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188节 李元兴‘硕士’二

    柜爷亲自送李元兴去机场,时间有些紧,路上柜爷有些事情要交待。

    “你是以我的学生身份去代替我参加会议,不用担心,到了那里自然会有人照顾你。不要乱发言,也不要学人出风头。我让你去,就是让你去听一听,去学习,去见识的。”柜爷交待一句,李元兴就点一次头。

    柜爷摸出烟袋,李元兴赶紧给点上。

    柜爷又说道:“去了之后,先去找常洪。他是坐昨晚的飞机去的,也是去替你办一件事情。”

    “替我?”李元兴有些不明白了。

    “身份,就是一个身份。你现在是北大学生,我是你的导师。研究生!”

    李元兴听完,哈哈大笑着:“我的柜爷,我的爷爷呀。先说年龄,我的同学今年才大四,我就读研究生了。而且我没有参加高考呀,本科这一关自己过?”

    “废话真不少!”柜爷也笑了,转而说道:“这个世界,有时候很公平,有时候很不公平。其实人就是在相对的公平之中生存着,要学会适应这一种相对的公平。单纯说学历,你不够资格,但说到贡献,你年龄再大些,给你一个博士也不为过!”

    李元兴摇了摇头,学术这种事情,永远和他不粘边,他也不懂。

    “好吧,我现在是学生,一个研究生!”李元兴有些自嘲的说道。

    柜爷这一次没生气,也没有再开玩笑,反倒是说道:“其实,你用心一些,真正学到一些知识。喜欢历史,就去研究历史。作学问作傻的,在你这个年龄上,你是我头一个见到的,所以多学一些知识总是没有坏处的!”

    “这个我知道,谢谢柜爷!”

    柜爷笑着点了点头,李元兴又问道:“柜爷,什么是文明?”

    柜爷听到这个词之后,上下打量了一下李元兴,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这个词,你现在问太早。任何语言的解释都会是一种缺失,如果你真正能够去领悟这个词的意境,那么你也不会问这个问题!”

    “那么,我应该如何办?”

    柜爷没有立即回答,开始闭目思考。

    李元兴这个问题问太难了,并不是因为题目难。在柜爷心中这个问题就象是刚刚学会数学的小学生,去问微积分一样。

    李元兴对历史的学习,都算不上入门。

    文明!太深奥了,深奥到就是柜爷研究了一生的历史,都不敢用语言去解释这个词。

    一直到机场,柜爷都没有开口,一直在闭目思考着。

    开车的,是李元兴公司的人,原先也是小混混,最近一直给柜爷开车,倒是变的沉稳了许多,一路上他只是专心开车,一句话都没有说过。

    到了机场,王五竟然也来了,还拉着一只箱子。

    “这里是重宝,有省博物馆开出的文件,你带上。会议中一定会用到,具体怎么办,箱中有个笔记本。然后你多听常洪的,就不会出错。”柜爷又交待着。

    李元兴接过箱子,小声的问王五:“难道是咱库里的?”

    王五点了点头,其实这是在李元兴出门之外,柜爷直接打电话点名要的东西,让王五去办,顺便去省博物馆开出了证明文件。可王五却咬死也不告诉李元兴,箱中是什么?

    叶秋霜知道,但她没有给李元兴打电话,这种事情太小,小到不值得打一个电话。

    “兴娃子,你真正想了解文明的话,先从文化入手吧。如果你硬要给文明一个解释的话,那么勉强一些的解释就是,文明就是一个民族的传承。去吧,那边机场有人接,安全不会有问题。”柜爷说完拍了拍箱子:“似乎是天意,这里有一件东西,你去领悟文明吧!”

    柜爷说完,叫自己那辆车回去,然后上了王五的车,让王五送他去博物馆。似乎还有什么话要对王五说。

    李元兴进了机场,根本就没有去换票,更没有去安检入口。

    到了机场警务室,李元兴出示了博物馆的证明文件,声明自己是去参加学术会议。箱中的物品可以在警务室打开,证明确认是有价值的文物,机场方面给了特殊的安排,没有经过安检通道,直接将两个箱子上了封条交由机长接管。

    京城机场来接李元兴的是王大军,这一点倒是让李元兴有些意外。

    “是我主动要求,来接……你的!”王大军的语气十分的古怪,有一种上门寻仇的那种感觉。李元兴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得罪了王大军。

    帮李元兴把箱子放在车上后,王大军把李元兴塞进了副驾驶的位置。

    路上,李元兴问:“我欠你钱?”

    “不欠,不过比欠钱大多了。”王大军黑着脸:“我最近没空,所以听说你要来京城,我很高兴,因为我终于可以亲自看到你了。”王大军突然笑了,完全就是一只狼看到了羊。

    李元兴摊开双手:“好吧,打架我打不过你,这是你的地盘我也整不过你。”

    “那把刀,我请了专家修复。虽然成功的修复了,花了点小钱。但是,我却得到一个答案,刀断口处还有一些钢屑,绝对验证那些钢屑不可能是唐朝工艺,而是来自现代的,也就是说,是你小子弄断了那把刀!”

    好嘛,这是来算后帐来了。

    “少胡说,我给你说的就是我有一把断了的,所以怎么断与你无关。”

    王大军大笑:“这么无赖的话你也说的出口呀。我听小军说,你上次让我们保的东西,是无价之宝。所以,你不仗意!”

    “我算是听明白了,你心里不平衡,因为小军出力没有你大,但小军手中的比你好。这样说对吧,我倒是关心是谁出场了我。能知道这里所有细节的,只有几个人。而最有可能让你知道这个消息的,只有两个人。”

    王大军给李元兴竖了一个拇指:“你果真是聪明的家伙!”

    “柜爷不可能,那就是另一个了!”

    “被未婚妻出卖的感觉如何?”王大军狂笑着,笑的开心无比。什么找麻烦,什么不平衡全是假话,真正要说的就是,李岚姗在王大军这里把李元兴给卖了,王大军出力最多,结果得到的最少。

    李元兴一脸的平静:“你心里不舒服,其实就是面子问题。”

    “是,就是面子问题。不过,这也不是什么大事,不过让我最失望的却是,你知道那丫头出卖了你,却没有丝毫的反应。这让我意外!”

    啊!哇哇!

    李元兴在车上乱叫几声,然后马上恢复了平静:“这个表现你满意不!”

    “真扯!”王大军感觉到无趣了,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知道你爷爷是谁吗?”

    李元兴一愣:“怎么突然提这个?”

    “你爷爷是老班长,至少我家老爷子,李老爷子,还有几个老爷子都是这么叫的。光是为了找你父亲,他们就花了几十年时间。因为你父亲是遗腹子,你奶奶当年改嫁了,所以非常难找!”

    王大军怎么突然说起了这个,李元兴越听越糊涂了。

    “你和丫头的婚事,你推不掉,这是几十年前就订下的,李家老爷子下了血誓的。因为你爷爷用自己一条命,救了六条命。在京城这地段,谁敢给你难堪我就敢要谁的命,这才是我来接你要告诉你的。”

    王大军很严肃,绝对不象是在开玩笑。

    李元兴却笑了笑:“其实吧,我虽然是个小混混,但我不会主动惹事的!”

    王大军冷笑几声,没有说什么。那表情就是,你以为你不惹事,就没有事来惹你吗?

    不过,王大军没有再解释什么?

    李元兴在口袋里拿出自己的钱包,翻出一块玉:“给嫂子的。虽然不值钱,只一块古玉。这玉有年头了,是北齐王室的东西。”

    王大军没客气,接过装在自己口袋了,然后问道:“给丫头带礼物了吗?”

    李元兴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带了,我有些怕见她!”

    “你躲不掉!”王大军继续说道:“我刚才给你讲那些,就是在告诉你。丫头十二岁的时候听到自己有一个未婚夫,可家人却说人还在找,他都说自己不活了。可十六岁时,李老爷子找到你之后,她却用你当盾牌了。”

    “我们之间没有感情基础。”

    “我和我老婆也没有,你试试对抗六个老爷子,我的腿被打断过,就是因为我说了一句自由恋爱。你小子身上的零件看样子还完好着,上次在茂陵的事情你小子运气不错,换成我,双腿都会被打断!”

    连王大军都怕了,李元兴心中一哆嗦。真心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了。

    面子,承诺,信誉,荣耀?

    李元兴想到了大唐的世家,士族,还有大唐的将军们,突然有些理解王大军了。

    “谢了军哥!”这时候,李元兴才知道王大军来亲自接他的真正原因,不是警告,也不是来讨要面子。而是在告诉他李元兴一个事实,一个他无法回避的事实。

    王大军把李元兴扔在京城北大会议接待处,开着车就走了。

    李元兴拉着两个箱子,一到接待处就愣住了。

    因为接待处的竟然有两个都是他的老熟人,而且其中一个还是非常非常熟悉的那一种,老熟人。李元兴笑了,有些无奈的笑了。(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