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一百一十三节 吃早餐吗?

    每天的清晨总是美好的,特别是睡了一个好觉,清晨醒来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心情更是格外的好。

    有侍女为李元兴送来了洗脸水,然后低下头退到了一旁。

    李元兴的脸沉下来了,不是因为心情不好,而是他作为秦王,必须为这件事情生气,那怕是装出来的。“谁,是谁在战时让女子进了军管区!”

    军管区,这个名词也是李元兴带来的,就是军队军事严格管理的区域。

    这个军管区比以前的军营,范围更大些。任何有军事需要的区域,都属于军管区。

    无论是谁,这黑锅也要老狼来背,因为他是亲卫队长。

    “回殿下的话,此女是朔方城第一美女,名叫怜月,原先也是大家千金,隋末时有破,弹得一手好琴。女红手艺也是朔方城出名的好,所以才带来这里!”

    李元兴打量了一下怜月,小丫头吓的脸色苍白。

    无论她见过多少贵人,见过多少可怕的人。都远远没有这位年轻人给她带来的恐惧多。

    这位是大唐秦王,强大的大唐最尊贵的亲王,挥手之间梁师都就被灭了,那突厥几万大军这会还在城外哀号着,这样的人只需要一个眼神就可以让自己万劫不复。

    “老狼,这丫头漂亮不?”李元兴手捧着手一边洗脸一边问道。

    老狼的脸下就通红了,结巴着回答:“漂……漂亮!”

    “领回家去吧,都是可怜人。好好待这丫头,然后自己去领二十下军杖。”李元兴说完,冲着站在门口偷笑的白二娃喊了一句:“二娃,随本王上城头看看,再叫人传本王的话,让军士们在上风口烤上几百只羊留着中午吃。”

    烤羊,还是上风口。

    这太狠了,突厥人还饿着呢,不知道闻到烤羊的味道会如何。

    老狼却傻呆了,领回家,这怎么就领回家了。领回家怎么办,这个要怎么领!

    正在老狼发呆的时候,李元兴突然在口袋里摸了一串手链,这手链还是昨夜检查梁师都仓库,看着漂亮顺手拿的,准备回去现代的时候,送给叶秋霜呢。

    至于秦王拿一串手链这种小事,军中司马自然会在那个时候,失明一小会。

    那手镯李元兴交给了守门的一个军士:“本王给老狼的贺礼!”

    等李元兴走远之后,拿着手镯的军士大声招呼着:“兄弟们,秦王殿下有令,老狼二十军杖。兄弟上,打这东西!”

    当下,数十个亲卫扑了上去,将老狼按在地上,就是一阵乱棍。

    “别,别打他!”怜月哭了,她已经反应过来,这个被打的一脸凶恶的男人,就是自己以后要依靠一生的男人了,看到老狼被打,她心痛!

    哈哈哈!

    众军士大笑着,手镯被交在了怜月手中。

    老狼这才也回过神了,对着院门的方向跪下:“老狼谢殿下大恩!”

    老狼一直都没有娶老婆,原因没有别的,象他这样的军汉,没有家产,整天住在军营当中,那一家的正经姑娘会愿意嫁给他。老狼的身份,也不可能去找一个身份贱下的女子,所以一直都没娶亲。

    看到老狼跪下了,怜月也跟着跪了。

    大唐秦王是好人,怜月心中印下了这句话,她只是一个乐姬,不懂太多的大道理。

    李元兴不担心怜月有问题,敢送到自己院子里来的,怕是都查过祖宗八代了。

    站在城墙上,看到赵言德也醒了,正坐在地上发呆。赵言德不能不发呆,他能够如何?他不想死,可他却根本不知道应该怎么才能活下去。

    李元兴就坐在城楼上,有军士送来军饭。

    军队之中,大唐军规严格,李元兴也不会有太多的要求,许多东西他吃下去,所以只要了一碗白粥,在初唐,盐是非常紧张的物资。或者说,在整个中国封建社会当中,几千年来,盐都是非常紧张的。

    喝着白粥,一个非常邪恶的念头从李元兴心中产生。

    “来人,去给赵言德送一份早餐,丰盛些!”李元兴笑着又喝了一口粥。

    秦王早餐喝的还是粥呢,为什么还要给赵言德来一份丰盛的呢?亲卫不明白,可不管明不明白,他都会去准备这些。

    至于说厨房如何理解这个命令,亲卫也不会去多想。

    坐在城楼之上,李元兴喝过粥,听着卢承庆报告了一下近几曰的情况。然后拿出望远镜看了看突厥大军那里的情况。

    突厥大军之中,正有许多在打架。

    是抢水,还是抢吃的,李元兴已经没有兴趣身去关心了。

    放在望远镜,看到李靖在在往城墙上走,李元兴下了城楼迎了上去。

    “药师兄,也来看戏!”李元兴看到李靖手上拿着望远镜,就开口问道。李靖笑着点了点头:“此时,此神器更显威风!”李靖说完,哈哈大笑几声。

    有军士在开城门了,然后捧着一个托盘往外走。

    李元兴这时喊道:“赵言德,本王刚才想到你可能腹中饥饿,特别命令准备些丰盛的饭菜给你,吃过之后,好好的活着。本王对于命硬的人,很感兴趣!”

    哇!一声鬼号,赵言德又哭了,向着城墙扑来,一边跑一边高喊:“秦王殿下,你就饶了我这条贱命吧,我甘心降唐!”

    几个军士拳打脚踢,将其扯回一百步之外,这里就是唐军的警戒线。

    这警戒线上已经有几十具突厥人的尸体了,全是夜里想靠近城墙被射杀的。

    李元兴不再理会赵言德,转过身对李靖说道:“自古以为,游牧民族在战斗的时候,就象是恶狗一样,可他们却不擅长打硬战。除了与他们的习惯原因之外,就是因为他们部落太多,谁都不愿意去拼命死战,除非都活不下去了。”

    “真的象野狗,在败的时候,是四散逃走的!”李靖也认同李元兴的说法。

    “本王很有兴趣知道,颉利来的时候,会不会强攻,会不会打硬仗。颉利那边,谁会成为前锋,那个部落会当作赶死队!”李元兴说完,李靖却有些不解:“那个部落,又当如何?这并不影响大军的作战!”

    李元兴轻轻的摇了摇头:“在整赵言德的时候,我认为应该想办法散布流言了。唐军深入草原,屠杀各部落留下的人。但唯独没有对突利可汗的部落下手。”

    李靖听完之后,称了一声妙。

    “果真是好计策,最多再过十天,来自草原的消息就会传到颉利大营当中。这提前出现的流言,就会让突厥人军心不稳,而当真正的消息传回来的时候,突厥人就会崩溃!那个时候,不战就已经胜了。”

    “打仗,不一定用刀!”李元兴有些得意。

    流言这种招数,自古都在有人用,但用的好了,却是比刀更可怕。

    “那么,突利那边呢?”李靖又追问了一句。

    “看李常的吧,如果突利在阵前降了,他还是可汗,如果不降的话。他死不死,对我大唐未来五年草原的计划,没有多少影响。只是……”李元兴很想说,这个突利可汗是大唐皇帝李二的结义兄弟呀。

    虽然这种结义利益交结的因素很大。

    可自己要是把突利给杀了,这会对李二有什么影响。

    最可怕的是,文官们一定会抓住这个事情来当作话题,到时候真是很麻烦。

    李靖也明白这其中的关系,当下他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只是希望突利能在阵前降了。否则的话,唯一的出路就是希望突利你运气够好,能在大军交战的时候活下来。或者说,能被活捉更好。到时候,事情也不算难办!

    在李元兴与李靖聊天的这会功夫,给赵言德送饭食的军士已经回来。

    可是,赵言德却没有吃上饭。

    嘴上咬着一条鸡腿,手里抓着一个饼,身上雨点般的落着拳脚,那饭食却是被突厥兵全部抢走了,就是赵言德嘴里的那鸡腿,也是被脸上重重的打了两拳后,依然还是被抢走了,赵言德哭了。

    哭的极伤心。

    捡起一块石头,在自己的头上比划了几下后,又将石头入下,哭的更伤心了。

    “报,回纥使者求见!”有亲卫跑上了城墙。

    “回纥?”李元兴真的以为自己听错了,亲卫再一次确认:“回秦王殿下,就是回纥使者。卢主薄已经验证过,所以才让小的过来请示殿下!”

    李元兴心想这不对呀,按自己的计算,眼下那出塞的五路骑兵,最快不过就这两天,可以见到草原各部落的头人,然后再算一算那些部落派人过来的时间,怎么也要在十天之后了,所以现在回纥使者出现,是好事,还是坏事。

    “不如,不见!”李靖在旁边说道。

    李元兴没有回答,依然还是在思考着得失。李靖继续说道:“眼下见,不如等大军再与颉利主力一战之后,让他们见识到了大唐军威,再见也不迟!”

    “不,这一仗我有预感,打不起来了。”李元兴拿定了主意。

    既然李元兴作出决定了,李靖也不会再说什么,要打,李靖自然是冲在前面。要说不打,李靖也会追随着李元兴身旁。

    李元兴向城下走去,走了几步之后突然又说道:“中午的时候,再送饭给那赵言德,这一次要用大点的盒子,里面装些残羹冷炙就好,要少,很少的一些。但碗要多,盘子要多!”

    (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