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180节 打架,打群架【四更之一】

    孝敬!

    这个词不错,这是白给的。李元兴这小子再滑头,白给了朕,他还能如何?

    “好,好一个孝敬,朕甚喜!”李渊哈哈大笑着,抬头就把那一整坛酒灌进了肚子里。

    好大一坛呀!这一坛少说也有五斤酒,就算葡萄酒度数低,也有十度八度吧,李渊!大唐太上皇,果真好酒量。李元兴只有感慨了。

    喝着酒,听着李渊讲述着当年征战之时的豪迈,李元兴有一句没一句的捧着。

    马屁拍的啪啪作响,李渊哈哈大笑着。

    有一亲卫入内,看到太上皇在此,有些犹豫。李元兴招手示意过来,那亲卫靠近李元兴耳边低语几句,然后向着李渊施了一礼就准备退出去。

    “文奴货,大声说!”李渊粗俗的骂着。

    文奴货用现代的话就是,你就是只值一文钱的贱奴。

    那亲卫被骂,骂的是太上皇,他只有惶恐。赶紧低头解释:“前些曰子,秦王殿下好心要收容那些身上有残疾的老军。今曰长安欢庆,有几个衣破的老军冲撞几个王府与郡公府的家仆,这些家仆却召集人手,准备去抄那些个老兵的家!”

    “货色,一帮田舍奴家的文奴们,打,给朕去打!”

    老兵,怎么说也是李元兴借李渊的名义,要回报天下残疾之兵,这本是大善举。可一些农奴竟然敢去抄老军的家,李渊没听到则罢,听到了按他的理解就是,这是在打他李渊的脸,怎么着,老子不是皇帝了,你们就敢狂了吗?

    “谁,都是谁?”李渊追问道。

    “某只是听到有人自称是泾阳郡公的家仆,还有人自称是领县公。”亲耳早就得到了李元兴的吩咐,自然不会乱说话,长乐王李幼良的名字绝对不会出现在这里。

    “一帮……”李渊骂骂咧咧的。

    李元兴劝下了李渊,此事李元兴清楚,自己可以出面,但绝对不能让李渊出面。

    这杀手锏一定要用在最关键的时候。

    “去护一下,别伤到人!”李元兴吩咐着。

    “混帐,去打断那些文奴货的腿!”李渊叫骂着,亲卫只是领命退着出去了。

    李元兴又劝慰了几句,武曌打眼神询问李元兴,那意思就是为什么不让太上皇出头。李元兴笑着回答:“你斗地主第一手牌就出炸弹吗?”

    “地主,谁家的地,要斗谁?”李渊抢过话题。

    好吧,那斗地主吧。正好三个人,同样是一贯钱打底。然后太监们,宫女们进来,倒茶的,端果盘的,负责计帐的。

    “炸!”李渊一只脚踩在椅子上,用力将四张牌甩在桌上,然后狂笑几声,拿起酒坛就要喝。武曌不动声色拿出四张牌,一张一张慢慢的摆在桌上,然后睁着大眼睛看着李渊。

    李渊脸上的笑容直接凝固:“你这种坏丫头,长大了怎么嫁出去呀!你,你难道不知朕老了,经不住这样的惊吓呀。”说罢,抽出四张牌,笑呵呵的放在桌上:“朕,手中有好牌,哈哈哈!”

    李元兴看了看手中的双王,又看看了李渊,手在牌上摸了一下。

    李渊指着李元兴就骂:“朕征战天下,什么危机没有见过,以一敌二,朕亦强!”

    “好吧!”李元兴将双王放在桌上,然后扔出一个串子。李渊手中没有炸了,只留下一个小对子,结果串子被武曌接过,打了一个单张,手中还有一张2。

    李渊愣住了,可马上又骂道:“混帐,再战过!”李渊用力将牌甩在桌上。

    “报,报……”有亲卫飞奔着进来,那脸上的惊慌之情绝对不是装出来的。“殿下,大事不好!”亲卫急急的冲了进来,喘着粗气

    李元兴拿起桌上的酒杯就给那亲卫脸上泼了一杯酒:“慌什么?”

    “程将军落马,伤口渗血!”亲卫深吸一口气,立即将紧急的情报说了出来。

    “什么?”李元兴心中一揪,原以为亲卫是进来装个样子,比如老狼被打破头了之类的事情发生。可怎么会程咬金落马,这怎么可能,谁敢下老程的黑手!

    那亲卫立即汇报:“殿下,老狼带人去阻止那些农奴拆老军的屋子。结果老狼被人背后下黑手打破了头。正好几位将军准备回家,听说此事过去查看。结果有恶奴竟然打断了程将军所骑那匹马的马腿,所以程将军落马!”

    “混帐!”李元兴抬腿就往外走,可走了几步又回身一礼:“父皇,我去看看!”

    李渊没说话,冷笑着看着李元兴。

    “父皇!”李元兴有些不明白了,也不敢立即就往走。

    “出息!”李渊终于开口了:“谁家的文奴货,你就去把谁家拆了。秦王府的将军被农奴伤到,还见了血。你秦王的脸要不要,朕的老脸要不要,你皇兄的脸还要不要了。混帐,看个混帐。”

    李渊怒了,他作皇帝也有九年时间。

    他听得出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程咬金意外落马,绝对不是假事。那亲卫脸上的惊慌不是装出来了,无论事情的起因是什么,让右武卫大将军落马受伤,而且还是在长安城之中,就在打皇家的脸。

    李元兴快速的思考着,脸上的表情数次变幻,最终一咬牙:“随本王走!”

    李渊也招了招手,叫来自己身边的那个老军:“去看看,那老程伤的重不重,是谁家的下的手,别管事情是怎么闹出来了。”

    那老军点了点头,也带着几个人出去了。

    这时,李渊才对武曌说道:“想杀人,就要手起刀落。光是拿着刀舞来舞去,总是不下手,谁还会怕你手中的刀呀。”

    “和弯腰打狗一样!”武曌应了一句。

    李渊坐在武曌身旁,小声说道:“丫头,你这个滑头的小丫头。有空了给五郎说,大唐兵如奴,五郎要是想让军士身份高一些,既然作了,就不能回头了。不容易,不容易呀!”

    武曌也是聪明人,智商极高。

    可李渊这几句话,她听不懂,不是因为语言无法理解,是她根本就没有理解这些话的那种境界,境界这种东西与智商无关,只有真正成为上位者,才会有上位者的境界。

    这就是武曌与李元兴质的差别。

    李元兴没有去打架的地方,而是直接赶到了程咬金家里。程咬金已经正式改名为程知节,听说还是李二亲自给改的名字,这个名字更雅一些。

    程咬金是个雅人吗?

    答案是否定的,程咬金家中就算有个象样的花园也会被他们给拆平了。

    程咬金的夫人出自河东闻喜裴氏,其家族传承丝毫也不弱于七大世家,只是在南北朝时期有所落没,隋末唐初之后,就算声势弱于七姓十家,可却也是大士族,望族。

    那怕是七姓十家看不起程咬金这种粗人。

    可裴氏家族的声望,七姓十家也要给三分面子。

    自己的男人被人打下了马,而且见血了!

    程家三个小子还没来得及有什么作为,程裴氏右手提着一把战戟,左手提着一把厚背砍刀。身后跟着三十名健妇,气势汹汹的就杀出门外。正好撞见了下马准备进入程府的李元兴,光是看这个架势,李元兴就是一哆嗦。

    暗叫,好在自己赶到了。

    “嫂夫人先不急!”李元兴淡淡的说了一句。

    裴氏出自名门望族,有杀气,敢杀人,但却不是一个鲁莽之人。

    见到秦王李元兴的瞬间她就已经作出了决定,既然秦王来了,那么这件事情就有一个主事的人。老程的命是秦王救回来了,而且秦王重情义,为一军士都可出头,不用说他们家老程,再说战场之上,王君廊那种事情并不是秦王的责任,可秦王却出头了。

    到现在为止,那王君廓的脑袋,这会还在右武卫军中摆着呢。

    “秦王安好!”程裴氏施了一礼。

    李元兴点了点头,快步向屋走去。

    老程受伤了,是真的受伤了,几处伤口被扯的出血了,要说严重倒真不错什么。修养两天就应该没事。

    要说严重的话,程咬金内衣全是血,看着吓人。

    “这衣收了。”李元兴指了指那换下的血衣。程怀默极快,立即跑过去将衣服收好,装在一个箱中交给了秦王亲卫。

    老程咧着嘴笑了,打个架有什么?竟然有人敢打马腿,还让他老程落马。

    老程不急,李元兴极护短,自己什么也不用说,李元兴就一定会为自己出头的。更何况自己还是去关照秦王府的护卫,老狼那头上被人打了一黑棍,这事情也一定算不了。

    “都回避一下!”李元兴冲着程裴氏点了点头,这屋子两个呼吸的时间就空了。

    李元兴笑着,程魔头也笑着。

    “难道这是一计?”程魔头小声的问道,老狼他知道,能和尉迟恭过手的人。被几个家奴打了黑棍,老程不怎么相信。

    李元兴笑着:“别告诉本王,你这一身血也是计!”

    “娘了个熊的,这是意外!”老程不傻,但也不会干苦肉计这种无聊的事情。老狼头上那一记黑棍就够了。(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