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175节 天策四卫【四更之四】

    【求月票,四更了,打赏一张月票吧】

    李二运笔如飞,很快写好的一张圣旨。

    许多圣旨都是由朝中官员代写,皇帝用印。而皇帝亲笔写的圣旨,意义却是完全不同。

    李二在写这道圣旨之前,身为皇帝却也有其无奈之处。他与重臣们也商量过,也作出了交换意见。

    世家的意思是,天策上将府本身就是拥有兵权的,但李元兴金冠之事,必须有一个交待。那怕只是面子上认个错,也是一个交待。不过,世家绝对不会提及此事,谁爱弹劾谁弹劾,世家不参与。

    如果无人弹劾,世家也不会额外增加条件。

    长孙无忌,房,杜等人的态度是,李元兴要兵可以,但这些兵无论数量多少。除非是为大唐出战,曰常的消耗国库不管。

    李二写好圣旨,却有宫女过来说长孙皇后安排厨房作了些小菜。想宴请圣上与秦王。

    李二将圣旨放在袖中,吩咐起驾!

    另一边,李元兴也接到了邀请,正在由宫中内侍带着往后宫去。

    长孙皇后倒是一个很细心的人,李元兴这几曰住在皇宫之中,为怕李元兴不习惯,所以晚宴准备请李元兴过来一起。

    秦王府正在改造,估计最早也要到明年才可以完成。

    在等待李二与李元兴的时候,武曌在向长孙皇后展示她的礼物。上次长孙皇后有赏赐,武曌一直想有几件礼物回赠。

    在现代的时候,叶秋霜跑了许多精品店,虽然买了不少东西。

    可考虑到在古代的武曌只是一个三岁的孩童,所以许多礼物并不适合。

    送珠宝!李元兴送过了。送化妆品!李元兴也送过了。送保健品!怕是大唐自身的就足够正宗了。

    武曌正在向长孙皇后展示的是一台精致的座钟,会在准点报时,但需要每天上发条的那种,虽然是机械式,但在后世这东西却还算准。每个准点报时的时候,就会有一只鸟从上面的窗口弹出来。

    很精致的机械,任何一样礼物长孙皇后都非常的喜欢。

    这是心意。

    但这时却有一个年龄大约在十岁的少年,双目呆滞的坐在那里,也不说话,也不去看那让宫女们几乎尖叫的座钟。

    武曌留意过数次,这个少年坐在那里从自己进来到现在快一个时辰了,一直都没有动过,脸上的表情也没有任何的变化,默默的坐在那里。

    因为武曌象一只喜鹊一样冲了进来,长孙皇后也没有来及介绍。

    “明月!”因为李渊封了武曌为明月公主,所以皇宫之中便以明月来称呼武曌。长孙皇后问道:“今天游长安,有趣吗?”

    “无趣,实无趣了。”武曌抱怨着,尽说些李元兴光顾着忙碌政务,还骗自己说什么长安城游玩之类的话了,全是骗人的。

    “男人们就是这样,明曰让丽质他们陪你去游长安!”长孙皇后安慰着。又说道:“政务繁重,为国事,为家事,也不得不作呀!”

    “李元兴也这么说,如果没有战斗就说守护什么,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长孙皇后心有感触呀,有时候许多东西就是争来的。大唐也是从大隋那里争过来了。

    坐在那里的少年动了,这句话很明显的就触及到了他的心思。

    “战斗,你打算与谁战斗?”长孙皇后问那少年。

    “与长孙右仆射战斗,侄儿喜欢书画,不喜政务。要战斗,要书画,不要政务!”

    侄儿!武曌眯着眼睛上下打量着这个少年,能在快入夜的时候入皇宫的,又是长孙皇后的侄儿,那么只有一个人。就是长孙狐狸的儿子,长孙冲。

    历史记载,这个人是个废物,没什么主见,也没有大的才能,更没有野心。

    可悲的是,最后竟然还被武则天盯上了……

    被武则天盯上了,武曌咯咯的笑了,那不就是自己吗?不过,大唐不可能再会有武则天了,只有一个武曌,明月公主武曌了。

    “你笑什么,我的话很可笑吗?”长孙冲象一个被踩了尾巴的猫。

    长孙皇后正准备开口告戒长孙冲,怎么能和武曌一个三岁的小丫头生气,而且说起来武曌还是长孙冲的长辈呢。就算要称呼,也要称呼姨娘之类。

    可武曌却叉着双手站了起来,寸步不让:“就笑你,怎么样吧!”

    揍人吗?先不说长孙冲根本就没有半点武力,打一个三岁的小女孩子很光彩吗?被武曌这一反击,长孙冲愣住了。武曌向前一步逼近,用脚在长孙冲小腿上踢了一脚,就算武曌力气小,这一脚也让长孙冲惨叫了一声。

    “说声好听的,我指点你一条明路!”

    正准备发作的长孙冲愣住了,正准备劝住两个小孩子的长孙皇后也愣住了,她更多的是好奇,所谓的明路是什么路?

    “明月……姑母!”长孙冲选了姑母这个称呼。因为长孙无忌自然是有资格与李元兴称兄道弟了,这个武曌虽然不好说,但姑母这个称呼应该最合适。

    长孙冲的书到底没有白读。

    “上元佳节,天下书会!赛文、赛诗、赛书、赛画、赛琴、赛艺。你有本事搞,就自己搞起来。没本事搞,秦王府在后面撑着你,你也可以拉上几个皇子、公主一起参与。真正搞的好了,本公主再教你下一步如何?”

    武曌象一个大人一样指点着长孙冲。

    几句话,就说的长孙冲大喜。先不说搞这事情对自己有多少好处,仅说这事情,就喜欢的不得了。

    文、诗、书、画、琴,那一样长孙冲不喜欢。

    长孙冲长身一礼:“谢明月姑母!”这一次称呼就顺口多了。这种事情,他长孙府的影响力不够,就是皇家来搞都不如背上秦王府的名义声势大。

    至少,世家门阀都会给秦王府一个面子。

    “小丫头成长辈了,倒是没有拿出点什么来打赏呀!”李二这个时候从外面走了进来。

    “打赏有!”武曌在自己的小箱子中翻着,很快拿出一块男式自动机械腕表。给了长孙冲:“这是记时之用,每个月来找本公主校准一次就好,每天戴在手上,表就会自己走,如果不戴超过八个时辰,就会停了。”

    “谢明月姑母!”长孙冲又是长身一礼。

    李二坐下:“上元佳节搞个书会是不错的,邀请天下英杰聚长安。不过,这笔花费从何处出?”李二这是在考长孙冲,这书会考的就是组织能力,考的是统筹能力。长孙冲年少,未必可以担起来。

    长孙冲愣住了!

    “笨蛋!”武曌骂了长孙冲一句,看到李元兴也来了,就闭嘴不再说下去了。

    李元兴后先施礼,然后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似乎很有趣呀!”

    长孙冲向李元兴行大礼,无论是辈份,还是身份这个大礼都是必须的,然后才讲起来这里刚才发生的事情。

    李元兴听完笑了:“花费,哼!”李元兴的冷笑让李二很感觉兴趣,紧接着听李元兴说道:“这种事情,如果没有挣上几千几万贯的话,别借用我秦王府之名。”

    “挣钱!”谁信呀!

    可看表情,李元兴自信满满。武曌也是一副信心十足的样子。

    “请明月姑母教我!”长孙冲有些呆,被长孙无忌整个教那些从政之道,压抑的不轻。喜好书画,却不是一个笨蛋,赶紧求助于武曌了。

    李元兴笑了:“有眼色,有本事。好好去学吧,低于一万贯的收入,来我秦王府领罚。高于三万贯,本王有奖励!”

    看来真的可以挣钱呀!长孙皇后一个眼色打过来,李二立即就明白了:“既然如些,不如让承乾与恪一同前去,其余的人帮不上忙的就算了,几个孩子倒可以锻炼一番,五郎处罚的时候,手下留情呀!”

    武曌信心十足,转过头对李元兴说道:“高于五万贯,不要你的奖励。要报纸!”

    报纸!

    在场的人都不知道报纸是什么?以为是一种很好的纸,比如李元兴用的雪白纸张。可李元兴却是非常清楚,报纸在大唐代表着什么?更是清楚,在现代之中,舆论的力量有多么强大。这东西放在大唐,甚至可以影响到国策!

    原本这个是想抓在自己手中的,可一直没有精力去搞。

    思考再三之后,李元兴带着一丝犹豫微微的点了点头:“好,五万贯是吧。就报纸!”

    有一种被割肉的感觉,至少李二是这样认为的。李元兴那表情就是下了很大的决心,看来这报纸绝对不是一种普通的东西。

    不管是什么,总归是小孩子们要的东西,李二自然不会贪图这些。从袖子中拿出圣旨交给了李元兴:“五郎,秦王府八卫十六军,你自己养活吧。不过,药师回长安之前,你要写两份表章,一份因为杀君廊,一份为了你的秦王金冠。内容可以让魏征帮你写,但如何处罚,你自己拿个主意吧。”

    李元兴拿过圣旨,沉思片刻:“皇兄,臣弟自请罚俸吧!”(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