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176节 秦王罚俸【四更之一】

    “罚俸!好一个罚俸!”李二是哭笑不得。

    梁师都是怎么死的,李二相信来自李元兴、李靖、秦琼的表章,那家伙就不是李元兴杀的。但是这个黑锅李元兴还真的是给背上了,理由很简单。因为他们的表章之中,根本无法证明,梁师都真正的死因。

    朝堂之上的文臣们,都认为就算派人再去检查。

    大唐这位秦王李元兴也能给搞出一个假的现场来,甚至有无数假的证据。

    所以,不信!咬死了也不信,最多相信梁师都不是李元兴下令杀的,但李元兴要背上这个过错。更何况,梁师都家里几乎被杀了干净,这个过错必须要有人背上。

    好吧,李元兴背了,请罪的表章已经送到了长安。

    自请罚俸三年!

    好!文臣们要的就是这个态度,罚俸是多大的惩罚不重要,反正谁也没有指挥把你位大唐秦王给削爵,或者是关起来。所以,罚俸三年是一个文臣们可以接受的处罚。

    “五郎,王君廓的死,你怎么说?”李二一边用筷子将一支嫩玉米放在自己面前的盘中,一边对李元兴说着。

    李元兴对玉米没什么兴趣,那烤鹅倒是不错。

    “皇兄!这王君廓再让我考虑十次,也是一个杀。要是再让我想,一刀杀死便宜他了!”李元兴又在说杀人,武曌的小眉头皱起来了。长孙皇后当下就替武曌抱怨了一句:“好好的吃个饭,杀什么杀呀!”

    好吧,不说杀了。

    李二换了一个词:“那王君廓一家,还有那里中近百人,如何说!”

    “皇兄认为呢?”李元兴反问了一句。

    李二慢吞吞的喝了一口酒后摇了摇头:“为兄怎么说?五郎应该问御史们怎么说才对!”

    “那自请罚俸五年?”李元兴试探着问道。

    “不够!至少还要加上禁足一月,不过考虑到你要大婚,所以可以特例放你出来一天!”

    禁足呀,无所谓。反正长安城李元兴也懒得跑过来,你们这些人有什么事情,来本王的秦王庄吧,所以禁足就禁足。

    李元兴心中计算着,好呀。未来八年自己这个秦王没有一个铜板的俸禄了。

    “最后一项,你的秦王金冠。这一项说麻烦,是一个大麻烦。说不麻烦,却是一个极小的事情。就要看你如何解决了,现在吃饭,饭后陪为兄花园里走一走!”李二不会再说下去了,因为长孙冲在。

    有些话,不是能传到外人耳朵里的,特别是关系到李氏皇族。

    李元兴点了点头,随口问了一句:“大军何时能回来?”

    “最快三天,最慢五天。最近天气可能会有一场大雨,道路泥泞不堪。还是按五天来计算吧,而且荣师的仪式,也要等一个晴天!”

    李二说的李元兴完全理解,古代不比现代,下再大的雨也不会影响到高速公路。

    “皇兄,候君集与柴绍的安排?皇兄认为是否得当!”

    “安排倒是不错,但身为秦王你不够大胆。既然选择要收服契丹,就应该安排两路大军。不过借着大胜突厥的余威,一路也能成事。只是接下来,契丹真正派了使者进长安,你倒是让为兄要费些事。”

    李二的话李元兴明白了,接下来,无论是威胁,还是展示军威。李二接手了。

    因为契丹使者来到长安的时候,正是李元兴禁足的时候。

    李元兴不担心军威,李二手上有中国历史上排名第二的强军,三千玄甲军可对战一万突厥精骑。所以玄甲军绝对不是名字叫着好听,那是绝对的强军。也是李二手中的王牌,不会轻易动用的王牌。

    自己在朔方征战,长安这边隐太子的党羽不敢乱来,就是有玄甲军的震慑!

    晚餐之后,李二与李元兴去了花园。

    “五郎,说说金冠之事,你如何想?”李二开口问道。

    李元兴摸出烟来发给了李二一支,然后才说道:“有什么可想的,我倒是认为世家想看着我和李氏皇族翻脸。所以他们应该不会弹劾我,所以他们看到翻脸,我就和李氏皇族闹些不愉快的事情就好了。”

    “不!你想的简单了!”

    “简单了?”李元兴不解,手中拿着打火机却没有点烟。

    李二拿过李元兴的打火机,点上了烟。李二有些喜欢这种感觉,至少在心烦的时候,这被李元兴称为烟草的东西,似乎是个好东西。

    听是大唐想制造出来,至少还要一年,因为烟叶需要种植,而且对土地环境有要求。

    “五郎,不是闹,而是水火不容。御史会弹劾你,理由仅仅会是你失了大唐的威仪。而李氏皇族会弹劾你,却是失了皇家的威仪。这两个有区别,丢了大唐的脸面,罚一罚,认个错就行了。”

    李元兴心说,放在现代,是先有国后有家。

    放在大唐,却是先有家后有国呀。

    李二继续说道:“李氏皇族会想尽一切办法,对你动用族规,因为你失了李氏皇族的颜面。这件事情,你要争,而且要撕破脸去争。争的结果就是,御史这边你过关,然后他们不再纠缠。”

    “皇兄说的极是,只是这……”李元兴想说,这撕破脸,要撕什么程度才最好。

    “撕破脸就是……”李二说到这里的时候,转过身来看着李元兴,然后一字一句的说道:“整死几个皇族!不过,你身为秦王,自然要大度些。罪不过妻儿,所以,整死上三五个就行了。””

    三……五……个!李元兴头皮一麻,心说,这皇族呀,你当是街上老鼠,说打死几个就打死几个。数量不够,还换个地方再打死几个吗?

    “正好,隐太子的余孽最近也有些不安份。顺便让他们老实一点!”

    看到李二根本没有瞒自己,反正自己和李二是一条绳上的。隐太子那些家伙就算不为敌都已经是敌人了。李元兴点了点头:“这件事情要劳烦皇兄给个名单,顺便再提供一些证据什么的,臣弟好上表章弹劾!”

    血淋林的斗争呀。

    李二点了点头,没有再提及这个话题,而是说道:“你今曰在长安城中对父皇说,上位都禁小善。此话按儒家的说法是大仁、为兄认为是大智慧。那些小秃子们会说你心中无慈悲,大秃子们却会说你是大慈悲!”

    李元兴听完哈哈的笑了,小秃子与大秃子们,好有趣的称呼呀。

    “为帝王者,爱惜一百姓就是害了千万百姓。只有大仁义,才可以使得天下生平。”

    “皇兄,其实是制度,以律定则!”

    李二点点头:“不错,这是法家的理论。秦时坑儒,汉是尊儒,都是皇家所需。五郎你有句话为兄认为高明,你说时代在进步,为兄现在倒是明白了,大唐不是秦,不是汉,大唐就是大唐。取百家精华为大唐所用,这才是真正的进步!”

    “皇兄英明,臣弟还有一个提议!”

    “说来听听!”

    “皇兄,元曰应该会改年号吧。皇兄的年号已经定下,但史册却不断的记录着每一个年号,史难记。所以臣弟以来,我中华应该有一个大统一的年号。不如,就以皇兄开始,中华元年如何?”李元兴这是有极大私心的,什么公元,农历。

    既然来到大唐,就要有一个中华的元年。

    李二脸上有一丝兴奋,可这兴奋很快就消失不见,转而是沉思。

    良久之后,李二摇了摇头:“为兄不足以称千古一帝。为兄曾为秦王,五郎也是秦王。秦王是什么?始皇才是千古一帝,所以始皇元年才是我中华元年,你上个表章吧,此事应该办,我堂堂中华,那怕改朝换代,也要流传千古!”

    “皇兄!”李元兴当真是吓了一跳。

    改朝换代这个话实在是太惊人了,特别是从一位皇帝口中说出。

    李二在李元兴肩膀上拍了拍:“五郎,你我兄弟有生之年,大唐的旗帜只要有太阳升起之地,就有我大唐旗帜。”

    “大唐长安城,要是真正的天下第一城!”李元兴附和着说了一句。

    三天,接下来的三天时间里,李元兴闭门不出,也谢绝见客。就在皇宫中那个为官员准备的小屋之中,把自己关在了屋内。。

    这三天之中,秦王大婚六礼正式启动,纳吉的仪式宏大,惊动了整个长安城。

    甚至可以说,震惊了整个大唐,甚至是整个天下。

    来自各国使节,但凡是真正了解大唐的都知道这代表着什么?大唐七大世家,七位嫡女嫁入大唐秦王府,从纳吉之礼开始,这婚事基本上就是成了。接下来就是程序的问题了。

    而这三天之中,大唐的秦王李元兴则在闭门写作。

    作他心中的剧本,也在写大秦元年的表章,也在整理着弹劾的表章。

    一切,只要为等李靖回来。

    李靖等众将回到长安的时候,次曰早朝,一定会是血淋淋的,不知道有多少颗人头会落地,不知道会有多少个家破人亡。

    可李元兴的心却是越来越坚定,上位者禁小善!(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