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一百节 大唐VS突厥的第一场血战

    大唐军威,四海臣服!

    李元兴高呼着向前冲去,那怕他是这里最弱的一个,那怕他心里害怕连腿都在颤抖。此时也绝对不会退缩,身为大唐秦王,他的一言一行足以影响全军战力。

    这时,让李元兴心寒的一幕出现了。

    突厥的马车上竟然有杂兵下来,这里不止只有一千骑兵。

    “杀!”李元兴一抬手拿出了手中的散弹枪,高呼着带领大唐军士向前冲去。而就在这个时候,秦琼却大喊一声:“老狼,某命你死战!”

    老狼已经是秦王府部下了,虽然曾经他是秦琼的部将。

    此时,老狼却明白,突厥的人数远远的超出了想像,是到了他拼命的时候,他会用自己的命护在秦王身前,而秦琼也要去拼命了,八百对五千,此战艰难,但却不得不战。

    秦琼一伸手将自己战戟握在手上:“杀!”

    没有错,就是要杀,趁突厥刚刚入城,立足不稳之时先将城门抢回来,利用对方马车挡住突厥骑兵的冲击。这样秦琼还有把握支撑到缓兵赶到,虽然他也不知道会有什么缓兵,但秦琼相信,在关键的时候,自己那些身经百战的老兄弟们绝对不会让自己失望。

    嘣……山崩地裂的一声巨响,李元兴在五十步远对准那铠甲最华丽的一位开出了一枪。

    可就在这一枪之后,老狼与白二娃拼死将李元兴的马拉到街旁。

    老狼先下马,白二娃将李元兴扑倒在马上,由老狼接住。

    李元兴身上穿的铠甲太显眼,他会成为突厥骑射的目标。老狼不是傻子,他知道在这样的战场上如何来保护一个主帅的姓命。

    可就是这样,依然还是有十几只箭射向了李元兴。

    这十几只箭在李元兴开枪之前就射出了,然后李元兴才开枪,再到李元兴被扑下马。这瞬间发生的事情其实按现代的时间计算,也不过短短的几秒钟。

    落在马下的李元兴看到那些箭飞来,顾不得去捡落在地上的散弹枪,而是翻身将老狼压在身上,丁当的几声响之后,那几只箭根本就拿李元兴那件现代工艺的铠甲没有办法。

    老狼回过神来,看到了血迹!

    那是秦王脸上的血迹,秦王为保护自己而受了伤。

    老狼几乎就要疯了,这是一名护卫的奇耻大辱呀,没有保护好主帅,反被主帅保护。而主帅受伤了,自己的主帅是秦王,大唐秦王,天策上将。是什么人,敢让大唐的秦王受伤。

    老狼的眼睛变红了,象一匹饥饿到发狂的狼一样,那双眼睛飞快的扫过战场,看到几个正在收弓的突厥骑士。

    在刚才李元兴那一枪发出之后,那位突然的将领当场死掉,许多突厥兵都有些发傻。借这个机会秦琼的第一次突击已经成功的将城内的突厥骑士斩杀大半。一半的大唐军士已经下马向着城头奔去。

    “杀!”老狼疯了,他无法原谅自己,秦王脸上的血迹染红了老狼的双眼,染红了老狼的心。老狼提起一只长枪飞身上马,还顺手拿走了白二娃的配刀:“二娃,护秦王!”说罢,老狼向着突厥兵杀了过去。

    十几个与老狼亲近的护卫追上了上去,还有二十人紧紧的护在李元兴身旁。

    李元兴想哭,当真是被感动了。

    老狼没有对他说过一个字,有时候也在装傻的老狼其实不笨。老狼的心李元兴知道,老狼的怒火因为自己,老狼要去拼命,为自己的去拼命,为自己那微不足道的伤口去拼命。

    脸上的伤李元兴感觉到了,那只是被一只箭擦过罢了,一点白药,一个大号的创可贴就可以解决。可老狼,还是去拼命了。

    回过头来,看到老狼已经冲入战阵,完全是以命换命的打法。

    李元兴这时高喊了一声:“老狼,给本王活着回来领军杖!军法不可废!”

    “杀!”老狼心中极暖,他已经无法用语言来表达自己的心情了,唯有手中刀,掌中戟,突厥人的血才可以平息心中的那种狂热,只有杀,不断的杀。

    李元兴弯腰准备去捡自己的散弹枪,白二娃抢先一步抢了起来,用衣服擦掉上面的土后双手捧着。李元兴接过入在右腿的枪套之中,目光转向战场。

    这只是一场局部的遭遇战!

    李元兴留意过白二娃的眼神,他眼中的兴奋,是狂热,是一种要冲上去拼杀的激情。

    李元兴却没有那种冲动。

    眼前已经变成了红色,血在飞,鲜血的刺目让李元兴眼中周围的一切都变成了灰白色。

    只有那鲜血,只有那红色,是那么的鲜艳。

    李元兴情不自禁的将手按在刀柄上,他想将刀抽出来,他有一种想去砍杀的冲动。

    这里是战场,这里没有悲伤,这里只有战斗,要么杀死敌人,要么被敌人杀死。没有人有功夫去为自己的袍泽去伤心,那怕曾经是一个铺位的兄弟。

    “退!”秦琼突然一声高呼,所有大唐的军士整齐的后退十步,然后用那些马车结成车阵,第一战斗目标已经达到。八百军士其中两百人上了城墙,自上而下使用弓箭。四百人守在正面,将敌骑全部斩杀。

    利用车阵防守,与突厥拼步兵战力,而且秦琼采用的是守势。

    此战,依然还可一战。

    刚才的冲击,八百人大约战死了四十多人,伤一百多人,其中重伤十多人。秦琼手中可用的兵只有六百了,轻伤的士兵在帮助重伤的止血包伤口。

    “用烈酒清洗!”李元兴走到伤兵近前。

    李元兴上次带来的烈酒不多,李二只给自己留下了五个竹筒,其余的全部分给了各位将军们。李元兴身上也有一些,他不敢多用,只倒也一些在布上,然后擦拭伤口,不敢那样直接倒在伤口上。

    “有这个擦,伤口好的快!”李元兴亲自帮伤兵包扎。

    伤兵们没有一个说道谢的话,每个人的动作几乎一致,沉默之中的他们向李元兴行了一个大唐的军礼。他们已经不需要承诺,他们将自己的生命已经交给了秦王,每个军士都默默的接受着李元兴帮着清洗伤口。那怕此时死了,也没有遗憾了。

    老狼这时来到李元兴身旁,先是将一个胖子扔在地上,然后卟通一下跪倒地,将头紧紧的贴在地上。

    老狼的铠甲破了,身上至少被砍中了六刀,还中了一箭。

    李元兴将手上的竹筒交给了白二娃,让白二娃帮着老狼擦拭伤口。

    “老狼,你感觉到你失职了。把伤养好,大战才刚刚开始,代替本王斩杀一位叶护,或者,杀突厥百人。本王免了你的刑杖!”李元兴站了起来,不紧不慢的说着。

    老狼重重的磕了一个头:“老狼谢殿下!”

    李元兴心里明白,老狼没有错,老狼也没有失职,这里是战场。老狼已经作的非常好了,可自己要怎么办,告诉老狼你没有错,或者是老狼我脸上的伤是我自找的吗?

    这里是大唐,不是现代。

    老狼是大唐的军将,老狼有着自己的骄傲,老狼有着一个军人血姓,有着自己的执著。

    如果今天的事情轻描淡写的过去了,怕是会影响老狼一生,让其一生不安。

    李元兴虽然来自现代,但他却是知道,主帅受伤,许多亲卫甚至会自杀谢罪。这很不公平,但这就是大唐。李元兴必须选择尊重大唐,那怕以后有机会再补偿老狼也罢,如果让老狼一直心怀愧疚,这才是真正的残忍。

    李元兴抬头看了一眼那边已经安静下来的战线,这是新一轮血战的前的平静。

    又低头看了一眼那个胖子,李元兴踢了穿着突厥服色的胖子一脚:“这是个什么东西?”

    “我,我是使节,两,两军交战……”

    无论这胖子想说什么,李元兴已经不想再听了:“拉下去,打上几十鞭子!”

    “别,别打我!”胖子鬼号着,可他那里是大唐军士的对手,无论他如何号叫还是被拉了下去,然后被嘟上了嘴。

    李元兴紧紧的握着拳头,他很想走到车阵前,可白二娃拼死也要挡下李元兴。

    秦琼的一只手已经摸在那把手枪上了,刚才的拼杀秦琼没有打算动用手枪,这时他却在摸手枪,那只代表着一件事情,对方有高级将领出现。

    突厥人除了骑兵,还有一千精兵,三千杂兵。

    一千精兵之中抽出五百打头阵,后面是两千杂兵。街道只有五辆马车宽,一排站开可以站二十人,突厥只有二百精兵在城门处,其余的都在城外,还有五百杂兵拿着弓在向城头射箭,让秦琼的那二百弓兵根本抬不起头来。

    咚、咚、咚……这是鼓声。紧接着,李元兴感觉到地面在微微的震动着,咔嚓、咔嚓的脚步声自李元兴背后传来,秦琼在这个时候笑了,他知道他已经不可能再败。

    三百重甲陌刀……大唐最巅峰的重步兵,列着整齐的军阵,随着鼓点的声音一步步的接近城门。第一步的迈进都带着大唐军士无尽的信心,给予突厥人巨大的压力。

    (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