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一百零五节 火计 三

    阿史灵的宝刀,是来自西域名匠,是颉利可汗亲手赐给他的宝刀。

    尉迟恭的也不是凡品。

    虽然比不上了李元兴后一次带入皇宫的那些,却也是李元兴先前送给他的。用现代工艺,百折钢打造。斩断手臂粗的小树,丝毫也不费力的好刀。

    尉迟恭与阿史灵拉马兜了一圈,再一次距离五十步停下。

    阿史灵拿着一根长矛,尉迟恭手上是自己的马槊,两将同时将手中武器高高的举了起来。这一次,他们并没有再选择单挑,两方已经都意识到,对方不是几个回合可以拿下的对手,单挑只会浪费时间。

    尉迟恭还有诱敌的任务!

    阿史灵则需要立即进入怀远补给,这里发现了唐军,那么就代表着唐军已经有了防备,那么接下来是如果进兵,他需要最新的情报。

    “杀!”尉迟恭首先下令。

    随着黑炭哥一声令下,步兵向前推前二十步,箭如雨下般向突厥阵地射去。

    “冲!”阿史灵也紧跟着下令,突厥骑兵开始冲锋,只要冲到近前,弩兵将完全失去威胁,再拼掉对方的骑兵,那就是一场围杀。

    双方摆出架势,准备交手。

    阿史灵手上两万人,两万精锐。但却是长途跋涉而来,不可能全部投入战斗。

    尉迟恭三千人,却是以逸待劳,此战可战!

    苏定方将奴兵们招集在一起,正在训话:“某是打过十多年仗了,见过的军规无数。而这一次,大唐军规却是闻所未闻,从来见过的。功勋无上限,想来所有人都听到了,只有你有功勋,那怕你是奴隶,也有机会成为大将军。秦王殿下的保证,无人怀疑!”

    没有错,别说是大唐,历史上任何一个能够受封秦王的,身份地位都无一例外的高贵。

    苏定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功勋无上限!此战是死战,此战也是生战。只要活下来的,是一定可以脱离奴籍,我们只需要死战一刻钟。我苏定方是一个伙头军,我想当将军。还有谁想?”

    “战,战,战!”奴兵们本就是抱着必死的决心来的。

    能来这里的奴兵,原本求的就是一个机会,他们战死了,可以换一个脱离奴籍的机会。因为他们还有家人,自己死了,能让家人脱离奴籍也是非常值得的。

    苏定方不想死,他也不愿意就死在这里。

    “我们列阵三排……”苏定方开始讲解奴兵们布阵的方式,奴兵也有兵长,也有什长。具体的安排会有这些最底层的军官分配下去。

    此时,意外发生了。

    尉迟恭部下有许多骑兵古怪的落马,近百匹马开始口吐白沫,倒在了地上。

    “枪阵,断后!”尉迟恭一声高呼,大军弩箭连射,苏定方带着五百奴兵到了阵前。一刻种,生死一刻钟,换成现代的时间就是半个小时,在战场上,特别是冷兵器的战场上,这样的五百人面对四十倍的敌人,几乎没有活下来的机会。

    “冲!”阿史灵已经看到了尉迟恭那边骑兵的意外,大手一挥,二千骑兵冲向了苏定方带领了五百奴兵。

    尉迟恭退了,带着他手下的两千多人开始撤退。

    或者说,是一副逃跑的样子,军阵已经全乱了,许多骑兵下马,扔掉了甲胄与步兵一样在逃跑着。

    “列阵,弩一!”苏定方高喊一声。

    二千骑兵呼啸着冲向了苏定方的五百人,苏定方有弩,突厥人也有骑射。

    还没有交手,突厥人已经有百人落马,而苏定方这边也有几十人被射死,或者是重伤无法再战,当第一波骑兵冲到近前之时,苏定方的长矛阵显出了威风,奴兵只有十几人被杀死,而突厥却扔下了少到三百具尸体。

    血肉横飞的情景已经不会让苏定方有任何的心理变化了。

    十多年的征战,苏定方见过太多的死人了。

    重新调整阵形,准备迎接突厥骑兵的第二波冲击,一刻钟不是那么容易守的。

    这些人能活下来一成就算不错了,而就这是一成,够逃走的,有十人就算是幸运。

    突厥人很惊讶,他们没有想到这断后的部队当真是在拼命了,重新调整之后,有四千骑兵列队,他们已经不准备冲击长矛,而是选择围射。

    就是所有的骑兵变成一个圆圈,围着苏定方这还活着的四百人,不断的骑射。

    很快就会让光被围的敌军。

    这时,奴兵一个年轻人突然从阵中冲了出来,一手抱着五根长矛,另一只手拉过一匹突厥人留下的马飞身上马,向着距离这里不足一里,观战的阿史灵冲了过去。

    一个年轻人,阿史灵根本就没有放在眼里,阿史灵手下四个亲兵冲了出来。

    骑在马上的年轻奴兵没有丝毫的紧张,翻身站在马背上,四支长矛被他投了出去。

    四矛三人!阿史灵手下三个亲兵被长矛钉在地上,长矛穿胸而过,只有一人当场死掉,另外两个虽然是胸口被刺穿,可却没有伤及要害,一时半刻还死不了。最惨的那个肠子流了一地,腹部被散裂了一个长长的裂口。

    “好武艺!”苏定方高喝一声。

    阿史灵也忘记了上令进攻,他的注意力被吸引到了年轻的奴兵身上。

    那奴兵从马上跳起来,扑到了最后一个阿史灵亲兵的身上,硬生生的扭断了阿史灵亲兵的脖子,然后抢到了弯刀,还有那匹好马。

    再一次调整马头,年轻的奴兵向着阿史灵杀了过去。

    阿史灵轻蔑的笑着,区区一个唐军的奴兵罢了,接过亲卫递来的弯刀,拉马迎了上去。

    苏定方回头看了看背后,尉迟恭已经带着那两千多人走远了,心中默默的计算了一下时间后对几位奴兵什长说道:“等会,某命令一下,各自分头逃散。只要活着逃回去,奖赏不会少!”

    活下来了。

    奴兵们心中都不由的升起了希望,现在开始逃的话,当真就代表自己有机会活下来了。只要不被突厥的骑兵追上,或者说不被大队的骑兵追上,自然就有机会逃走。

    以十人为一小队,分散逃。

    苏定方再次问道:“那位小将叫什么名字?”

    苏定方在称呼上用了小将,却没有说兵,更没有说奴兵。这是一种认同,也是一种尊重。而且苏定方相信,此战之后那奴兵只要活着,一定会得到一份不错的军职的。

    “杀!”沉默的奴兵第一次开口,他要拼命,他要争那一份脱离奴籍的文书。

    年轻的奴兵,只有十七岁,这却是他第三次上战场了。

    当然,这是真正的一次战场。

    不同于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那些事情与这些士兵无关,可却让士兵们成为了奴兵。

    整个人站在马背上,年轻的奴兵不相信自己有击败阿史灵的可能,这是大唐猛将尉迟将军都无法在数招内击败的对手,强大的突厥勇士。

    踏过马背,踩上马头。

    “杀!”一命换一命。年轻的奴兵借助马的冲力,手持长矛飞身跳起。从足足有一丈高上方向阿史灵扑了过去,双手握着弯刀,他有信心就算一块石头也会被一刀两断。

    苏定方也拉过一匹马,冲着所有奴兵大喊一声:“散!”

    奴兵们四散逃走,苏定方拉马上前:“小将,退!活下来,才可以得到更多!”

    当!

    一声巨响,两把弯刀同时断掉,巨大的声音让战场上所有人都心头一颤。

    年轻的奴兵听到了苏定方的召唤,他借力在阿史灵马头上踩了一脚,身体向外倒去。阿史灵却用那半截弯刀向年轻的奴兵砍了过去。年轻的奴兵在空中转了一个身,灵活的扭动着身体,那半截弯刀贴着年轻奴兵的脸皮划了过去。

    年轻的奴兵已经抓到了阿史灵的帽子,又在马身上用力一蹬,扑向了阿史灵近前的一个亲卫身上。

    又一次扭断了阿史灵一个亲卫的脖子,抢过马用力的踢了几脚,马嘶鸣着飞奔而去。

    苏定方迎上年轻的奴兵,顾不上说话,将一把唐横刀递在年轻奴兵手上,两人一前一后向着怀远城的方向飞驰。

    阿史灵的脸变的通红,紧接着却是苍白,一双眼睛开始发红。

    “杀,屠城!”阿史灵怒号着,命令大军追赶。

    奇耻大辱呀!

    苏定方与年轻的奴兵在飞驰着,年轻奴兵的手中还握着阿史灵的帽子。

    两人跑了一段,杀了几个突厥兵之后转了一个方向,直接向西逃去,再往南他们肯定是逃不过突厥骑兵的追赶。

    尉迟恭却已经停了下来,一队早就安排好的军士代替了尉迟恭继续往南逃。

    而尉迟恭却是带着手下军士钻入了贺兰山。

    阿史灵一直狂追,他看到了许多倒在地上的马,亲自查看之后,发现这些马全是病累而死,很显然唐军那里的马匹出了问题。

    “报,死马有近千匹!”

    一千骑兵,死马近千?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所有突厥将领都在高呼着,阿史灵弯刀高举大吼一声:“追,杀光唐军!”

    (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