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一百零三节 火计 一

    等李元兴收到关于云州的战报,已经是次曰中午了。八百里加急送来的战报,一共两份,一份是程老魔头大吹牛皮,把自己说的神勇高智。

    另一份军中司马写的,很客观的将当时的事情说了一遍。

    而且还特别重点提出了,在探子发现敌军的时候,候君集将军的紧急公文也已经送到了,但当时却没有看公文,而是先对敌了。事先才知道公文的内容,并且将公文也一并送来了,请秦王查阅。

    “能打胜仗的将军,就是好将军!”李元兴将战报放下。

    李靖读过之后,笑骂了一句:“这个混知节!”

    李元兴没有开口批评,对于唐史来说,原先的他知道的最多不是秦王,不是隋唐那些好汉,而是程咬金。

    这一位是逆天的褔将,如果换成游戏来讲,程魔头的运气值达到二百,而且是了满值最高一百的情况下,程魔头的运气值是二百,绝对逆天的运气。

    “知节依然还镇守云州吗?”李靖问道。

    李元兴心中已经有了安排,这时问李靖道:“药师兄,最终决战的地点会在何处?”

    李靖走到了地图前:“现在还不能确定,如果我们按计划拿下怀远,那么决战的地点有可能就在丰州与胜州之间。如果我们不能,那么就有可能会在朔方城。”

    “那么,如果我们连丰州也拿下呢?”李元兴提出了不同的意见。

    李靖哈哈一笑:“如果丰州城在手,尉迟将军镇守,段、李两位将军就可能直扑阴山脚下,突厥老窝了。但,这样真正对于我们有利吗?”李靖语气说到最后的时候,这一句反问,倒是问住了李元兴。

    战争这东西,并不是你多占一城就会增加胜算的。

    “云州不动!敌主力不动,云州不动!”李元兴下了决定。

    李靖又翻出一张小地图来放在案几之上:“五郎,我们应该考虑一下,怀远胜当如何,败当如何?”

    “胜,无论如何应该逼近丰州!”

    “某也是这样的想,这是最好的结果。但五郎围攻丰州,打算多少天呢?”李靖又追问了一句。

    李靖这个问题,倒是很尖锐。

    毕竟围攻敌城,后勤补充才是一个大问题。

    大唐眼下消耗的粮草已经远远的高于防守用的粮草,进攻,后勤部队也是需要吃喝的。而且大唐的运力低下,十石粮食从长安运到朔方城,已经是十成消耗了三成了。要是到丰城,那就是十去七,远攻大漠,十去九!

    李元兴有些拿不定主意了,战场果真不是在家里计算好就会按自己的想法变化的。

    “先打了怀远再说!”李元兴开始把期望放在五支远征的骑兵身上,打乱突厥后防线,这才是李元兴的王牌。

    时至午时,李元兴与李靖都在看着太阳,按照他们的推算,尉迟恭与段志玄对突然先锋的战斗应该就在这个时候拉开了。

    尉迟恭也打开了李元兴交给他的两个竹筒。

    第一个竹筒之中是一张纸条,纸条上写着:将军第一战,要败,要逃!

    尉迟恭直到接了段志玄的紧急军情这才算明白了这纸条的意思,这是诱敌之计,由自己来引诱敌将入圈套。

    第二个竹筒相当的精彩。

    因为里面放着的是巴豆!就是吃了会拉肚子的巴豆,这种能作来奇袭的计策的吗?要怎么把巴豆喂给突厥人的马去吃呢?尉迟恭当真是想破脑袋也无法想到,这其中实在是古怪异常。因为尉迟恭已经从段志玄的军情之中得知段志玄那两个竹筒之中的物品。

    那么,自己这个应该也是一招好计策才对。

    “你们都议一议,这巴豆如何给突厥的马吃呢?”尉迟恭自己是肯定想不到了,所以他就想到自己的军中参谋、司马、各副将们,这个问题反过来扔给了自己的部下。

    众将众说纷纭,尉迟恭却是没有听出半点有趣的。

    尉迟恭与秦王李元兴打交道最多,以他的想法就是,秦王李元兴这样的人物,不出主意则罢,出了计谋那绝对不是普通人能够想到的。

    正在这时,一个军卒提着食盒走了进来,这军卒身体强壮,身穿着伙头军的衣服。进来之后向尉迟恭行礼,然后开始将军饭摆上。

    听到众将的讨论,自言自语的低声说了一句:“巴豆自然喂给自家马吃!”

    这句话,声音不大。可专心听着将军们讨论的尉迟恭却听的清楚。“尔何人!”尉迟恭一声暴喝,如雷霆一般。几位副将的横刀已经架在那伙头军脖子上,尉迟恭伸手一拉伙头军的衣领,将其揪到面前。

    “恩!”尉迟恭感觉此人面熟,仔细一看,倒是知道这人的身份了。

    大约三十多岁,不到四十岁的精壮汉子,这身板绝对可以对付三五个寻常大汉。

    战兵,每一个都是有家有底的。

    而辅兵却不同,特别是这一次尉迟恭从长安带出的人马并不多,许多辅兵则是在沿路州府挑选补充的。眼下正要准备出战,尉迟恭的亲兵都分派出去在各营传递命令,否则也不会轮到一个伙头军将战饭送到营帐之中。

    一个小小的失误,却让尉迟恭发现了一个人才。

    尉迟恭想起对方是谁后,也不再多问身份,只是问道:“告诉本将,这巴豆如何给自家的马匹吃呢?”

    “很简单,这本就是一计!”

    “给本将详细说来!”尉迟恭退后几步,那架在伙头军脖子上的横刀也都放下了。

    伙头军似乎一点也不紧张,不紧不慢的说道:“必须有一处准备了火攻之计,然尔将军必在诱饵。以将军的威武,怎么会不战就逃呢。这一切必须要有一个理由,我军的马,得了马瘟。”

    “巴豆是个好东西!”尉迟恭笑了。

    那伙头军也不再多说,主动退到了一旁。

    尉迟恭站了起来:“传令,我大军分兵三路……”尉迟恭在下着命令。

    为突厥先锋准备的火海即将爆发,可谁又想到,此时就在大唐长安城中,就是大唐长安的皇宫之中,李二已经爆发了,几件精美的瓷器被砸的粉碎,侍女与宦官们早就退到了殿外,这样的情况谁敢随便进去,可能是会送命的。

    长孙皇后听到报告,急匆匆的赶了过来。

    咚……又是一声重重的响声,这次却是没有破碎的声音。

    长孙皇后打开门后,看到门边上滚落着一只铜香炉,而殿内却已经是一片狼迹。

    李二那双眼睛充满着杀气,听到门响后如狼一样的转头看了一眼,看到是长孙皇后后,眼神明显的一缓,不再那样的杀气十足。

    “二郎何故如些?”长孙皇后为李二倒了一杯茶。

    李二却是没有接茶,恨恨的说了一句:“王及善这个老匹夫,欺我皇家!”

    长孙皇后没有说话,安静的等待着李二继续说下去。

    喝了一口茶后,李二长长的吐出一口气:“五郎选秦王妃,朕试探着让七家都选女嫁于五郎,原本是想看一看七家的态度,可谁想到,崔、王、卢这三家竟然选的是嫡女,崔家是七姓十家之首,他们选择的却是嫡家主女!”

    长孙皇后点了点头,这一点让她也感觉很意外。

    “近曰,其余四家上表,将原本的旁支女换成了嫡家主女,朕当真以为皇家的威严让七家有所改变,所以今曰向王家提出选太子妃的事情!”李二说到这里的时候,表情变的多了几分狰狞!

    长孙皇后算是明白了,一定是王家拒绝了。

    “其心可诛呀!”李二重重的将茶杯砸在地上,玩政治手段的高手李二,如何看不出这背后的古怪。

    王家对李元兴的态度是什么?对李氏皇族的态度又是什么?

    长孙皇后这时说道:“他们从来没有当五郎是皇族,那怕是五郎受封秦王。我们想让五郎成为克制七姓十家的先锋,倒是万万没有想到,七姓十家也是这样的打算,他们想让五郎成为克制我们皇家的先锋!”

    “哼!”李二冷哼一声。

    长孙皇后为李二在胸口顺了几下气:“二郎不必动怒,大唐立国才十年!”

    “他们想离间朕与五郎的兄弟之情,看来朕要好好让他们知道朕的怒火。也要让七姓十家知道,对五郎动这样的心眼,这是在玩火[***]!”

    李二突然哈哈大笑起来:“五郎说过,他出征回来要去陇西李氏下手。朕倒是要好好看一看,陇西李氏如何应付五郎。五郎杀人不用刀,智谋超凡,朕非常期待五郎这次对付陇西李氏所用的计谋。”

    “必然与羊吃人之计一般惊艳!”长孙皇后在旁边附和了一句,李二的心情突然爽朗了许多:“朕马上就下旨,让整个大唐都知道。朕的五弟,大唐的秦王,天策上将李元兴,正在带兵与突厥作战。朕要看上一看,长安的反应,大唐的反应。朕这次要减去三成的官员!”

    李二的怒火需要找一个宣泄的爆发口。李元兴的火计却象张开了血盆大口的巨兽,正等待着突厥先锋两万精锐的到来。

    (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