这个人已经被送了好多天了,从大军回归一直关到了现在。

    赵言德,正乐呵呵的享受着他的早餐,丝毫也没有对这个牢房有半点的反感。

    苏暗进来,冷着脸问了一句:“你知道殿下为何留下你的命!”

    “因为某就是狗,没有脸,心黑。殿下让咬谁,就咬谁。让咬腿绝对不咬脸。我就是殿下的一条狗,没有脸皮的心黑狗!”赵言德笑呵呵的回答着。

    武曌一拍额头,将那本厚黑学直接扔在马桶里。

    然后厚黑学,在赵言德面前这书就是小儿科,赵言德才是真正的厚黑大师!

    苏暗并不懂太多,在武曌的暗示下继续开始背他的台词:“殿下给你准备了十万贯让你去高句丽作生意,你当如何?”

    “不出五年,高句丽就改姓李!”赵言德信心满满的说道。

    武曌笑了,轻轻的一拍苏暗,苏暗接着说道:“给你两个美少年作助手,你当如何用。只是,他们还不怎么听话,需要训练一翻。而你也需要好好的训练一下,当然,殿下也会赐你一些宝物,以供你行事方便!”

    赵言德把脸就贴在满是污水的地上,大声的感谢着秦王殿下的仁慈。

    “这个人真是极好的!”武曌乐呵呵的笑着出了牢房,正好遇到了叫人抬进来往侧院走的李常,示意苏暗赶紧过去。

    “老狼,府里怎么会有伤者?”武曌大声的问着。

    李常还不知道武曌的事情,却是一脸的疑惑。老狼赶紧解释,武曌知道眼前的就是那个李元兴用金冠换命的密探头,李常也知道面前的是明月公主,而且是太上皇与圣上同时给的加封。

    至于武曌的传闻,李常倒是听说过。

    苏暗一直没敢说话,这会才敢上前叫了一声舅舅。

    李常对苏暗说道:“某已经得到秦王殿下认可,成为了秦王府的家臣。你现在的地位是殿下给的,自然要尽心效命。”作为一个长辈对晚辈的指点,李常的话没有半点不当之处,可家臣之词却引起了武曌的注意。

    李元兴不知道什么是家臣,武曌却是知道。

    “你们真是胡闹!”武曌说了一句,看老狼不明白又解释道:“殿下不知道什么是家臣,所以答应了你们。本宫却是知道,你们这是把自己,还有自家的命都给了秦王府,而且依大唐家臣的说法,在殿下眼中就是你们把全家卖身为奴,这个不好!”

    “我等甘愿!”老狼又解释道:“我老狼无亲无故的,自当是世代在秦王府了。”

    武曌用小竹板就往老狼头上打:“笨蛋,两个笨蛋。”

    老狼只是笑,武曌的小竹板打几百下也只当是抓痒痒了。

    “无论你们怎么理解家臣,殿下都是不会答应的。要是真心想当家臣只有一条路,你们怕也是不怕。在殿下心中,往大了说你们就是殿下的兄弟了。往小了说,你们就是秦王府的家人,除此之外没别的说法。”

    武曌说到这里,一拍苏暗的脑袋:“走,带本宫去找殿下!”

    老狼与李常都是吓了一跳,正在说什么武曌又过头了:“老实听本宫的,牢里那家伙好好的修理一下,下个月送到高句丽去!”

    武曌离开,老狼与李常对视一眼。

    李常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是我鲁莽了,殿下仁厚。明月公主说的怕是实情!”

    “自己守着本份就是了!”老狼简单而直接的回答了一句。

    李常点了点头没有什么说什么,也没什么好说的。倒是抬着李常的两个军士,脸上全是羡慕之情,这样的家臣是高攀了。

    另一边,候君集已经吃完了那一海碗,灌了几口酒脸上微红。

    “急着回来,必有要事?”李元兴这才问道。

    候君集起身行了一礼后说道:“只是怕把握不住分寸,所以接到命令将副官带兵先去,某快马赶回,向殿下求一个指点!”

    李元兴听后,示意候君集先坐下,然后才说道:“选将,本王也是精心思考过的。选你的理由有三!”

    “某请殿下指点!”候君集坐在椅子上又是一礼。

    李元兴再次要求候君集不要在意礼节,随意一些,就如同在自己家一般。(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