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198节 秋之意【六更之二】

    【二连更求月票,请投下宝贵的一票】

    一匹高头大马,头顶系红,车夫扬鞭。

    长长的车队缓缓的起动,顺着大道离开秦王农庄。车是重车,车轴吱吱作响。

    二十多辆装满玉米的重车离开,紧接着又是二十多辆空车入了敞院,最前面的一辆车上有旗子,写的是卢,这应该是卢氏的马车。

    “上称!”账房先生扯着嗓子高喊一声。

    四个壮汉抬起马车就往称上挂,这是秦王庄制作,巨木为柱,专门请了世家的一位二等匠师主持,几十位工匠协助制作了这么一架万斤巨称。

    要的,就是这个气势。

    李二侧头看了一眼李元兴:“五郎,不说是等为兄秋收大祭吗?”

    “祭天有这个好看?”李元兴小声回了一句。李二笑了笑没有再说话,李元兴说的没有错,祭天就是没有这个好看,堆成小山的粮食,这才是真正的好东西。

    李元兴靠近李二也小声说道:“这只是开场,真正的**在后面!”

    开场!**!完全不属于这个时代的词,李二隐约明白,那就是后面还有更漂亮的事情会发生,那么他很期待。

    原本在看着分粮的屈突通看到李二,赶忙带着两个人一起过来见礼。

    “免了!”李二心情高兴,大手一挥。

    屈突通赶紧介绍身旁的两人,要说也算有身份,洛阳大世家,一家姓张,一家姓房。姓房的这家说起来与房玄齡的家族还粘亲,只是远了些。两家除了洛阳的大地主外,五品以上官员有十三人,七品以上两家有四十多人,也算是士族豪门了。

    张氏族长因为年龄已过七十所以没有来,来的主家的家主,年龄四十多岁。

    看到李二后行大礼,跪伏在地上双手献上一个书卷,李二点了点头,高公公过去将书卷拿了过来,李元兴也靠近观看,上面写的极为古雅,有一半的语句李元兴看不懂,但大体意思是明白了。

    这是一份类似于现代的保证书。

    张氏家族保证,明年粮税一样,最低百万石!高不封顶,低有百万石作底!

    好气势!李元兴都不得不说一个服字,这就是向李二宣示效忠的书卷呀。

    李二却不动声色,只是微微点了点头:“洛阳张氏,有心了!”

    洛阳张氏在粮食问题上走在了前面,那么洛阳房氏自然是不甘落后的,也拿出一坐保证书,他们保的开荒百万亩,修渠三百里!

    “好!洛阳房氏,朕记下了!”

    洛阳的事情到这里,就算是为止了,他们能面圣这就是恩赐了。

    大称之下,最后一个车队也离开了,这是程家,就是程魔头他们家,两亩,用了四辆大军就拉完了。在棚下,一个个大包被打上了封条,一垛垛的粮山盖上了封印。

    账房此时又高喊一声:“洛阳!二千五百亩,下地!”

    下地!这个词让所有在远处观望的人都吃了一惊,刚才都是报重量,这会竟然是下地。

    刚才的分粮,虽然热闹,可却并没有太多的刺激,毕竟在场的都是大官,那几十万斤粮食他们不是没有见过。就是来自草原的人也只是感慨,大唐又有一个丰收年,这热火朝天的样子倒是让他们心里有些酸。

    李元兴这时说道:“屈将军,来不及收你那份。所以这次要劳烦你的人马帮个手了!”

    “此是小事!”屈突通事先就知道,这是要撑面子的事情,也早作了安排。

    前面有禁军开道,火把已经增加到了数千个。

    来到地头,这才是真正的震撼,这里就在黑暗之中,那原先已经抢收的豆子田中,还有路边,一眼望不到头的全是牛。

    在一块刚刚被压平,足有五十亩大小的空地上,一圈都摆了起了火架。

    空地上摆着李二根本不认识的东西,那只是一口箱子,木头箱子。但在箱子旁边都有两个壮汉与一头牛,说不上来这是干什么的。再看这空地旁边,被新压平一条临时的土路,有一百多辆驴车在排着队。

    “皇兄,这才是真正的震撼!”

    “为兄等着!”

    李元兴冲着身旁的亲卫点了点头,里正拿出一只响天雷,在火把上点着,通一声之后,一朵烟花在空中炸开,所有人都开始动了起来。

    一个千斤大称被支在田间地头。

    为什么选择夜里,因为在夜里人的视线能看到的有限。李元兴只有三千多亩玉米,如果有三万亩就一定会选择了白天了。

    “四村管的一百亩,青,亩一千八百斤!粮,亩毛一千三百一十六斤。”账房的声音在夜里传的极远,这个数字深深的敲打在每个大唐官员,每个草原使节的心中。先是这重量,粮一千三百一十六斤,这代表着什么?

    还是那个青,青是什么?

    在火光下,可以看到几百人在田里,先用是背篓将玉米棒子背出来。然后有人挖地,将玉米连根挖出来。

    玉米棒子连皮带棒称重,然后在田头一字排开的铡刀,将玉米杆的根切掉,再切下四寸,这两部分分开堆放。上面青的部分,则送到了刚才李二看不明白那块空地处,在那里,长长的玉米杆被入箱中。

    一壮汉拉牛,另一壮汉不断的往箱中填玉米杆。

    再次出来的就是寸段的玉米杆,还有叶子。

    有健妇开始装车,驴车拉着这些寸段只是一个跑,生怕是跑的慢了会被人抢了一样。

    “五郎,为兄倒是看不明白了!”李二开口问道。

    “皇兄,这就是青。青是牛马料,用来青储的,冬天也还是青料。如果算量的话,四羊一亩可吃一年,当然要是那种吃的多,可能不够多。”李元兴用羊来作标准,李二心也大概有数,换成马的话,估计在三亩够一马吃一年。

    “果真,冬天还是保证是青料!”

    “要不,下雪天臣弟给皇宫里送些!”李元兴笑着,李二也笑了。

    他们兄弟两个扯闲话,自然是听者有心。

    每个人的心思都不同,冬天有青料,那么马就会更壮。也就是说,大唐的战马一年四季都有好料吃,再加上豆子这种硬货,大唐的军马会越来越好。

    紧接着,那些断杆再打碎,然后拉入田间,田里开始翻地将杆翻入土里。

    那些根,也被打碎,然后被驴车拉走。

    没多大功夫,又是下一个一百亩。账房再次高喊着:“五村管的,一百亩,青……”

    李元兴这时冲李二说道:“皇兄,晚宴已经备好,不如此时移驾!”

    “好,移驾!”李二离开了,就算谁有心再看,也不可能再看下去了,秦王庄许多作法都非常的诡异,特别是那唐玉米杆三种不同的作法,更是让人疑惑。

    如果换个人,倒是可以问一问。

    但大唐秦王,谁没有资格叫过来询问这些问题,普通的农户,没有秦王的点头,更是不好去问。但有一点他们看清了,亩产一千三百斤,大唐传闻的仙粮果真不是假的,这是实实在在让人看到的。

    那些拉走的,显然是准备用来作种的。

    接下来,大唐会有多少亩田来种这个仙粮呢,这一点草原各部落都在猜测。

    大唐越是富,他们越是眼红,越是有一种要抢劫大唐的冲动。可是,大唐越是富,大唐军备就越强,抢劫大唐的难度就会成倍的增加。

    颉利可汗有一件事情作对了,就是在大唐不稳的时候,全力消弱大唐。

    可他失败了。

    草原上已经有几个部落开始后悔,后悔不应该反颉利。

    而几个大部落,如回纥,突利小可汗,却在思考着如何一统草原来与大唐对抗。那怕不打仗,也要有相当的话语权。

    从看到收粮,再回到布置好的宴会场,没有人议论,没有人发问,都在默默的思考着。

    李二与李元兴走在最前面,李二小声说道:“你这是在刺激大唐,也是在刺激草原!”

    “草原从来都不是朋友,从秦汉开始就不是,因为他们是游牧民族,他们抢劫是他们收入的一部分。除非让他们安下心来,否则他们心中断然不会少了狼姓。不过皇兄,一只终曰饱食的狼最终会变成什么?”

    李元兴的理论李二接受。

    把狼养成狗,这才是大唐对草原的战略,五年时间足够了。

    突厥是巨狼,消耗的时间最长。而契丹就是小狼仔子,用肉块与皮鞭,可以短期内训服。李二认为,是时候让天英阁这些家伙好好的动一动他们的脑袋了,在李元兴羊吃人,加上饱食之狼的双重理论之下,再加上大唐皇帝的铁血理论,一定会有一个很出色的结果。

    李二很满意这一次秦王庄之行。

    唯一不满意的是秦王李元兴竟然没有穿上秦王的袍服,这是大唐的威仪。

    李元兴对于这一点的解释是:“皇兄,他们怕你不是因为你穿了什么衣服,而是你手中的刚刀有多锋利,臣弟就算是光着,他们也不敢轻视!”(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