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162节 不是朋友

    一件禅位金卷,这东西听说过,历史上有记载过。可当真没有人真正见过。

    李元兴对这件宝物的所有权立即就被剥夺了,就算曰后这件东西落在那个名牌大学,那么这所大学拥有的也仅仅只是一个保存权。

    东西送到,李元兴被礼貌的邀请参加对那圣旨的讨论上。

    这里全是专家,教授。这是那种砖头的,还有野兽的,全是有真材实料的,李元兴那点皮毛在这里卖弄实在自己找丢人。借用了省博物馆的打印机,上百张纸就这么免费的使用了,李元兴把自己的剧本打了出来交给了柜爷。

    “我就是我想要的玄武门!”李元兴自信满满的。

    柜爷随手翻了几页后装进了自己的包里:“回头看看,看你娃子能整出个什么来!”

    “柜爷,你说初唐的时候,唐朝能从高句丽还有新罗那里占到什么便宜。似乎贸易也没什么好东西值得换!”李元兴想和柜爷聊一聊关于半岛的事情。可话刚挑了一个头,电话却是想了。

    是叶秋霜打来的,接起电话,叶秋霜只说了一句话:“人走了!”然后就挂断了电话。

    很冰冷的声音,冰冷的有些刺骨。

    李元兴拿着电话,电话里的忙音响到了电话自动挂断为止。

    “谁的?”看到李元兴表情不太对,柜爷问了一句。

    “叶秋霜的,她说人走了?”李元兴自然是要回答柜爷的,只是回答完之后,李元兴却不知道应该再说点什么了。

    柜爷拍了拍李元兴的后背:“去吧,去送送。有件事情你应该知道,那不是丫头的亲娘,而且丫头本来也不姓叶。”

    “无所谓!”李元兴应了一声,将电话装在口袋里,想了想又摇了摇头。原本李元兴想给柜爷说,叶秋霜姓什么,叫什么,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人,可话到嘴边又说不出口了,摇了摇头后说道:“我去看看!”

    “去吧!”柜爷在李元兴的后背上重重的拍了一下。

    小候在医院门口等着李元兴,见到李元兴后小候快步迎了上来:“嫂子那样子有些吓人。要么就痛快的哭一场,再不行说几句话也行……”没等小候说完,李元兴就打断了小候:“带我去找她!”

    小候叹了一口气,带着李元兴在太平间找到了叶秋霜。

    人已经被送到火葬场了,医院的太平间原本就是一个临时停放的地方。

    空空的房间,只有一张冰冷的钢床摆在那里。

    而叶秋霜就站在这空空的太平间里,也不说话,只是一直在盯着那张空空的钢床。

    “想哭就哭吧!”李元兴站在叶秋霜的背后。

    叶秋霜没有哭,反倒非常平静的说道:“我在人世间最后的牵挂没了。”叶秋霜从口袋里摸出一张银行卡,举过了肩头的位置:“这张卡里有一千万,甚至更多。但我没有花过一分钱,可是我却一直将这张卡带在身上!”

    李元兴从后面抱住了叶秋霜:“我不想知道,无论什么都无所谓!”

    “我当时已经打算用这个卡了,可不知道为什么,却是象发傻一样竟然去找放高利贷的王虎,而我见到他的时候,我心中有一种感觉。等,就在那里等。然后,你就出现了,如果说这是因为那个原因而吸引,最初的时候我信了,现在我倒是认为,这就是轨迹,两个必须要相遇的轨迹!”

    李元兴听完这话之后,后退了几步,突然出手打在叶秋霜的脖子上。

    叶秋霜晕倒了。

    李元兴打晕叶秋霜,并不是怕叶秋霜会乱说什么,而是不想让叶秋霜在胡思乱想。

    抱着叶秋霜出了医院,李元兴对小候说道:“接下来呢,怎么安排!”

    小候一耸肩膀:“学校来人了,叶老师本身就是在职的老师,所以学校来人,不让我们管。收下了一万元,当是我们尽心意了,其余的事情学校工会,还有学校的学生会会去组织,学校建议不要让我们插手了!”

    “时间呢?”

    “后天早上,我这边托了一个朋友,大礼堂,最早的时候。”小候回答道。

    李元兴点了点头:“成,记得时间,到时候来接我。”

    “你确定,没问题吗?”小候是指叶秋霜,李元兴摇了摇头:“我不知道,应该不会有问题。我陪着他。”李元兴抱着叶秋霜上了车,小候的车,但却是小候一个小兄弟负责开着,把李元兴与叶秋霜送了回去。

    李元兴一直陪着叶秋霜,一直傍晚的时候叶秋霜醒了。

    一看到李元兴,抱着李元兴嚎啕大哭起来,那哭声连院子外的那些小兄弟们都坐不住了,不断的有人在李元兴的小独院门口转着圈。

    就这么,哭累了睡,睡醒了哭。

    一个晚上时间,叶秋霜整个人瘦了一圈,憔悴的难以形容。

    李元兴实在没办法了,只好骗叶秋霜吃了几片安眠药,然后让王虎的娘过来帮着照顾。也只有王虎的娘才会让李元兴放心了,换个年轻人怕靠不住。

    到了第三天早上,小候拉着李元兴去了火葬场!

    王虎,亮子等人都没有叫来,他们是混混,大学老师的葬礼不适合他们。

    礼堂上来了许多老师,更多的是学生,叶老师是一个好老师。领导有讲话,老师代表有讲话,学生代表也有讲话。

    李元兴一直没有到前面去,他站在礼堂的角落处,而小候根本就没有进来,留在了停车场。李元兴一直默默的听着,默默的看着。

    叶老师的表情很自然,听医生说是睡眠之中离开的,人没受什么罪。

    能尽的心都尽到了,能用的药也都用过了。

    “李元兴,你不应该出现在这里!”一个很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李元兴面前。李元兴看着叶老师被推到后面之后,这才笑了笑往外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我为什么不应该出现在这里,我的大班长!”

    穆云。小学时、初中时、高中时的班长,可以说是李元兴学生时代打交道最多的人。

    “李元兴,你树立了一个极不好的榜样。首先要声明一点,我们认识,是同学。但不是朋友。我知道你有钱,几年前你就算小富,现在你的富有更加的惊人。但,你却给这县上更年轻的一群人,树了一个极坏的榜样!”

    李元兴点了上一支烟,顺手又递过去了一支。

    穆云伸手推开了李元兴的烟,自己从口袋里拿出了自己的:“你的烟太贵,我抽五元一包的很习惯。”

    “你还是老样子!”

    “你不上学,却发了财。别说是咱们村,周围的村子,县上。听过你的事情,安心上学的还有几个。不考大学出来想挣钱的,真正能发财的有几个?”穆云点上了自己的烟。

    李元兴笑了:“你还是老样子,守规矩,死板!”

    “难道我说错了吗?”

    “你没错,我也不认为我错了。”李元兴皮笑肉不笑的回答着。穆云不仇富,也从来不眼红别人,李元兴很欣赏甚至羡慕穆云,他有自己的原则,按照自己的道路坚定的往前走。

    李元兴更是清楚,如果不是自己有奇遇,十年之内自己可能比穆云过的好。

    但十年之后,未必。

    因为穆云不是那种三流大学混曰子的,是真正的精英阶层。

    穆云的语气有些变了:“不要给我说,是社会的错。我没兴趣和你讨论哲学,就象叶老师来说,这样一个老师,可以说是好老师的楷模。可是我却知道,她最后的医疗费却是她女儿被一个混蛋包养才有钱支付的!”

    穆云这话让李元兴象一直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想尖叫起来。

    可李元兴已经不是曾经的李元兴了,大唐秦王的生活改变了他许多。

    李元兴笑着摸了摸鼻子:“好吧,再给你一个痛恨我的理由,我就是你说的那个混蛋!”

    穆云的脸上抽了几下,论打架他知道不是李元兴的对手,论吵架,他面对李元兴象是秀才遇到兵,李元兴更象是一个无赖。

    “很生气吧!”李元兴手上的烟并没有抽,而是就那么着完了。

    扔掉烟头,又点了一支烟后。李元兴继续说道:“再给你一个想揍我的理由,我看到一份简历,一个极优秀的大四学生,学生会长,准备在进入毕业实习阶段,求职大唐企业!告诉你,大唐是我的,事实上的管理者,是叶秋霜!”

    李元兴说完后笑了,笑容之中多了一份怒气。

    穆云愣住了。

    而这个时候,李元兴一把揪住了穆云的衣领子:“穆云我今天告诉你,我们不是朋友,那怕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也不是朋友。因为我讨厌你,非常讨厌。我还再告诉你,少说叶秋霜的坏话,她和我一起经历过生死,玩过命,她会为我李元兴去死,我李元兴也会拿命护着她,所以你他娘的少在这里讲你的狗屁道理!”

    骂了,痛快了。心里反倒有些空虚了,李元兴用力的将烟咬在嘴上。

    穆云被李元兴推开的瞬间,骂了一句。

    “李元兴,要是人人都学你,那才是自毁前程!”(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