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一百五十九节 室韦与靺鞨(四更之二)

    李元兴从桌上拿起一条丝带,很随意把头发扎上。

    “一会带他们来本王的会客室,你派人明天帮本王作件辛苦的事情!”

    “为殿下效力,不辛苦!”老狼跟着李元兴出门了。

    来到李元兴的会客室后,李元兴说道:“准备一筐玉米,快马送去洛阳。给屈突通大人,让一个懂农的人去。问什么,就说什么?”

    “明白!”老狼答应之后,退出了会客厅。[

    李元兴自己泡了一杯清茶后笑了,崔敦礼毕竟还是崔家人,先有家,后有国这个理念在这个时代实在太深入人心了。

    李元兴虽然猜不到是什么事情,但李元兴相信世家这一次肯定是在给自己找麻烦。

    用后世电视剧上的那些理论来讲,大军即将回归,分配功劳是其次。眼下天英阁的位置才是关键,这一次的大军之中,至少有十个人甚至更多,都有资格在天英阁占上一个座位,特别象李靖这样的。

    不但是开国功臣,而且能力非凡,在新兴勋贵之中人脉极广。

    所以,世家要与勋贵们对天英阁座位之争,就一定会在大军回归之后开始。

    李元兴身为秦王,如果不能李元兴找一些麻烦的话,那么李元兴的支持实在是太可怕了,李元兴这个秦王的身份,不是摆着好看的。

    可一但给李元兴找了些麻烦,就算让李元兴分身乏术,都是好的。

    “混蛋呀!”李元兴算是躺着中枪了,李元兴原本就打算不参与天英阁的事情,可世家们信吗?

    室韦与靺鞨的使者进屋,他们的随从都留在了外面。

    屋内作陪的,只有崔敦礼一人。

    既然来秦王府坐客,自然是会打听秦王殿下的喜好。

    特别是这请客的级别,他们很清楚秦王对他们已经是极重视了。一是来到了秦王庄。这个秦王殿下的私庄。二是秦王府长史出迎。三是秦王小厅宴客。四才是让他们最感动的,秦王亲手泡茶。

    而且他们坐的只是一张小圆桌,四尺直径的小圆桌罢了。

    茶,他们不懂。但这份礼遇他们收到了。

    “先喝茶,此茶我不太习惯。但你们来到长安水土不服,此茶养胃,养人!”李元兴说的太直接了。让两位使者都有些不习惯。

    既然能来大唐,自然是懂汉话的。看着通红的茶水倒入杯中后,室韦问道:“这养胃之说,请教殿下!”

    “红茶,暖。长安的饮食与你们那里有所不同,道家自有养生之道。如果有兴趣,本王可以介绍几位养生的大贤给你们认识。只说这茶,静下心来口味,才知其滋味!”

    李元兴这是礼貌,完全是在谈正事之前,缓和气氛的。

    一杯茶之后,室韦的使者出言感谢。虽然他依然不懂这茶的妙处。[

    “简单点说吧,本王在出战突厥之前就向你们发出了邀请,希望可以派使节过来一谈。既然是请你们过来的,那自然是为双方都有好处的事情?”

    李元兴太直接了,放在现代就是外交谈判了。

    开门见山就直奔主题,别说是两位使者受不了,就是崔敦礼都有些接受不了。

    “先说室韦!你们那里穷,而且落后。说句不恭敬的话,你们室韦最富的人,也没有第三条裤子。而且我大唐的丝绸,麻布,白叠布你们的贵族也用不了多少,而且你们没有铁,近些年虽然学习了耕种。但收成极少。”

    李元兴的话太直了,直的让室韦的使者脸都红了。

    可李元兴的礼遇在先,李元兴的话肯定不是羞辱,所以室韦使者虽然惊的站了起来。可仅仅只是用他们室韦的礼节行了一礼。又默默的坐下了。

    “想发财吗?”李元兴又倒上了茶。

    崔敦礼已经想开口劝了,秦王殿下呀,您老人家是秦王呀,大唐的亲王。怎么象商人一人,开口就问想发财吗?这种极为失礼的话呀。

    可室韦的使者更直接:“想,我想,我们室韦也想,我们全族都想,我们要吃饼子,我们要布,我们要丝绸。我想给我的女人,头上戴着金子!”

    “痛快,请!”李元兴举起了茶杯:“以茶代酒,满饮!”

    室韦使者也不管茶水是不是很烫,一口就倒进了嘴里。

    “想发财很简单,本王有三条路,你任选一条就发财。”

    室韦使者站了起来,行了大礼。使者也起身陪着行了大礼,因为他们是邻居,都是穷鬼呀。唯一有点铁器,还是从高句丽换来了。因为他们在大唐人眼中,与野人没什么区别了。

    “坐!”李元兴作了一个请的手势,然后对崔敦礼说道:“长兄,请记录!”

    会室厅还有专门的书案,崔敦礼能升到正三品的等阶,自然在作事上非常可靠。李元兴的记录他明白,很可能日后与室韦的盟约就是以这个为基础了。

    “一,牛!你们室韦人喜欢养牛。”

    “殿下,我们愿意作为礼物,献上牛三千头!”室韦使者立即表态。

    李元兴摇了摇头,三千头,如果用来吃肉的话,自己的庄子可以痛快吃上几天,太少,太少了:“本王买你们的牛,价格你去与大唐商务司谈,有本王的手令,高尚书会给你们一个公道的价位。一年,五十万头!”

    “五,五十万!”

    好巨大的一个数字呀,一头牛,强壮的耕牛在大唐,大约是五贯钱至七贯钱。

    室韦的使者快速的计算着,五十万头牛,可以说眼下他们室韦的牛全部买光了也不够!

    “回去好好养牛,本王会一直采购的。牛分为两种,一种是强壮的耕牛,另一种不强壮,可以用来吃肉。如果你们不懂计划,本王可以派人教你们,有多少公牛,多少母牛,每年增加多少小牛,然后卖给大唐多少!”[

    室韦使者在思考,过了好半天后,来了一句:“殿下,这五十万头牛,可以在大唐交换到什么?”

    哈哈哈!李元兴爽朗的笑着,然后给崔敦礼打了一个眼色。

    崔孰礼起身说道:“堆成山的粮食,堆成山的麻布,让你的女人头上插满黄金,让你们帐篷之中堆满了钱币。”

    高明,这个说法远比那一头牛几贯钱实在多了。

    “契丹部族会抢我们的牛!”室韦使者又提出了一个麻烦。

    李元兴站了起来:“写!本王令,柴绍部调营州,镇守。候君集、张亮两部,调幽州修整,等待本王命令。再写,本王邀请契丹可汗亲来长安,来则盟,否则战!将这道文书抄送柴绍部!”

    崔敦礼一边写一边有些犹豫。

    这是天策上将府的职权了,自己代写文书不知道会不会越权。

    可李元兴让写,他只好先写下文书了。

    “再令!礼部、户部、工部、兵部选派官员,准备出使室韦!”

    两位使者服了,大唐秦王,不愧是大唐第一王,作事雷厉风行。大军直接调到契丹部落近前,借大胜突厥的威风想来你契丹部落想不服也不行。

    崔敦礼起身在门外叫了一个亲随,将自己写好加了印记的文书让自己的亲随送到魏征那里。调兵必须是天策上将府行文,所以由魏征处理是极好的。

    回到屋内后,李元兴继续说道:“听闻,室韦奴隶极多,本王要。还有,本王也邀请室韦人来我大唐养豚,养的好的绝对让他们过上大唐富农的生活,每天有酒有肉,穿有丝绸,家有奴仆!”

    室韦使者答应了,但数量上需要回去商量一下。但绝对不会少于五万奴隶,来大唐作工的人也不会少于一万人。

    室韦的说完了,李元兴转向了。

    “你们有马,但本王看中你们两点,第一点,你们敢战。本王雇佣勇士,为大唐作战。敢战者,必然会富贵。第二点,你们懂水,本王几年之后,打算在登州建一个大港,你们的懂水的勇士,可以更富有!”

    “战,向谁战?”使者站了起来。

    因为他们那里真正说到敌人,室韦和他们一样是穷鬼,所以象兄弟一样。

    契丹是敌人,但大唐的军队已经向契丹逼近了,那么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高句丽人。

    “高句丽!”李元兴丝毫也不避讳的说着:“隋虽然被我大唐而灭,但高句丽那里死的都是我们汉人,本王与高句丽不会成为盟友。本王不会让你们单独去打高句丽,本王会派一位将军去,也会派三万精锐!”

    “殿下,如何富足?”

    “战利品你们得到就归你们,可以与大唐交易。你们可以春天攻打一次,秋天再攻打一次。奴隶,高句丽的奴隶,论男女本王都要,要年轻强壮的。如果你们占下土地,占下城池,本王不会让你们失望,就算是在长安城内,给你们贵族一个庄园,都有可能!”

    使者气息越来越重!

    “战!战!”

    “设宴,上好酒!”李元兴笑着一握使者的手臂,可以清楚的感觉到对方的身体在颤抖,一个象狼一样的部落,用刀来换富足是他们的愿望。大唐这样强大的他们就算是抢劫也会害怕,可现在有大唐在背后,洗劫世仇高句丽正是他们希望的。(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ps:最近几天的天气,真的很讨厌。

    唉……

    人没办法改变天,只好适应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