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170节 古长安【四更之三】

    【求月票,今天四更,打赏月票几张,谢谢大伙了】

    李二赶走了李元兴,因为他要自己思考一下关于那个故事。

    而且李二还有许多政务要处理的。

    就算是设立了天英阁,可大唐最高权力依然还是在他这个大唐皇帝手中。许多重要的,决策姓的大事,李二是一定要亲自过问的。

    世家倒也懂分寸,李二让给他们了一些权力,可他们也不敢当真拿走。

    天英阁议事中,重要的事情一定要放在大唐皇帝李二在旁听的时候才能讨论。

    夜里,李元兴住的还是皇宫外院的那间屋子。

    原本这个院落之中有十间屋,都是留给大臣们来不及出宫而留下的。李元兴住的还是上次自己住过的那一间,这里所有的家具都换成了新的,也不会安排任何官员住在这间屋内,更何况,夜里还需要留在皇宫当中的官员本身就是极少。

    武曌在这里,李元兴不知道,也懒得去问。

    想来这些太监宫女们也未必知道。

    早上李元兴就在这个小屋准备吃早餐。因为今天李二要去上朝,李元兴真心害怕上朝,所以就躲着没打算去李二的书房,可就在太监将饭菜送来的时候,李二也来了。

    而且李二中拿着的,正是李元兴的秦王金冠。

    在李二身后的高公公捧着一个盒子,放在桌上之后退了出去。

    由宫中巧匠修好的秦王金冠,象征着大唐天下第一王,大唐一人之下万万之上权势的秦王金冠。

    看到金冠,李元兴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不是为金冠,而是今天不上朝。

    李二挥了挥手示意太监们远离,然后将金冠放在桌上,端起了李元兴的碗,将碗中的粥喝了一半。然后将另外一半推到李元兴面前。

    李元兴愣了,他不明白李二这是作什么。

    “为兄这个皇帝是刀里火里打出来的,为兄上过战争,为兄打过最惨烈的。为兄不知道你心中那份袍泽何来,却似为兄这样刻骨。”李二说话之时,打开了盒子。里面有布片,有甲片,也有断刃,还有残破的书页。

    李二将盒子推到了李元兴面前,背着手转过身去。轻声的念道: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岂曰无衣?与子同泽。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

    再看那木盒中每一件物件上,都有一个或者数个人名。

    “谁敢在这件事情上弹劾你,为兄替你顶着。李靖的战报上描述,你五郎一句话,你说,军士们为大唐拼命,你就不惜为军士流血,谁敢辱没我大唐军士,你就敢与其拼命。此话,兄甚慰!”

    李元兴终于知道这木盒中的名字是什么了。

    这些是曾经为大唐皇帝李世民而死的大唐军士,有可能是近军,有可能是亲卫,也有可能是普通的士兵。

    默默的将木盒盖好,李元兴将自己的金冠也放在木盒之上。

    “皇兄,臣弟要五万精兵,皇兄敢给吗?”

    “敢,为何不敢?”李二君临天下的气势头一次在李元兴面前散发出来。曾几何时,这位伟大的帝国剑指天下,大隋亡,大唐兴,扫平天下,大唐可谓帝国!

    李元兴将木盒捧了起来:“金冠留在皇兄处,皇兄看到这金冠就一定会记得臣弟今曰的话。臣弟向皇兄保证,不出三年,大漠只有唐。不出五年,西域臣服,划入大唐版图。皇兄剑指之处,无不颤栗!”

    李二一只手抱起木盒,另一只手在李元兴肩膀上拍了拍。

    “皇兄!”李元兴想听到结果,无论李二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李二走到门口的时候停下了脚步:“等圣旨吧!”

    李元兴轻轻的松了一口气,看看了桌上那半碗粥,似乎有些明白李二的意思,可又不能完全想明白。

    这碗粥还没有来得及吃,内侍那尖利的嗓音响声:“太上皇驾到!”

    太上皇,这个时候来干什么?

    李渊并不算太老,此时他不过整六十岁,行武出身倒是身体健壮。这些年当了皇帝,倒是发富了不少。

    被李二夺了皇位,杀了长子,郁闷了几天可又释然了。

    毕竟李渊与杨广是真真的表兄弟,杨广怎么上位的,李渊是非常清楚的。要说自己这个儿子,与那杨广还有一些相似之处。事后李渊真的是怕呀,怕大唐也是二代而亡,可朔方大战突厥,李渊算是放下心了。

    最近这段时间,李渊在屋里就没有出来过,短短不到两月的时间,竟然高效率的给李二创造出来未来的两个弟弟或者是妹妹来。

    李渊很高兴,麻将这东西真心是好东西。

    昨天傍晚,又大战八圈,杀的三位李氏皇族的亲王、郡王大败而逃。

    今天天气不错,所以李渊打算出宫走走,自然就想到了李元兴这个天下掉下来的儿子了。要说儿子,李渊现在除了李二之外,还有不少亲儿子呢。可那些废物们,只是知道吃喝,真正和李二这个野心勃勃,心黑手狠的儿子。还有李元兴这些心也没有多白,手不见得有多温柔两个儿子一比,全是废物!

    所以就带着武曌来找李元兴了。

    “出宫!”李元兴端起那半碗粥,几口就喝了下去,然后才又问道:“这个是坐父皇你的马车,还是坐儿子我的马车呢?”

    “有什么区别?”李渊问了一句。

    “区别没什么,反正前呼后应几百号人,长安是什么样反正是看不到。最多看看人影罢了,就是人影也看不太清,因为离得太远。”李元兴一边说着,一边想挑一块点心,这早上没一点干货下肚,一会饿了怎么办。

    李渊还没有回答,武曌就喊了:“不要人,那么多人长安还有什么要看的!”

    “那这样,随便借一辆马车,叫上几个可靠的护卫!”李元兴提议道。

    “元兴安排好了!”

    安排,这里是皇宫呀,有什么可安排的。

    皇宫之中禁卫不少,武艺高超者,身家可靠的挑上几个。老狼带上秦王府亲卫换上平民衣服混入人群当中,远远的保护。

    一老,一青,一少。三人坐着一架极普通的马车,由一个老车夫赶车,跟着两个强壮的家丁,就这么从皇宫侧门悄悄的出宫了。

    老狼带着一百亲卫,散布在了周围他们可能要经过的街道上。

    长安城最北,是皇城。李元兴三人是从皇宫东侧的小门出来的,这里算是长安城富人区了,除了官员的宅子,就是官署。

    街道整洁,路上巡逻的武候都衣着光鲜。

    “看看,这就是朕的长安!”李渊很得意,长安城的光鲜,长安城的宏大,长安城一切美好的事物都足以让他骄傲。

    李元兴回头鄙视老头一句:“老爹,那个字最好少出口,先不说有多少麻烦。万一被发现了身份,一下来个几千禁军,这长安城也不用游玩了,咱们就等着被恭迎回宫吧。”

    武曌来了一句更损的:“要不老头你趁这里人少,多喊几声过个瘾,一会就别喊了!”

    李渊被噎的脸通红,想骂人,可又找不到借口。

    李元兴来了一句更气人:“不如去坊市转转,一来是品尝一下长安的美味,二来是了解了下民生。三来是我有个小生意在那里,顺便去看看?”

    “生意?”李渊笑了:“我的穷儿子,你要是没钱还帐,老爹免了你的欠账!哈哈哈!”

    秦王要作生意,而且还是小生意,李渊自然是要鄙视一翻的。

    武曌又一次作了火上烧油的角色:“人常说,欠债不欠赌债。这么大人了,不给你算利息就不错了,最好快快还上这账目。要不再战八圈,给你一个翻本的机会!”

    李元兴想笑都笑不出来,只是催着驾车的车夫稳些。

    那不是车夫,至少不是普通的车夫。虽然年龄也有六十岁了,却是给李渊当了几十年亲卫,现在也是将军品阶的人物。可以说一生都追随了李渊,倒是绝对可靠的。听到三人吵嘴,脸上多了几份笑意。

    也是,李渊这些曰子就没有笑过,总是恶狠狠的看着宫人们。

    “说过带你看长安,今天就好好看看。我带你们看三个不同的长安城,这里最靠近皇城,繁华似锦。这里是第一个长安。我们再看第二个长安,那里是最真实,最平凡的长安城,那里有的,老爹你的儿子们,未必有几个真正知道!”

    李元兴一语双关。

    说看长安,就是让李渊看一看最真实的长安。

    然后,李氏皇族与自己必须要有一争,李元兴不想让自己那些弟弟妹妹们参与进来。这场争斗,他们不够资格,因为他们的势是来自李渊,来自李二。

    李渊用力的拍着马车:“速行!今个就好好看看!”

    李渊心说,那些个家伙争气的有,但太少,除了几个太小之外,大点没几个能顶事的。(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