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一百三十二节 非战之胜(五更之五)

    “大唐天威,四海臣服!”李元兴高喊着,那怕嗓子已经沙哑。

    这个时候,个体的生命是那么的弱小。

    阿史灵就在阵前,作为突厥第一猛将,他骄傲的蔑视着大唐的军阵。

    可遗憾的是,他只有一个人。

    而大唐如十万猛虎![

    席君买看到了阿史灵,他带着他的八百奴兵如八百下山猛虎围上了阿史灵,数以百计的投矛,数以千计的弩箭,几十只铁枪,十几把长刀。再加上飞身扑上的席君买,阿史灵留只的,只有那瞪圆了眼睛的人头。

    “大唐天威,为秦王殿下死战,死战!”席君买就着在阿史灵的马背上,高高的举起了阿史灵的人头。

    战!战!战!

    大唐的军士个个如猛虎下山,所有的一切都是武器,包括自己的牙齿。

    突厥军阵后方,一面面的旗帜缓缓的升了起来,那是一面面写着唐字的旗帜。

    身在中阵的颉利可汗流泪了,长生天呀,萨满大神,狼神呀。我大突厥真的就这么不堪一击吗?我大突厥十万精锐,就这样倒在这里了吗?

    猛然间,颉利看到了大唐秦王旗前移,眼神之中杀机浮现。

    “杀,杀了大唐那小儿,我大突厥必胜!”颉利是勇士,也是一种豪杰,三万最精锐的突厥骑兵举刀高呼,随着颉利可汗向着李元兴的秦王大旗冲了过去。

    颉利的近卫精骑,是精锐中的精锐,三万人对上普通的大唐军士,可抵十三万,甚至更多。可是他遇到的,同样是大唐军队之中的精锐,大唐左武卫军,大唐战神秦琼以及他左武卫,敢于天下强军一战的左武卫。

    李元兴已经拿出了自己的散枪。又装了一颗子,需要杀时候,李元兴不会手软!

    突厥大军气势上已经败了,军势上也已经败了,唯一的机会就是颉利冲阵,杀了李元兴。可这个时候,最戏剧的一幕出现了。右侧一矮山又出现了一军,为首将军身上穿的是秦王铠,这铠甲在阳光下发出湛蓝的光彩。

    根据突厥的细作汇报,这才是秦王的铠甲。

    颉利再看了看军阵之中的李元兴,那铠甲远不如后一个出现的精致,一个如水波一般的湛蓝。另一个只是有那么一点点的淡蓝色光影。

    传闻秦王李元兴的铠甲是来自汉人天庭,那是神将铠甲,整个大唐仅此一副。

    假货!在王旗之下的是假货,真正的秦王一定在开战的时候,带精锐到了侧面,准备突然袭击自己。颉利心中大骂大唐的秦王是一个比草原上的狐狸还狡猾的家伙。

    真正的王,怎么可能让王旗直接前移到战线上。

    “掉头。杀!”颉利这一掉头,却是让三万精锐的骑兵阵一下就乱了,秦琼身经百战,这个时候不冲还等待何时,一马当先,带着自己最精锐的三千骑兵冲阵了。

    那矮山上的是谁。自然是咱大唐程魔头带兵赶到了。

    “爹爹,那突厥可汗向咱们这里杀过来了!”[

    “某,果真没有白读兵书。此计大妙!”程魔头哈哈大笑着:“传令,陌刀手列阵,重骑两翼。右武卫的小子们听好了,那边的是左武卫的混帐老秦,颉利那老兔子必须是咱们右武卫的,给本将杀,杀!”

    要说大唐这次出战的那一只军最压抑。最憋屈。

    就是右武卫了。

    右武卫的战损人数几乎等于其他各军之和了,而且唯一的一场惨胜就是右武卫,唯一被调到后方调整的就是右武卫了。大决战唯一没有给发主战命令的也是右武卫。

    此时,右武卫出现在了战场之上。

    程咬金身上的伤。不可能亲自冲阵。可右武卫真正能砍能杀的,比程咬金狠的人可以随便挑出一百好几十个人。

    钢铁的洪流!右武卫对阵突厥最精锐。

    “杀!别让程老妖精抢了首功!”秦琼自然知道那个是真正的秦王殿下。

    程咬金到战场了,而且一来就咬的一块肥肉,最可恨就是老程战了地势之力。从坡上往下冲,骑兵的战力至少提高五成,反之突厥却是向坡上冲,这个优势实在是太幸运了。

    “胜了!”李元兴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李靖却没有敢松了这口气,还在不断的下令,那些竖起唐字旗的军阵,还需要派兵过去联络,查证。突厥颉利主营的残兵,还需要收容,而且突厥大军拖家带口的,还有上千万只羊,几十万匹马呢。

    李元兴突然下了一道非常古怪的命令:“老狼,你带人快马回长安,本王会在长安等你。长安那边,你回去之后除了圣上问询,其余人你都不用理会。本王在这里见过各部落使节之后,就会立即回长安!”

    老狼不太懂,但却听明白了,这是叫自己回长安去。

    “那殿下您?”

    “不要问,我自然有办法回去。然后你再安排一下,孙道长由白二娃护送回去,孙道长所带的书,是国之重宝。”李元兴吩咐,然后又说道:“你只需要带十几个人轻骑回长安就行,这边一千亲卫,应该可以护住孙道长!”

    老狼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李元兴又吩咐道:“安排人,带赵言德回长安!”

    听到赵言德,老狼笑了,周围的亲卫都忍不住的全笑了,此人是个妙人。

    正在李元兴下令的时候,战场上已经有了结果,有匹快马正在往这边赶来,手上高高举起的正是李元兴那秦王金冠。

    颉利败了,此时已经被五花大绑。

    李元兴用望远镜向整个战场上扫了一眼,随着颉利的大旗倒下,陆续的有部落将唐字旗立起来,李元兴对身旁的亲卫说了一句:“传令下去,立我大唐旗帜的部落,先后有别,战前战后亦有别!”

    “得令!”[

    战争结束了,颉利想不到自己会以这样的方式输掉。

    李靖更想不到,竟然这么容易就胜了。原本计划还要再至少对峙一个月,然后等草原上那五只骑兵有了结果,这才会有变化,进行最后的大决战。

    一场不明不白的决战,一场让人意外,一场令所有人都大跌眼镜的决战。

    段志玄的速度慢了半拍,在他的主力刚刚进入战场的时候。鸣金收兵的声音已经传遍了整个战场,数百个唐军小队穿梭在战场之上,任何在此时还敢拿起武器的突厥人都会被处死,没有归队的唐军士兵会被鞭打。

    清理战场是辅兵的任务,这是规矩,战利品自然会由主将分配。

    “这算什么事?”段志玄坐在地上。他的战马就在一旁啃地上的青草,战场距离他们还有一里多远呢,这里没有血,只有青草。

    “结束了?”牛进达不怎么相信。

    “他娘的,奶奶的!”尉迟恭大骂着,看到段志玄后也过来坐下:“这就打完了。然后呢,然后没什么事了?放了一把火。装了一回孙子,这就没咱什么事了?”

    段志玄把头盔取下来扔在脚边,抓了抓头发说道:“我这边死了一百零一,残二百三十三,伤一千六百七十人。大军主力九成七八还完好,这刚刚开到战场上,鸣金了!”

    “某这边,战损不过千。其中有七百多还是奴兵!”尉迟恭也在报着他的战损。

    身为主将,自己的部队还有多少战力,必须实时掌握,这个来不得半点虚的。而作为主将,论是尉迟恭还是段志玄都是最优秀的。

    “报损失呢,某也来报一报!”柴绍也来了,坐在两人身旁。

    说是报损失。柴绍却当真懒得提及了,战损连半成都没有,提着有个什么意思。

    倒是段志玄说道:“李绩那家伙,不知道回长安会如何?”

    “李绩!哈哈哈!”尉迟恭笑了。至少他还打了一战,李绩光是跑路了,根本就没有真正与对手交过手。

    倒是柴绍指着战场上:“某实在不明白,这本应该是一场血战,咱们大唐死伤数万,突厥死伤数万的血战,可为什么就这么结束了。某,想不明白。可某知道,颉利正在押往朔方城,那被围的左贤王也一样。”

    段志玄接说道:“某知道,咱们这位秦王说过,杀人的不一定就是刀。吃人的不一定就是猛兽,羊也可以。所以,咱们这位秦王根本上就不喜欢把战斗的胜负放在将军们的拼命上,说句难听的,将军们就是用来摆阵式的!”

    “摆阵式,那以后咱们就没用了!”尉迟恭有些急了。

    其实牛进达更急,但他的身份不比这三位,所以强忍着没有开口,好在尉迟恭问了他原本想问的话。

    段志玄摇了摇头:“错,摆阵式很重要,摆得好,不战而屈人之兵!”

    “不战而屈人之兵,兵法至高之道!”柴绍也附和着说了一句。

    “孙子曰:“百战百胜,非善之善者也;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故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段志玄站了起来,背了这一段孙子兵法后又说道:“日后,某等打顺风仗的机会怕是更多了,不知道下次兵锋指向何处!”

    与此同时,在朔方城之中。

    “本汗不服,本汗不甘!”颉利可汗硬气的站在着那里。

    李元兴就站在颉利面前:“其实,我没有在战场打败你,而你败在自己手上。”(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ps:今天五更完成,加油。

    祝所有人快乐。

    大唐对突厥的第一次武斗结束,但真正的斗争才刚刚开始。

    请期待后面的更精彩的情节。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