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166节 李氏皇族的区别

    加番的规矩武曌提出的,李渊父子改进了。下炮、盯庄、加花番、满贯加翻这些就是在现代牌桌都很少用到规则在这里全用上了。

    十三玄这么逆天的牌竟然还有天胡的,这还有没有天理了。

    李渊笑呵呵的摸着胡子,将准备帮他洗牌的太监踢到一边,亲自上手开始堆牌。

    旁边的小太监在记录着,秦王殿下欠太上皇八百八十贯,欠圣上三百六十贯,欠明月公主七十三贯。

    李元兴脸色铁青,身为秦王输这么一点钱币不可怕。

    但仅仅两圈,一番一贯钱这样的赌注,输了一千多贯可就很可怕了。

    “十个炮,盯庄十贯。”精致的筹码从大唐皇帝李二的手中扔在桌上,李元兴拿着骰子的手轻微的颤抖了一下,心说手气怎么这么背。习惯在茶馆了打着不带吃牌,干胡的玩法,这带上花色加番的打法,当真是不适应。

    就在李元兴准备扔骰子的时候,李渊的加注也扔在桌上:“朕也加注!”

    “我也加!”武曌也把筹码扔在桌上。

    筹码自然有小太监负责收到一旁,还有专门的人负责记录,当然还有一个年长的太监负责计算一会胜负产生的钱数!自然还有宫女在一旁伺候着茶水、点水、水果。按理说,这牌打的却是极享受了。

    可李元兴怎么都有着非常不好的预感,这把牌会输的极惨。

    一手牌上来,嘴子不全,风五张,花两张。

    摸了三圈牌,手似乎很顺,花四张,红中竟然暗杠了,杠底摸上一张白板,大三元之势呀,可其他的牌却不成气,边三条的嘴子拆了,因为武曌给碰掉了三条。可谁想,刚拆完三条竟然摸上来,重新变成了玄四条。

    摸了八圈,终于是差一张停牌。

    白板只有两张,玄四条依然还是玄四条,两个二筒依然没有碰出手。

    继续忍耐!

    这一把牌打成了沉默牌,屋内安静的吓人,太监们连大气都不敢喘一样。几个观点的太监也看出明堂了,秦王殿下大三元,很恐怖的一把大牌。圣上手中清一色,绝对不弱。太上皇手中,十三玄差两张。

    武曌虽然是小牌,但却停了五张牌,却是完全截胡坐在她下家的李二。

    打算的四人都很沉默,眼睛不断的盯着牌堆,谁接牌,谁一定被另外三人注视着。

    白板终于碰出来了,李渊瞪着眼睛想骂人,可牌桌上不能骂人,这规矩是武曌定下的,所以准备作十三玄的李渊准备用眼神杀死李元兴。

    还有四张牌就黄庄了,李渊接起一张,没用,扔在桌上。

    三个的视线都盯在武曌身上,武曌接了一张也没有用,在手中的牌里挑了一个熟张扔下了。伟大的在唐皇帝李二,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缓缓的伸出手来摸上一张牌,然后一点点的打开来看。

    是万,但却没有用,李二叹了一口气,将牌扔在桌上。

    最后一张,李元兴去摸,竟然是光的。

    李元兴大喜,杠白板,然后就是杠底最后一张了,将那暗杠的红中也翻开了。李渊指着李元兴的手都在颤抖,这混帐呀,朕作十三玄,你竟然杠了两张风。

    李元兴完全无视李渊那杀人的眼神,手摸到最后一张。

    四条!

    “哈,自摸!”李元兴重重的将四条摔在桌上。

    旁边的茶杯打翻了,水晶麻将很滑,顺着指尖向废牌那里滑去。李元兴急了,伸手去抓,结果腿跪麻了,整个人扑在桌了,所有的牌全乱了。

    胡了吗?

    李渊退后一些,让宫女上茶。喝的是李元兴带来的大红袍,然后开口问武曌:“丫头呀,这个按规矩怎么说,诈胡!”

    武曌能说什么?点了点头:“自然是诈胡了!”

    李二看到李元兴摔出来那张是四条,也看到李元兴身体压倒的牌正是要胡四条。可这会却一本正经的冲着身后的太监点了点头:“计算一下,秦王殿下这诈胡要赔多少!”

    管他赔多少呀!

    这是今晚头一次胡牌呀!李元兴冲着屋外,大喊了几声来发泄胸中的压抑之情。

    “再战!”李元兴脱掉了秦王袍服,重新坐到自己的位置上了,这次没有跪座,而是盘腿坐上:“应该有一张桌子,应该有一张桌子!”

    武曌很乖巧的对李渊说道:“太上皇,下次明月过来叫人专门制作一个打牌用的桌子!”

    李渊笑的很开心,李二依然一本正经的样子,示意宫女拿来一块点心。

    李元兴黑着脸在洗牌,诈胡自己是下庄了,打牌之时,李渊却突然说道:“李氏皇族自然有区别,一部分是国之功勋,一部分是闲人。而以亲疏来分,一部分是本家至亲,另一部分是闲人!”

    李元兴正在想着打算,突然被李渊这几句话给说愣了。

    一张牌接起来,也忘记盯下家了,顺手就扔出去。

    “边张!”李渊将李元兴打出的那张牌放在自己面前,满意的看着自己的牌面,笑了!

    李二却在此时教训了李元兴一句:“牌桌如战场,父皇作庄,岂能掉以轻心!”

    李元兴的心思明显被李渊几句话给捣乱了,四句极简单的话,却是给李元兴与李氏皇族的关系指了一条明路。

    输了,输惨了。

    不算武曌的,李元兴欠下了三千多贯,这才仅仅是打了八圈。

    “这个,其实一贯钱赌注太大,一文钱刚好!”李元兴在来到李二书房之时,感慨着说道:“唉……,这价相当于室韦那里,一千头牛了!”

    李二鄙视的看了李元兴一眼,你李元兴再穷也比我这个大唐皇帝富。听闻清河崔家宣称,纳征之礼,第一件是一座金山,就是那种天然黄金,也被称为狗头金的。因为形象酷似华山西峰,所以是件好宝物。

    这金山,何止千贯!

    更不用说,太原王氏那气势磅礴的百车嫁妆了。

    李二的书房摆上了一些简单的点心,酒菜。十几张小桌,李二宣了十几位大臣入宫。

    武曌留在李渊那里,而李渊也发出邀请,请了一位王爷,两位国公入宫,自然是打牌在麻将上与之一战。武曌则负责当裁判,顺便讲解规则!

    在大臣们还没有入宫之前,李二的书房之中,只有他和李元兴。

    “五郎,道宗,孝恭不列入父皇刚才所说四句之中,这两人,只会是你我兄弟亲近之人。其余人五郎看着办吧,亲近的兄弟子侄,为兄会事先安抚,五郎也要分些利。”李二没说远的那些人。

    想来,为大唐征伐没有出过力的,光是凭借这亲属关系,封公,封伯的。

    李二根本就没有把这些人放在眼里,更不会放在心上了。

    “至于说长乐王叔,五郎倒是不要急。他赖在长安不回去,就是怕了。所以才会帮那些闲人们出头,他的事情,自然要考虑好。无论是借口,还是时间!”

    李二的话说的已经是非常直接了。

    借口,自然就是杀的理由。时间,就是杀的时机,杀鸡敬猴,自然也要让猴子们看到。

    李元兴点头表示明白。

    “还有疑惑?”李二看李元兴面露难色,开口问道。

    “有一地,得此地者……”李元兴想说耀县,却不知道应该如何形容了。说矿石,还是说特产,都需要花很多时间给李二解释。

    李二追问了一句:“得此地者会如何?”

    “皇兄,这样说吧。我带来的刀皇兄以为如何,得此地,少则一年,长则三年。那刀就可打造出来,而且打造刀之外,还有一样好东西。平曰看似尘土,加上水、石、沙,可在几曰之内,坚如盘石!”

    李元兴想来想去,还是最实际的东西最有效。

    “那里?”李二问的非常直接,这样的地方自然是要占的,就算是在异邦也在打下来。

    “耀州!”

    李二笑了,轻轻一拍李元兴的肩膀:“为兄教你一招,此事交给知节与敬德去办。新年之前,这耀州一定归你秦王府!”

    李元兴也乐了,这是黑招呀。两个无法无天的家伙,无赖加鲁夫,李氏皇族还不恨死自己。可转念再想一想,就算不胡整,李氏皇族也不可能不恨自己。

    好吧!就用这办法了,李元兴思来想去,别说是这两尊黑神,就是任何一个,就足够耀县的李氏皇族头痛了。到时候再讨论置换封地之事,或许会容易许多。甚至直接就把地皮抢到手了。

    正在李元兴思考得失的时候,内侍来报,说李二下旨宣召的几位大臣到了。

    李二宣召的人,这一次不仅仅是老秦王府的人了,应该说是未来天英阁处于顶层位置的十几个人全部都叫来了。

    就是李二最新领悟的方式,让聪明人多动一动脑子!

    特别是李元兴那么震惊大唐上层的羊吃人理论,可称为经典。那怕是李二深信李元兴的脑袋很好用,很机智。但李二更加的相信,大唐这么多英才,集英才智慧可以比李元兴一人之智慧更强。(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