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一百二十九节 不死小强赵言德(四更之二)

    李元兴一边亲自泡着茶,一边让亲卫展开一副图:“这道观就放在长安城与秦王庄中间的位置,供奉嘛,本王认为神农大帝自然是要放在主殿的,华佗、张仲景也应该放在偏殿,历代先贤,也可以有一些牌位供上,这个你们看着办!”

    两位道长满头黑线。

    心说秦王呀,你放过我们吧,这供奉谁那里是我们敢作主的,万一少供了那一路神仙。这谁吃罪的起呀,可李元兴这明显的懒散性子,让两位道人却不好去问。

    “其实吧,这修道在心,一心求香火的,难成大道!”

    李元兴这句话,没什么是意思,可两道长心中却如巨浪狂涛一般。这才是道心![

    规划,李元兴要的一个座大唐最原始的医学院呀,道观只是一个名称罢了,治病救人,传授医术,这才是正理。所以设计图,完全就是一个占地五千亩的巨大院落,眼下秦王庄周边,只有一座建筑可以与这个相比。

    那就是,鲁班殿。事实上,就是一个工科研究所,加上工科学院。

    紧接着,李元兴规划的还有几个大神殿。

    比如,农业的。这个农业让李元兴很纠结,这神农已经是医道神殿的主神了,那农神供什么?别说是李元兴,就是叶秋霜都还没有拿出一个好主意来。

    在李元兴继续忽悠孙老道的时候,城墙之上,李靖正在对韦挺说话:“秦王殿下对你说的话,某已经知道。某与你韦家也有渊缘,原本打算教训一下你这个不长眼的混帐,可现在想来。某远不如秦王殿下!”

    韦挺长身一礼:“请李尚书赐教!”

    “秦王殿下的话你明白吗?某只告诉你说一句,秦王殿下眼中,世上对错并非一人一心之对错,守住本心,才是自己的道!”

    韦挺再次一礼。他心中已经明亮许多,可依然还是需要思考。

    李靖一指城下:“看那里,城下五百步之外,那里有一人,赵言德。他活着,而且活的很不错。大唐会给他送饮食。而突厥人也不杀他。知道是为何吗?”

    “某,不懂!”

    “你不懂,某也不懂。但秦王殿下懂,所有人都认为此人必死,可他去还活着。某认为,他还会活的很好。他曾经鼓动突厥南下,数唐人的血债要他来偿还。可秦王没有杀他,而且告诉他,整个大唐也不会有人杀他。”

    韦挺的眼神之中是迷茫。

    李靖继续说道:“他背叛突厥,是他引突厥入了这个埋伏。可在秦王将他扔在城外的时候,突厥人却也没有杀他,某想不明白。大战三次。突厥死伤过万,他却还活着!”

    “某迷茫!”韦挺说的是实话,这样的人死上几百次都是正常。

    可却是还活着,这实在是能以理解了。

    城门这个时候又开了,唐军给赵言德送饭的人准时出城,这是午餐的时间了。

    赵言德搓着手,乐呵呵的笑着,这几天突厥人也没有来抢他的饭了,昨天晚餐还有一小瓶酒,赵言德感觉很幸福。

    哈哈哈!李靖放声大笑着。用力的摇了摇头后对韦挺说道:“回长安去吧,是劾秦王,还是劾本将都随你高兴,守着本心才是正道,你走吧!”

    韦挺走了。带着李元兴的两份文书,还有他对朔方城调查的记录,以及两份劾。[

    其中一份就是,赵言德罪大恶极,秦王殿下理应处死其人,可却视其为猪狗,肆意嘲弄,非君子之为,有失大唐亲王体统,有失风度!

    赵言德活着,他反倒越活越有滋味了。

    最初被扔出来的时候,他恐惧的要死,可自己却没有死。被揍的满是伤,他以为自己要死了,可他还是没有死。突厥大军与唐军血战,数突厥士兵从他身边跑过,他以为自己会被乱军杀死,可是他还是没有死。

    当有一天夜里,他的晚餐竟然有酒的时候,赵言德笑了,他相信自己死不了。

    大唐秦王,传闻是天上的星君下凡,看来这都是真的,秦王说自己不死,果真不死。

    赵言德每天都笑着看日出,笑着看突厥人攻城,笑着看突然人死掉,再笑着看大唐的军士们在城外搬尸体,总之赵言德每天都笑着。

    另一边,代州已经由卢承庆接手,至少他不会再杀人了。

    可杀不杀已经不重要,代州的官员已经吓破了胆,光是举报王君廓的文书就堆了几大筐,卢承庆明白这是他的机会,他如果想融入秦王府武将的圈子中,那么这案就要办成铁案,拖后腿算什么?

    谋反,私通突厥才是王君廓的罪名!

    而秦琼却带着兵马赴朔方城,他带着亲兵绕了个道,先去了程咬金的右武卫军营。

    也正好是秦琼绕道,否则路上与韦挺相遇还不知道谁会有麻烦呢!

    程咬金的伤势已经开始好转,那穿肩而过的伤口都已经止住了血,开始结痂。

    秦琼入营的时候,程咬金正准备服药,那是七八碗苦涩的药汁,其中有伤药,也有补药。光上好的高丽参就用了一整支。

    浓浓的药味充满着整个营帐。

    “老程你竟然自己喝药了!”秦琼看到程咬金精神不足,那压抑的心情也放松了不少,和程咬金开了一句玩笑。要知道老程喜欢酒,讨厌这苦涩的药汁。

    老程一只手举起李元兴留下的头盔,另一只拿起一只碗一口喝干。

    “再来!”老程没有答话,程怀亮拿去空碗后,然后又捧上一碗,程咬金又是一口喝干:“再来!”

    秦琼脸上的笑容凝固了,老程发生这样的变化,一定有过什么大事发生。

    大到那事情深深的扎根在了老程的心中。

    再看那头盔,那是秦王的头盔。秦王铠的头盔。

    这时,医官长进来了,见到秦琼先施了一礼,在他身后有四个军士护着一只大铁箱。

    老程终于把药喝光了,医官长号脉后:“将军体强。最多再有三日就可下地!”说罢,示意那四个军士抬上大铁箱离开。[

    “箱中何物!”秦琼这样问是好奇。

    程魔头冲着程怀亮点了点头,然后安静的平躺下,开始调整自己的呼吸,完全是按医官的吩咐,以最好的方式来恢复自己。这让秦琼更加的意外。要知道老程暴打医官已经是整个大唐军队人不知的事情。

    让老程听话,好比日头西出。

    可今天,太阳就是从西边出来了,程咬金竟然完全按照医官的吩咐在办。

    程怀亮来到秦琼面前深深一礼,这行的是晚辈之礼,不是军礼。然后才命人打开铁箱。大铁箱之中还套着一个小铁箱,小铁箱内还有一只木盒,而木盒中是一个小瓷盘,瓷盘正中有一只小瓶。水晶小瓶,瓶中只有指甲盖大小的一点粉末。

    “世叔有所不知,此物是秦王殿下贴身收藏仙药。我爹爹当日已经没有呼吸,医官治。后秦王殿下……”程怀亮将李元兴当时救程咬金的过程描述的极为详细。平躺在床上的程咬金全身都在颤抖着。秦琼虽然接过报告,可听程怀亮讲又是另一种感觉。

    一名医官快速拿出特殊的熏香让程咬金闻过之后,昏昏的睡了过去。

    以命换命呀!

    至少在大唐人心中,那就是以命换命。那药粉注入程咬金体内,次日竟然恢复了大半。

    留下那一点粉末,李元兴也有过交待,万一老程发热,混着用酒蒸出的水滴,让老程喝下去,虽然不如直接注入血中。但却可在紧急之时救命。

    这两天,老程身上就怕有个反复,所以每一次医官长来检查的时候,都会抬上那只铁箱子,以便不时之需。而这铁箱则由程咬金十六名亲卫十二个时辰看守着,这在军士们眼中,就是右武卫的命。

    听完程怀亮的描述,秦琼点了点头:“让老程好好养伤,某在朔方等他!”

    又看了一眼放在程咬金头顶处的李元兴的头盔,还有挂在帐内的那全套铠甲,秦琼抬手向了一个大唐的军礼,什么也没有说,转身出营了。

    一直到离开右武卫大营十多里,秦琼的亲卫这才问道:“将军!程将军变了!”

    “换成某,某也会变。老程的命是秦王拿命换的,你让老程如何?秦王连给自己救命的仙药都留下了,那身铠甲穿在某身上,可在突厥大营杀个七进七出,你让老程如何?好好活着,留下这条命好好活就就是了!”

    秦琼的亲卫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在他想来,拼命就是了。

    秦琼却是明白,估计老程也明白,好好的活着,才对得起这条命!

    随着秦琼带着精挑细选了一万七千人进入朔方城,朔方城的守卫力量大增,眼下只等突厥大军前来一决高下。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韦挺最初的那份劾已经进了长安。

    李二看到劾,冷笑几声将表章扔在一旁。王君廓,杀了就杀了,原本李二对王君廓没什么好感,在初唐征战之时,李二就不喜欢王君廓这个人。

    可在次日,李二上朝的时候,却没有半个人提及劾,或者是王君廓半句。

    很好,这很好!李二很满意,这些大臣们还算知道轻重,杀开国功臣是大过,也是极大的事情。可眼下,大唐对突厥才是真正的大事,大臣们还算知道轻重,没有在这个时候跳出来,先保证大军安心征战。

    长安的百姓们已经都知道大唐与突厥正在大战了。百姓们正在为大唐欢呼!

    一个个捷报传回来,今天杀敌几百,明天杀敌几千,大军会战大胜,杀敌一万。

    事实上,大唐vs突厥的巅峰决战即将来到,此时正如暴风雨前的宁静。(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ps:今天四更,这是第二更。

    加油,努力写,好好写。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