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一百一十二节 奴隶将军

    李玉宝再次一礼,当他看到李元兴身上的服色之后,就告诉自己不要乱说话。这是秦王,大唐的秦王。大唐皇帝之下身份最尊贵的一位,没有之一。就算将来的太子,在秦王面前也要低半等,因为太子是子侄辈了。

    “你是降将,以前有过错,这次立下大功。你要想一个什么样的品阶!”

    李元兴这句话,可是把李玉宝问住了。

    李玉宝在梁师都手下,也算是排在前三位的将军了。可现在自己是降了大唐,要个将军是不是太贪心了。可如果不要一个将军,怎么为自己手下那些人要官职呢?

    李靖笑了,插口说道:“也不必为难了。给一个昭武校尉。”

    只是一个校尉,昭武校尉是上六品官,有些低,可李玉宝不敢多嘴,立即施礼谢恩。

    李靖却又说道:“这次诱敌有功,进一阶。保下大唐帝国安全司的人,再记一功。进五品!”说到五品,李玉宝的呼吸有些急促了,这是上五品,还是下五品,他在等着李靖继续说下去。

    “游骑将军!”李靖的语气严肃了许多。

    “谢秦王,谢尚书大人!”李玉宝心满意足,上五品将军,这是绯色袍。已经是中级军官了,他的部下们,也更容易安排了。

    李元兴这时也说道:“兵部安排军职,本王不想越权。你立即带本部兵马去秦将军处听用,此战结束再论功行赏。本王会在秦王庄给你安排一块地方,以后就在秦王府听用,去吧!”李元兴挥了挥手,示意李玉宝可以走了。

    李玉宝出去之后,李元兴问李靖:“药师兄,此人应该可靠!”

    “多加管束,曰后必定可靠!”李靖说的很实在,李玉宝这样的人严管加利诱,最佳。

    “是!”李元兴认真的点了点头。

    不仅仅是大唐,中华古代人尊卑思想极重,忠诚心也非常高。虽然有投降的,但只要真心相待,却是当真可以以命相报的。

    卢承庆在一旁等待着,看到李元兴与李靖说完话了,这才说道:“那个席君买在外面站着睡着了,是否要叫醒他。”

    听到这话,李元兴与李靖都笑了。

    “去吧,命人抬他去休息。如果他被惊醒,就传进来!”

    席君买确实是睡着了,就那样站着睡着了。可有人一靠近,他就立即醒了过来。

    “果真有些本领,去吧,殿下要见你!”李元兴的亲卫笑着示意让席君买进去。

    见到李元兴,李玉宝可以不用跪礼。但席君买却必须跪,因为他是奴隶。

    “你想要什么?”李元兴开口问道。

    “自由!”席君买伏在地上说道。

    席君买什么情况,李靖也派人去了解了一些,大概就是卷入了玄武门这麻烦事情。这样的情况下,应该是全家都被入了奴籍。

    “你家里几口人?”李靖开口问道。席君买从李靖的语气之中听出了希望,自己有功,这是要赏自己。而且这是秦王殿下的赏赐。

    “家中有共七口人,上有祖母,父、母、兄、下有弟、妹!”

    “几人为奴!”这一次,换成卢承庆开口了,既然是明白了李靖的用意,那么这些小事自然就由他这个小人物开口问最合适。

    席君买的头伏的更低了:“三人,我父、兄,我!”

    当真是问一句回一句,多一句废话都不敢说。李元兴心说,还如是卢承庆在发问,要换自己早就将这个席君买提了起来,让他把自己家里所有的情况详细的说一遍。这会李元兴当真也懒得再听下去了,直接说道:

    “脱奴籍,用你的军功去换。加封一个校尉,你休息两天。本王有一件极差事交给你办,你可以奴兵当中挑选合适的人。”

    李元兴让席君买在奴兵之中挑人,也是考虑到,正规的军士未必会服一个奴兵。

    奴兵转籍、家人脱籍。这些都是要用军功顶的,李靖知道李元兴的计划,要扶一个军功高的士兵出来,奴兵更好。要让整个大唐军都看到,拼命作战就会有极高的回报,那句功勋无上限绝对不是白讲的……

    九品、八品,还是七品呢。

    李靖虽然已经思考过这个问题,眼下至了宣布的时候,心中又再思考后说道:“脱籍之事是秦王大恩,与兵部无关。你的功勋兵部自然会严格计算,先给你应下一个宣节副尉,正八品下!不过,眼下兵部功勋未核,暂时先作个从九品上的校尉吧。”

    席君买连谢恩都忘记了,傻傻的被人带了出去。

    虽然他得到了奖励,也有了李元兴所说的脱奴籍的事情。但这一切还需要在战后有一个正式的文书。席君买捧着新发下的武器、衣甲,傻傻的走回到了营房的时候,这营区几百奴兵的视线都集中在了席君买的身上。

    从今天大战之前,就已经有了传言,有一个奴兵在怀远立下天大的功劳。

    单挑突然前锋大将,而且还夺了突厥大将的帽子逃了回来。此人一定会重赏,当席君买捧着衣甲武器进入营房之时,那头盔就代表着一个完全不同的身份,虽然身上还穿的是奴兵的衣服。

    扑通一下,席君买倒在床上呼呼大睡,或许只有营房之中才能让席君买这年轻,又紧张的心放松下来。那衣甲就扔在床头。

    营房之中安静的只有呼吸声,越来越重的呼吸声。

    终于,有人忍不住了,轻手轻脚的过来拿起了席君买的头盔,然后是衣甲。

    “是校尉!”有人轻声的说了一句。

    又有人紧接着说道:“浅青色,是九品校尉!”

    众奴兵将衣甲整好,重新放在了席君买的床头,然后都退了出去。

    一出营房,营房外已经围了近千人,无数的奴兵都想来看一眼那个拿着校尉头盔的年轻人,他们最想看到的就是一个奴兵脱奴籍。

    此时,不仅仅是奴籍,还有一个官位。

    “九品校尉!”最先出来的人对外面的人轻声的说了一句。

    军营之中不得无故喧哗,这是军规。可就是这小小的声音,却人传人,飞快的传遍了整个奴兵营,就是辅兵,战兵营,精兵营都已经有人在传了。这可以说是普通军士的奇迹,别说是奴兵了,就是普通的士兵,有几人能在一战结束后,有机会成为有品阶的军官的。

    所有士兵,甚至是低级军官都感觉到这是一个奇迹。

    他们相信,大唐军队新的军功计算方式一定会对他们更加的有利,也有低级军官细心的计算过,按照他们事先得到的有关调整军功计算方式的内容。

    说的简单一些,就是李元兴引入的计分制,将军功细化为分数。

    达到一定的分数,就会有奖励,也就会有晋升的机会。低级军官们只听闻这个计分的方式非常的复杂,兵部那里足足整理了厚厚一大本。可低级军官们有自己的计算方式,就是最简单的,几分可以进阶。

    以席君买随奴兵断后,这活下来就是三分,等同于战时斩首十人的分数。

    然后,席君买又斩首十九,以大唐军功的计算方式,如果同一战,有其他功勋在身,这少一脑袋,也可以当作二十颗,那么这就是六分。

    抢了突厥前锋阿史灵的帽子,这可是大功一件,虽然低级军官们认为,至少也应该是七十分,甚至一百分的超级大功,再加上成功的断后又有奖励。所以,席君买至少已经有六十分在手,再加上他狂奔一天一夜,赶了一千一百里路,这可以加一分。

    带奴兵用重甲链骑兵冲阵,这种九死一生的战斗,活下来是三分,他是奴兵主将,可以再加五分,然后斩首又是十几。

    席君买应该是一百多分的奖励才对,而且这是至少。

    从九品下,只需要五分就可以换取了,从九品上是十分,正九品下,要二十分,正九品上,要四十分。八品是一道关,从八品下,要四十分之多。可就是这样,众低级军官都认定,席君买这疯狂的少年,应该是从八品上,最次也应该是从八品下的官职。

    可眼下却只是一个九品校尉,似乎是封的低了些。

    低级军官们议论纷纷,也有认为,这是兵部没有正式行文,所以奖励减半。等兵部正式核算之后,由军中司马核定了分数,这才到正式进职的时候。

    很快,整个军营,连同防线上的众军士都在讨论这些分数的核算。

    许多有些身份的中级军校甚至还跑到关系好的军中司马那里打听。

    无一例外的是,都认为九品校尉对于席君买来说,是给的低了。可就是这样,依然激起了无数军士争胜之心。

    李元兴与李靖听到这件事情,都只是笑了笑,他们不需要去解释,也没有必要给普通的军士解释这些,只要不是影响士气的事情,这些议论是无所谓的。

    这一夜晚,大唐的军营在无数低声讨论过度过。

    而左贤王却是在不安与压制军中恐慌中度过,左贤王一夜都没有合眼,在不断的巡视着这一圈深壕,也在不断的巡视着自己的军队。

    没有帐篷,没有粮食,也没有柴,更为难是没有水。

    地上的草都挖不出几棵了,马也饿,马更需要水。

    惨号了许久的赵言德却睡的很安稳,就爬在距离朔方城不到五百步的地方睡着了。对于他的存在,大唐军士不管,连突厥人都不管。

    这一夜,唐军与突厥过的,是天地之差。

    突厥人的士气在的降低着,甚至有人试探靠近城墙外的防线想去投降。可他们仅仅只是为城外留下了几具尸体罢了。没有接到受降命令的大唐军士,将任何敢于靠近城墙的,体积越过羊的活物全部射杀!

    (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