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一百二十七节 妙应真人(四更之四)

    “妙应真人!”李元兴嘴里重复了一句,猛的站了起来:“你可姓孙!”

    “贫道俗家,孙思邈!”妙应真人孙思邈向李元兴行了一个道家礼节。

    李元兴大笑:“好,好,好!”李元兴这几声好,让众人有些莫名奇妙,却听李元兴继续说道:“孙道长留下了,本王有一份重礼是特意给你带来的。你还别不相信,这份礼物可比万金,可救千万人!”

    孙思邈来干什么?

    说句最实在的,就是他云游至此,关于李元兴是天上星君下凡的事情他不太相信。可程咬金那死了又活的事情,却让他不得不信。[

    这传闻太神奇,所以他打算来见李元兴,不为别的,就为了那把死人救活的术。

    道家讲术,可以理解为技术,也可以被俗家认定为法术。

    但孙老道相信,这东西是有可能学会的,所以他一定要亲自见到秦王李元兴。

    “两位道长,医官长。眼下先帮本王办一件大事,事关我大唐军士的性命。”李元兴的话,那怕是很随意的话,都是命令。因为李元兴是大唐秦王。

    “来,打开箱子!”

    箱中是数个竹筒,每个竹筒上都贴着一个标签,按现在来说,就是大写的一,二,三,四这些字。(壹、贰、叁、肆)楷体,打印机打出来的。

    “先说这一,是外用的,军士们伤口会恶化,除死肉,清洗可治!”

    李元兴说着,示意给三人各递一筒。

    孙老道将那粉放在舌头上尝了一下。想知道这药的配方。

    李元兴拿出一张写着一号的纸卷给了孙老道:“药方在此,有详细的剂量。”李元兴的校方何止是详细,害怕现代与古代的药名有差,不仅仅有药效的解释,连药的图都打印出来了。可当真是极详细了。

    孙老道看了一眼之后,先是放竹筒放下,然后整理衣冠大礼:“秦王仁厚!”

    “一个药方罢了,四个都给你。”

    李元兴有一些兴奋,将四个纸卷都交给了孙老道,然后继续说道:“这个二。就是伤口处理好,日常服用的,可助伤口早日恢复。这三,一但军士受伤发热,就要用这个,管用。这四。可解突厥箭头上粘马粪的麻烦!”

    “此药方,贫道不敢受,当放在军中严管!”说罢,孙老道没有打开看,直接塞给了医官长,那医官长也明白,这样的东西流传出去是灭九族的重罪。拿着药方的手都在颤抖,最后象扔一块火炭一样,塞给了负责这伤兵营的将军。

    那将军想了想,解开铠甲将药方放在贴身处:“某,一会上报李尚书!”

    伤口恢复的快,伤口恶化的治疗,伤兵发热,箭头有马粪,这全是要命的事情,不知道有多少伤兵因为这些而死去。

    那整整一木箱的竹筒装的全是药。来自天庭的仙药。

    就是道士们都不敢窥视那药方,更何况一个小小的八品,九品医官长了。

    “速速分配药物,调制新药。大唐的军士救治一个算一个!”[

    “得令!”负责伤兵营的军官立即行了一个军礼。

    李元兴又向丹尘子半礼:“道长有心了,有劳!”

    丹尘子念了一声道号。回了李元兴一礼,多余的话说起趣,他们的行动才是关键。

    “道长,随本王来!”李元兴见到孙思邈时的那种兴奋已经过去了,冷静下来之后,李元兴已经开始思考,如何让孙老道给自己干活了。可惜叶秋霜不在,否则,她有数种办法让孙老道把命卖给自己。

    李元兴的小院中,韦挺站在院中,手上捧着的是放圣旨的木盒。

    看到韦挺这个样子,李元兴服了,古代的文人最重的是就是风骨,一身傲气。

    “本王更衣,稍候!”李元兴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回头对白二娃说:“二娃,找一个身手好的准备上屋顶。然后来帮本王更衣!”

    李元兴没有侍女,这一点韦挺已经信服了。

    韦挺看的清楚,李元兴拿出一块黑色的板子,板子后面连着一根黑色的长绳。他听到李元兴交待着:“黑色这边,对着阳光。小心别摔着了!”

    那军士身手不错,几个翻身就上了屋顶。

    然后下面的军士架起人梯,将那块板子递了上去。

    李元兴回屋,关上了门,很快里面传来吱吱的声音,没有人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

    “韦御史,这份东西是本王自辩!”说罢,李元兴叫白二娃进屋,帮自己更衣。

    大约有二十多页,这纸张极好,好到让韦挺法形容。上面的字极小,他并不知道,这还是李元兴放大了字,是三号字,要是放五号字的话,韦挺不知道会如何?

    李元兴没有再理会韦挺,而韦挺也没有再去看秦王给他的东西。

    现在圣旨没有宣,作任何事情都是对圣上不敬。

    李元兴更衣之后,韦挺读圣旨,因为李元兴是秦王,所以不需要跪礼之类的,只需要站着表情恭敬的去听,圣旨内容没什么,没有指责,也没有询问。只是告诉李元兴,有一些大臣对他的作法不理解,让李元兴解释一下自己作的事情。

    这份圣旨,韦挺事先是没有资格看的。

    念完圣旨,韦挺自己都呆住了。

    原本想到的皇帝陛下的会斥责,或者说直接开口询问,可这算什么,他这个天使倒是有些可笑了。

    韦挺奈的摇了摇头,心中涌出限的力感来。

    “这就被打击的失望了,就本王知道,古时那些死谏的文臣还有抬着棺材上朝堂的。坚持自己的信念,你只要认为本王是错的,就那劾到底。不死不休。”李元兴笑着拍了拍韦挺的肩膀。[

    韦挺惊呆了,他到底遇到了什么,听到了什么。先是圣旨上没有半点对秦王的指责,紧接着,秦王却在支持自己劾他。这算什么?

    “很吃惊?”李元兴笑了:“因为你还不了解本王,或者说,你还没有看到大唐的未来。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不是由那个人说了算的,不是圣上,也不是本王。实话告诉你。本王更希望看到的,是百家争鸣。就算是你们儒家,也有不同的流派吧,也是有着不同的理念,所以说儒家不进步,一样会被时代所吞没!”

    韦挺完全的惊呆了。他听懂李元兴在说什么,可又听不懂李元兴想说什么。

    李元兴暗自乐了,这套说辞是事先准备好的,出自叶秋霜的稿件。以叶秋霜断,来宣圣旨的非就是一个文官,学习儒家思想的文官,或者就是一个宦官。

    对付文官。儒家文官,叶秋霜这些话就是大杀器。对付宦官直接视。

    李元兴的话说到这里:“刚才那份,与其说是自辩不如说是梁师都有多该死。这一份,我的请罪表章。这一次,你们胜了,杀梁师都不道义,作为秦王我也不想杀,但作为大唐天策上将,他必须死!”

    韦挺已经木了,脑袋完全属于停滞的状态了。

    李元兴却没有给韦挺去思考的时间:“这请罪表章带回去吧。本王是有错。但大唐的天策上将没有错。所以本王自请罚,现在你先下去休息吧,本王今日有要事!”

    韦挺离开的时候,脑袋已经和浆糊没区别了。

    前面的还没有完全想明白,后面的那几句。秦王作错了,但天策上将却没有错。这话到底何意,秦王与天策上将本就是同一人,这又有何区别呢。

    韦挺只是一个御史,虽然此次是天使,可他仅仅只是一个六品小官罢了。

    他面前放着两份没有加任何封印的文书,一份是秦王殿下的自辩表,一份是请罪表章。按常理说,作为御史他已经胜了,因为秦王殿下低头了,认错了。可事实上,韦挺没有一点成就感,反倒是有一种深深的失落。

    更甚至是,他迷茫了,有些搞不清自己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

    更搞不清自己接下来是应该离开,还是应该就留在这里。

    这时,有位军士过来,说是李靖大将军请韦御史去城头,韦挺不解,可也不敢拒绝。

    另一边,李元兴与孙老道面对面的坐着,李元兴没有坐上首主位,也没有让老道坐在下首,就在会客厅摆了一张方桌,面对面的坐着。桌上放着的是茶海,李元兴正在摆弄着自己那连皮毛都算不上的茶艺。

    李元兴手上忙活着,嘴上还没有停:“大道三千,老孙你修的养生、救人之道。本王修的天地唯和之道。论什么道,都是道,道中道。”

    扯呀,李元兴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说的是什么,根据后世电视剧中那些胡扯的词胡扯。

    孙老道亮了一声量天尊,没敢接李元兴的话。

    李元兴天下星君下凡的传闻已经是传的神乎其神了,修道一说贵在修心济世。孙老道是真道人,不是那种骗钱的小杂毛。他在意的是人道,世道。

    “佛道之争必起,在本王看来,都是正道,所谓谁好谁更好。只是,本王希望道家能够有所作为,真正的济世救人!当然,大道三千,方式有很多。本王只想请老孙你重医道,以医问道,济世天下!”

    孙老道起身一礼:“受教!”

    李元兴从身后摸出一本书来,啪!扔在桌上,书名《本草纲目》

    光看本草之词,孙老道的手都在颤抖了,那一寸多厚的书,上面要收录多少。

    “喝茶!”李元兴为孙老道倒是一杯茶:“你的心乱了,修道之人不应如此!”

    孙老道再次长身一礼,却什么也没有说,他在为自己的定力不足而惭愧,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没有再看那书,双手捧起茶杯浅饮一口。(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ps:今天的第四更。

    没什么好说的,祝所有人快乐。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