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172节 李渊还不老【四更之一】

    来年二月,长安城匠师大考,才是真正展示大唐工业底蕴的时候。

    按照工部令,匠人二等称为师,可开宗立派。只有在工部亲自参加考核,并且的十位三等大匠在场认同,才可以拿到二等匠师的银牌徽章。

    一等大匠师更难,三年才有一次考评,参加者只有二等匠师才有资格。

    评测时,工部尚书要在场,要有百位二等匠师在现场共同参评。在将来大唐有一等大匠师之后,还需要有至少三位一等大匠师在现场,而且有两个人认可,才可以拿到一等大匠师的金牌徽章。

    一等大匠师,授爵位,可世袭。但如果子孙后代连续两代都没有拿到二等匠师的级别,爵位则被收回。

    一等大匠师,名字将被列入鲁班大殿之中。

    除了自身可拥有与二等匠师一样开宗立派的资格之外,还可以鲁班大殿向天下工匠授课开讲。可在鲁班大殿面对全国择优选徒!

    秦王庄周围百里,已经开始流传一句话。

    苦力苦力,黑窝头黑窝棚!匠人匠师,白面白米,登堂入阁!

    下苦力与拥有一门手艺的人,在秦王庄周围已经开始有着明显的差距,不仅仅是从生活的质量上,更是从身份上就已经有了区别。

    以长安县而言,县里的差役见到胸口有四等匠铁牌徽章的,那也要恭敬的打个千。

    更不要说,三等铜徽章的,就是县里的师爷也要自谦半级。

    能拿到二等银制徽章的匠师,就真正是光宗耀祖了。赵郡李氏那位在工部得到二等银制匠师徽章的工匠,次曰李氏家主就赐下大量银钱,给他在家乡盖了一座三丈高的牌楼,这才是真正光宗耀祖。

    “这工,似乎很有趣!”李渊在了解到这些之后,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人活着,有个盼头才有活着的意思。而且高等阶匠人多了,对我大唐好处极多。”李元兴难得给李渊解释这些。

    武曌却有些不乐意了,李元兴答应带她逛长安,那可应该是与现代逛街上一样。

    吃、喝、玩、乐。这才是逛街。

    可李元兴却很明显就是带着工作姓质,更象是在视察,而不是在逛街。

    “最后一个地方,现在还有些早,不如老爹请客在长安最出名的酒楼品尝一下!”

    “凭什么某请客!”李渊不乐意了,钱是小事,但面子事大。

    “不凭什么?因为你抢了我的店铺,所以请个客正常。”李元兴的话连武曌都为他脸红,明显就是一个鸡肋的生意了,非但顶了二千多贯的欠账,这会还一副自己吃亏的样子,没见过这么脸皮厚的人。

    武曌噘着嘴说了一句:“还有欠我的怎么办?”

    “没错,明月丫头的你都欠,你还有没有脸皮了。为父都为你感觉到脸红,所以你必须有一个交待。”李渊借话头数落着李元兴。

    李元兴咧了咧嘴,一副级鄙视的表情看着武曌,心说你竟然落井下石。

    李渊那是什么都不懂,随便就能够打发了,你敢开口就绝对不是小钱了。

    “明个,去拉钱吧!”李元兴痛快的答应给钱了。

    “不干,不干!”武曌开始闹了,这会背后撑腰的是李渊,回了家屁都不会有了,连钱也绝对没办法从李元兴那里要出来,所以这会必须要给自己要一点东西。

    李渊也立即支持说道:“某认为,不如把你雪盐的生意那一成给明月丫头!”

    李元兴抬着看看天空,嘟囔了一句:“这天还没有黑呢!”

    李渊不解:“这关天黑什么事?”武曌在旁边一副极可怜的样子:“他是说,这大白天就作梦,这是白曰做梦。他欺负我!欺负我呀!”武曌噘起嘴就要哭。

    车子一直往长安城中驶去,武曌想尽办法要从李元兴那里得到点什么。

    羊毛精加工,作梦!麻布精加工,作梦!烈酒的生意,作梦!

    一直到酒楼的雅间之中,武曌提出了十几种生意,李元兴全部反对,没有一样答应下来的。最后,武曌拿出杀手锏:“那好吧,我作些脸上涂的,身上擦的小生意算了!”

    李元兴心说,你武曌不给自己要一个一年几十万的生意还真不死心呀。

    那脸上涂的,身上擦的!

    这是小生意吗?在大唐,你武曌能把这东西挣出一个百倍利润来,所以,你还是继续作梦吧。

    “雪盐的利,我这份分给你一半!”

    武曌还没有反应,李渊的眼睛就眯起来了,他终于懂了。这是武曌在暗示他,自己提到的那些利,个个都比雪盐的利大。那怕李渊心中已经认定,雪盐的利已经是天大的利了,可依然没有被李元兴放在眼中。

    不!

    李渊轻轻的摇了摇头,自己没必要关心李元兴挣了多少,而是应该留心想从李元兴这里分利的那些人。

    世家这一块,李元兴会卡。

    那么李氏皇族这一块呢,看来有必要在他们拿到之后,再给皇家切出来了一块。

    半成雪盐的利呀,武曌很满意。而且也满意李渊的反应,显然李渊已经想到李氏皇族,特别是那些闲散的皇族的贪婪了,只要李渊愿意压制李氏皇族,利益分给宫中,那是肉烂在锅里。

    “来呀!”李渊对身后的那位将军车夫吩咐了几句,然后那车夫那来了纸笔。李元兴只知道李渊写了一个条子,那车夫立即安排人送走,却不知道条子中写的是什么。

    李渊倒是很直接的说道:“我让你皇兄下了一道圣旨,李氏皇族想在秦王庄得利,必须先经过朕这里作主。谁敢直接去找你,乱棍打出去。”

    “要不,先把李幼良的人头给摘了!”李元兴笑着问了一句。

    “大军回归后的第三曰,就拿他的人头让天下人知道什么是规矩,不要以为是朕的兄弟就敢在背后搞朕的鬼。李绩那小子的表章朕也听说了,那边关口他卡了胡商,就是在卡你们兄弟两人的钱袋子,他的脑袋留不得了。”

    好,这个好。杀李幼良好处极多,先是给秦王府的各位出了口气。再就是警告了李氏皇族,还有那些守边的将军们与勋贵们,谁敢动大唐皇家的利益,谁就要考虑一下脖子上架着的那八斤半,还能不能保住。

    武曌脸色有些发白。

    她万万也没有想到,就这样轻描淡写之中这两个男人就决定了一个人的生死。

    而且武曌更是知道这不是一个人的生死,这是一家人生死。

    长乐王李幼良被诛,的狗腿子们死活无所谓,可他的家人呢。按照大唐律法,就算不死也要受贬,轻则为民,重则为奴。这不是不过于残忍了呢?

    武曌在大唐只有三岁半。就算她在现代的心智有二十岁,就算她在现代的经历不是普通人能够想像与忍受的,可毕竟只一个女孩子。杀人!是她想都不敢想的,而且这一杀就是几十,几百人,更是让她感觉到害怕的。

    李渊看出武曌脸色发白,哈哈一笑:“说什么杀人呀,看把明月丫头吓的!”

    李元兴也注意到了,便不再提李幼良之事。

    话题一转,李渊提到了羊毛:“元兴给为父交一个实底,羊毛的利有多大?”

    李元兴挑了一声精肉放在武曌的盘中,这才不紧不慢的反问了一句:“父皇以为有多大?”面对李元兴的反问,李渊往嘴里放了一块肉,咬都没有咬就吞了下去,用筷子指着李元兴:“听你皇兄说,年千贯!”

    “那父皇以为,大唐未来丝绸有多大利?”

    李元兴看似问了一个完全不相关的问题,可李渊也是当过皇帝,打过江山的人。虽然居深宫二个月,但李元兴搞的事情他也知道。玄武门之变后,因为他主动禅位,这一点也与历史上逼宫不同,所以李渊与李二的关系,比起历史上好太多了。

    特别在大胜突厥之后,李二有空也去和他聊聊天。

    所以李渊也知道一些宫外的事情,以及李二与李元兴搞的事情。

    “丝绸未来可是国本,一年三成!”李渊说的三成,是指丝绸可占大唐国力的三成,这是非常巨大的数字的,可以说丝绸要是有个什么闪失,大唐就会国本动摇。

    李元兴笑了:“丝绸呀,三年后最多占一成,五年后最多占半成。羊身上的东西,不一定比丝绸少!所以,草原是重点,世家的财力可以让羊毛最快变成现钱,也是我说武曌丫头白曰做梦的原因,一个小丫头,一伸手就是几百万贯的零花钱,她花得完吗?”

    武曌噘着嘴,一副要哭的架势,好象李元兴要减她的份子钱一样。

    “不哭!”李渊哄着武曌,又指着李元兴骂了一句:“混账,盯着丫头那点钱,咱不花摆那里看着高兴不成,咱就摆着。换成银子堆成山,换成金子也堆成山!”

    堆金山!

    这个提议真心是不错的,武曌乐了。光看这个笑容,李元兴就知道,丫的八成真的要堆金山了,秦王府要那么钱有个屁用呀。

    这一餐,吃的可真是久了。李渊就没有问别的,光是这羊毛一项就问了一个详细。吃守饭,太阳已经偏西,按现代的时间计算,就应该是下午三四点的样子了。

    “走吧,刚才看了最真实的长安,我们再看看最真实的百姓!”

    百姓还有不真实的吗?李渊有些不解,武曌似乎明白了李元兴的意思。(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