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173节 上位者禁小善【四更之二】

    百姓?什么是百姓?

    皇家、士族、世家、门阀、勋贵。都会因为利益不同,而对于百姓有着不同的理解。

    大唐这个时代上,也没有人会知道李元兴这个来自现代的人对百姓的理解。

    因为李元兴在现代,就是一个百姓,一个需要遵守整个社会道德观念,要学会默默服从,作为整个世界一颗镙丝钉的普通百姓。

    可是李元兴在大唐!

    羊亦可吃人!

    在李元兴创造这一句震惊了大唐上层贵族等阶,事实上正准备虐杀草原突厥全族之后。李元兴在大唐的定义,非但不是百姓,甚至都不敢被定义为权贵。就算在世家眼中,李元兴高高在上,那双手不粘血,却比粘满鲜血的双手更加的让人颤栗。

    李元兴说要去看百姓,真正的百姓。李渊不解,因为李渊是一个武者,也是一个拥有野心的男人,他喜欢占有,无论是土地,权势,或者是女人。李渊喜欢李二,因为李二和他最象,所以李二受封秦王,受封天策上将。

    之后,李渊更喜欢李元兴,因为李元兴那种用无形的力量艹纵别人生命的感觉,李渊认为这比用刀砍人高明多了,这才是皇家的人应该干的事情。

    所以,李元兴受封秦王,受封天策上将。

    街上的味道越来越不好闻了,街边也越来越显得脏乱,长安城的繁华已经看不到,这里是贫民区。

    “难道你是要告诉某,你兄长应该关心一下这里吗?”李渊越来越不理解了。

    李元兴摇了摇头没有说话,示意马车继续前进。

    这个时候,一专很惨烈的哭声象无形的手揪住了众人的心。

    “别,别拿走呀,这是五天的米钱!”

    街边,一个老妇人在哭着,一个少年人正要抢走她手中的那几个铜板。

    “给我,今天一定可以翻本的!”

    “儿呀,你想逼死娘呀!”老妇人大声的哭着,号着,那声音撕心裂肺。这后世电视剧中出现过无数的狗血剧情竟然出现在面前。

    如果此时是在看电视,武曌怕是只会拿起水杯喝一口水。

    可眼睁睁的看着,心就象被无形的手揪着,撕扯着,那种痛难以形容。

    武曌转身就在马车上翻找着,将护卫放在车上的一只弩用力的扯出来,可以她的小力气却无法将弩举起来。李渊这时伸手接过,李渊知道武曌看到这种不孝的行为很生气,所以准备射杀那个不孝子。

    李元兴却伸手挡住了弩。

    “你为什么变的冷血了?”武曌完全不理解了,李元兴刚才说杀人的时候,谈笑风声。此时,象这样的不孝子李渊要射杀,李元兴却在阻止,难道李元兴无视那老妇人的可怜吗?

    “看着吧,用心去看!”李元兴平静的回答着。

    李渊语气之中也带着一丝怒气:“朕等着你的解释!”

    钱币被那逆子从老妇人的手中抢走了,可他却没有机会拿走,一个巨大的拳头那个少年打翻在地,一只脚踩在他的手上。

    剧痛让少年松开了手,钱币滚落一旁。

    几个铜钱被捡了起不,独臂壮汉将钱币放在老妇人的手中。可老妇人却没有接钱币,而是扑过去检查少年人身上的伤。

    壮汉一言不发的将铜钱放在地上,然后又从怀中摸出两枚也放上,这才拿着自己的扁担准备离开。

    李元兴轻轻的挥了挥手,远远的跟在马车四周的老狼带人去追那个壮汉了。

    “慈母多败儿!”武曌恨恨的说了一句,然后又瞪了李元兴一眼。似乎李元兴早就知道这一切,所以才没有任何的反应。李渊却是摇了摇头:“明月丫头,元兴如果让我们看这个,没必要来这里!”

    “你说,还有什么意思?”武曌的追问李元兴并没有理会,示意马车继续走。

    这里是长安的贫民区,这里有长安城中最落败景象,有着无数颓废的人倒在路边,还有抱着劣质差酒醉倒在路边的人。

    马车终于在李元兴的示意下停住了。

    顺着李元兴的手指,李渊与武曌看到几个少年正在拿着木棍练武。而教他们的,却是一只失去了一腿一手的中年男人,那男人脸上有一道长长的刀疤,从额头正中一直到左边脸颊下面,看起来却是那么的狰狞。

    在这狰狞的脸上,是严厉,也有慈爱的笑容。

    李元兴下了马车向着那几个练武的少年了过去,李渊与武曌也跟在了后面。

    “这身上的部件丢在那里了?”李元兴半开玩笑的说着,几个半大的孩子拿着木棍就围上了李元兴,李元兴只是缓缓的抬了抬手,这不是叫老狼的人出来,而是阻止他们出来。

    很普通的布衣,可这气度却不是布衣。

    残废的中年男人愣住了,他可以感觉到眼前的男人身居高位。

    “练武为何?”李元兴问几个少年。

    “为大唐征战天下,为圣上布武天下,为秦王殿下效死!”几个少年异口同声回答着,底气十足。

    这简单的三句话让正在往这里走的李渊停下了。

    李渊,大唐皇帝的开国皇帝,大唐最伟大皇帝李二的父亲,身为大唐地位最高的人,这出自孩童之口的三句话深深的打动是了的心。武曌可以感觉到李渊拉着她的手在颤抖,整个人都在颤抖着。

    李元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大喊了一声:“老狼!”

    “在!”气吞山河的一声回应,正是这一声回应,无数的人都站直了身体。只有军中之人才有这份气势,老狼的出现正是证实了这一点,那每一步迈出,都象是踏过敌人尸体的气势。

    百战豪将!

    那个独臂壮汉被老狼的部下领着跟着后面,他只是知道拦下他的是军士。但为什么拦下他却是完全不知道,猜不到。也不敢去猜,只是默默的跟着老狼等人,也没敢开口去问。

    “那位母亲是在三十四岁才有的这个儿子,那个少年上面还有四个姐姐,现都已经嫁人。嫁的也并不好,其中两个已经改嫁,因为她们的男人死了。那少年被百般宠爱,一直到他十二岁为止,因为他的父亲战死在河南,死在大唐对王世充的征战之中。”

    李元兴说的全都事实,那个壮汉没什么好反驳的,只是不知道这位布衣者是谁?

    “儿不教,父之过。知道本王为何没有去同情他们吗?”李元兴突然转过头看着老狼。

    本王!

    自称本王,仅仅这一个称呼就震惊了每一个听到这两个字的人。

    这里是贫民区,一位亲王来到这里已经是让匪夷所思了。而李渊的吃惊缘于李元兴表明身份,那代表着李元兴要作什么了。李渊很想看到,李元兴会作什么?

    “那少年的父亲为大唐征战而死,所以他不教子不是他之过。这是大唐之过。”

    哗!周围跪倒了一片,谁敢在大庭广众说这是大唐之过,这是死罪,听见这话也是罪!

    “你的手臂,是在平定叛乱时丢的,对吧!”李元兴一指那壮汉,壮汉伏低身体不敢回话。李元兴哈哈一笑:“都在害怕,本王不知道有什么值得你们害怕的。”

    依然没有人出声,谁敢接这样的话题,谁敢不害怕。

    “老狼,传本王令。但凡是为大唐征战而伤残的,来秦王庄。本王保证每天三餐干饭,本王保证让他们有房有田,保证他们冬曰有柴取暖。象那些混帐小子,送进军营往死里艹练,既然没有人教他懂事,本王来教!”

    说完,李元兴转身就往李渊那里去走。

    秦王庄,大唐只有一个秦王庄。拥有秦王庄自称本王的,那只有一个人,大唐秦王!

    那壮汉第一个反应过来,高呼一声:“谢秦王殿下!”

    “闭嘴!”李元兴转过身,怒喝一声。那壮汉吓呆了,李元兴一指他大声说道:“你在羞辱本王吗?你们所有人都听着,这不是本王对你们的怜悯,这是大唐欠你们的。老狼,传令天下,天下间任何一个为大唐征战而伤残的人,来秦王庄。在秦王庄,大唐皇帝与本王,向他们还债!”

    还债!好一句还债!

    李渊没有再说话,将武曌抱起走回到马车之上,一言不发的坐下。

    此时李渊仿佛看到了在朔方大唐与突厥最精锐的铁骑硬碰硬血战时的情景。

    有这样的秦王领兵,大唐军士那个会不拼命,突厥精锐又如何?天下无军可敌!

    武曌在这个时候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武曌叹气是因为,李元兴答应她逛街的,可却又是来办正事。作为女子,她不懂什么是袍泽之情,她不懂什么是战争。

    可就是这一声叹气,李渊心中却如同被雷电击中一般。

    今曰游长安呀。上当了,完全是上当了。中了李元兴这混帐小子的计谋了,果真是杀人不见血,坑人还要被坑者自己挖坑的大唐秦王呀。

    高明,实在太高明了。李渊苦笑着摇了摇头,对武曌说道:“李元兴这个混帐,原来是叫朕出来替他顶缸的。”(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