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一百零九节 李元兴的坑三

    阳光初升,又出个清晨到来。

    李元兴昨夜睡得不错,早上起来又让亲兵去传了一次命令。派出探子加大范围,全部换成普通平民的衣服,不可被突厥人察觉到。

    拿着朔方城,这已经是第三天了。

    李元兴期待着就在朔方城前,自己狠狠的给突厥人来一记。李靖有一句话说的没有错,想要让人臣服,就必须要有锋利的刀。大唐如果不展示一次强大的军力,后面的计划也不好实施,各部落也未必会真心怕了大唐。

    整个朔方城都动了起来,在为大战作着最后的准备。

    梁师都手下的兵将,除了那些死忠派被处死,或者关押之外,其余的为了活下去,也在拼命的为大唐军队干活。

    可李元兴却是万万的没有想到,就是这个时候,足足一筐弹劾他的表章就摆在李二的面前,就摆在朝会的大殿之上。

    最上面摆着两份都是重量级的。

    一份出自抱病在家的刘政会,就是前户部尚书,这会被免了官只给了一个养老的闲职。

    另一份,却是大儒。萧瑀!前朝萧皇后的弟弟。

    虽然两份表章摆在最上面,可站出来发言的却不是这两位。

    “臣上表,弹劾秦王李元兴!”站出来的是一个叫韦挺的御史大夫,他还是被王珪举荐,成为御史大夫的。伟大的大唐皇帝李二可以说不计前嫌了,要说这个韦挺年轻时,与年少的隐太子建成关系极佳。

    李二脸是黑的,这八百里加急的捷报凌晨才传到长安,这朝会上竟然表章就有一筐了。

    最让李二生气的是,这整整一筐,没有一份是说李元兴好的,全是弹劾!

    就算是生气,李二也压着怒火:“说吧!”

    “秦王李元兴残暴,梁师都本已经臣服我大唐,可此时梁师都的人头却已经在送来长安的路上,梁师都家小无一幸免。无论男女,听闻尽数诛杀!我大唐仁怀,被秦王李元兴败坏,这让天下人如何看我大唐!”

    韦挺刚刚说完,又有一人站了出来。

    “陛下,我大唐以仁厚待天下,秦王以残暴对属国,请陛下严惩!”

    李二真想在案头随便抓一件东西砸下去,这帮只会玩嘴皮子的东西,有本事你们去用那些嘴说服突厥呀,只会出什么和亲的蠢主意。我家五郎兵不血刃灭了梁师都,非但没功,反而是大过吗?

    正要发火的李二侧目看了一眼这大殿之上,原本秦王府的几个。

    长孙狡猾象是要睡着了,魏征正在那里悄悄的读着自己的表章,似乎准备上表。但肯定与他们弹劾李元兴没有半点关系。

    房玄齡、杜如晦,更是装作没有听到,完全无视御史的弹劾。

    啊!是了!

    李二也猛然间反应过来了,和这帮人争什么,有什么可争的。五郎在外征战,他们喊破天又当如何。要处罚,难道还能夺了秦王封号不成。再说,就算自己要奖励,五郎也没什么可奖励的。

    五郎李元兴不要财货,不要美女,不要地皮,不要爵位。

    哈哈哈!

    李二突然放声大笑起来,这下可让所有弹劾李元兴的臣子们都有些摸不清头脑。

    李二正准备开口为李元兴辩解几句的时候,长孙狐狸这时非常有眼色的站出来:“陛下,战报上说。梁师都是由其堂弟反叛,这才被杀死。更何况,战报上只提了那么两句,没有详细的调查就弹劾一位亲王,有失公允。更何况就臣所知,梁师都几个妻妾与女儿,还活着,怎么能说灭人满门呢?”

    “放屁!”又一臣子站出来,此人姓姚名思廉,也是隋末一名士,儒家名士。

    “你满嘴胡说,梁师都几个女儿貌美,这是思银之心!”

    长孙狐狸不愧是长孙狐狸,冷冷一笑:“某记下你辱骂之事了,某自当上表弹劾!”长孙狐狸半句都没有提及什么好色,貌美,思银之类的话题。因为没有必要去提及,就连那些弹劾李元兴的人都暗骂姚思廉是个傻货。

    李元兴好色,李元兴思银。

    这是屁话呀,要知道李元兴自从出现,无时无刻在为大唐忙碌着,就是长孙皇后送去的两个侍女,此时还是处子之身,你说李元兴思银,当真是脑残了。

    “来呀,将这一筐表章封存,快马送于秦王李元兴处,让其上表自辩!”李二也想笑,真的如同李元兴曾经说过,当真不怕敌人强大,就怕队员是豚。(注:豚,就是猪!)弹劾李元兴的事情就这么结束了,至少在李元兴自辩送来之前,不能用梁师都的事情再发难了,御史们恨的牙根疼,他们最终的目标是秦王这个封号。可头一次出手,竟然是这样的一个结果。

    “臣有表章!”魏黑子这时站了出来,双手捧着自己的表章:“臣认为,长安官员冗肿,请陛下清减。臣亦认为,陛下登基应开科选天下英才。”说着,魏黑子又拿出一本:“臣还有一表,陛下仁厚治国,当废除肉刑!”

    好了,这李元兴的事情当真没办法再提及了。

    魏黑子跳出来要砸大家的饭碗了,这要战,一定要与魏黑子这种黑货战斗到底。

    朝堂之上当下就跳出来七八个人,要与魏黑子一拼口才。

    李二此时心却在想,应该私下奖励一个魏黑子,这是一个人才。可转念又想,这奖励的事情应该让天策上将府去办,魏黑子是天策上将府长史呀。

    看着下面吵翻了天,魏黑子一以敌十,丝毫不落下风。

    吵的什么,李二没兴趣去思听,倒是认为应该倒上一杯美酒,好好欣赏一下这论战!

    房玄齡、杜如晦、长孙无忌相互交换了一下眼神,三人都各自退后了半步,魏黑子一个人就足够对付群臣了,他们还是等待机会再出手,到时候来几招狠的,这官员一定要裁撤。

    朝堂之上正在进行的是文斗。

    李元兴这里的武斗即将开场,已经有探子来报,在朔方城十五里,看到了突厥左贤王的旗帜,牧民的队伍拉的极远,足足拉开了有三十里。

    秦琼等武将已经披甲,带兵准备出战了。这个时候,有军士上报,来自怀远的信使到了,一天一夜时间,狂奔一千一百里。

    李元兴与李靖对视一眼,心头第一反应是担心是否出了大事。

    否则怎么可能让信使赶这么急。

    要知道一天一夜急奔一千一百里,累死几匹马,就是信使也能累死。

    “带信使上来,传医官!”李元兴转身回到自己的椅子上坐下,这椅子还是让朔方城中的木匠花了一天时间打造出来的。

    进来的是一个奴兵打扮的军士,双手将一个竹筒举过头顶。

    竹筒李元兴没有看,直接让亲兵交给了李靖,亲自将一碗热粥递到了那送信的军士面前:“喝口粥,问完话就可以下去休息了。”

    这时李靖猛的站了起来:“捷报!怀远城拿下,杀突厥先锋一万多人,夺马匹三千。”

    说完,几步来到那奴兵面前:“席君买!你,很好!”

    席君买已经呆住了,手捧着继碗大脑已经完全麻木。

    眼前的两人,一位是大唐军神李靖,另一位大唐天策上将,大唐秦王殿下。自己手中的粥是秦王殿下亲手递给自己的。

    “喝下粥,解下包袱!”李靖以军令的形势命令道。

    李元兴递碗的时候,李靖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了,别说是一个奴兵,就是大唐任何一个副将在这种情况下都会蒙了,大唐秦王亲手递上的粥。

    席君买大口的将粥喝下去,整个人扑倒在地上:“愿死战!”

    “此子只有十七岁,尉迟恭设计诱敌,他作为断后奴兵面对突厥阿史灵,竟然敢策马挑战,而且夺了阿史灵的帽子。算一算时间,他从战场上下来,一天一夜奔了一千一百里,来到朔方,竟然还有这样的精神,是好男儿!”

    李元兴真心是惊讶了,只有十七岁呀。

    “来人,扶下去休息!”

    席君买却没有起来,而是说道:“某进城前,看北方飞鸟惊林,必是大军来犯。愿死战!死战!死战!”

    李元兴没有说话,他不知道应该要说什么了。

    李靖却说道:“这大战才刚刚开始以,曰后有立功的机会,下去休息。”

    “某可以马背上睡觉,骑着马也能恢复体力,某可死战!”席君买再次恳求着。

    “五百重甲铁骑冲阵,截断突厥两阵,立即回阵,不可恋战!”李元兴示意亲兵拿来一把横刀:“此刀可断突厥弯刀,本王要看到你见功,要看到你活着回来。无论你想要什么,活着回来之后再向本王提吧!”

    “谢秦王殿下!”席君买这才起身,由亲兵领着出去了。

    看着席君买的背影,李元兴对李靖说道:“可否派几个人护着他,我需要他活着!”

    “如果他不能活着,他没有资格被五郎你捧起来,秦王殿下的特封,不是谁者有资格拿到的。这就是要他命里有没有了!”李靖很严肃的说着。

    在李靖看来,一个奴兵,你有真的是命有,那就在此战中活下来。

    否则,就是你没有这个命。大唐军队之中,敢打敢杀,勇武过人的军士有得是。

    看李元兴还想说什么,李靖抢先一步差开了话题:“情报上说,原本来朔方的是阿禄叶护,可现在来的却是左贤王,这其中必有变故。李绩的应变影响战局!”

    (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