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一百一十四节 回纥使者

    李元兴下了一道极古怪的命令,亲卫们不理解。

    真正看到李元兴这命令用意的李靖忍不住笑了,这个秦王当真是年轻呀。大战之时,还有心情作这种小游戏。不过倒是一件好事,大战之时,主帅不慌就已经胜了一半,而且从李元兴的计谋来看,这位年轻的秦王殿下,却是心智极高,非常会把握人的心理。

    论起斗智!

    李靖相信,就是长孙狐狸都会躲开秦王,因为就是胜,也会非常累!

    李元兴没有换衣服,直接叫回纥使者在会客厅等自己。

    回纥的民族是服装是什么?李元兴没有详细的研究过,但眼前的人,这穿着却是与突厥人不同,见到对方起身行了一个扶胸礼,李元兴摆了摆手:“本王没有正装,怠慢了。”说完,对亲卫说道:“上茶,用本王的茶。”

    秦王的茶!

    回纥使者没有想太多,在他看来,这是大唐秦王的善意,这是礼遇。

    一张羊皮卷从使者的怀中拿了出来,双手交给了卢承庆,使者这才说道:“我来自大漠,突厥的颉利就象草原的恶狼,而他的汉人奴才就象一只阴险的狐狸。他们在吸食着我们回纥的鲜血,我们回纥人不怕战斗,但不愿意白白将鲜血流在草原上!”

    李元兴心中有了一种莫名的兴奋。

    根据现代历史学家研究,突厥因为赵言德的存在,与各部落都有所不和。

    回纥不是唯一的,却是第一个作出选择的。

    那位回纥使者继续说道:“我随突厥左贤王大军出来,我的族人还有我们的羊群被奴役着。但我还是要出来,因为只有来有大唐,我才有机会找到回纥的朋友!那些羊,是大唐军队的战利品,我愿意献上礼物,献上我们回纥来自草原的真心!”

    羊皮上是礼单,那突厥后阵的已经归属于大唐。

    那么,这些礼物就等于欠下的,回纥一定会给,拥有使者节杖的人,说出的话,就代表着整个回纥,李元兴也不怀疑这位使者的诚意!

    卢承庆要打开羊皮卷给李元兴看。

    “不看!心意不是数量!”李元兴拒绝去看礼单,再说什么礼物之类的,李元兴也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

    起身向前走了几步,回纥使者也赶忙站了起来。

    “本王是大唐秦王,天策上将。本王也送你三份礼物,只要你们回纥是真心的,那本王这礼物,就象天空的太阳一样,给你们回纥一个温暖的冬天!”

    “感谢秦王您的仁厚!”

    有礼物,会是什么样的礼物,回纥使者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加速了。

    “卢主薄,你去安排一下。后营之中,回纥人单读力营,给他们帐篷,给他们羊,给他们粮食。还有酒!”李元兴话还还没有说话,回纥使者就单膝跪地:“感谢大唐秦王的仁厚,感谢大唐,感谢秦王!”

    李元兴伸手扶起了回纥的使者:“不用跪,如果这样你就要跪的话,那么一会你要怎么办。”李元兴的话让回纥使者有些摸不清头脑,完全不理解李元兴在说什么。

    茶这时送来了,李元兴亲手给回纥使者端过了杯子:“尝一尝本王喜欢的茶!”

    回纥人喝茶,茶在回纥是重要的物资。吃肉太多,喝茶可以让人身体更舒服。他们喝的是砖茶,用奶煮的茶。

    李元兴喝的是清茶,龙井茶。

    来自现代,很普通的玻璃高杯在回纥使者的眼里却是那样的贵重。杯中一片片悬在水中的茶叶,就象是刚刚采摘的,那翠绿的茶汤透过琉璃杯,让回纥使用都不忍去晃动一下杯子,怀着一种恭敬的心情浅尝一口。

    苦,很苦。

    可苦之后,却有一种说不清的香味包围着自己,齿颊间那甘甜,回纥使者有些迷醉了。

    李元兴这时开口说道:“本王送给你们回纥的第一件礼物就是茶,你们回纥可以无限量从大唐买到茶,而且价格与市价持平!”

    回纥使者赶紧放下杯子,双膝跪地:“回纥人感谢大唐秦王!”

    李元兴心说,好嘛。这次改成双膝跪了,好吧,一会看你还能怎么跪。

    “喝茶,茶不仅仅是一种药物,一种饮品,更是一种文化。这喝茶,可称之为道!”李元兴这是在忽悠了,让回纥人首先学会享受茶。李元兴相信自己有把握一年时间,就让大唐的茶叶产量,高出十倍来。

    只要有市场需求,种茶的人绝对不会少。

    回纥使者只是点头,他是为求和的,不是来提条件的,就算要提出要求,也要在观察了当前的形势,大唐秦王的心情之后再提条件。

    “再说第二个礼物吧!”李元兴放下茶杯,回纥使者也赶紧放下。

    论身份,这位回纥使者是回纥药罗葛氏贵族,是现令回纥可汗的亲弟弟。名为骨力阿里,在回纥在草原,也是一位有身份地位的人。

    可他面前坐的是谁,大唐秦王,骨力阿里自认自己是不可能与秦王身份相当的。

    所以李元兴放下杯子的时候,他也赶紧放下了杯子,这是礼貌,也是求和的诚意。

    “长安!本王要在长安,建一座萨满神庙。你们回纥商人也常来长安城,倒是没有一个落角的地方。人应该心怀敬畏,人应该心中有神,天上的神灵也会庇佑他的子民。回纥商人远离家乡,在异乡必然会怀念家乡……”

    李元兴开始忽悠了。

    李元兴自己都感觉到,自从跟着柜爷学习历史之后,自己的口才好太多了。

    如果自己不是穿越到大唐,要是穿越到了欧洲,就凭这张嘴可以当上教皇,绝对不会有意外。

    李元兴继续在讲着,讲述着人远离家乡的心情,讲述着人对神灵的敬畏。

    回纥的使者已经惊呆了,先是从目瞪口呆的听着,然后变成了整个人爬在地上,对李元兴进行跪拜,这就是五体投地,绝对虔诚的跪拜!

    这位大唐秦王实在太仁善了,传闻大唐秦王来自天庭。

    此时,在回纥使者的心中,李元兴就是神灵!

    回纥商人可以在长安住进萨满神庙,可以向神灵祈祷,可以用心灵回到家乡。

    回纥使者已经说不出话来了,一遍又一遍的站起来,然后再五体投地的跪拜着。

    卢承庆惊呆了,他想过无数种谈判方式。

    可眼前的一种,他想不出来,就算给他五十个脑袋,他也想不出来。

    只看回纥使者的动作,卢承庆知道,此时如果秦王殿下让这位使者去死,把姓命献给神灵的话,这位使者都不会有丝毫的犹豫。

    李元兴继续还在讲着,就象在讲一篇本科论文,而且根本就没有去注意到回纥使者在干什么,李元兴仰着头,快速的整理着自己的思绪,一边有条理的讲出来。

    卢承庆不敢再等下去了,不是怕李元兴说话有什么过错,他怕回纥使者激动的死掉。

    “殿下,殿下!”

    被卢承庆打断后,李元兴才看清回纥使者,闭着眼睛,站起来,然后跪下,整个人爬在地下,将手尽力的伸出去,那虔诚的样子让李元兴都吓了一跳。

    “他,他怎么了?”李元兴小声的问着卢承庆。

    “这个……”卢承庆不知道要如何回答了,最后只是说道:“他感谢殿下您!”

    “快,快扶着坐下!”李元兴示意卢承庆去扶一下,回纥使者却是激动的在颤抖。

    在卢承庆给喂好几口苦茶之后,这才慢慢的恢复了一些平静。

    李元兴有些遗憾,自己思考好的许多话这还没有讲出来呢,刚才还准备扔出那句,抬头看明月的经典呢。

    此时看来,那什么庙的事情,还是扔一边吧。

    “本王第三个礼物,是给你们回纥的,所有回纥人都可以得到。也会让所有人都过一些温暖,而拥有无数美食的冬天!”

    回纥使者早就说不出话来,这会嘴巴动了几下,硬是半个字也没有说出来。

    李元兴才不管回纥使者什么表情。

    在李元兴心中,国与国之前,利益才是第一位,回纥本就是突厥一个分支,因为受到压迫所以来向大唐求和。所以,只有利益才是国与国之间,永恒的联系。

    “第三件礼物,羊毛!”

    羊毛!

    回纥使者虽然说不出话来,可心中却完全迷茫了。迷茫之余,却是激动,因为这位秦王在让自己迷茫之后,一定会有惊喜。

    “一只羊,身上的毛!”李元兴不紧不慢的说着。

    这每说出一个字,回纥的使者都感觉激动万份,那怕还没有听出这羊,这毛,有什么。

    “一只羊身上的毛,一文钱,本王买你回纥的。今年,先买你五十万只羊的毛,明年,本王买你一百万只羊的毛。羊毛,本王用铜钱买,当然,也可以换成你们需要的东西,比如茶叶,比如一些瓷器!”

    羊!毛!羊毛!

    一只羊身上的毛,就一文钱,一千只羊身上的毛,就可以在大唐换到一只马背上装的满满两筐茶饼。一万只羊身上的毛……一百万只羊……,身上的毛……。

    五体投地,已经是最高级别的跪礼了。还有没有更高的礼节呢?李元兴刚才就说过,这就跪了,那接下来要怎么行大礼呢,回纥使者突然盯着李元兴,眼神坚决!

    (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