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一百三十一节 巅峰之战 (五更之四)

    李元兴下马,面对着长安城跪下了,也是面对着整个大唐军阵跪下了。

    “皇兄,臣弟不得不为之!”说罢,李元兴将自己的头冠一把扯下,向着颉利扔了过去,颉利呆住了。他不敢相信,这怎么可能。一位亲王用竟然用自己的头冠换一个半死的普通兵卒。

    颉利将李元兴的秦王金冠拿在手上,都感觉那么的不真实。

    披头散发的李元兴再一次捡起散枪,翻身回到马上,一指颉利:“颉利,本王给你一鼓的时间整军,本王要让你看一看,我大唐军威!”

    静默,死一般的静默。[

    这种安静让颉利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感,整个大唐军阵没有半点声音。

    这么大的事情发生在军士们面前,难道他们没有一点反应吗?

    一个小小的动作看在了颉利的眼中,那是在军阵的右侧外阵,一个年轻的,身穿武将军铠,却非常年轻的小将用手中长刀划破了自己的脸,然后将血涂在刀身上。

    血战!

    接下来,只有血战了。可唐军士气高涨,突厥大军远道,还未休整。

    再看了一眼李元兴,颉利暗叫:“好狠,愧于秦王之名!”

    李常被送了回来,那支狼牙箭射穿了他的膝盖,流血加上连日的鞭刑已经他昏死过去。

    李靖嘴角微微一个上挑,此时大唐士气高涨,反倒突厥士气低落。就算大唐军士战力不如突厥,此时也差不多拉平了。一战吧,此时退不得,也不可能再等明日交战,这样的战机不容错过,只有一战了。

    原本是一场对峙,可却马上要演变成一场双方都没有预料到的大决战。

    李常的名字,一定会记入史册。

    是他,让大唐秦王用金冠换了他的性命。

    咚……,咚……,咚……。

    鼓声响起,这一通鼓之后,就是大战开幕之时!

    “叔宝!”李靖向秦琼靠近了几步:“那金冠,不可落入突厥人之手。大军士气高涨,借机杀入中军,活捉颉利,抢回金冠!”

    秦琼点了点头:“此战机不可失,某会择时冲阵!”

    两人同时点了点头,金冠是大事,但李靖学会了一句话,这是秦王有过错,但天策上将没有错,大唐军士的士气高涨,这就是功,不是过。

    李靖一边退回中军大旗下,一边开始不断的下令。

    狼烟已经点燃,冲天的烟柱在向四周传递的信息。主阵右则,尉迟恭。看到狼烟,让尉迟恭一百个意外,这一道冲天烟柱是大决战的信号。

    “全军听令,杀阵!”尉迟恭铁甲重骑,陌刀兵阵,绝对不是名字叫着好听的。[

    胜州城,柴绍披甲站在阵前,正在训话:“全军只有死战,一战灭突厥!”

    能在这个时候发起大决战的信号,先不说秦王,仅说李靖统兵多年,众将信服,能让李靖在最不应该的时间里,发出大决战的信号来恋战星梦最新章节。那就代表着,此战不得不战,而且此战,大唐有优势。

    段志玄一边给各副将分派着任务,一边感慨的说了一句:“这就决战了,李绩将军怕是想也想不到,他是赶不上了!”

    李绩,他还远着呢,这会执行的后面包围的任务,冲到战场他还要狂奔两三天。

    此时,还有一只军队,为首一将身穿湛蓝铠甲,表情沉重,正带着杀气腾腾的大军向朔方城进发。伤好了小半的程咬金,身穿李元兴的铠甲,带着右武卫赶赴战场。

    “将军,通天狼烟!”

    “绕过朔方城,重骑开道。某!”程咬金中气十足的喊了一句:“某,有一计!”

    卟!程怀默差一点就笑喷了,这什么时候了,我的爹呀,你又有一计了。

    “某有一计,从侧面突袭突厥中军。活捉颉利!”程咬金咧着嘴,哈哈大笑着:“右武卫众儿郎听令,某这条命是死不了的,右武卫有上天护着,这一战,打出威风来。某……”程咬金想说什么,却没有说下去,手一挥:“进兵!”

    咚……,咚……,咚……。

    一通鼓声终了,李靖手中令旗一挥,手持重盾长矛的步兵阵先前进,后面跟着的是强弩兵阵。

    打兵阵,李元兴是外行,他不会乱开口。

    只是私下问了李靖一句:“药师兄,本王是否冲动了!”

    “天策上将不会有错!”李靖回了一句让李元兴话可说的话来。

    李元兴只能点了点头,他论说什么都会影响到大战,此战关系重大。

    这一战,上阵的全是精锐战兵,奴兵营根本就没有调用。可席君买却在奴兵营中挑选了八百名精锐,靠在右翼,不断的请战。

    突厥大军两翼动了。

    被烦的奈的副将只能一挥手:“打一个冲阵就回来,不可恋战!”

    上了战场,冷兵器时代的战场,不是那如风吹一样一阵子,而是实实在在可以从早晨打到晚上的大战。这拼的不仅仅是士兵的耐力,更是一支军队的耐力。

    得到命令的席君买如发疯一样,带着他的八百部下冲了出去。

    血!

    只有血![

    大唐军士眼中已经被血色充满,士气高涨,加之突厥大军远道而来,未立营,未整军。甚至连饭都没有吃过,而大唐军士却是在吃过午饭之后列阵的。

    颉利有错,错在太轻狂,太急着在李元兴面前立威了。

    立威,大唐军士就要让颉利见识一下,什么才是真正的威风。

    威!钢刀、铁血、大唐军阵会让突厥看到什么才是真正的威严,只有一战!

    两军如巨*一样相撞了,溅起的不是水花,是血,鲜红色的血。

    李元兴的身体在微微的颤抖着,他感觉到发自内心的触动,这才是真正的战争。翻身下马,爬到了箭楼之上,又一次拿出了自己的小摄像机,李元兴要把这一切记录下来,那怕永远也没有人看到,这段影像将会陪伴自己一生。

    永生难忘爹地强悍,天才宝宝腹黑妈全文阅读!

    “秦琼、秦叔宝!”李靖大手一挥:“你部准备出战。”

    李元兴听到箭楼下的喊话,立即就喊了一句:“叔宝兄穿某的铠甲!”李元兴身上穿的这一套是那备用的,原本用来赏赐给最英勇将军的那一套。

    李靖听到李元兴的喊完,大声的回应了一句:“殿下,叔宝身为武将,带兵冲阵。生死由命,否则,如何配得上殿下所称战神之名!”

    李靖有自己的想法,既然李元兴说秦琼是战神,那么秦琼就必须经历上天的生死考验。

    而秦琼回到朔方之后,也听到关于孙老道的传闻了,也与李靖秘谈过。位列仙班之事,他们不敢奢望,而且道心讲究自然。那么,尽心尽责守住本心,为大唐征战,就是他们的义务,如果真正有功绩,被上苍垂青,这是天恩。

    如果没有,自己一生尽忠,这是本心。

    “左武卫!”秦琼长戟高高的举起,秦字大旗向前移动,秦琼出战!

    就在这个时候,突厥大军之中突然也有一面旗帜缓缓升起。

    突厥人立旗,这是谁的旗。

    大唐这边拥有望远镜的将军几乎同时拿出了望远镜,向突厥大军阵中看了过去。

    唐!

    竟然是唐字大旗,这其中发生了什么事情。李靖也翻身下马,飞快的上了箭楼顶端。再细看,那里原本有狼牙旗,那里是突利小可汗的军阵,怎么可能突然升起大唐的旗帜。

    “叔宝,领兵左翼,等待命令!”李靖赶忙改变了命令,因为他清楚的看到,颉利大军的后阵正受到攻击,是来自突利小可汗的军阵的攻击。突利小可汗全精锐冲阵,打的却是颉利后阵,这一次冲阵就让颉利后阵乱了套。

    这个时候,又一面旗帜缓缓的从突厥人阵后升了起来,又是一面唐字大旗。

    “回纥人大营!”李靖兴奋的大喊了一声,这两处攻击颉利后阵,颉利如何不败。

    “传本王令!”李元兴扯着噪子高喊着,这个时候,身为秦王,身为大唐天策上将。他清楚的知道,是到了自己这个身份发挥最强力量的时候了,要成为压倒突厥的那一根稻草!

    “传令,本王王旗上前五百步!”李元兴大声的喊着。

    五百步!

    这个数字震惊了所有人,就是李靖都被震惊了。可惜李靖不知道,李元兴心中计算的还是米,不是步。此时,最前线拼杀的距离到这里,也就是五百步多一些,李元兴眼中看到的,想说的,其实是上前五百米,也就是距离大军前线还有二百多米的距离。

    这是要震士气,也是给突利小可汗,还有回纥人一个回应。

    可说错了,说成了五百步。

    大唐天策上将永远不会有错,大唐天策上将永远是正确的。

    “五百步!”李靖下令了:“秦王殿下王旗前移五百步!全军上下听令,秦王殿下王旗前移五百步。战!战!战!”李靖已经提上长枪了,他不是一员勇将,但却也在战场上拼杀过,连秦王殿下都敢冲到战阵最前线,他没什么可怕的。

    战!战!战!

    原本就已经士气高涨的大唐军阵暴发了,如火山一样狂热的暴发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